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综英美]她是小公举全集TXT下载->[综英美]她是小公举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75.075

    购买超过70%可看正文

    他瞪大眼睛看向四周, 却发现自己似乎在野外, 他的头顶是由树枝与树叶搭建的简易三角形‘帐篷’,阳光从枝桠中洒在他赤/裸的肩膀与胸膛上。

    巴基低下头, 他发现自己的上半身所有受伤的地方都被涂抹上了草药,而他的枪支都放在他的脑边。他将自己胸前的草药拨弄下去, 伸手拿起了枪, 上膛,然后缓缓地爬出树枝搭成的帐篷。

    男人赤/裸的后背犹如猎豹般伸展,他警惕地观察四周, 发现自己仍然在原始树林当中。很明显昨夜有人救了他, 但他仍然不确定这个人是否是好人,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敌人追过来。

    就在这时,他敏锐地听到有踩碎树叶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冬日战士立刻警惕地抬起枪。

    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是一片巨大的湖泊, 倒映着湖对面的雪山, 湖面如玉般清澈漂亮,而那脚步声就是从树林的边缘响起。

    缓缓地……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 冬兵危险地眯起眼睛, 即使没有看到目标,他的枪口却已经对准了一颗树干的边缘——那是对方即将出现的位置。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只鹿踱着步子, 缓缓地出现在他的瞄准镜前。

    这只体态优美的鹿有一对巨大到夸张的角, 远比在新西兰生活的鹿还要很多大——最让人难以相信的是, 这只大角鹿竟然浑身透白, 它站在阳光与湖泊边, 白色的皮毛发亮。

    冬兵愣住了,他地注视着它,他在那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又有那么几秒中,他觉得在新西兰这样又美又仙的地方,似乎出现一只白色的大角鹿,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

    就在这时,这只白色的大角鹿缓缓地转过头,看向他。远远地,当两者的目光相交在一起的时候,巴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似乎被它审视。

    一阵风吹来,树林开始沙沙作响,大角鹿收起了它那审视的黑色眸子,它仰起了优美的脖颈曲线,望向天空。

    巴基随着它的动作向上看去,他只移开了目光两秒钟,再看向前方的时候,这只鹿消失了……只剩下那片镜子般倒映着天空的湖,和远处的雪山。

    下一秒,又开始响起脚步声,巴基确定这次一定是人类的。在沙沙的风中,他再次抬起枪,对准了前方。

    随着微风卷起的树叶,巴基的瞄准镜前的那棵树上,出现了一只手,扶着树干,白皙、瘦弱,并且距离低得在巴基的枪口之下。男人微愣。紧接着,一个小女孩缓缓走了出来,她的一头淡金色长发被风吹起,白色的长裙裙摆的在脚面晃动。

    她毫无防备地背对着巴基,似乎在看着对方的雪山。过了一会,这个金发的小女孩转过头,巴基便对上了一双纯粹干净的深蓝眼眸,比倒映阳光的湖泊还要明亮。

    “哦,你醒了。”

    这个看起来也就十岁出头的小女孩露出笑容,她的声音带着孩子的稚嫩。

    巴基愣住了,他几乎无法从这个小女孩的笑容中回过神来。她很可爱、漂亮……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大多数女孩在这个年纪都很可爱。

    与众不同的是她给人的感觉——她好像是雪山上生长的雪莲、春天的第一抹晨曦、被大师精心描绘的欧洲古油画、又或者是天使,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总之,她看起来不属于这个人世间,如果她和刚刚那只鹿一样忽然消失不见,巴基也不会感到奇怪。

    巴基放下了枪。

    我一定是死了,而这里是和人界一模一样的天堂。他对自己说,要不他就是疯了,不然为什么他竟然会看到一只在灭绝七千多年前的大角鹿,还是白色的,还忽然间消失了!

    更别提这个小女孩了——上帝啊,他竟然在原始森林里看到了一个穿着洁白睡袍、几乎就差在脸上标上‘我超特别我不是人类’的小女孩?!

    死了,还是疯了呢?巴基陷入了两难的选择。

    “幸好你醒过来了。”就当巴基陷入对自己状态的迷茫的时候,小女孩柔软的语调传了过来。她的声音稚嫩、像是初春破雪而出的嫩绿树苗,“我没有饲养过人类的经验,所以如果你再不醒过来,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埋葬你了。”

    ……饲养人类?听起来不像是天使该做的事情。

    “你是谁?”巴基轻声道。虽然听起来有点疯,但他怕小女孩也忽然随风不见,他注视着她,努力地分辨这是不是梦境,“是你救了我?”

    “我是瑟兰迪尔之女,伊蒂欧。”小女孩看起来如此的天真年幼,可她介绍起自己时,却又努力地用上大人的口吻,“唔……是我救了你,我还为你敷了些草药呢。”

    “谢谢你。”巴基下意识地说。

    事实上,他不大会和人交际,也不怎么爱说话。他知道普通人看到自己都会害怕,他不想让这个叫伊蒂欧的小姑娘也怕他,所以他绞尽脑汁的寻找话题。

    “我看到你为我找的草药了,它们是什么?”

    伊蒂欧不再扶着树,她用不属于小女孩的灵巧跳上一旁横倒在地面上的枯树干,然后在巴基心惊肉跳的注视下在那上面转来转去,似乎随时都会跌下来。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小女孩在看起来危险的圆树干上跳来跳去,有一瞬间,巴基以为她要踩空了,可实际上,她动作灵巧优美地坐在了树干上,她晃荡着腿,纯净的目光看向他,“我觉得那像是草药,但不确定。你觉得呢,那有没有效果?”

