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一不小心成为妖界大嫂全集TXT下载->一不小心成为妖界大嫂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63.第六十三章

    此为防盗章  路扬躺地上笑了两声, 突然刮来的一阵冷风卷着朝他嗓子眼里灌了进去, 冷的他咳了半天才熄了火。

    他撑着手有些艰难的从冰凉的水泥地上站了起来,冷的一边打着摆子, 牙齿一边还哒哒哒的上下热情的拥抱。

    天台上很空,零散摆着几个工具盒子。他扫了一圈儿也没能见到一个能避风的地方。

    路扬身上就只有一件薄毛衣, 棉衣进家门儿就脱了甩沙发上了。

    操。

    惨的他都想为自己唱一首了。

    手上的刺痛把他想着七七八八的脑子给拉了回来, 他抬着手,把手心凑到眼前看着,因为太黑了手心什么情况不太清楚, 但按着门外那只东西跟疯了似的想要撞进来的力度, 手心应该是流血了。

    他捏着毛衣的边缘按在了手心的伤口上紧紧的按着。

    铁门上哐哐的撞击声没停,路扬来来回回在天台走着不敢停下来,鼻子里的白气越来越少。

    太冷了。

    门外那只东西怎么还不走。

    到最后路扬实在扛不住了, 靠着墙边把自己缩在了墙角, 脸冻的有些发白。

    “老大, 天台。”毛建国拿着卦盘下了车立马喊了一声 。

    “该带的东西都给我带好。”祁邵眯缝着眼睛抬头看了一眼楼层的顶处,“这次一定抓住了。”

    “是!”毛建国领先冲进了楼里

    弥漫在整个楼里的诡异淡香让那个高胖的男人在下一秒又飞快跑了出来。

    “妈的。”毛建国咳个不停, “生化武器, 估计整栋楼的人类都睡死了。”

    祁邵转身去后备箱拿了两个黑色面罩,抬手把其中一个向高胖男人丢了过去, 一边往自己脑袋上戴着面罩朝着楼里进去, 一边跟身后的人说:“你这次要再半路给我掉链子晕血你就完了。”

    “老大, 上次真是意外。”毛建国连忙也跟着他走进了楼。

    外面那只东西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开始完全放开了撞着铁门。

    无比巨大的声音让路扬冷迷糊的脑子开始清醒。

    铁门被撞的一下一下的朝外凸起, 突然, 一个细小的东西从门上被撞了下来,一路滚到了路扬脚边。

    ……螺丝钉。

    路扬盯着地上那颗明显是被从门上撞下来的钉子,心里控制不住的收紧。

    他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周围,手有些哆嗦的从不远处的工具箱里翻出了一把铲子。

    拿在手上掂了掂铲子的重量,路扬一颗心打不住的朝下沉。

    这铲子拍死他估计能行,拍死外面那个发了疯的妖怪想想都不可能。

    他单手握着铲子往天台的边缘退着,偏头眯着眼睛朝楼下看了一眼。

    八层楼的高度他跳下去虽然不会死,但半条命也悬。

    路扬吞了吞口水把嗓子清了清,把手上的铲子握紧了,眼睛死盯着铁门跟墙之间越来越大的缝隙。

    突然一阵脚步声让路扬愣了一会儿,怎么会有人过来。

    铁门撞击力度越来越大,外面那个妖怪像是彻底放开了一样不要命的朝坚硬的铁门上砸着。

    “别过来!”路扬朝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喊了一声。

    他跳下去,虽然会去半条命但能跑的掉,现在上来的这个人类可不一定能跑掉。

    “别上来!”路扬脚踩上天台边缘又大喊了一声。

    祁邵听到声音就愣了,“怎么会有人类?”

    “啊……”毛建国也愣了,“那怎么办?”

