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九重天,惊艳曲全集TXT下载->九重天,惊艳曲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46.天神之殇

    入我情天, 得我庇佑!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原本热闹的集市也因而惊乱起来, 不知是谁叫了声“妖兽来了”。

    刹那间越发哭天抢地,四散奔逃。

    北冥君一眼瞥见张春被一个壮汉碰倒, 跌在地上惊声大叫救命。

    当务之急, 只得纵身跃过去将她捞了起来,纵身而起。

    等黑雾散开,北冥君凝眸打量,眼前早没了那两人的踪迹。

    北冥君自空中徐徐落地,将张春放下。

    张春惊魂未定, 兀自不知发生何事:“怎么突然就起了这样大雾,我还以为天黑了?”

    又摸了摸头叫道:“镜儿呢?”

    旁边屋顶上突然传来灵崆的声音:“看着像是往东南方向去了, 不过那小子诡计多端, 只怕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

    北冥君眼神冷冽:“不用我们去找, 他自然会出现。”

    灵崆睁大了猫眼,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他的目标,是……”

    北冥君哼道:“自从下方圭山后, 我就察觉有人暗中跟踪,那丫头还不肯听呢……如今竟跟他去了。”

    灵崆突然转惊为笑:“你是在位镜儿担忧?倒是不担心鼎么?”

    北冥君道:“沈遥夜居心叵测,行事不择手段, 镜儿跟他在一起, 绝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这话不错,似乎自从沈遥夜现身开始, 他每一次出现都会给阿镜带来灾难, 郊外的讙, 方圭别苑的瞿如,以及方圭山上被雷石笼烫伤手,还不包括被他扔出去当挡箭牌那次。

    一人一猫说话的时候,张春一会儿看北冥君,一会儿看灵崆,头转的都要晕了,更无法听懂。

    她跺跺脚:“到底是在说什么?镜儿是给那个沈遥夜掳走了吗?”

    灵崆舔着爪子:“是呀,所以最好快点把她找回来,不然的话,恐怕要成为别人的新娘子啦。”

    张春大惊,抓着北冥君叫道:“哥!”

    北冥君不言语,青衫影动,从掌心便飞出几点金光。

    金光没头没尾,圆滚滚地,生着一对又圆又小的翅膀,像是蜜蜂的翅,在空中翻滚片刻,便四散散了开去,极快消失在不见。

    ***

    黑雾弥漫之时,沈遥夜拉着阿镜,在长街半道拐了个弯。

    阿镜被他拽着跑的气喘吁吁,几次都差点跌倒。

    沈遥夜不耐烦,手腕用力,拉的阿镜飞身而起,沈遥夜哈哈一笑,顺势张开双臂将她抱在怀中,仍旧身姿轻盈脚不点地地往前。

    如此腾云驾雾般的,数不清多少个起落,已经出了小镇,又穿过一片树林,到了一个隐蔽的沟谷之中,沈遥夜才将阿镜放下。

    阿镜在天上的时候,御风而行不过等闲,但如今不过是人身,如此一阵急行,不由头晕眼花,很不适应。

    双足落地,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站稳,胸口却仍有些不适感。

    正抚着胸口压惊,耳畔响起他得意的笑声。

    阿镜抬头,却见沈遥夜不知何时已经飞身坐在旁边大树的一根长枝上,双手抱在胸前睥睨地笑。

    阿镜看他一眼,突然又听见汩汩地流水声,抬头看时,果然见前方有一道溪流颤颤。

    她忙紧走几步,踩着石头在溪边站住,俯身掬水。

    先在脸上拍了拍,又捧了些喝了口,冰凉的山泉水滑入喉咙,沁然醒神。

    阿镜呼了口气,抬头看时,见面前重山隐隐,虽然是冬日,却也有许多苍松翠竹,郁郁葱葱。

    身后,沈遥夜道:“小丫头,你不害怕?”

    阿镜回头,见沈遥夜抱着膝盖坐在树枝上,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怕什么?”

    “怕……我这妖人一言不合就吃了你呀!”他向着阿镜做了个凶恶的鬼脸。

    阿镜看着那有几分眼熟的鬼脸,情不自禁嫣然一笑。

    她这一笑,就如同春日里□□明媚,无限的秀丽都在笑容之中绽放。

    沈遥夜愣了愣,旋即挑了挑眉:“你笑什么?”

    “没什么。”

    阿镜转过身,不妨身后一阵冷风掠过,沈遥夜竟从树上直接掠了下来,双足点地,沈遥夜勾着阿镜的腰,低头望着她道:“你又把我当作那个什么……兰……兰花君!”

