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11处特工皇妃》全集TXT下载->《11处特工皇妃》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分节阅读_173

    年轻就落下病根了吗”

    羽姑娘今年应该有二十六七岁了,并不算老可是她说话办事,总是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好似楚乔在她的眼里,真的就只是一个孩子一样。

    “没关系的,养养就好了。

    “也对,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安心养病,什么也别想,思虑太甚,也伤身的。

    楚乔点头,突然想起一事,就问道姑娘,西南镇府使的军官,你可见到了吗

    羽姑娘眼光微微一闪,淡淡说道“刚刚还说不能忧思太甚,这么快就忘了吗”

    楚乔微微摇头我只是有点担心口”

    “殿下都肯为了你从雁鸣关撤兵,难道还容不下区区一个西南镇府使吗陡然被人点破心意,楚乔不由得有些尴尬,她沉默半晌,才低声说道我只是怕那此人桀骜不驯,冲撞了他,他若是发起捭气”

    羽姑娘为她披上一件外袍,轻笑道你放心吧,大家都是有分寸的。

    楚乔放下心来,抬头问道“姑娘会在北朔住下吗屋外阳光奢靡,光灿灿的晃在眼睛上羽姑娘轻道“东边战事将起了,我不会待很久的,也许要不了几天,就要进驻雁鸣了。

    楚乔正色道“大夏这么快就派兵打过来了吗

    “殿下占了西北大夏怎可善罢甘休呢听说已经开始调兵了。”

    “这么快啊,来的是谁赵彻吗”

    羽姑娘一笑“除了他,也没有谁了,蒙阗已经老了,再说圣金宫里那位,想必也是信不过别人的就连这个儿子,他多少也有些顾忌。

    楚乔点了点头,屋子里暖暖的,地垄里的炭火上熏着香,烤的人晕乎乎的想睡觉“姑娘要小心了,赵彻不比赵齐,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

    “不用担心,道崖会与我同行的。羽姑娘微微一笑,眼神里带着几拜轻快,神色也安宁了起来。

    楚乔心下了然,也不点破,只是说道“乌先生也一同去,那就稳妥多了。

    “你歇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楚乔点头“姑娘,之前的事,多谢你了。”

    羽姑娘的脚步微微一滞,回过头来,眼梢却是轻快且淡然的

    阿楚真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忖

    楚乔在病中不便下床,只是略略点头道“姑娘慢走。

    羽姑娘走后,侍女走进来给楚乔送药,她端起药碗一口一口的喝下去,药很苦,嘴巴里也是涩涩的。

    其实没什么难猜的,以燕询的聪明,怎会没有万金的法子他之所以会留下羽姑娘,就是为了接应自己。可是在北朔的时候羽姑娘就没有主动来将自己带往蓝城,事后又是一再的放任她行事,最后更将燕询攻进大夏的事情如实转告,这其中的深意,当然不言而明。燕询将这件事交给她办,就是信任她的忠诚,只可惜,仲羽虽然忠诚,但是当燕北和燕询的利益发生冲撞的时候,她的忠诚就大打折扣了。这一点,她明白燕询又何尝不明白所以即便是燕北目前面临着美林关和东线两面的战役,他仍旧是将乌道崖派到了羽姑娘身边,没有让她单独掌权。而羽姑娘明显是明白这一切,却不愿意点明,也许,她是真的不介意吧,比起权力也许和乌先生在一起才是更令她开心的事情。

    羽姑娘的确是个聪慧的人,她和乌先生一同出自卧龙山,师傅就是当世有名的卧龙先生。卧龙先生是一位不世出的隐者,据说已经年过百岁了,一生门生遍天下,上至豪门望族、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市井商贾这位先生胸中所学包揽天下,收徒不讲究门第高低,只针对门下弟子的不同资质传授不同的学识。是以他的学生中有满腹经纶的文豪大儒,有腹含经伟之志的宰相公卿,有沙场点兵的武将将领,有身手矫健的豪侠刺客,更有身家丰厚的巨商重贾,有手艺精湛的木艺铁匠”

    卧龙先生的弟子众多,却也良莠不齐如卞唐如今的七旬宰相程文靖,再如四十年前背叛大夏引犬戎入关的东陆叛徒岳少聪,再如当世第一反叛头子大同行会的年轻一代优秀将领乌道崖仲羽,而还有一个人,却是楚乔不能不记着的,那就是大夏诸葛一阀四公子诸葛玥。海天中文網首發

