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不正经恋爱全集TXT下载->不正经恋爱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24.第 24 章

    陆老弟万花丛中过, 脚踏多只船, 追人拆人的套路再也熟悉不过。

    他找人调查蒋帅的情况和背景, 三天后拿到了报告, 内容挺全, 就是仔细读下来没什么亮点,一路附小附中读上来,成绩平平,表现也不突出,一看就是本地家长的路数。没出过国, 家里条件应该一般般。追求者挺多, 都没答应,看来不好搞……综合分析一下, 这就是一个脸好看的普通男青年。

    陆渐远心中有了底,开始让兄弟按照中等标准展开攻击, 主要攻击物从低到高分别是鲜花衣服和手机, 预算都是千元等级, 这样既不会让人觉得寒碜,也不会因为出手太阔绰把人吓跑。

    当然对方可能很有骨气, 陆渐远为此还准备了专为清高人士准备的planB。

    谁知道拒绝来是来了,planB却用不上。

    送礼物的小弟回来反馈说:“那个蒋帅说你送的太低级了。”

    陆渐远“啊”了一声,皱眉问:“什么意思啊?”

    “就字面上的意思,”小弟偷偷觑着他的表情, 回复道, “他说咱买的衣服, 牌子都是营销出来的,材质版型不好。而且这衬衣还是去年的款。别人送都是送阿玛尼。”

    “那就阿玛尼,”陆渐远有些意外,心想这个小东西,开口还挺大,叮嘱道,“去专柜问问最新款,当然太贵了也不要,还不知道成不成呢。手机呢?最新款的水果,总满意了吧。”

    谁知道小弟道:“手机也不满意。”

    “……”

    “他说现在水果都过气了,他现在喜欢国货,尤其是那个限量版的保时捷。”

    保时捷的限量版,陆老弟要买也不是买不到,但是要找朋友的朋友拿货。而且他之前为了泡妞已经拿过俩了,后来自己想要都没好意思再开口,哪能真给他要。

    陆老弟从来不做亏本买卖,之前泡的男男女女,都是俩人眉来眼去有了勾连他才会花钱买东西。东西虽然也送,但也是看对方的层次来。对于蒋帅这种普通学生来说,花钱太多他就不敢了,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陆渐远心生警惕,决定按兵不动,回头先去提醒一下自己经验不足的大哥。可是接下来几天陆渐行压根儿就没去公司。他业务又忙,好在五一家里会组织家宴,陆渐远把材料准备好,一块带在了身上。

    五一这天的家庭聚会在陆爸爸的别墅里,老人家住在这边,儿孙们上午陆陆续续到齐,陆渐远等来等去,就是没见到陆渐行。

    眼看着快要开饭了,大家都往二楼走,就陆可萌还在一楼玩游戏,陆渐远打了两遍电话没人接,便忍不住问她:“咱哥呢?怎么还没来?”

    陆可萌跟陆渐远前后脚出生,因为是个女孩,所以从小在家都是公主待遇,顶上没人,陆渐远也怕他。谁想后来竟然空降来一个便宜大哥。

    她从心里不喜欢,一听陆渐远问就忍不住翻白眼,冷笑道:“什么哥不哥的,你是不是傻?”

    “你才傻呢,”陆渐远知道她的毛病,忍不住道,“好歹是亲哥,你干什么老针对他?”

    “是不是亲哥谁知道?糊弄外人也就行了,就你整的跟真的似的。”陆可萌嗤笑一声,眼珠子一转,又嘿嘿笑道,“哎不对啊渐远,你这么鬼精鬼精的,现在天天你干活他喝茶你就没意见?我告诉你哦,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要么是太傻,要么就是太精,算计人呢。”

    陆渐远黑脸了,起身往外走。

    外面正好走进来一个人,挺高挺帅,戴着墨镜。陆渐远觉得眼熟,眯眼一看,才发现是许焕。

    许焕今天自己过来的,没带经纪人,看见陆渐远先笑着打了个招呼:“陆总好。”

    陆渐远笑着点点头,心里却纳闷,之前他听说过陆可萌跟他拍拖,但是俩人不是分了吗?怎么这是又好上了?