    阿镜一怔,咳嗽了声:“是兰璃君。”

    “我管你什么兰花兰璃,如果是个男人,起这种娘们兮兮的名字,这人一定也是个不男不女的。”

    阿镜目瞪口呆,不知是要赞他过分圣明,还是笑他过分自谦。

    沈遥夜却又喝道:“不许笑!我又不是那什么兰、兰璃君……总之,你要是再敢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就真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喂我的宠物!”

    他的样子生得太好,这种玉雪无瑕的秀美脸庞,故作凶巴巴的模样只显得更加可爱,类似撒娇,却未必会恐吓到人。

    但阿镜知道……这一世的少年,早就不记得“兰璃君”是何人,他是真的在警告自己。

    毕竟,没有谁愿意别人把自己当做另一个人。

    阿镜低下头。

    沈遥夜见她黯然不语,道:“怎么?不高兴了?还是终于害怕了?”

    阿镜道:“只是觉着你说的对。”

    “哦?”

    阿镜不愿再提此事,转头看看周围道:“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

    沈遥夜眼珠一转:“你这毛丫头,这都不知道?我当然是因为嫉妒你跟那丹凤国师谈笑风生十分亲密,所以才故意棒打鸳鸯。”

    阿镜懒得跟他说。

    才走开一步,沈遥夜拽住她的手:“怎么,你不信?”

    阿镜道:“不要开玩笑。”

    “玩笑?”沈遥夜叫起来,“那天晚上,是谁半夜不睡,跑去跟他亲亲摸摸的?”

    阿镜听到“亲亲摸摸”四个字,浑然不记得有这回事,细细一想,突然想到那天自己想溜走,却给北冥君拦住的事。

    当时她只是想细看他胸口那胎记到底是不是真,但在旁人眼里,那种姿态自然足够暧昧。

    阿镜叹了声:“你误会了,我没有。”

    沈遥夜嗤之以鼻,手指屈起,竟打了个响指。

    窸窸窣窣,大树后钻出一个毛茸茸的头,生着一只眼睛的狸讙,向着沈遥夜谄媚地叫了声,颠颠地跑了出来。

    阿镜发现它身上其他的旧伤已经好了,只是那被秦霜斩去的一条尾巴却并未恢复,断口光秃秃的。

    沈遥夜在讙的额头上轻轻一拍,狸讙抬手在胸口抓了抓,从颈下掉出两个“毛球”似的东西。

    阿镜低头看时,竟像是两只老鼠。

    老鼠们人立而起,向着沈遥夜拱手:“令主,令主!”

    阿镜突然觉着这两个老鼠的声音有些熟悉。

    沈遥夜则道:“阿大,阿小,告诉她你们看见了什么。”

    阿大道:“那天晚上,她跟丹凤皇都那个很可怕的国师好亲热。”

    阿小道:“真不要脸,隔着窗子就搞在一起。”

    阿大怼了它一下:“不要这么说我的女神。”

    阿小啐道:“那你为什么说我的国师很可怕哩?”

    阿镜目瞪口呆,恍然大悟:“啊……你们两个,原来是那天晚上的……”

    沈遥夜一跺脚,狸讙张口,叼起阿大跟阿小,转身哧溜哧溜地跑了。

    沈遥夜道:“怎么样,我的证人的话还做不得数吗?”

    阿镜目送那妖兽衔走老鼠的诡奇一幕:“这是你的属下吗?”

    沈遥夜道:“算是很不中用的几只了。”

    阿镜连连赞道:“厉害,厉害。”

    大概看出她的真心赞服,沈遥夜得意起来:“这有什么。我厉害的还更有呢,没使出来而已。”

    阿镜睁大双眼。

    沈遥夜咳嗽了声,面对这双盈盈如水的清澈明眸,竟突然有些不自在。

    他忙转过身:“说了不许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是……”

    “我没有。”身后阿镜回答。这次她真的没有想到兰璃君,而是……真的在看着沈遥夜。

    背对着阿镜,沈遥夜挑了挑眉,嘴角偷偷地露出一抹笑。

    突然,阿镜说道:“沈遥夜,上次在郊外你对上秦少主的时候,曾经……”

    沈遥夜愣怔,回头看她。

    阿镜思忖着:“你说什么以尔血肉,为吾供养,以尔魂魄……”

    沈遥夜打断她:“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觉着奇怪。”阿镜道:“在方圭山……遇到的一个妖物,也曾念过这一句。”

    沈遥夜眨了眨眼:“你是说方圭观主秦瞭吗?”

