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小爷我裙子贼多全集TXT下载->小爷我裙子贼多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3.第五十三章

    此为防盗章

    “谢谢师傅。”姜格子仰着她那大红唇, 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了钱, 朝前递了过去。

    “哎我给。”成越终于反应过来了, 打小他出门儿就没让姑娘给过钱, 但他刚从兜里把钱掏出来才发现全是美金。

    “兄弟你可以啊!美金!”陈总跟野驴见了磨盘似的撒了欢, 过去把成越手上钱给拿了过来。

    下了车后成越脸有些红的朝姜格子说了声不好意思。

    “没事儿。”姜格子也红了脸。

    “你俩可拉倒吧。”陈总毫不留情的嘲笑,“谢谢来谢谢去的,干脆就地磕头跪一把,看谁磕得响。”

    陈总说完又指了指旁边穿着黑纱短皮裙的短发女生:“葛琪你把装备给成越一份儿,等会儿别被拦着了。”

    葛琪闻言从自己手上捏着的时候去小包内, 足足掏出了十条大金链子, 一脸羞涩的朝成越递了过去小声道:“随便选。”

    “啊?”成越看着她手上的大金链子有些愣,偏头看了看陈总, “这是……干嘛?”

    “哎……说来话长……”陈总装模作样的抹了一把眼泪,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卖奶茶店的地方控诉道, “他们不让穿的清纯正直的进!”

    成越看着那个粉红色的卖奶茶的小店铺, 又看了看除他以外一行人穿着的衣服。

    成越现在其实特想把嵇徐给扯过来, 让他看看这些人穿的什么,他那点儿衣服简直在他这些同学面前不值一提, 提心吊胆,胆大包天。

    说完成越发现自己成语竟然还挺好的。

    金链子被陈总拿着挂上脖子的时候,成越被压的人都往下沉了沉,他直了直腰后, 这会儿总算想明白那些戴着金链子为什么一个走的比一个嚣张了。

    这他妈不走嚣张不行啊, 费脖子。

    成越跟着他们一同走近这家装饰粉红色调的奶茶店后, 他才发现没有服务员。

    成越正愣着,想着奶茶今天这怎么喝,就见姜格子去拉开了殿内墙壁上一个挂着满粉红色爱心的一个门。

    陈总见姜格子把门打开后,推着几人就下了通道。

    成越进了通道后,听到隐约的动感音乐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他妈原来是个酒吧。

    成越今天一天简直叹为观止,望着他身边的陈总眼神都带着佩服。

    这哥们儿还真不止名字有才。

    “这边儿这边儿!”陈总朝后面的几个人又奋力的喊了喊,先把成越和两个女生领着去了他们定好的卡座。

    成越看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场景,脑子里一半炸着兴奋,另一半装着得早点儿回家。

    他先是朝着他们前面的桌子上看了一眼,好嘛,全是果汁儿还有牛奶,还真是来喝奶茶的。

    “来来来,站起来站起来,划拳作诗了开始!”陈总喊了一声。

    七个人又是跟着音乐一起喊了几声,成越看着他们玩了一圈,还是没看懂。

    主要这边他们喊的跟嘴上划的行酒令成越压根儿就没接触过。

    第二圈的时候成越被强行拉进了圈子,毫无意外的输了。

    他想着反正是喝果汁儿,也没多犹豫,对着嘴就全倒了进去。

    辛辣的液体倒进嘴里,流过喉咙的时候成越瞪大了眼睛。

    你大爷!

    离这边儿闹腾环境的不远处的圆形沙发里坐着五个几乎把一半儿酒吧里男男女女眼神都锁定了的人。

    除了正站着拿酒的那个胖子。

    剩下的二男二女,尤其是坐在左边穿着一身西服的高大男人几乎吸引了大半火力。

    “难得给聚聚。”唐景把手上的酒挨个给倒了一杯,“庆祝一下。”

    “庆祝你荣登200斤的宝座吗?”穆佳看着杯子里倒满的酒笑了笑。

    唐景迅速转移目标,笑着把杯子在嵇徐杯子上磕了一下,“庆祝咱们嵇律师单身30周年!你爸快得愁死了吧,眼看着就奔三了,你丫还单着身,任骍他孩子都开始交男朋友了!”

    “胖唐你禽兽!我丫头才三岁!”坐在一边的任骍骂完唐景转了个头朝嵇徐义正词严道:“嵇徐,我丫头上次还问我要不要她给你介绍个女朋友,男朋友她也有路子!”

    唐景听完立马笑得倒在了沙发上,把手上端着的酒杯子抵在了自己胖胖的肚子上,酒杯里的酒被他自个儿这笑声一吓,撒了一大半出来。

    嵇徐跟着笑了笑,抬头准备说话前意思意思的咳了一声,

    唐景立马闭了嘴坐端正了。

    一边的任骍也眼观鼻鼻观心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副什么都不知道样子。

    他们这群人里从大学同窗起没谁能说得过嵇徐,今儿他们两个也是上赶着看嵇徐心情好贫个一两句。

    嵇徐看他们俩那样笑了笑喝了口酒也懒得开口。

    唐景见嵇流氓今儿没兴致跟他计较,立马拍着肚子招呼着几人喝起了第一轮。

    隔壁成越这边儿最后跟同学们划拳作诗输惨了,不过几个同学也不玩那套必须喝,但由于成越一开始不知道瓶子里装的是酒,第一口灌的有些多了。

    所以即便后来没喝多,脑子也开始晃着晕。

    他晕头转向的在陈总的搀扶下上了趟厕所,回来经过酒吧中央的那个台子的时候,两人被人流不知道怎么就给冲散了。

    成越甩了甩头试图从跳的正嗨的妖魔鬼怪里冲出去,但下一秒他的手就被人给扯着了。

    成越惊讶的看了一眼扯着他手的那个姑娘,连忙扯着嗓子喊:“拉错了!”

