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开挂恋爱系统(快穿)全集TXT下载->开挂恋爱系统(快穿)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63.包养狼性小奶狗6

    此为防盗章  “你那副《极乐蓬莱》,是如何画出来的?”刘老爷子以谈土地的理由过来, 一张口就问起那副画, 毫不掩饰他的真实目的。

    “是我梦境中的画面, 我做了多年同样的梦,再经过幻想之后, 便画出了《极乐蓬莱》。”

    “果然天赋便是老天的偏爱,奇迹便是神赐的能力。”刘老爷子感叹道。

    “我父亲为了能看着那幅画, 在展馆坐了三天三夜,差点被送去医院。我们做子女的, 都很担忧他的身体。”刘汪洋在向魏世城暗示, 大家都是亲戚, 为了老爷子的身体着想,给个面子吧。

    魏世城面带微笑, 心里却想着, 我之前几次找你谈那块地,你们怎么不看在亲戚的份上,把地卖给我呢?

    不过那块地是刘家祖传的,他找他们去谈, 老爷子没将他打出来, 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我也不跟你们绕弯子, 直接跟你们明说了, 我就是冲着那幅画来的, 你们开价吧, 只要我给得起, 我就一定给。”刘老爷子说道。

    “父亲……。”刘汪洋忍不住想劝,那副画虽好,但也要一定的财力才守得住,要是把大半的家产都拿出来买画,那画迟早也会是别人的。

    刘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刘汪洋立刻闭嘴了,刘老爷子虽然不管公司的事情了,但是在刘家还是说一不二的。

    陶愿和魏世城对视一眼,然后说道“听说表叔也喜欢下棋?”

    魏世城心中无奈,去也没再阻止。

    “没错,你想跟我下一局?”刘老爷子问。

    “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我之前,偶尔也跟棋圣下棋,听说表叔水平在棋圣之上,所以出于好奇,我想跟表叔下一局。”

    “你要想跟我下棋,以后随时可以来找我,我陪你下个够。现在,咱们先来说说画的事情。”

    “正是要跟表叔说画的事情,所以才先说的下棋。”陶愿说。

    “怎么说?”

    “想买画的人太多,我总不能一直躲着不露面,不如表叔跟我公开下一局。我要是输了,免费把画送给您,这样以后也没人来找我了。我要是赢了,表叔把那块地送我,有了这个先例,以后谁要跟我买画,先用贵重的东西做抵押,下不赢我就把东西留下。”

    刘老爷子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用意外的眼神看着他“你该不会以为跟棋圣下过几次棋,就肯定能赢我吧?我要不是没那个闲心去比赛,棋圣的名号,可轮不到他苏永福。”

    “所以我才说,若我输了,画免费给您,我也轻松自在了。”陶愿微笑着说。

    “父亲,我看这样很好。”刘汪洋急的不行,希望他父亲赶紧同意,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要是他们后悔了,就太可惜了。

    刘老爷子看了两人一会儿,他看出魏世城是不想同意的,但画是陶愿的,两人还没有结婚,他也不好做主。再看到陶愿一副自信的样子,他觉得真初生牛犊不畏虎,年纪轻轻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就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

    一般来说,他是不愿意占这样的便宜的,显得他为老不尊还没人品,骗小孩子的东西。但他实在是太想要那幅画了,要是不趁这个机会拿到走,之后再想说服他们,可能就更难了。于是他想着,也好,就当是让他受点教训,年轻人总要吃些亏,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

    “那么就这么定了 ,我去让人安排,你到时候直接来参加就行。”刘老爷说。

    双方既已谈妥,刘老爷子也没有多留,稍坐一会儿后就离开了。

    刘老爷子心情迫切,两人以画为赌注下棋的事情,很快就被公开。

    民众好奇又疑惑,想着这个是什么套路?用下棋赌输赢,而且还赌的这么大,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知道刘老爷子下棋水平的人,觉得陶愿的围棋水平不低,能与棋圣厮杀的不相上下,赢得可能性还是大一些。而知道刘老爷子围棋水平的人,就不免为陶愿感到担忧了,想着那个惊世之作,怕是要易主了。

