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国民哭包[重生]全集TXT下载->国民哭包[重生]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88.2018/2/13(二更)

    亲爱的, 是不是跳订了啊, 稍后再看哦~微博:萌萌的睡芒

    他坐在后座,闭着双眼道:“我都坐轮椅了, 还有人想潜规则我?”

    施小邦一愣:“你怎么知道?”

    他飞快地想到:“那边有你电话?”

    江宇典懒散地靠着后座靠垫,眼睛依旧闭着, 看不出喜怒:“你发那样的短信, 我能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那……”施小邦眼睛在他脸上转,但是江宇典神情平静无波,什么都看不出。他现在是有点怕江宇典的, 犹豫着, 小心翼翼道:“是赞助商那边的股东,能保你三强,还能给你拿几个不错的代言广告, 你是坐轮椅又不是残疾了, 就算你真残疾也有人好这口……”

    “不去, ”江宇典声音很平静,“送我回医院。”

    虽然一开始看到短信就瞧出是什么意思了, 但他还是默许施小邦来接他了, 他坐轮椅不方便,从台里打车回医院要六十块。他现在囊中羞涩, 有免费的司机送上门, 他当然不会赶走。

    施小邦有些尴尬, 如果江宇典不愿意, 那他也不能强迫, 就冲之前裴思邈的事,他就知道江宇典恐怕是痛恨同性恋的。

    他慢慢发动汽车,循循善诱道:“你签约这么久还不清楚圈子这点破事吗?其实机会比实力重要,你知道沈思成吧?”

    沈思成是当红小生,最近上映的《建国献礼》里就有他。

    施小邦说到八卦时,声音会变低:“你以为他怎么红的?还不是睡上去的!你又不比他差,你知不知道自己这种类型多吃香?”

    江宇典这种类型,在Gay圈比那些白嫩嫩的小鲜肉吃香多了,可以说没人能抗拒得了。

    “你抓住这次机会,你就能少奋斗十年,你也没什么大损失,就是陪个睡,而且你不是缺钱……”

    “嘘——”江宇典食指竖在唇边,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声音不带起伏,“别废话了,我累了,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从车上丢出去。”

    施小邦:“……”

    他们做经纪人的,来钱途径很多,但都是依靠手底下艺人捞钱,譬如江宇典这事儿,要是成了,他也有佣金拿的。可当事人要是不肯,那他也不能给他下药、绑他去吧?要是他真那么做了……还得担心江宇典会不会把人老板打得半身不遂。

    说不定打完人后江宇典自己手还特疼,疼得掉眼泪,委屈巴巴搞得好像自己受欺负了一样。只要一想到那幅画面,施小邦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虽然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可惜了。

    六月底,江宇典坐上节目组包机的航班,飞往长沙。

    他的腿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可以摆脱拐杖走路了,但姿态非常缓慢小心,而且很不自然。

    但这也是一种叫人欣喜的进步,他并不是那么地急于求成,对于重新站起来这件事,他显得非常有耐心、有条不紊地进行复健。

    只不过能站起来后,江宇典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具身体,并不高。

    在医院测了下身高,他只有一米七七——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原主之前买的鞋,全都是有内增高的……除了鞋底本身的厚度,还有两公分到五公分不等的内增高鞋垫。

    两公分一般是穿运动鞋的时候垫,五公分的是给马丁靴准备的。

    虽然个子不算特别高,但也不矮,最主要是他比例很好,腿很长,只要不和特别高的艺人同框,那么他的头身比会让他占很大的优势。

    毕竟娱乐圈多得是长得帅个子却矮的大明星,官方一米八,实际一米七二的例子不胜枚举。

    飞机落地,江宇典住进节目组安排的酒店。

    他是最提前一批到的选手,原因说来也简单,他囊中羞涩,但是身体正是需要大量营养的时候,不能吃太差了。江宇典看了下节目组发过来的邮件,当他看见“提供食宿”四个字,就毫不犹豫地买了最近的机票。

    节目组还给报销路费。

    他到了没几天,其余选手都陆续从全国各地飞来。有人带着大包小包,有人知道自己希望渺小,只背了个包就来了,江宇典还专门回学校一趟,背了电脑。

    这台笔电年久失修,一开机就蓝屏,刷了遍系统就好了。

    对于前世自己的死,他一直有所疑虑,仇家太多,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只记得那会儿他坐在车上,贺庭政去超市买狗粮和矿泉水,江宇典看着他向自己走过来,似乎感应到自己在注视着他,就对他露出灿烂的微笑。

