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我佛慈你娘的悲全集TXT下载->我佛慈你娘的悲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二更】

    此为防盗章, 购买不足百分之六十, 36小时候刷新可看哦

    透明的虫子正沿着他的经脉在胸口处攀爬,一人一虫之间似有心神感应。即便虫儿没有开口, 他却像是与它对话一般,边走边安抚:“好了,我知道了。”

    “小儿子被一个和尚打伤了,你要吃掉他我理解。这个儿子年岁已长, 也没什么出息,吃掉就吃掉, 但下次要和我说一声。”

    修士试图和怀中的虫子讲道理:“城中女子已经数载没有诞下子嗣了, 我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

    他怀中的蛊虫不爱听这话,竟然从衣服里钻出了脑袋来, 双眼不含任何感情, 冷冷的看着修士。

    “唉, 我怎么能和你比?”

    修士苦笑:“你只要产下虫卵,虫子虫孙就会源源不绝。修行之人本就难以孕育子孙, 这你是知道的。”

    虫子蠕动了一下, 转身咬在了修士的脖颈上,留下了一处细小伤口。略带不耐烦,修士将虫子塞回了怀里,抬头向前望去。

    城中刚刚下过雨, 石板路上的水渍还未全部散去, 加之方才酒馆发生打斗, 除了不远处已经被烟熏晕过去的自己的子孙, 此时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他回头望了一眼儿孙们,灵识探过发现没有大碍,便也没有上前施救。而是走到了石板路的中间,右手不顾地上的水渍,闭上眼贴了上去。

    百子千孙是他的骨肉,这座城也是他的城。道路两旁的树是他亲手栽种,就连石板都是他细心铺就。这方小世界辽阔无垠,他却几乎一生都未出过城,几乎和它融为了一体。

    甚至不用催动法诀,只要将手心贴在石板上,脑海中就清晰的浮现了那二人逃离的路线。

    一腿用力支撑着勉强站了起来,年轻修士从识海中唤了一样莲台法器出来。莲台暗淡无光,甚至隐隐有死气弥漫,他对此视若无睹坐了上去。

    因着腿上的伤口暂时无法痊愈,他没有盘腿端坐,而是曲着一条腿催动法器向前冲去。百子千孙城本就不大,法器的速度又远比双腿步行来的要快。这位病秧子修士几乎没用多久,视野中便出现了那二人的背影。

    “二位留步。”

    他声音不大,可以用细弱来形容,修为催动之下方才清晰的传入了灵璧和寒松的耳中。

    寒松和灵璧听到声音回头望去,一个身坐莲台的年轻修士正朝他们奔袭而来,两人心中立马凉了半截。

    “你看,我说御剑!”

    灵璧拍着大腿后悔不已,逃命的时候还顾念什么修行啊,这下好了,人家追来了。命都保不住了,下辈子再修行。

    和尚听到灵璧抱怨,侧过头:“那施主说眼下怎么办?”

    灵璧右手虚晃一下,手中握了四张甲马:“和尚,你与我勉强算是有恩,我也不忍坏了你的佛心。”

    她飞速的附下身子,啪啪啪啪清脆的四声,在二人的小腿上贴上了画满符文的甲马。

    “跑!”

    拉起寒松,灵璧高呼一声,两人抬腿便是急速的飞奔。

    稳坐莲台的修士显然没有料到二人还有这样的招数,本来缓慢的步行,在贴上了什么东西之后,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眼瞧就要追及之时,居然慢慢的维持起了这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还隐隐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不只是莲台上的城主惊讶,陪同灵璧一起奔跑的寒松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低头一瞧,自己的小腿上贴着两张纸质的骏马,身上一片雪白就连马鬃也不例外,而四个蹄子却毛赤红。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寒松问道:“长石观的蹄血玉骢?”

    和尚也并非全无见识,早些年长石观观主曾骑着这匹宝驹来北山寺做客,身为武僧懒得进去听道,反正听了也听不懂。彼时的寒松倒是更愿意去照料道人这匹闻名小世界的骏马,故而今日一眼便认了出来。

    灵璧目视前方,指尖不住的掐算着对他们最为有利的路线,头也不回答道:“你还有点见识嘛……这边走!”

    寒松紧紧跟在灵璧身后,好似身后没有人追赶一般,仍有闲心继续询问:“可你是高岭门的法修,怎么会用道家的……”

    “什么时候了还操心这个?等咱俩逃出城我再细细解释如何?”