    那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嘴里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笑着把他扯到了台中间。

    成越一看着情况不对,转身就想朝外走,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儿,他周围起码围了七八个姑娘。

    他往哪个方向走都势必要碰着谁,顿时缩手缩脚的不敢动,只能瞪大了眼睛找着陈总的方向。

    陈总这会儿也在找成越,找了一圈没见人后,也有些急了。

    他想着他带着新同学出来玩儿可不能把人给弄丢了,又找了一圈没看到人,正好看到了刚从洗手间走过来的姜格子,立马把人扯住了一起找。

    姜格子眼神好,扭个头就看到了站在台中央被一群穿着布片子的姑娘围着的成越,抬手指了指喊道:“哪儿呢!”

    陈总这会儿也看到了,立马骂了声操,上边那群女的是这酒吧养着的,这会儿他们干的是个老活动了,一群女的选个男的就脱男的的衣服,然后围着摸。

    这家店的老店这种活动只有每月15有,今天估计为了是新酒吧开张,热场子干的。

    陈总这会儿看着台上被一群人推来推去的成越,脑子有些急,立马带着姜格子逆着人流往上冲。

    “嘿!快看台上,那小孩儿身材好哇,那两条腿贼拉长,再看那小细腰。”唐景感叹的看着台上被几个姑娘给围着拉拉扯扯的男生,又偏头看向正低头盯着手机看的嵇徐,笑的有些贱,他知道嵇徐向来洁身自好到变态,但他偏偏就喜欢贱撩。

    唐景喝了口酒,接着说:“你不就喜欢这挂的吗?要不要喊下来聊会儿天。”

    嵇徐给成越发完消息让他早点儿回家后,这才抬头朝台上看了一眼。

    台上那个穿着白衬衫,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生让他觉得有些眼熟。

    嵇徐眼皮跳了跳,又仔细看了两眼,等看清楚后,脸色瞬间变黑了。

    坐在他旁边的唐景还兴致勃勃的煽动着:“喜不喜欢!喜欢哥几个给你扛下来!”

    嵇徐冷着脸拿出手机给成越拨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一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接。

    成越一开始觉得被几个姑娘摸几把没什么,虽然被一群人拦着有些紧张,但也只是推脱着想尽快下去。

    但他高估了这群姑娘的热情,在一个姑娘试图把他衬衫第二个扣子解开的时候,他就有些慌了。

    成越拦住了第一只手都没能拦住第二只手,身上穿着的衬衫开始透风的时候,他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嵇徐冷静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台上那个被一群姑娘围着把上衣都扒了一半的成越,眼神已然沉了下去。

    他又看着手机上嵇徐在一个多小时前给他发的去喝奶茶的消息,直接给气笑了。

    成越感觉自己腰上不知道被谁拧了好几把,立马疼的有些想跳起来,眼眶里也直接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他这会儿因为喝晕了,感觉左拐右拐周围全是人,绕了一会儿脑子被周围这群姑娘声音叫的眼前直接黑了一刹那。

    就是这一瞬间的事,他不知道踢谁腿了,整个人就往下栽了过去。

    成越下意识的就用手给撑住了,但手腕给狠狠在地上拧了一下,疼得他直接喊出了声。

    但围着他那一群人压根儿不知道他怎么了,周围的音乐声太大,也太黑,还有几个人试图强硬的把他给扯起来。

    成越气的刚想把人给推开,眼前直接给全黑了,整颗头还有上半身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包了起来。

    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听见周围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还有被人扛起来的那一瞬间的失重感让他抓紧了身下的人,还不忘带着骂了一句你大爷。

    嵇徐黑着脸,浑身气场简直散发着近我者死的气势在一群人中护着被自己扛在肩上的成越。

    “放我下来!你他妈谁啊!”成越急的喊了两声,“放我下来!你丫大爷的!”

    嵇徐冷着脸听他骂完直接用力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沉声道:“闭嘴。”

    男人暗哑的声音直接穿过重重的爆炸音乐声跟人海的尖叫声传到了成越的耳朵。

    成越瞬间安静了。

    跟他一道安静下来的还有台下沙发上坐着的四个人。

    穆佳和任骍脸上表情简直是惊恐万状。

    刚刚他们几个也就眨个眼的功夫,身边的嵇徐就冲上去把人给抢了下来。

    他们在座一半儿人都是挺着正直又公正捍卫人间正道司法人员的腰骨的。

    但这会儿一个个一边儿在心里唾弃,一边儿又装瞎装的恨不得自戳双目。

    唐景直接被这情景吓的手上的杯子都给摔在了地上,看着肩上扛着人还走得飞快的嵇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一个律师怎么脱了西装就不当人了呢,说扛走就扛走……”

    嵇徐嗤笑了一声,抬手拎着他的后颈往下一压,按着他让他一动都不能动,这才慢慢弯腰贴在他的耳边,“我告诉你,废你不过头点地,听话点儿一切好说,你以为我闲的上赶着跟你铲事儿呢?”

    “哎!疼疼疼……”成越一只手被他给扭着疼的不行,嘴里一迭声的求饶。

    嵇徐偏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手上松了劲儿,把人提溜着扯了起来:“收拾东西。”

    成越捂着自个儿的胳膊,有些委屈,接着又看了看嵇徐的眼神,吞了吞口水一边小声的嘀咕,一边去把茶几上的玉石骨灰盒给抱在怀里了。

    嵇徐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抱着骨灰盒后就没动了,有些诧异:“你行李呢?”

    成越小心的托着怀里的骨灰盒,吸了吸鼻子:“落机场了。”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