    赵彻就要卒兵来攻了,他,不会来吧

    楚乔轻轻叹了口气,将碗里的汤药一饮而尽。

    沙场凶险,刀剑无情,不会,但愿不会。

    下午的时候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在屋子里窝了几天,就想着出去活动活动。穿了一身苏蓝色的棉茹裙,对襟小袄上绣着黄锈的白王坐,窄袖紧臂,拢成灯笼的形状,越发显得辜姿芊芊,不盈一握,侍女为她绾起发髻,两侧微垂带了几点绯色的璨格,一只浅蓝色的玉簪插在鬓间,一串细细的流苏轻垂着,不时的扫到白若凝脂的耳廓。

    楚乔很少穿女儿气这般重的衣衫,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有几分新奇,却也不乏淡淡的开心。

    开了门,风有些大,侍女们要跟上来,楚乔推辞了,自已一个人提了一盏小小的羊角风灯静静的走了出去。

    到底是燕北的冬天,看着雪霉飘零烦为凄美实则却是冷的很,所聿穿得多,外面又披了一件挡风的狐裘。月亮浅浅的一弯挂在上头光影皎洁,一片白地,多日不曾出屋,鼻间嗅到的不是药味就是熏香,头昏脑胀的厉害,此刻出来走一走,顿时神清目明,病也似乎好了几分。

    月光那样美,像是晒过了天青色纱帐的烛火轻薄如烟,风吹过村叶,耿漱的响,楚乔慢慢的走,然后远远的在燕询书房的窗下站着,他似乎刖唰从军营回来,并没有睡下,灯火那般亮,晃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修长的,挺拔的,书房里还有别人,他们似乎在商量讨论着什么,起风了,声音太模糊,她听不到。

    心里突然间那般宁静,就像是早晨起来推开窗子,发现天地间一片洁白,阳光暖暖的照在脸上,天空蔚蓝,有雪白的鹰展翅翱翔着,一杯清茶放在书案上,袅袅的热气上升盘旋,像是一尾蜿蜒的龙。

    很久很久,她都搞不清自己对燕询的感情,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她以现代人的眼睛去冷眼旁观这世界的种种不公,渐渐的,她被卷了进来,于是,有忧愁、有愤怒、有怨恨、有恩惠、有感激,越来越多的情绪将她拉进了这个世界,血肉渐渐生成,再也做不到置身事外的看着了。而对于燕询,从最初的仇恨,到感激,到同情怜悯,到相依为命,再渐渐的,慢慢长大,感情慢慢的变质,那此无法言说的心事,在不经意间于心底破了土,长出了新鲜嫩绿的芽儿经历过寒霜经历过隆冬经历过尸山血海,经历过生死杀戮,那颗嫩绿的芽儿终于长成了参天巨树,偶尔抬起头,但见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她一直是这样沉默和固执的一个人,一直都是。

    书房的门被打开有人陆续走了出来,阿精眼尖,看到站在梅树下的楚乔突然喊出来,燕询听了,连忙从屋里跑出来,见了她顿时皱眉道“怎么一个人在那站着”不知道自己身上带着病吗”

    楚乔笑着任燕询牵住她的手,男人脸色很难看的瞪着她,将她的手拢在手心握紧,怨道“这样凉你来了多久

    “只是一会罢了。

    刚一进屋,温暖的香气突然扑面而肃楚乔抽了抽鼻子,喃喃道“什么香料这么香”

    燕询闻言却陡然面色大变,连忙将楚乔推到门口,拿起一壶茶水就倒进了香薰炉里,嘶嘶的白气顿时冒了出来,又手忙脚乱的打开窗子。

    楚乔皱眉道“燕询,你干什么呢”

    燕询拍了拍手走出来,沉声说道“这屋不能呆了走。”说着,拉着楚乔就进了他的卧房。

    燕询的寝房里没有熏香,闻着清净了多楚乔仍日觉得奇怪,见他接过侍女罢香的毛巾擦脸上前问道燕徇书房怎么了

    “新送来的舒和香,我点了半块,是有麝香成分的。

    “麝香”楚乔对香料不甚了解,皱着眉问道“麋香怎么了”

    小丫鬈里香却扑哧一笑,笑眯眯的说“姑娘,麝香女人是不能闻的,闻多了就不能受孕了,殿下当然要紧张了。

    兰香说完,自己也闹了个大红脸,其他小丫鬟集体嘻嘻哈哈的笑起来,燕询也不恼,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却斜着眼睛留意楚乔的反应。