    比赛的当天,不仅来了很多的媒体,还有很多的政商名流,和各界有头有脸的人。

    《极乐蓬莱》震惊国内外之后,陶愿就一直躲着不露面,现在终于公开露面,却是以那副画为赌注,跟人下围棋比输赢,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刘家的那块地,也是很多公司想要拿下,却一直拿不下的,所以商界来的人也非常的多。

    比赛在市区最大酒店的举行,一个可以放下几百张椅子大厅中,所有座位都被有钱人定走了,普通民众只能通过直播观看。

    这个酒店是鹰辉集团旗下产业,不过过程都是刘老爷子派人安排的,魏世城并没有插手。

    陶愿在酒店休息室里休息,他只要跟魏世城单独在一起,如果没做其他的事情,就肯定会抱在一起卿卿我我。不过他觉得挺正常的,热恋中的人,不都这样吗?

    陶愿跨坐在魏世城的腿上,他的裤子扔在了一边,他被魏世城扶着腰上下起伏。

    陶愿仰着头,半张着嘴用力呼吸,脸上全是意乱情迷。

    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把陶愿吓到了,身体不由的紧绷起来。

    魏世城闷哼一声,立刻抱住他安抚,没有理会门铃,翻身将陶愿压在身下。

    …………………………………………

    在浴室清洗之后,陶愿才走出来把裤子穿,跟魏世城抱怨道“都让你不要弄在里面了,清理起来很麻烦的,真是的。”

    魏世城抬起他的下巴,在他微翘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走去开门,准备问问刚才是什么事情,他已经交代过不要打扰他了,还来按门铃。

    陶愿穿好裤子,又走进浴室中,他脸又红又热,要用冷水冲一冲才行,不然根本不能出去见人。

    魏世城出去一会儿后才回来,陶愿看着他问“什么事情?”

    “国外的一个电话,不是什么大事。”魏世城说。

    “你要是真有急事就先去忙吧,我跟表叔下完棋就回去了。”陶愿说。

    “没关系,明天处理也来得及。”这么重要的场合,魏世城当然是要留下的。

    陶愿只能随他。

    时间到了之后,陶愿和魏世城一起走出休息室,去到已经安排好的大厅中。

    大厅中所有的位置都已经坐满了,几百多人的位置,却并不显得拥挤,每个位置之间都保持着一点距离,尽量让每一个人都能舒适的观看。

    最前面的墙上,是很大的屏幕,下面的人可以通过屏幕观看下棋过程。这样的规模,一点不比级别最高的围棋大赛场面小。

    刘老爷子也走出休息室,往大厅的方向走去,走在他后面的刘汪洋,突然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刘修杰,便停下了脚步,疑惑的问道“修杰?你怎么没去学校,你今天有课的吧?”

    “大伯,”刘修杰低垂着眼睛说“我来看爷爷比赛。”

    “那你跟在我身边吧。”刘汪洋匆忙说完,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陶愿快要走到大厅的时候,看到了专门等在那里的苏永福,他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苏爷爷。”

    苏永福看着陶愿,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有脸担忧的样子,他忍不住问道“你之前跟刘老下过棋吗?”

    “没有,”陶愿回答“这是第一次。”

    苏永福又叹了口,摇摇头说“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你尽力而为吧。”

    “我会尽力的。”陶愿笑了笑,走进大厅。

    陶愿和刘老在方桌的两边落座后,双方律师拿出合约,摆放在两人的面前。这个一式两份的合约,两人不管谁输了,想要反悔也没用,法院可以强制执行。

    当众签了合约之后,工作人员才将棋盘摆了上来。

    正式开始后,黑白子在棋盘上摆开,排兵布阵之后,究竟谁的谋略更胜一筹?是陷阱还是机会,是有机可乘还是伏兵深陷,比的不仅仅是智商,更是对兵法和用计的熟练掌控。

    在这小小的一方棋盘之上,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列阵,而各执棋子的人,便是排兵布阵的军师。他们指挥着自己这方的将士,带领士兵攻陷对方阵营,在对方攻来之时,是否能严防死守,不被攻陷,体现的是一个国家几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

