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集TXT下载->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323公子一更

    时间仿佛停止了几息,只听到四周刺耳的蝉鸣声不绝于耳。

    门房迟疑了一下,差点想跟对方再确定一遍,但还是改口道“不知你家公子贵姓?”

    小蝎只简单地报了一个姓氏

    “岑。”

    “呱呱!”

    几乎是同时,后方传来两声粗嘎欢快的鸟叫声,小蝎不由扬了扬眉。

    “还请两位稍候,小的这就去通报。”门房客气地笑道,忍不住多看了小蝎身后的岑隐一眼,心里努力想着这京中到底哪个世家贵胄是姓“曾”的。

    消息递进去后,没一盏茶,后院那边就有了回应,紫藤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亲自赶来迎客。

    紫藤看着还等在角门外的岑隐,有些胆战心惊。刚才门房婆子去湛清院传话,说有一位相貌十分漂亮的曾公子要见大姑娘,大姑娘立刻猜出可能是门房听岔了,来者十有是岑督主,就命她先来看看……还真是岑督主!

    紫藤调整了一下呼吸,朝岑隐走近了几步,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督……公子。”

    “督主”两个字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紫藤硬生生地又改了口,“我们姑娘请公子去里头小坐。”

    门房也听到了,疑惑地挑眉,心道这位公子不是姓曾吗?!怎么紫藤又唤他“杜公子”呢?!那他到底是姓“曾”,还是姓“杜”呢?

    莫非……这位公子是故意在隐藏身份?

    在门房揣测探究的目光中,紫藤把岑隐请进府,又一路引到了外院的朝晖厅。

    暖暖的夏风徐徐,在蝉鸣声中不时加入阵阵枝叶摇摆声与雀鸟振翅声。

    朝晖厅里还空无一人,不过,已经有丫鬟提前在厅中摆好了冰盆,一进去,就觉得四周清凉了不少。

    紫藤一边请岑隐坐下,一边拘谨地解释道“请岑公子在此稍候,姑娘马上就来。”

    她又赶忙示意一旁的小丫鬟给岑隐上茶,唯恐怠慢了贵客。

    小丫鬟急忙把刚斟好的茶捧了过来,却见那位年轻公子没有落座,反而是在厅堂中央停下了,他转过了身,目光似是望向了厅外。

    然而,厅外空无一人,只有几棵茂密葳蕤的梧桐树矗立在庭院中。

    紫藤正想问岑隐可有什么不对,就听岑隐已经开口唤了一声“小八。”

    紫藤怔了怔,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呱呱!”

    熟悉的鸟叫声很快响起,一只黑色的八哥拍着翅膀从其中一棵梧桐树上飞了下来,黑色的羽翅擦过那梧桐的枝叶,引来一片枝叶在半空中微微摇晃着,几片树叶被它擦落,打着转儿落了下来。

    小八哥展开双翅滑翔着飞进了厅堂中,绕着岑隐飞了两圈,“呱呱”地又叫了两声。

    紫藤忽然想起,去岁秋猎回京的路上,小八哥“走丢”时,还是岑隐派人把受伤的小八哥找了回来,莫非小八哥还是个感恩图报的鸟?

    小八哥又绕着岑隐飞了一圈,飞得更低了……

    岑隐一手按住了腰侧的青色荷包,双眼对上小八哥那“虎视眈眈”的琥珀色眼眸,忍俊不禁地勾起了唇角,笑眯眯地说道“这个可不能给你。”

    “呱?”小八哥又发出一声粗嘎的叫声,在四周盘旋不去。

    紫藤登时明白了什么,感情这小八哥是看上了岑隐的荷包?!

    这……这……这真是不知死活啊!

