百书库->月老志全集TXT下载->月老志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1254章 归来

    金翅末帝此前没有来过蜃楼城,自然更无缘观览普救寺这座千年古刹。这几日卧病在床,精神困倦,难得有机会出来,在僧人的指引下将普救寺游览了个遍,一时也不急着回去。

    末帝的车驾都停在寺院中,留有侍卫看守。其实除了末帝和皇后、贵妃也没什么重要人物。

    明钦和龙烟霏跃上墙头,远远便看到林木掩映间停着几辆飞电车。

    末帝身边有百十号侍卫,想混入车队并不容易,车队行进有阵型次序,不知内情很可能露出马脚。

    明钦想出去轻而易举,但是殷夫人母子不通术法,普救寺到处有龙族武士守把,一旦暴露了身份怕是插翅难飞。

    院中的飞电车虽有不少,想要悄无声息的劫持一辆却十分困难。

    明钦正感棘手,却见武司晨走了过来,停到一辆飞电车旁边,将车仆唤了下来。

    “我要回去一趟,不用你们,我自己驾车就可以了。”

    “是。”

    车仆不敢违拗,退到一旁。

    侍卫统领一眼望见,连忙跑到跟前,陪笑道:“贵妃娘娘,您是万金之体,城中乱民甚多,以防万一,是不是让微臣派几个兄弟保护。”

    这个侍卫统领背生金翅,倒是金翅族的人。金翅鸟入主天族之后,金翅逐渐退化,大多像鸡鸭一样,不能高飞。

    “不必了。你们保护好陛下就可以了。”

    当初金翅鸟和三教联盟一同攻打七星礁,皆因蜃龙王曾是海市总督苍鹰的左膀右臂,帮助龙婆打击过金翅鸟。现在武司晨成了末帝的贵妃,双方也算化敌为友。武司晨亦是修行者,对于这些侍卫不怎么瞧得上。何况她和明钦早有约定,此番借车是另有目的,当然不能让这些侍卫坏事。

    武司晨坐进飞电车,摆弄着罗盘,扬长而去。

    明钦心头稍宽,招呼龙烟霏道:“跟上那辆车。”

    “好。”

    龙烟霏微一点头,心领神会。两人展动身法追出寺院。

    飞电车出了寺院便放慢了速度,武司晨并不急着出去,看着左右无人,拐入一条暗巷。

    明钦快速奔近,在车窗上敲了敲,武司晨打开车门,喜道:“你来了。”

    目光落到龙烟霏身上,不由娥眉微蹙,颇感意外,不悦道:“她又是谁?”

    明钦解释道:“这位龙姑娘原是九皇子身边的人,不过她和龙族有血海深仇,想和我们一同离开。”

    “是么?”

    武司晨怀疑的打量了龙烟霏一眼,此番助殷夫人母子逃走,她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如果龙烟霏包藏祸心,结果可想而知。

    “烟霏姐姐是好人。”

    殷璠对龙烟霏极力维护,明钦和武司晨只好打消顾虑,带她一起离开。

    “上车吧。”

    武司晨驾车,明钦坐到车右,殷夫人母子和龙烟霏坐到后排。

    飞电车上插着金翅鸟的旗帜,龙族武士不会横加拦阻,飞电车驶出普救寺,直接往城外飞驰。

    “我改变主意了。绮儿不会背叛她的师傅,我也顾不上她了。”

    武司晨冰雪聪明,她和明钦说好要带洛绮离开,现在不见洛绮的踪影,明钦嘴上没问,心中肯定疑惑不解。武司晨便自己说了出来。

    蜃楼城孤悬海外,离开蜃楼城须有船只。好在飞电车极为便利,不但能在平陆驰走,也能在海上奔行,甚至能潜入海中,隐藏踪迹。

    “前面就到海边了。大家坐好了。”

    武司晨开启机阵,在飞电车冲出海岸的瞬间,四只车轮同时收入坚甲,飞电车顿如一个巨大的龟壳,在海面上载沉载浮。

    明钦还没有见过这种水陆两用的飞电车,后世仙界的器物也十分精利,似乎还达不到这种水准。只有公孙疾邪的明月楼据说能上天入海,不过上天的功能已经损坏,未能眼见。如若传言不虚,倒非区区飞电车可比。