    “往死里办。”祁邵眯着眼睛,把腰间的枪拿了出来,快速的朝天台冲了上去,“你看好那个人类。”

    铁门倒下的那一瞬间,路扬下意识的就把手中的铲子挡在了胸前。

    那个浑身白毛的东西朝他扑过来的时候,在半空中僵住了,接着痛苦嘶吼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那个东西浑身筋挛的倒在了地上。

    路扬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突发情况没反应过来。

    高大的男人踩着军靴踏着铁门走过来的时候,一切就像是慢动作。

    满天因为铁门倒下而扬起的灰尘和拿着枪的冷面男人。

    “老大!杀了没有?”毛建国挤了进来。

    “嗯。”祁邵看了一眼站在天台边缘的男生有些担心,把手上的枪收了起来,朝他招了招手,“过来。”

    “你们……”路扬慢慢放下了横在胸口的铲子。

    就在刹那间,地上那个没了声音的东西突然暴起,弓着腰弹的老高朝路扬扑了过去。

    祁邵来不及去抽枪,转了身直接来了个漂亮的回旋踢,把刚弹到半空中的白毛怪物一脚飞快踢到了墙上。

    墙上的砖都被砸掉好几块,那只东西卡在墙里面呜咽了几声,头一歪咽了气。

    “过来,别掉下去了。”祁邵看着那个已经冻得满脸苍白的男生,走过去伸手把他拉了过来。

    “你们是……捉妖的?”路扬因为冷,说话的时候上下牙齿差点咬到舌头。

    “你知道这是妖?”祁邵随便问了一句,头朝毛建国那边一偏,“抓起来,带回店里。”

    “是。”毛建国从兜里掏出了个麻绳编的网兜把卡在墙里的那个东西拖了出来,又从外套内袋里掏出了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小瓶子朝祁邵扔了过去,“那我先回了老大,你来处理。”

    祁邵扬手接住了那个小玻璃瓶:“打车回去。”

    “你们……”路扬看着他腰间的手枪,“捉妖用枪?”

    “不用枪用什么。”祁邵笑着把那个小玻璃瓶,瓶口的木塞打开了,“用符吗?”

    “你不是警察吗?”路扬边问边把按在毛衣上的手放了下来,血好像止住了。

    “不是…我是捉……”祁邵还没说完就被空气中飘荡的一股香气给抓住了咽喉,身体里的血就像是被勾的开始沸腾跟焦躁,嘴里莫名其妙一阵干渴,那种香甜的味道在一瞬间入侵了祁邵的大脑。

    咬一口面前这个人类。

    咬一口。

    咬一口。

    “你怎么了?”路扬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他拿了起来,“怎……怎么…操,你有病啊。”

    男人温热的舌尖划过他手心带来的触感让他反射就把手往回抽。

    祁邵低着头,手大力的扯着路扬的手腕,眼睛里飞快闪过了一丝红芒,低着头用舌尖仔细的把男生手心里残留的血液都卷进了嘴里,身体里被勾起的干渴感这才消了很多。

    但是身体里不可控制的沸腾降下去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理智。

    和……操蛋。

    “对不起……”祁邵压制住体内那股躁动抬头看着已经愣住的男生,脑子里飞快的找着借口,“那个……”

    路扬拧着眉把手抽了回来,眯缝着眼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接着又把手按在了毛衣上,转身朝楼梯口走了回去。

    这男人神经病犯了吧。

    “哎。”祁邵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路扬下了天台就直奔自己租的房子走了过去。

    冻死他了。

    脑子都冻上了,火都发不出来。

    那个神经病男人估计也把脑子冻上了,舔他手心……变态。

    他把手摊着,手心向上。

    伤口不大,主要是在地上磨的,很多细小的伤口跟血丝。

    外面门被敲响的时候,路扬正在厕所用温水冲着手。

    他刚走出去打开门,祁邵就卷着一阵冷风走了进来,脸上有些冷硬和不自在。

    “有事吗?”路扬问。

    “这个你喝了吧。”祁邵把手上装着淡蓝色液体的玻璃瓶子举在了他面前,“被妖怪袭击过会生病。”

    这个东西其实是记忆遗忘剂,绝对不能让普通人类知道这个世界有妖怪的存在,会引起恐慌。

    就算现在一般的妖怪都遵纪守法,但总有些出格的。

    “不喝。”路扬说,他才不会被妖怪袭击后生病,他又不是人类。

    “喝了。”祁邵皱着眉有些不知道怎么办,要是平常他都是强制喂的,但……他刚突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舔了几口……