    紫藤撇了一旁面无表情的小蝎一眼,真担心这只八哥会变成烤八哥。

    就在这时,小八哥突然调转方向朝厅外飞去,翅膀欢快地扇动着。

    厅外七八丈外,一个着一袭海棠红缠枝杏榴花刻丝褙子搭配一条肉桂粉马面裙的少女身姿优雅地朝这边走来,少女身段修长纤细,步履轻盈,明媚中带着几分飒爽。

    今日的端木纭只简单地反挽了一个弯月鬟,鬓发间斜插了一支八宝攥珠飞燕钗,那累丝飞燕的双翅轻薄精致,她徐徐走动时,那对金翅微微颤动,十分灵动。

    “呱呱呱!”小八哥一边叫着,一边绕着端木纭飞了一圈,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她的右肩上,一声比一声响亮,叫个不停,似乎在告状一般。

    端木纭有些惊讶小八哥怎么会在这里,安抚地摸了摸肩头的小家伙。

    红衣的少女与黑色的八哥,乍一眼看去,实在是一个古怪的组合,再一看,又说不出的和谐。

    端木纭很快就来到了厅堂中。

    “大姑娘。”紫藤急忙迎了上去,压低声音附耳告了小八哥一状,这个小八哥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连岑督主这里都敢放肆。

    端木纭怔了怔,她当然还记得去岁小八哥在猎宫里“抢”了岑隐的荷包,还差点把荷包里的一块玉佩给摔了。

    端木纭明艳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好气又好笑的神色,她随手把肩上的小八哥抓了下来,在小八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捏着它的双翅给它摆了一个作揖的姿态,道“岑公子,我们小八知错……唔!”

    在端木纭的低呼声中,小八哥不客气地啄了她的手背一下,气呼呼地拍着翅膀飞出了厅堂。

    它翅膀上的一小片黑羽轻飘飘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岑隐下意识地一抬手,就接住了这片黑羽。

    他抬眼看着小八哥飞走的身影,随手转动着手里的这片黑羽,一种轻快惬意的感觉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小八哥飞走了,厅堂内一下子安静了不少,端木纭好笑地摇了摇头,用一种带着宠溺的口吻说道“这个小八真是被惯坏了。”

    端木纭笑着收回了目光,这才想起请岑隐坐下。

    紫藤定了定神,赶紧把小丫鬟备好的热茶给奉上了,默默地又把小八哥给嫌弃了一番,心想不知道岑督主会不会觉得他们端木家失了礼数?!

    想着,紫藤心跳砰砰地加快,看了看神情自若的端木纭,心里不禁叹道大姑娘的胆子真大,不是说东厂一向杀人不眨眼,比锦衣卫还要可怕得多!

    端木纭优雅地捧起茶盅,抿了口茶,才又道“岑公子,你可是刚从宁江行宫回来?”

    她笑容明媚爽朗,眸子里闪着璀璨的光辉,岑隐几乎可以猜到她的下一句想必就是要问她的妹妹。

    岑隐眸光微闪,应了一声,笑道“端木姑娘,令妹托我给你捎一件东西。”

    也不用岑隐再额外吩咐什么,小蝎就上前几步,把手里的一个木匣子递给了紫藤。

    紫藤打开木匣子,呈给了端木纭,匣子里放的正是端木绯亲手缝制的香囊,一股药草的香味扑鼻而来。

    端木纭立刻闻出其中有几种气味很是熟悉。

    就算是不问,她也能猜到这个香囊的功效,随手拿起那个香囊放在鼻尖嗅了嗅,原本带着些许愁绪的眉心随着那钻入鼻尖的香味而舒展开来,神情柔和如弯月。

    她的妹妹真是心灵手巧,而且还细心、体贴、可爱……

    端木纭长翘浓密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眼眸温暄明亮,表情愈发柔和,那张精致的面庞此刻是那么恬静而又娇艳,如同一朵牡丹花静静地在阳光下绽放了,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屋子里,寂静无声,只有那似近还远的蝉鸣声喋喋不休。

    岑隐怔怔地看着她,然后,他突然偏开了视线,抬手捧起了一旁的茶盅,他的手似乎有些不稳,茶盖拂过茶汤上的浮沫时,微微碰撞在杯口上,发出细微的咯嗒声,也打破了这一室的宁静。

    端木纭回过神来,朝岑隐看了过去,只见岑隐浅啜了一口茶后,就放下了茶盅,站起身来,淡淡道“端木姑娘,我刚回京,还有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端木纭下意识地也站了起来,正要说她送送岑隐,眼角却瞟到一道眼熟的身影,蹙眉唤了一声“小八!”