    阿镜见他已经知道了,便点了点头。沈遥夜道:“这也没什么,我们所修习的法门有些一样罢了。”

    阿镜心里有一个疑惑,不知该不该问。沈遥夜却跺跺脚,银铃哗啦啦连声响动。

    沈遥夜揉了揉发端,不愿再提这件事。

    他走到大树旁边,倚在树身上,望着阿镜道:“不过,我也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

    “你喜欢的那个兰璃君,是什么样儿的?”沈遥夜微微歪头。

    阿镜纠正:“我并不是喜欢他……并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喜欢。”

    沈遥夜蹙眉:“那……就是他喜欢你?”

    “没有。”阿镜回答的很是果断,“我说过了,我们只是知己好友。”

    “我可不相信这话。”沈遥夜嗤之以鼻,踏前一步,赤足上的银铃发出“铿”地响声,“男女之间,哪里有什么知己好友,都是奸/情。”

    阿镜哑然失笑。

    两人正说到这里,沈遥夜突然抬头,往空中打量了片刻,他猛地转身拥住阿镜。

    阿镜猝不及防地被他抱着,后背紧紧贴在树身上。

    两人身上多了一层灰蒙蒙的结界遮蔽,与此同时,有细微的嗡嗡声响破空而来。

    前方空中飞来一点朦胧的金光,金光在空中停住,上下浮动,左右转圜,虽然看不见它的头脸,却知道它一定是在搜寻什么。

    阿镜屏住呼吸盯着那点金光,却并没发现,近在咫尺的沈遥夜未曾在意外间逼近的灵翼。

    少年盯着怀中的女孩子,隔着这样近,她身上好闻的淡香阵阵袭来,他的目光无法自制般在她脸上逡巡,最终落在嫣红的樱唇上。

    这向来冷漠无心的少年,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新年的第一场雪趁夜而来。

    次日,蓝浦州便被装点的银装素裹,俨然琉璃世界。

    北俱芦洲的雪就如同北境的旷野一样,豪放而肆意,大片大片地鹅毛雪花从天而降,不多时地上就铺了均匀松软的一层。

    阿镜站在屋檐下,淘气地往外吹气,那棉絮似的雪被她吹中,便软沉地加快了下降速度,落在掌心之时,又被热气熏蒸,很快化作了一滩水渍。

    阿镜感觉到雪花落在掌心里那一抹沁凉,似乎能透到心里去。

    她把手掌举的高高地,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手。

    据阿镜的生母说,在她出生的时候,母亲梦见有一面古镜从天而降,撞入自己的怀中。所以给她起了个小名叫“镜儿”。

    在阿镜六岁的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干旱,让整个蓝浦百姓民不聊生,甚至出现了卖儿卖女易子而食的惨剧。

    比起来,阿镜算是幸运的,因为她被本地富商张老爷府里看中了,要买她去给大少爷冲喜。

    据说是阿镜的生辰八字跟那位从小儿就体弱的大少爷相合,那些什么“天干化合”“申子水局”之类,阿镜全然不懂。

    总之阿镜便成了那个幸运儿,在这个孩童等同牛羊的时候,她卖了个好价钱,而且进了个衣食无忧的人家。

    也许八字真的有一种玄妙的力量,阿镜抱着一只公鸡拜了堂的次日,原本还气弱卧床的张家大少爷,就留了一封书,雄赳赳地离家出走了。

    据说,他要去“参宇宙妙理真义”。

    对此,年幼的阿镜觉着,这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她一方面觉着这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在外头饿几顿,就会像是一只流浪的野狗般乖乖窜回来,另一方面,又暗暗祈祷他最好有点儿志气,别这么快就回来,毕竟她并不想要一个陌生人跟自己同床共枕,尤其是陌生的男人。

    阿镜讨厌男人,一来是因为他们身上一般都会带有一种难闻的味道,另一方面,是因为阿镜总能看穿这种叫做男人的生物,心里藏着的那些小龌龊。

    她年纪小,不懂那些窜动的东西名为何物,却本能地觉着呕心。

    其实,之所以被张家选中为童养媳的原因,除了八字之外,还因为阿镜长的美。

    以张老爷走南闯北的毒辣眼光来看,只怕是找遍整个蓝浦,都不会有比阿镜更美的女孩子了。

    这女孩子年纪虽小,又穿着简陋衣裳,却掩不住天生的明丽秀美,站在那里不言不动的时候,就像是一个高手匠人精心雕琢出来的玉人。

    但那两只大眼睛却如许灵动曼妙,仿佛凝住了整个蓝浦的山川秀色,看人的时候,会让人禁不住地窒息,仿佛喘气儿大点都是对她的亵渎。

    总而言之,活脱脱一个集天地精华融于一身才造就的绝色女孩子。

    在当初第一眼看见这女孩儿的时候,张老爷就立刻发誓,一定要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