    在私生活方面他自己就很乱,自然也不会去管陆可萌,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陆渐行来,又看其他人也不问,好像不太在意的样子,只得返身上楼吃饭去了。

    陆渐行这一周过的有点浑浑噩噩。

    自打陈彩走后他就头疼腿疼后背疼。起初他还以为自己是纵欲过度,心想莫非真的是磨损厉害,一次不如一次了?等到第二天下午还是浑身酸痛,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感冒了。

    病去如抽丝,虽然不是大毛病,也不影响活动,但是要么打喷嚏没完要么流鼻涕,也怪让人烦心的。陆渐行左右一想,反正去了公司也没什么事,干脆在家窝了几天。谁想越窝着病人的矫情劲儿越上来,思来想去,自己

    五一这天家庭聚会,他难得早早换了衣服出发,走半道上冷不丁想起来有样孝敬老人的东西一直在办公室,于是又叫秘书掉头去取。谁想到这一掉头,就被人给缠住了。

    公司门口站了一个中年人,穿着汗衫长裤,手上拎着一个皮包,见他下车后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的冲了过来:“陆总你好,现在能找你谈谈吗?”

    因为放假,门口的保安也都不在,陆渐行被这横冲出来的一个人吓了一跳。他回神,觉得这人眼生,又不想太无礼,于是摆摆手:“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还有安排。你如果有事情可以先跟我的秘书预约。”

    中年人却道:“我约了,没人受理。他们一直说你忙,不在。”

    这种事情挺常见,虽然陆渐行看着清闲,但每天要找他的人也挺多,要么是攀关系的要么是拉投资的。这些不用他亲自处理,秘书室都会问清来人是谁然后进行初步筛选。

    家宴十一点半开始,陆渐行看了眼时间,有些着急。正好秘书已经从车上跳下来拦了过去,他便想绕开这中年人继续往里走。

    中年人见状就有些着急,秘书拦他他不好硬闯,只得在后面大声喊道:“陆总,是陈彩!陈彩你认识吗?是他介绍我来的!”

    “谁?”陆渐行一愣,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惊讶地回头看他,“陈彩?”

    “是的,陈彩本来说要安排我跟你吃饭,”这人情急之下连走两步台阶追上了,恳切道,“但是我最近联系不上他,所以只能直接来找你了。”

    陆渐行:“……”这是什么情况?

    “你贵姓?”陆渐行问。

    中年人立刻弯腰:“免贵姓陈,陈建华。”

    姓陈?陈彩他爸?陆渐行打量他一眼,又觉得不像。

    中年人恳切道:“陆总,我就耽误您三分钟,就说一件事,说完就走行不行,我求您了!不瞒您说我在这等好多天了。”

    秘书还要再拦,陆渐行却又觉得有些不忍,挥了挥手:“那就进来吧。”

    他示意秘书在外面等着,带中年人进了大厅。大厅里有个休息区,是平时员工接待朋友和家属的地方,后面有咖啡吧,这会儿公司放假,没什么人在,陆渐行便取了瓶饮料水递过去。

    他能看出这中年人很紧张,那个皮包被他放在膝盖上,双手使劲压着,应该是里面装着重要东西。

    陆渐行心中大概有了数,只不过有些事情仍需求证,他示意这人稍等,自己在稍远处拨通了陈彩的号码——这号码是那天饭局上陈彩报给刘总听的,不过随口说了一句,声音也不高。陆渐行当时正好听到,觉得数字挺顺的,不自觉就记住了。

    铃声响了两秒,那边有人喂了一声,声音挺陌生的。

    “你好,”年轻人问,“找哪位?”

    “你是谁?”陆渐行微微一怔,下意识问:“陈彩呢?”

    “他在穿衣服呢,”对方道,“我叫蒋帅,是他朋友。你是?”

    陆江行刚要报名,立刻怔住了。

    蒋帅?正牌男友?

    他忍不住有些心虚,觉得自己像是跟人老婆偷过情的姘头,这会儿连名字都不敢报了。

    不过衣服……那边大白天的在干什么?

    他没吱声,仔细贴着手机听着那边的动静,没听到没什么少儿不宜的娇|喘,倒是能听出在放爵士乐。陆渐行心想,果然,俩人是误会解除了吗,大白天就在那□□。不过配爵士乐是什么鬼,这节奏多慢。

    之前陈彩说有男友的时候他还没觉得如何,这会儿一脑补那边的情形,又觉得怪不是滋味的。

    好在那边很快又换了人。

    陈彩接过电话,一看是陌生号码,也有些奇怪,不过仍客气问道:“你好,我是陈彩。”

    “是我,”陆渐行闷声道,“我有正事找你。你悄悄的,不要让他听到……”

    陈彩微微一怔,陆渐行?