    小八哥不知何时又从窗口飞进了朝晖厅,此刻,它正悄悄地从一个方几下走到了岑隐的脚边,不死心地仰首望着他的荷包……

    被逮了个正着的小八哥受了惊,慌乱地扑腾着翅膀,好像一只母鸡般半飞半跳地又跑了。

    一阵愉悦的笑声在厅堂中响起,这一次,岑隐忍不住笑出声来,那张绝美的面庞看来神采飞扬。

    端木纭也被传染了笑意,清脆的笑声自饱满的红唇溢出,笑得她差点没笑出眼泪来。

    好一会儿,端木纭总算止住了笑,抬眼看向岑隐道“岑公子。”她犹豫了一息,道,“公子可否带我进宫一趟?我想见见贵妃。”要是递牌子,怕是来不及了。

    “随我来。”岑隐也没问原因,直接点头应了。

    端木纭显然松了一口气,笑容更深,眉目如画,蔓出旭日和风般的明媚。

    这个灿烂的笑容,就像是迷途的旅人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突然看到璀璨的启明星冉冉升起……就如同那个时候一样。岑隐那魅惑的眸子变得深邃了一些,泛起丝丝涟漪。

    紫藤在一旁自然也听到了这番对话,惊得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怎么莫名其妙地姑娘就要跟岑督主一起进宫了呢。

    眼看着岑隐与端木纭相继走出了朝晖厅,小蝎紧随其后,紫藤不再多想,急忙提着裙裾追了上去。

    一盏茶后,一辆马车就载着端木纭和紫藤从端木府的角门驶出,岑隐策马跟在一旁。

    那门房看到大姑娘就这么“孤身”和一个陌生的公子出府去了,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暗暗地摇了摇头。

    那扇角门很快就在后方“砰”地闭合了,马车一路飞驰,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抵达宫门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那刺眼的阳光变得柔和了些许。

    “参见督主。”

    端木纭在紫藤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听到前方宫门的方向传来恭敬洪亮的请安声。

    她一下马车,就直接被岑隐带进了宫去,没人核查她的身份,也没人多看她一眼,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般。

    端木纭也不是第一次进宫了,却是第一次进得这么快,这么顺利,不到两盏茶功夫,她就被岑隐带到了钟粹宫外。

    “多谢岑公子。”端木纭福身谢过岑隐后,就跟着钟粹宫的一个宫女进了院子。

    岑隐朝她纤细的背影看了一眼,这才转身离去,他身后的小蝎还没反应过来,心道难道督主走这一趟钟粹宫只是为了送端木大姑娘来此?!……这种小事交给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他正想着,前方传来岑隐淡淡的声音“小蝎,你去查查,端木家出了什么事。”

    小蝎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作揖应道“是,督主。”

    小蝎匆匆离去,岑隐又停下了脚步,回头朝钟粹宫的方向望去,唇角微抿。以端木纭的性子,若非是有要事,她是不会贸然让自己带她进宫的。

    从岑隐此刻站的位置,早已看不到端木纭的身影,只看到几株海棠探出墙头,在风中微微摇曳着,沙沙作响。

    端木纭已经被宫女领进了东偏殿,见到了端木贵妃。

    “纭姐儿……”罗汉床上的端木贵妃看着端木纭来了,艳丽妩媚的脸庞上难掩意外之色。

    “见过贵妃姑母。”端木纭落落大方地给端木贵妃行了礼,“贵妃姑母,侄女贸然进宫实在是事发突然,事情紧急,还请姑母见谅。”

    端木贵妃一向喜欢端木纭,又怎么会与她计较这些细枝末节,拉过她的手,亲昵地说道“纭姐儿,都是自家人,你何须与本宫客气。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说着,端木贵妃形状优美的柳眉微蹙。