    “不好。前面是龙族的兵船。”

    蜃楼城附近海域都落入龙族掌控,海上有兵船巡逻,武司晨透过车窗看到龙族兵船出没,不由脸色大变。

    龙族兵船形制好似一条凶恶的鲨鱼,比飞电车长大数倍,兵船上少说也有二三百龙族武士,若被盯上只怕不好脱身。

    好在飞电车能潜入水中,武司晨见势不妙,连忙变化机阵,飞电车轰鸣一声,缓缓往海中沉去。

    过了片晌,兵船游弋到近处,掀起不小的波澜。兵船在海面上徘徊不去,武司晨心头暗惊,“不好,敌人可能发现咱们了。”

    飞电车的观望的距离毕竟不如龙族兵船,兵船可能在数里之外就发现他们的踪迹,而武司晨要待兵船进入视线才能察觉。

    好在兵船无法下水,敌人找不到他们,或许会自行离去。

    龙族是水族之主,水师之强大三界罕有敌手,风神禺彊率领的神族水师曾和龙伯水军在东海决战,结果五艘仙葫损失了四艘,一败涂地。这大海之中要比蜃楼城更加凶险。

    武司晨想尽快摆脱龙族兵船,飞电车恰似离弦之箭,在水中的速度丝毫不慢。刚行出一箭之地,忽听得滚滚风雷之声,一团发光的物事从背后奔袭而至。飞电车避闪不及,只听轰隆一响,那团物事将飞电车的坚甲炸出一个破洞,冰冷的海水登时灌了进来。

    龙烟霏道:“这是龙族的飞矢雷,看来他们是想生擒活捉了。”

    这飞矢雷在龙族诸般炮矢中威力不算最强,上面连着锁链,将飞电车击穿之后,能迅速拖拽出海面。

    明钦眼见情势危急,连忙幻化出戮仙剑,此剑在诛仙四剑中最称锋锐,足可切金断玉。明钦运转金刚法相,力贯于臂,啷呛一声将飞矢雷上的锁链斩为两断。

    武司晨操控着飞电车快速冲出海面,虽然海上十分危险,但飞电车被飞矢雷撞破,已经进了水,再不露头,就会沉进海底,几人哪还有活命的机会。

    “咱们弃车吧。这样只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

    飞电车的速度无法和龙族兵船相比,现在又露出海面,就算龙族兵船不奋起直追,再发射几颗飞矢雷,飞电车也经受不起。

    龙烟霏也是水族之人,水性颇好,她带着殷璠,明钦照顾殷夫人和武司晨,遗弃了飞电车,目标小了许多,龙族武士只找到一辆空车,不知明钦等人已是金蝉脱壳。虽然狼狈不堪,总算有惊无险。

    在海上漂泊了数日,这一天总算上了岸。几人虽然都有疲态,殷夫人母子更是气息奄奄,好在劫后逢生,到了江州的地界,便是华阳军的势力范围,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江州的守将是谁?咱们直接去封天,还是先进城寻求保护?”

    江州距离封天还有数日路程,如果能江州守将派兵护送殷夫人母子回封天无异可省却不少力气。但是明钦出使的时候殷重甲已然伤重不治,现在可能已经去世,殷夫人母子迟迟未归,不知华阳军形势如何?贸然去见江州守将会不会有危险?

    骊山神女告知明钦金翅末帝住在隔壁的消息之后,又没了踪影。明钦和武司晨有约定,联系不上骊山神女也无法久待,如果骊山神女在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帮手。

    殷夫人母子失踪的消息传到九皇子耳中,不知会激起什么样的惊涛骇浪。不过殷夫人母子既然已经逃走,周虎臣和刘耀祖或许不会有什么危险,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人质都没了,留难他们也没有用处。

    “还是回封天吧。”

    殷夫人虽然神情疲惫,但她急于见到殷重甲,如今是多事之秋,对于他手下兵将可不敢太过信任。

    明钦踌蹰道:“这样吧,我去雇辆车子,虽然慢一些,却胜在安全。”