    江宇典感觉到了安静,异常的安静,他注视着贺庭政,突然——“嘭!!!”。

    汽车炸了。

    残存在脑海里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贺庭政骤转的神情,惊恐绝望。

    他想调查真相。

    他有个私人的数据库,上面存着一些保密资料,不仅要用账户密码登陆,而且每浏览一个文件就要输入一串复杂的128位密码,输入错误一次资料就自动销毁。

    这些资料里,还有自己当年为了洗白而蓄意接近贺华强的计划说明。

    他的数据库原本和一些同伴共享,但是现如今只有他还活着,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

    出于谨慎,江宇典并没有用自己的账户登陆,而是用了另一个账户,他并不知道,自己一连上数据库的瞬间,就被人发觉了踪迹。

    五年时间,这五年,让他原本严密的手段变得落后,露出了破绽,对方的科技手段显然领先于他,尽管他非常狡猾、谨慎慎微,部下了层层的防火墙,但还是被人抓住了尾巴。

    江宇典不确定对方逮到他没有。

    他速战速决,正准备退出的时候,却倏地看到了留言板上的信息——

    江宇典愣了秒。

    ——数百条来自于他自己账户的留言,密密麻麻爬满了留言板,而留言内容就更让人意外了——竟然是追问自己的死。

    但这数百条留言,却一个都没有得到回答,只有一段段孤零零的单向问句,显示敲出这些留言的人似乎一直没有放弃。

    根本不需要思考,江宇典就能洞悉这些留言是谁敲下的。

    能够猜出他账户密码的人,这世界上恐怕只有一人而已。

    或许贺庭政在自己死后,想找出真相,最后查到了这个数据库,并且不知怎么就破解了他的账户密码,还在这留言板上留言,希望能联系上一些“知情人”,得到一些虚无缥缈的真相。

    江宇典注视着这些留言,鼠标一下拉到尾巴,接着慢慢向上翻,留言人的情绪有明显的起伏,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无助,他的字里行间都显得孤独万分,萦绕着绝望,但是却又不甘心地持续留着言,指望着有谁能拉他一把。

    江宇典心里非常复杂。

    他盯着灰蒙蒙的电脑屏幕,鬼使神差地在回复信息那里敲下一段话,却在回车键上犹豫了。

    他并不想和上辈子扯上什么关联,可一方面他很不甘心,因为害死自己的元凶或许还在逍遥法外,另一方面,阿政……他犹豫了许久,捏着鼠标的手掌都在微微发抖,正当他准备点击确认时,屏幕却倏地一黑,接着蓝屏。

    江宇典顿了顿,眼睛意味不明地闪了闪,接着重重地叹气,闭上了眼。

    上辈子的时候,他很小便失去了双亲,一个人经历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他进过少年感化院,最潦倒的时候给人当打手,甚至还打过一段时间的地下拳击,搞得自己遍体鳞伤。

    当然很快他就翻身了。

    只不过身上留了许多伤疤,看着难看,他便去请了刺青师为他遮盖。

    贺庭政离家出走那年已经十九岁了,按理说,这么大年龄的孩子、或者说大人,不应该做出离家出走这样幼稚的事吧?况且住在贺家那段时间,他知道贺庭政年纪虽小,却很有其父贺华强的风范,是很有天赋的商业天才。

    他原本有着大好前途,却甘愿朝夕陪伴他这个脾气古怪的残废,并且事无巨细地照料他,在他发脾气的时候哄他。而且贺庭政几乎不会去打听他的过去,看他的眼睛里也没有让江宇觉得憎恶的同情,他从不忤逆自己,哪怕自己提出再无理的要求,贺庭政都会尽量去满足他,温顺又听话。

    只有一点,江宇不能赶他走,他只要一提,贺庭政就会翻脸。

    现在想来,其实他要想把贺庭政赶走,方式有千万种,但他都没有做。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内心深处是需要人的陪伴的,他也需要贺庭政。

    由于长时间的双腿瘫痪,引起了外伤性的神经损伤,加上他脾气暴躁失控,导致他有时候会在发完脾气后失禁。

    他感觉不到,但是能闻到气味。

    可贺庭政态度非常自然,没有对他展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嫌弃、或者觉得恶心,他帮江宇清理后,去给他买了纸尿裤回来。

    他不肯穿,贺庭政无论怎么哄他都不起作用,结果他情绪起伏太大,又一次失禁,裤子湿了一大片,他感到难堪而痛苦:“出去。”

    贺庭政没有动。

    “出去!”他吼出声,手指用力抠着轮椅扶手,双目赤红。

    贺庭政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腕,轻轻把他的手抬起来,温柔地注视着他说:“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没有人会知道的,只有我知道。”

    他说完,蹲下来慢慢帮他把弄脏的裤子脱掉,接着给他穿上成人纸尿裤。

    江宇全程闭着双眼。

    穿上纸尿裤生活,连生理问题都不能自理了,他一度非常难堪,叫贺庭政滚,整个人陷入暴戾和愤怒,痛苦地埋着头发出一声声的嘶吼,他企图摆脱纸尿裤,但却无能为力,因为他总会把事情搞得一团乱遭。

    他非常绝望。

    就是那段时间,他非常非常想一个人自我了断了,可贺庭政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看管他看管得非常严,也不出去玩了,就每天在家看着他,睡觉也看着他。

    没人知道他有多么痛苦。

    他的自尊心在贺庭政面前已经荡然无存,他身为长辈的威严也逐渐地消磨干净。他原本强健有力的双腿,变得孱弱无力。早上的时候,贺庭政会掀开他的被子,把他的两只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动作很轻地为他套上袜子。再将他的两条瘦了许多的腿从床上搬到地上,为他套上拖鞋。

    江宇典也不清楚自己对贺庭政是什么样的感情了,他常常痛恨自己还活着这一事实,贺庭政对他的细心照料愈发加剧了他的痛恨,所以死亡将至那一刻,他其实有种解脱的感觉。

    但他能想起贺庭政绝望痛苦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