    端木纭迟疑地看了看四周,端木贵妃立刻就明白了,她使了一个手势,屋子里服侍的宫女就鱼贯地退了出去,只留下她的亲信程嬷嬷侍候在一旁。

    见屋子里没了外人,端木纭也不绕圈子,直接进入正题“贵妃姑母,归义伯夫人今日来府里找祖母,我去永禧堂时,不巧听到了一二……”端木纭的神色变得有些微妙而复杂。

    归义伯夫人?!端木贵妃闻言面色微变,耳边自然而然地响起了贺氏在赏花宴时对她说的话“归义伯府的七姑娘温雅贤良,体贴柔顺,若是由她去南境伺候大皇子,想来妥帖周到。”

    端木贵妃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一双白皙细腻的红酥手下意识地捏了捏手里的帕子,问道“纭姐儿,你可知道归义伯夫人去找你祖母是为了什么?”

    端木纭从端木贵妃的神色中也隐约看出了什么,理了理思绪后,就有条不紊地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归义伯夫人是今日午后去的端木府。

    当时端木纭正好为了端木宪寿辰将近的事去永禧堂请示贺氏,到了廊下,却听到屋子里传来争吵声,里面的人情绪十分激动,声音尖锐,斥责贺氏不能收了银子不办事,让她把那笔银子还来。

    有道是,非礼勿听。端木纭本来正要避开,没想到紧接着就听到贺氏安抚归义伯夫人说,她可以出面以她这外祖母的名义派人送金七姑娘去南境……

    当时贺氏说的是“侍候大皇子”,但是端木纭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也不好把这话挂在嘴边,就委婉地改成了“与显表哥一会”。

    端木贵妃当然听懂了,捏着帕子的手更为用力了,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在那细腻如羊脂的手背上分外醒目。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明明已经亲口对着母亲道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母亲竟然还敢如此!

    端木纭说完后,屋子里就陷入一片沉寂,静得落针可闻。

    端木纭樱唇紧抿,一双乌眸深邃如渊。

    她也觉得贺氏做事太不妥当了,但是她也了解贺氏的性格,贸然闯进去阻止,贺氏肯定不会听的,偏偏端木宪近日忙得不可开交,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府了,连在哪儿都不知道。她正迟疑着该怎么办时,岑隐正好来了。

    端木纭一时也别无他法,想来想去,只好求岑隐带她进宫来见端木贵妃。

    这件事事关端木家,又牵涉到大皇子,由端木贵妃出面才最为妥当。

    端木纭自然是没提岑隐带她进宫的事,而此刻端木贵妃心乱如麻,也忽略了到底是谁领端木纭进宫的问题。

    端木贵妃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忍不住再三确认“纭姐儿,你听清楚了?”

    端木纭不知道前因后果,就把自己听到的一五一十地又复述了一遍。

    端木贵妃气得牙齿几乎在打战,手也开始发抖,丰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心中一股怒火憋在那里却无处宣泄……

    难怪母亲会莫名其妙地向自己提起要给大皇子身边送个人伺候,她当时只以为母亲年纪大了所以脑子糊涂了,也没多想。

    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母亲胆敢收了人家的银子,就把自己的儿子、她的外孙、堂堂皇子给“贱卖”了。

    大皇子千里迢迢地去了南境战场,那边危机重重,战况不明,他是拿他的命去搏他的前程,没想到他的亲外祖母转手就把他给“卖”了?!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端木贵妃闭了闭眼,浑身充斥着一种无力的愤怒。

    母亲执迷不悟,恐怕至今还觉得她只是送个伺候的人去南境罢了,却不想想大皇子如今是在军中啊!

    这事一旦坐实,军中上下还会服他吗?!

    等皇帝知道了,又会怎么想大皇子?!