    好不容易将殷夫人母子救回来,自然以稳便为上。没有回到封天之前,什么样的危险都有可能出现。

    当然明钦有神飞之术,如果带着殷夫人和殷璠回封天的话,可以节省不少时间。但这几日在海上,为了照顾殷夫人母子,他的消耗极大。修行者纵然能积贮真气,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可以生生不息,不知疲惫。连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这样的天道圣人尚要乘辇骑牛,孙悟空一个筋斗便可渡越十万八千里,飞到灵山,也不见将唐长老驮去。

    何况飞电车之类的器具比起修行者神飞神行不差多少,且胜在耐久,雇辆车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殷夫人、武司晨和龙烟霏都是美貌女子,走在一起未免有些招眼。各郡城之间多有传车往来,飞电车没有足够的能量,容易搁到半路。

    几人商议了一下,还是坐上通往封天的传车,车上人员混杂,也能了解一下近日的消息。

    不收所料,殷重甲已在数日前逝世,目前江州三郡的军政由孙博明和白问天主持。

    殷璠年纪尚小,就算继承了统制之位,只怕还是要受制于人。

    在传车上还听到一个重要消息,江山门的北伐势如破竹,横扫几大藩镇,几乎统一了天族旧宇。除了江州三郡之外,各路诸侯名义上都推戴江山门为主。

    不过江山门和金乌教,以及江山门内部的派系之争却越演越烈。当初孙满江为了对抗六大藩镇,拉拢金乌教,开创清晏武院,大肆招兵买马。

    金乌教号称天界第四大教派,自从金顶、圆顶两上人去世后,新文礼的罗刹鬼教势力日胜一日,终于推翻罗刹皇帝,成为罗刹国新主。

    新文礼雄力自视,素有称霸天界的野心。金乌天族的左右使成凌崖和厉奇锋都以罗刹鬼教马首是瞻。

    江山门扫清藩镇之后,罗刹国金乌教便成为心腹大患,自然不能相容。于是双方宣告决裂,卫忠清下令捕抓金乌教的党徒。

    至于江山门内部的派系之争也是由来已久。孙满江在的时候虽然德高望重,与一些宿老已不能齐心,但还限于道术见解上的歧异。随着江山门势力渐广,一跃而成为四大道门之首,归附者日众,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孙满江去世的时候遗命掌门大弟子胡西华继任。胡西华却没有神农令,反而让左使金可镂率先继任为门主,又授命卫忠清誓师北伐,完成孙满江未尽之业,声望如日中天。

    重回封天,天族已然形势大变。明钦带着殷夫人母子返回帅府,白问天和殷花露得知明钦救了殷夫人母子平安归来,急忙前来相见。

    母子相见,四目含泪,悲欣交集。

    白问天在一旁嗟叹道:“夫人和世子能平安回来,真是我华阳军一大幸事。可惜大帅无缘得见,泉下有知,也该冥目了。”

    殷夫人听了这话,方信殷重甲已死,不由潸然泪下,“老爷在何处,我想再看看他。”

    白问天道:“夫人和世子未回,我等不敢作主下葬。灵柩还停在后堂。”

    殷夫人要去瞻视殷重甲的遗容,白问天却留了下来,“墨大侠果然是天下信士,手段非凡。你能搭救夫人和世子回来,足见老夫没有看错人。”

    明钦谦逊道:“这都是夫人和世子吉人天相,有贵人相助,我只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

    白问天捋须一笑,压低声音道:“世子回来,应该让他早日继任大统制之位,以免夜长梦多。”

    明钦怔了一怔,他在华阳军根基浅薄,这等事他可做不了主。

    “这是自然。此事还须军师主持。”

    白问天叹口气道:“老夫受大帅知遇之恩,自当竭忠尽智。奈何大帅手下这些兄弟,一个个桀骜不驯,主少国疑,还望墨大侠鼎力相助。”

    “只恐在下人微言轻,帮不上什么忙。”

    明钦知道白问天和孙博明不对付,孙博明是封天城的郡尉,城防营都在他手中,殷重甲一死,白问天根本制他不住。

    “墨兄弟此言差矣。”

    白问天摆手道:“你在城防营虽然只是一个营副,前番打进玉京城是立了头功的。这回又出使蜃楼城,迎回夫人和世子。我看华阳军上下没有人及得上你的功劳。只要你尽心辅佐世子,何愁没有晋升的机会?”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