    现场的观众中,虽然有那么一些根本不懂围棋,纯粹就是来看热闹的人。但是大部分人,对围棋还是了解的。看着两人互不相让的厮杀,有让人想要拍手赞叹的布局,还有让人提心心吊胆的攻防之争。

    要不是现场必须保持安静,不能出声讨论的话,肯定有人会忍不住,想要跟旁边的人议论和赞叹一番。

    魏世城坐在最前排,不仅能够看到屏幕上的棋局,还能清楚的看到陶愿的脸,他的目光,总是无法从陶愿的脸上移开。

    两个小时之后,陶愿最后一次收走对方的棋子,一本正经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他抬头看着刘老爷子说“这局我赢了,承认了。”

    刘老爷的额头冒了一层薄汗,他瞪大眼睛看着棋盘,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输了。

    主持人宣布,陶愿获胜。

    陶愿站起来之后,

    被震惊了许久的观众才回过神来,并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刚才你争我斗,逆转再逆转,简直让人心惊胆战。

    魏世城微笑了起来,他早就知道了陶愿围棋水平很高,没想到居然高的这种程度。

    陶愿要去接受采访,所以先行离开,去后面的记者访问区。

    刘老爷子撑着桌子想要站起来,双腿一软又跌坐了回去。

    “父亲!”刘汪洋赶紧去扶住他。

    “只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赢了!”刘老爷子非常的不甘心,握拳捶打了一下桌面,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输了,而且还输的这么的不甘心。

    刘汪洋的脸色也不太好,那块祖传的地,多少人眼红想要拿下。他们刘家守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做梦也想不到,居然就这么白白的拱手送人了。

    但是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他也只能宽慰刘老爷子,让他不要太生气,不然气坏了身体,就更加的得不偿失了。

    “苏老,苏老,苏老?”

    “啊?怎么了?”苏永福一直看着屏幕出神,眼中全是难以置信的神情,被旁边的人叫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您老觉得这局如何?”

    苏永福周围的人都看着他,等他做出评论,但是苏永福久久的说不出话来。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今天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着陶愿与比他还强的高手对弈,他才知道陶愿以前根本就是故意输给他的。

    眼前的这盘棋也是,看似厮杀搏斗的相当厉害,两人旗鼓相当。但是以第三者的角度用心体会,就会发现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是输是赢,都由他决定。

    苏永福的手忍不住颤抖,他想道,这已经不是天才的程度,而是妖怪了吧?

    陶愿不但在围棋界火了,几乎在整个网络上,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他们觉得,能被棋圣这样夸赞的,肯定是非常厉害的人了。虽然不懂围棋的人,其实也理解不了棋圣有多厉害,但是能够被称为圣的人,那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陶愿他之所没有赢了苏永福,是觉得又不是什么正式的比赛,而且人家是棋圣,自己就这么直接赢了他,总归还是不太好,就给老人家留点面子吧。

    只是魏世城对他输掉那副画有些不满,他答应了再画一幅更好的给他,他才又高兴的抱着他又亲又揉。

    国学院围棋系的那些老师看过视频之后,立刻就想要与陶愿见面,但是陶愿因为杜亦快要进行手术了,所以请假在家,他告诉联系上他的围棋系系主任,等颁奖结束之后,他会去跟他们见面的。

    系主任和围棋老师们,都非常迫切的想要见见他,甚至想要上门来找他,不过系主任在知道了他弟弟的情况之后,安抚住了其他老师,让他们再等等。

    是魏世城帮忙安排的医院和医生,他们不用排队和等待太长时间,做过各项检查之后,就可以开始手术了。

    陶愿在心里感叹有钱有势的好处,原主的父亲东奔西跑好几年,到死之前才联系好了医院,可惜还没等到杜亦开始做手术,他就破产并去世了。

    陶愿已经带杜亦去做过了各项检查,等他休息几天之后,就可以去医院等着进行手术了。

    在家里休息的这几天,陶愿每天都会外出几个小时候,他跟杜亦说是去工作了,其实是去跟魏世城上床了 。不过他既然被魏世城包养,跟魏世城上床就是他的工作,他也不算是在说谎,只是不能说出他做的是什么工作而已。

    这天陶愿一直没有做出门准备,杜亦疑惑的问道“哥,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吗?”