    皇帝只会以为大皇子存心去南境混军功,觉得大皇子丢了皇室的脸面,觉得大皇子不堪大用……

    端木贵妃越想心越凉,越想越气,越想越急,几乎无法理智地思考……

    “贵妃姑母息怒。”端木纭急忙奉上了放在一旁的方几上的茶水,让端木贵妃缓缓气。

    端木贵妃接过茶盏时,一双手还在微微颤抖着,几次把茶盏凑到唇畔,又放下,再捧起……抿了两口温茶水后,她才放下茶盏。

    她深吸几口气,许久,才渐渐地平静下来,转头看向一旁面露担忧之色的端木纭,心口一股暖流缓缓地流淌开去。

    纭姐儿,可真是个好姑娘,既贴心,又暖心。

    她得知了这样的丑事,没有冲动地与母亲去论个对错,而是选择立刻进宫来告诉自己,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她不仅能干,而且懂事,又谨慎大方,皇儿若是能娶到她就好了,有她操持中馈,后院一定妥妥当当。

    “纭姐儿,”端木贵妃再次拉起了端木纭的一只素手,感慨地说道,“这一回,真是多谢你特意进宫来告知本宫。”

    端木纭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又福了福,道“姑母,您这不是一家人说两家话吗?!”

    只要他们都姓“端木”,那就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这点轻重利害她还是分得清的。

    “……”端木贵妃心里却有几分唏嘘,连端木纭和端木绯这样的小姑娘也知道以大局为重,然而母亲却像入了魔障般,为了区区蝇头小利,竟然连皇子也敢坑!

    端木贵妃眼底又是一阵波涛汹涌,须臾,才又冷静下来,她抬手做了个手势,示意程嬷嬷听令。

    “程嬷嬷,你趁宫门还没落锁,亲自跑一趟,宣端木太夫人进宫一趟。”端木贵妃沉声吩咐道。

    “是,娘娘。”程嬷嬷急忙屈膝领命。

    端木纭在一旁提醒了一句“贵妃姑母,我就怕归义伯府的姑娘已经出发了。”

    端木贵妃脸色又是微微一变。

    端木纭提醒得是,光找母亲贺氏,再由她出面去找归义伯府的人,怕是会耽误时间。

    端木贵妃沉吟一瞬,便让程嬷嬷即刻赶去端木府,同时又让人把钟粹宫的总管太监马公公找了过来,让他先跑一趟归义伯府,务必要把金七姑娘拦下,不能让她南下。

    马公公知道事关重大,很快领命而去,步履声渐行渐远。

    端木贵妃看着窗外那摇曳的树枝,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希望来得及。”

    内侍无旨不能出京,如果归义伯府的动作太快,人已经出了京郊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钟粹宫里在一阵些微的骚动后,就恢复了平静,院子里的其他宫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贵妃的心腹程嬷嬷和马公公一前一后地出了宫,皆是行色匆匆,似有什么十万火急的要事。

    宫人的心中难免暗暗揣测,一种不安的气氛渐渐地弥漫开来,随着那暖暖的夏风不断蔓延着……

    一炷香后,程嬷嬷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端木府,求见太夫人。

    门房知道是端木贵妃派人来了,自然是不敢怠慢,一个婆子飞似的跑向了永禧堂。

    此刻,永禧堂里很是热闹。

    贺氏正在听一个青衣婆子的禀报

    “太夫人,奴婢刚才从锦食记买了点心回来时,正好听到门房的几个婆子在闲聊,说是今天有一位曾公子来找大姑娘。”

    “门房说,还是大姑娘的大丫鬟紫藤亲自出来迎的人,看样子与那位公子还挺熟的。”

    “后来那位曾公子与大姑娘在朝晖厅里单独处了两盏茶功夫,有小丫鬟还远远地在厅外看到那位公子送了一个木匣子给大姑娘,大姑娘看着爱不释手,喜爱极了。”

    “后来,大姑娘就跟着那位公子一起出门了,已经快一个时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那青衣婆子说得是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贺氏一边慢悠悠地喝着茶,一边听着,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对着小贺氏冷哼道“难怪啊,杨家看不上,卫国公府也看不上……简直是丢尽了端木家的脸!”

    “这还真是无法无天了,青天白日的,一个大男人就找上门来!”

    “老太爷还老是在我跟前夸她呢!瞧瞧,这就是他说的知书达理,能干大方?!”

    贺氏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嘴角翘得更高了。

    等端木宪知道端木纭的所作所为,又会是什么表情?!

    ------题外话------

    二更在1230~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