    张老爷坚定不移地相信:假如阿镜能为张家开枝散叶,那以后张氏后人的长相,一定会发生类似脱胎换骨般的奇迹。

    因此,就算两个人的八字并没有合起来,张老爷也必定要将阿镜揽入府中的。

    ***

    阿镜还在玩雪,就听见张家小姐张春欢快地尖叫声,势不可挡地穿过两层院落,冲进自己耳中。

    自从张少爷逃婚去追究自己的理想后,本着不能暴殄天物的原则,张老爷让阿镜陪在女儿张春的身旁,暂时客串个小丫头。

    张老爷的算盘打的极精,如此一来,女儿有了个不花钱的丫头,等儿子回来,阿镜又长大了,立即拿来当儿媳妇,可谓一举两得。

    但对阿镜来说,倒也无可不可。

    不过是端茶送水而已,张老爷毕竟是把阿镜当少夫人培养的,一些粗重活不必她做。

    且张春并不是个难伺候的姑娘,只是有时候忒爱胡闹了些。

    不知不觉,七年已经过去,阿镜看看也十四岁了,更比先前出落的绰约超逸,张老爷每天都在感叹自己挑儿媳妇的眼光一流,同时也流下不该出现的口水。

    若不是夫人有母老虎之风,只怕张老爷要变身成南瞻部洲一位姓李的帝王,干点儿让后世诟病的行径。

    隔院听见张春的尖叫,阿镜只当她又不知是哪里闯了祸,便不以为然地拍拍手上融化的雪水。

    才转过身,就见张春跟一只才下了蛋的小母鸡般,张着双臂撒欢地向着自己冲来。

    张春比阿镜还大两岁,大概是从小心宽,吃的又好,张姑娘生得体格健壮,膀大腰圆,胖乎乎的脸很是可喜……

    每次张老爷看见了,都要跺脚叹息,遗憾自己的儿子男生女相,女儿却偏是这样壮实,怕是投胎的时候出了什么差错。

    阿镜觉着张春这样冲过来的话,该会把自己撞飞三尺远,当即忙制止:“姑娘,留神脚下。”

    张春被满地的雪水一滑,顺势往前滑出了一段儿才停下,这丝毫没有减少她的狂喜,又回过身来叫道:“我被选中了,阿镜!姑娘我可以去方圭山啦!”

    阿镜本没头没脑,听她说“方圭山”,才诧异问:“姑娘,你当真吗?”

    张春双手叉腰,鼻孔朝天,她得意洋洋地说道:“这还能有假?我刚才跟爹在前厅上才送走了方圭山来选仙侍的管事大人呢!大人还夸我很有仙骨,去了方圭山,一定可以很快升仙!哈哈哈,我终于可以在天上飞了!看我的御剑飞行!”

    阿镜看着她一顿能吃一个肘子的粗壮腰身,不禁对此表示怀疑。

    方圭山地处北俱芦洲中部,原本没什么名气。

    直到五年前,蓝浦州的知州大人突然蒙神仙点化,种了仙骨,开了慧根,从此官也辞了,竟一心的炼丹修道,准备来日飞升。

    起初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都觉着知州大人莫不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官不做,却去烧丹。

    不料,因为一件事,这位叫做秦瞭的知州大人一战扬名,从此名闻天下。

    那就是导致了阿镜被卖做“童养媳”的那场百年不遇的干旱。

    那会儿,秦知州因为才种了仙骨,众人都是嘲讽的多,还有一部分半信半疑。

    但知州大人因见黎民百姓为大旱所苦,民不聊生,便在方圭山下建一座高台,知州沐浴更衣,上了高台为百姓祈雨。

    知州大人在高台上顶着烈日祈念,半天后,原本白皙的脸已经被晒得红里发黑,且又灼裂了皮,原本雪白儒雅的书生,像是被烧焦了的木炭,惨不忍睹。

    就在百姓们于心不忍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朵乌云,把原本炎炎的烈日缓缓遮住了。

    大旱这两年,这还是头一次,热风里透出了一丝凉意。

    大家被这场景所动,忍不住都跪在地上,在一片求雨的叫嚷声中,两年不见的甘霖从天而降,百姓们喜极而泣。

    这一场雨足足下了两个时辰,不仅灌溉了干裂的田地,还把原先干涸的河道都给填满了。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