    楚乔闻言微微一愕到底是女孩了,红润点一点的染上脸颊,像是海掌的花瓣,尤显俏丽烛共照射在她淡蓝色如流水般的裙摆上,好似一层光华浮动的鲠纱。

    有低低的笑意欺在耳后,男人温热的呼吸像是绵绵的海水“阿楚,今晚美极了。

    楚乔抬起眼梢,眼神却是带着几分欣喜的,寝房巨大,柔软厚密的地毯铺在下面,一层层的纱帐逐层放下,金钩流苏,一派浮华,床榻以紫绣铺就,青纱拢在外围,锦被温暖,只看一眼就可知躺在上面的暖意。燕询伸开手,侍女们如云般走上来为他更衣,楚乔见了微微一愣,呀的一声就转过身去,燕询见了低声一笑,楚乔的脸越发红了。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她也不算是年轻了,见过的风流阵仗也不见得少,和燕询这么多年朝夕相对,也并非一直谨慎守亦如卫道士,只是今日,她却有些无措了。侍女们眼神暖昧的退出房去,一层层纱帐将空间隔开,燕询温暖的呼吸从后面靠近,带着沙哑的笑意“我的阿楚长大了,知道害羞了。

    平日的伶利。才骤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燕询的手从后面环住她,交叉在小腹前,唇贴着她的耳,轻轻一叹一天没瞧见你了。”

    楚乔有些害怕,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样接。,恍恍惚惚的说“东边战事将起了吗你筹备的怎么样

    “哎”燕询无奈的叹息阿楚难道一定要这样煞风景吗真是不解风情。更漏的细沙缓缓流下,一丝一丝,不绝如缕,外面的风静静的吹着,偶尔有积雪从房檐上剥落,飘飘洒洒的纷扬着,燕询静静的拥着她,身上的味道轻轻的在四周环绕像是夏日飞起的裙角,声音也是湘湿而舒和的

    “今天没咳嗽吗”

    楚乔摇头“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可有按时吃药吗””

    “吃了,苦的很,难吃极了。”

    燕询一笑“孩子话,药哪有不苦的你没偷偷给侧掉吧

    “天地良心,楚乔竖起三根手指我连药渣子都给吞下去了。

    “怎么”,燕询眉梢微微一挑“屋子里很闷吗小”

    “我是心里着急,东边要有战事了,我总这样病着,如何帮得到你

    燕询心下一暖,好似有温热的水缓缓覆盖上来,嘴唇摩挲着楚乔的脖颈,轻声低喃你好好的,就是帮到我了。

    燕询的寝衣薄薄的,几乎可以触到他肌肉的轮廓,楚乔窝在他的怀里,歪着头,身体一点点的暖了起来,轻声说道我希望自己能有用一点。

    “你已经很有用了,燕询温言道这些年,你一心一意的跟随我,从来没为自己想过,如今燕北已定,你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为自已楚乔有些茫然,这真是一个新哥的问题,其实她知道,她这个人并不是如外表那般坚强的,她习惯了依附于别人习惯于听从命令,也习惯了为一个目标去努力去奔走,从前为国家效力的时候是如此,跟随燕询之后也是如此,然而她最不擅长的就是为自己筹谋,为自己为自己自己能干什么呢

    “是啊”,燕询声音低沉,还隐隐带着几丝笑意女孩子长大了,总要为自己打算的,比如找一个好婆家,嫁一个好男人,相夫教子,安乐度日

    楚乔轻轻的啐了他一口,说道“这兵荒马乱的,哪有有好男人呢

    “也对”,燕询笑眯眯的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功夫,哪能轻易将一个人看透,若然芳心错托,岂不是耽误终生幸福”

    楚乔转过身来,笑吟吟的说“那你说怎么办呢””

    “怨不得就得我吃点万了。燕询眼睛狭长闪着幽然的光,嘴角轻轻的挑着,笑的像是一个狡猾的狐狸。

    楚乔斜着眼睛瞪着他你好像很勉强很吃可的样子啊”

    “也不算太勉强,燕询的声音像是一汪碧波,在空气中柔和的漾吃了却多多少少有一点。

    眼见楚乔要色变,燕询哈哈笑着一把环住她,道,“人家王侯贵胄都是三妻四妾,我却要一生守着一妻,岂不是很吃亏吗”

    楚乔哼了一声,说道那你也去纳妾啊,没人拦着你。”

    燕询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说道我没那份精力,也舍不得让你受委屈。”b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