    路扬有些无语,伸手拿过男人手上的蓝色小玻璃瓶仰头灌了下去。

    祁邵看着男生把记忆遗忘剂喝了下去之后,顿时松了老大一口气,盯着男生的眼睛:“你今天在自己家里睡了一晚上,你什么都没看到,你现在该去睡觉了。 ”

    因为离的近他发现男生的眼珠子颜色很浅,有点儿偏棕色,跟戴了那些小姑娘戴的美瞳一样。

    看着很漂亮。

    路扬跟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有些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他该去睡了。

    “手心的伤口是你自己从床上摔下来弄的。”祁邵看着他漂亮的眼睛说完最后一句。

    “你神经病啊。”路扬拧着眉有点儿不耐烦,抬手就把门哐的给关上了。

    祁邵看着差一点儿就碰到自己鼻尖的房门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个东西刚刚朝他笑了。

    路扬一边玩命儿往前冲,一边儿还回想着刚刚趴在白色尸检袋上的那个东西的笑容。

    那个没什么感情的笑容瘆的他浑身汗毛都竖起来能手挽手欢乐的跳恰恰。

    “站住!站住!”小警帽儿皱着眉追着前面那个突然就冲出去的青年。

    根据他上班第28天的经验,这人肯定有问题。

    说不定就是杀害受害人的凶手。

    “我真不是凶手。”路扬有些无奈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银色手铐,又抬头看着坐在他面前的两个警察。

    “那你跑什么?”小警帽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让你站住你也不站!非让我掏枪!”

    “小米!坐下来。”坐在小警帽儿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喊了一声,接着把指甲转着的笔啪嗒扔在了桌子上,眼睛盯着路扬,“小同志,现在这儿是警察局知道吧。”

    路扬没弄懂眼前的情况,迟疑的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抓你你也应该清楚吧?”中年男人指了指小警帽儿,“你就跟我说道说道你为什么跑,还跑飞快,不掏枪还不停,一般人不这么干。”

    “我……”路扬有些头疼,这要他怎么说。

    警察同志,你们抬的那个尸体上有个东西,那东西还冲我笑,把我吓的一通跑。

    “祁队,我们在现场抓了个可疑的人,很可能是……”

    “人呢?”祁邵问。

    “在审讯室关着呢。”那人回答。

    “我说尸体。”祁邵拧着眉,一晚上没睡又忙活了一上午让他脾气跟那个高压锅上的安全阀似的开始漏气儿了。

    “刚拖回来,在冷藏还没交给法医。”那人擦了擦脸上的汗。

    祁邵跟着他往里走的时候瞄了眼审讯室,审讯室都是单向玻璃,很清楚的就能看到坐在宽大桌子后面那个脸上苍白的男生。

    “这是你们抓回来的嫌疑人?”祁邵停在了玻璃面前。

    “嗯,这个人守在尸体出现的楼外,看到我们的执勤警察就跑。”那人说。

    “放了。”祁邵转身往前继续走,“跟他没关系。”

    “啊?不再问问吗?嫌疑还是很大……”那人没注意迈着长腿走在他前面的祁邵已经停了下来,整个人直接撞在了祁邵背上。

    祁邵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那人被撞的后退了两步。

    “祁……祁队……”那人抬手扶了扶自己被撞歪的警帽。

    祁邵走回玻璃面前,拧着眉想了想后伸手把审讯室的门给推开了。

    “祁队。”中年男人看着突然推门进来的祁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顺手提溜了起来一旁呆着的小警帽儿。

    “我来审,你们出去忙。”祁邵拉着椅子的椅背把椅子往后拉了拉然后坐了上去,“带门。”

    门被咔哒一声关上的时候,路扬才反应过来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又见面了。

    “姓名。”祁邵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指尖轻轻叩着铁桌。

    “路扬。”路扬一边回答一边打量着面前的男人,这个人是警察?

    “年龄。”祁邵又问。

    “19。”路扬说。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