    白天联系多半是有正式。陈彩看了眼叼着饮料吸管的蒋帅,后者撇嘴笑笑,抛了个媚眼过来。

    陈彩好气又好笑,指了指,自己去了咖啡店门口。

    “怎么了陆总?”陈彩觉得有点别扭,尽量平和地问,“什么事?”

    陆渐行压低声道:“这里来了个人,说是你安排的,让他来找我吃饭,这什么情况?”

    “我安排他吃饭?”陈彩愣了愣,“不可能啊!”

    “他说他叫陈建华,”陆渐行说,“我以为是你家人,这才网开一面让他进来的。”

    “陈建华?”陈彩一顿,觉得不对,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记起来了———这不是梦圆的导演吗?

    上次陈彩过去请剧组吃饭,这导演的确提过一句想见陆渐行。陈彩那会儿狐假虎威,糊弄了一句先办了事,哪想到现在竟然翻了船……

    这怎么还有找上门的啊!

    “陆总,”陈彩有些懵,着急道,“这事有些误会。电话里我跟您解释不清……”

    “我现在在天一大厦,”陆渐行一听这话,心里明白几分,通知道,“我今天中午有事,只能留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

    陈建华今年五十岁了,是个导演,之前签约东影,也曾雄心勃勃做一番大事业,无奈现实教做人,这几年他在东影毫无建树,拍出来的几部电影都血扑,终于在前几年被人解约。然而就在解约之后,有个项目找上了他。

    那项目的负责人跟他其实是老同学,手里的剧本也挺好,讲的是家族故事,然而四处找人投资却没人感兴趣。老同学听闻陈建华在东影,满怀希望而来,俩人一碰面,这才发现谁过的也不比谁好。陈建华还是有些艺术情怀的,他直觉那剧本能火,于是拉下脸皮借着之前的一点人脉四处拉投资,前前后后找了十几家公司,终于差不多了,就在去年的时候,其中接近半数的公司竟又突然撤资。

    剧本都改了几年了,演员也找了个差不多,甚至个别都签好合同了。投资方一走,陈建华便成了被架在锅上烤的鸭子。他不得不开始找下小活儿自己挣钱往里填补,可是窟窿太大,取景地又多,他实在没办法了。

    陈彩赶过来的时候,陆渐行刚听他介绍完剧本在那诉苦。

    陈彩有些尴尬,先看了看导演,心想这人在片场的时候也有排场脾气也差,没想到也会有这种低声下气的时候。再看看陆渐行,这人明明晚上被自己欺负得一愣一愣得,现在搭着腿,一脸沉静的坐那,竟也有模有样,还带着点威压。

    不过到底还是尴尬了点,陈彩笑着打招呼,找了旁边的位置坐下,满脑子都在琢磨这可怎么解释。

    他不清楚这人跟陆渐行都说什么了,但是一想,自己也没乱说过话,一会儿先把这人带走,回头再跟陆渐行解释,或许也行?

    他这边打定主意,正好那导演过来握手,他便干脆拉着人不放,想要把这人给拖出去。

    谁知道那导演看见他只顾着激动,没明白他的意思。陈彩不放手,他还以为是对方在暗示跟他的关系好。

    导演更有底气了一点,说话也有些没把门儿的,笑呵呵道:“哎,我就知道还是小陈你比较靠谱的。他们都说你吹牛,就我支持你,知道你跟陆总是真好。”

    陈彩一听头发都要炸了,着急辩解:“我什么时候说我跟陆总好了?”

    “就影视城的时候啊,”导演听他声音大,被吓了一跳,“这不你说的吗。”

    陆渐行一直在旁边听着,这会儿突然出声,问道:“李导,你们都知道什么了?”

    导演犹豫了一下。

    陆渐行笑道:“没关系,又没有外人。就随便说说。”

    导演现在就等着巴结他呢,不管陈彩的阻止,立刻交代道:“也没什么,就是大家都知道小陈跟陆总你关系比较好……一起休息的那种好。”

    陈彩的脸轰的一下就热了。

    陆渐行点了点头,继续问:“这事你们怎么知道的?都谁知道了。”

    导演说:“这事我们正好看见了,小陈也说是。不过这也不算秘密,整个影视城应该都知道了。”

    陆渐行:“……”整个影视城?

    完了,信息太多,情况太严重,脑子竟然处理不过来了。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