    “呃……,因为你马上就手术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所以将工作带回家做了。”陶愿说。

    “哦,那我不看电视了,不然太吵了打扰你工作,我回房间看会儿书吧。”杜亦拿遥控器关掉电视,然后站了起来。

    门铃突然响了,陶愿走过去开门,魏世城从外面走了进来。

    杜亦还站在客厅里,准备跟客人打声招呼,再进去房间。

    “这是魏叔叔。”陶愿向杜亦介绍道。

    “魏叔叔好。”杜亦乖巧的跟魏世城打招呼。

    “嗯,你好。”魏世城点点头。

    “魏叔叔是来跟哥哥谈工作上的事情的,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你如果没有很重要的事情,不来打扰我们。但是如果是身体不舒服的话,一定要来敲门,或者大声叫我都可以,知道了吗?”陶愿认真的嘱咐道。

    “知道了。”杜亦乖巧的点头。

    “如果是身体不舒服,一定不能忍着。”陶愿再次认真嘱咐。

    “好。”杜亦回答完后,转身回他自己的房间。

    陶愿把魏世城带进自己的房间,刚将房间门关上并反锁,他就被魏世城按在墙上亲吻了起来。

    陶愿攀附着他的肩膀,仰头承受他霸道的亲吻,很快就被脱光了衣裤,压在了床上。

    魏世城从未如此的迷恋过一个人的身体,他觉得他就像是上瘾了一样,一天没有抚摸到这个身体,他就坐立难安,做什么事情都无法专心。他想要将这人此刻都带在身边,好方便他随时能够抱着他,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这样迷人,这样美味的身体,让他怎么也做不够一样。尤其是当他像个绝世美貌的小妖精一般,跨坐在他身上扭动腰身,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心甘情愿的想要把灵魂给他。在清醒和冷静下来的时候,他也已经有了想要永远占有他的想法。

    陶愿咬着嘴唇,努力的不叫出声,因为这里不是魏世城的办公室,也不是他在外面高级公寓,而是一个隔音很普通的出租公寓。虽然杜亦的房间没有跟他的房间挨在一起,但万一他到客厅喝个水拿个东西什么的,不小心听到他叫|床的声音就不好了。

    两人在房间做着这样的事情,而屋子里的另一个房间还有个小孩儿,陶愿心里其实挺有罪恶感的。但是魏世城一天都不愿意等,就像是喝水吃饭一样,每天都要吃他一顿才有精力工作。

    床晃动的声音有些大,陶愿想让他慢一点轻一点,但是又担心自己一开口,会忍不住叫出声。

    两个小时之后,魏世城离开回去工作了,陶愿一副被人糟蹋了的样子躺在床上,而且糟蹋了他的那个人,钱都没给就走了。因为人家是包月客户,每个月一次性付清,所以随时都能来临幸他。

    好一阵之后,陶愿才缓过劲来,等身体的热浪退去,他扯过被子盖子身上,准备睡一会儿后起床做晚饭。

    手术开始进行的前两天,杜亦住进了医院,他住的是VIP套房,还有家属看护的房间。这些也都是魏世城安排的,不然陶愿现在就算是有钱,也拿不下医院的VIP套房。

    杜亦开始做手术的时候,陶愿在手术室外面的家属休息室等待着,魏世城放下工作专门过来陪他。

    在魏世城的眼里,两个都还是小孩儿,这么重要的手术,总要有个真正的家长和大人在才行。

    陶愿靠在魏世城的肩膀上,他其实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杜亦的手术失败的话,那就是他没有尽到责任了。

    系统告诉过他,被他取代的灵魂是自愿交换身体的,而且转世之后会获得更多的幸福。所以他所来到的世界,除了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外,也是为了帮原主完成他做不到的事情。陶愿觉得,既然他取代了原主,那就应该要替他承担一切责任。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