    回头看了看身后,两人几句闲话的工夫,一直紧咬着他们的莲台不见了踪影。灵璧不由得心生慌乱,手中掐算的速度更快。

    “这边不行。”

    她刚跑了几步,又拉着和尚调转方向,转身朝着另一条路飞奔而去。可还未走远,心神一动又是不安袭来。

    “这边也不行!”

    灵璧慌忙之下接连走遍了每一个方向,可掐算的结果都不如人意,最后只能站在原地停了下来。

    “和尚,你看看我们该往何处去?”

    寒松听了灵璧的话,开了慧眼朝四面八方望去,看完之后摇了摇头。

    “你们哪都去不了。”

    灵璧还未听到和尚的回答,有人率先发了声。

    他二人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端坐莲台的修士面苍白,身形羸弱。

    “不要怕,我觉得咱俩能打赢。”

    灵璧见这人体格瘦弱,心神稍定,也不知是在安慰寒松,还是安慰自己。

    莲台上的修士仿佛听到了灵璧的话一般,睁开双眼望了过来。这一眼气势汹汹,带着元婴期大能的威压,灵璧和寒松顿时呼吸不畅,灵力一滞。

    “施主,贫僧觉得打不赢。”

    寒松倒是实事求是,整理了下僧袍站在原地,仍旧平静。

    回头瞧了一眼和尚的表情,灵璧叹了口气,出家人还真是无欲无求,大敌当前岿然不动。

    “两位道友,我已经说了留步,怎么还如此匆忙呢?”

    莲台停在二人面前不远处,羸弱修士慢慢爬下来,站定后看向灵璧和寒松。身着灰长袍并不起眼,唯独腰带处用彩丝线绣了个精致的石榴状纹饰。

    “晚辈见过百子尊者。”

    灵璧半弯下腰,按照高岭门的规矩施了个礼。

    行礼时需要低下头,她忍不住透透抬眼去瞧,这城主怎么和自己想象的差距如此之大。能诞下百子千孙的修士,不说健壮如牛,好歹也该是寒松这个体格?

    眼前这位身形清瘦,像是凡间的病弱少年,咱远了不说,能洞房吗?

    似乎察觉到了灵璧的视线,修士向前一步看了过来:“能。”

    “还能读心啊?”

    灵璧双腿一软,险些摔倒,还是寒松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我二人不过是路过此地,伤了小城主是非本意。”

    虽说心思被人看破,但境界的差距摆在这里,灵璧还真是不能硬碰硬。

    “不必紧张,这城中所发生的一切我都知晓。”

    城主面上带了几分歉意:“是我饲养的蛊虫太过顽劣。”

    寒松和灵璧二人听了这话不由得皱起眉头,亲眼见到蛊虫吞噬了城主的亲生骨肉,而眼前这位竟然将之评价为顽劣?

    “在这里我先给二位小友赔礼,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双手朝他二人拱了一下,城主的袍子上渗出了血痕,如同他的子子孙孙,也是暗红的粘稠痕迹,将长袍和里衣粘连在了一处。

    “城主大人有大量。”

    灵璧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结果,心中感慨这次实在是有惊无险。

    “我是不想为难你们……可惜,蛊虫不仅顽劣,还是个小心眼。”

    前一瞬还温和有礼的修士神忽变,城中的灵气朝着他呼啸着聚集,一团黑的迷雾从他手中升腾而起。

    寒松眯着眼睛,把手中的念珠朝着那团雾气砸了过去,邪不压正,他这件佛门至宝应该可以抵御一阵子。

    戴在和尚的手腕处时,念珠灰扑扑的毫不起眼,可一旦脱手便有刺眼的金光从中闪现,佛光照射之下,城主手中的黑浓雾黯淡了几分。

    “啪!”

    城主抬手竟然接住了和尚的念珠。

    手掌上的皮肉在接触念珠的瞬间,像是凡人遭到了烈火炙烤,刺啦刺啦的发出声响,焦黑一片。

    “真是残忍啊。”

    手中的伤势蔓延,瘦弱的修士不仅没有放手,反而将念珠捧到了面前仔细端详了起来。一双眸子冷冷的看向寒松,语气夹杂着嘲讽,比他的目光更冷。

    “都说我佛慈悲,怎么这念珠都是人的头骨所制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