    巴基其实觉得没什么效果,而且在这种原始森林里,用不明草药敷在伤口上很可能会变得更糟。但他对上小女孩那双期待单纯的眼睛,就没办法说一个不字,似乎让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感到沮丧是一种天理不容的罪恶。

    巴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立刻,伊蒂欧露出了笑容,她似乎在树荫下发着淡淡的光芒,显得那样缥缈不像是真实存在的。

    “……你是什么?”巴基下意识地问。

    她说她没有养过人类,足可以证明她是其他种族。当然,最明显的就是她身上和人类完全不同的缥缈气质。

    “我是精灵。”伊蒂欧抵着自己的下巴,她眨着眼睛,“虽然我不是人,但精灵一向和人类关系很好,你是人类,你一定知道的。”

    巴基沉默了一下。他差一点觉得自己的记忆出了什么差错。可这个世界有变种人、有外星人、有变异人、有机器人……可精灵?这不应该是北欧神话里的吗?至少他从未听说过。

    一阵微风又起,巴基看到了伊蒂欧的耳朵——在金色的发丝间,尖尖的,就和神话一样,独属于精灵的尖耳朵。

    “难道,这片原始森林是你们的家?”巴基问,“这里还有其他精灵吗?”

    伊蒂欧的神色变得茫然起来,她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她喃喃道。

    巴基为了证明自己的友善,缓缓地放下了枪,他从单膝跪地持枪的警戒姿势缓缓地站起来,看到伊蒂欧并不反感,他这才缓步走向她,在她坐着的树干边蹲下,两人正好能够平视对方。

    现在,年幼的精灵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她轻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他。巴基注视着她,并且再次不由自主地感叹于造物主的神奇。

    伊蒂欧正如所有神话和故事中描绘的精灵一样,看起来比新西兰的天空更加纯净、空灵。透过枝叶的阳光洒在她的金发上、白色的长裙上、睫毛下……她看起来美好的有点缥缈朦胧。

    “那你的父亲……瑟兰迪尔在哪里?”巴基眨了眨眼睛,才回过神来问道。

    伊蒂欧有点迷茫地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了。”她说,语调有些慌乱可怜,“我好像睡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我只能想起来一点点……可是……我不记得我住在那里了。”

    “没关系,别着急。”巴基尽量柔和地说,“你现在能够想起来什么?”

    伊蒂欧打量着他。

    “你。”她说,“我觉得我以前见过你。你认识阿拉贡吗?”

    巴基摇了摇头。

    “噢,你们两个真的很像。”小女孩说,“还是所有的人类男性都要留一样的头发?”

    巴基隐隐地明白了她的意思,可能她过去认识一个和他发型很像的男人吧。

    “你还记得谁?”巴基问。

    “我的兄长,还有其他几位精灵。”

    “他们住在哪里?我或许可以帮你找到他们。”巴基说。

    伊蒂欧抬起头,费解地皱起了自己的小眉毛。小姑娘年纪小,她纠结的时候,嘴角抿起,会显得包子脸一样可爱。

    “……亚玟嫁给了阿拉贡,她现在是刚铎王后,应该住在刚铎。但爱隆领主应该还在瑞文戴尔。”她说,“我住在幽暗密林里,我不知道我的哥哥是否在,但我的父亲应该会在那里……我只记得这些了。”

    说完,小女孩期盼的目光落在了巴基的身上。

    巴基的喉咙蠕动了下。

    这几个名字,他一个都没听说过。还有什么王后、领主之类的……这些词听起来好古老,像是欧洲古代的称谓。

    “你今年多大?”巴基说,“十岁、十二岁、十三岁?”

    伊蒂欧看着他,目光纯净。

    “我忘记了……好像是几千岁吧?”

    巴基:……???

    巴基按照伊蒂欧指示的方向前进,根据身边景物的变化,他知道他们已经逐渐走出原始森林了。

    如果以巴基自己来说的话,他可以昼夜不休地赶路,三四天也就走出去了。但因为小精灵,他们两个走走停停,在森林中已经呆了七八天。

    幸好,巴基拥有足够全面的野外生存手段,更不用说伊蒂欧——巴基甚至觉得,伊蒂欧可以一个人在新西兰的原始森林中活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不论人类如何感叹自然美景的波澜壮阔,自诩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可实际来说,对大多数人类,大自然也只不过是花草树木湖泊天空而已。若是天地真的会说话,或许大自然其实并不会喜欢为了发展种族科技而破坏环境的人类,更别提什么母亲了。

    而这几天,和精灵的相处是对巴基的原有世界价值观的一种洗礼。

    普通人和变种人本质上都是人类分支,就算是神域阿斯加德人,在生活习性上也偏向于人类。可精灵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种族——即使除了尖耳朵之外,精灵在外貌上其实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但在种族习性上,却能够让巴基强烈地感受到他面前的这个小女孩并不是人。

    首先,是精灵对自然的敬畏、和大自然对精灵的喜爱。

    树木和花草对于巴基来说并没有生命,可这并不妨碍这个幼小的精灵犹如对待朋友长辈般的善待她周遭的植物。如果这只能算是精灵单方面对植物展现出的单方面犯神经的话,巴基更觉得自己精神也有问题——大自然并不会说话,可他清清楚楚的感知到了自然对精灵的善意。

    先不说伊蒂欧总是用一些巴基不明白的原理弄来很多甜美多汁的野果,也不提在两人离开湖泊或溪水的时候,她也总能找到水源。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他们向着原始森林外走的顺利,是他当初进森林时的几十倍。

    当时他和那些九头蛇残党以及雇佣兵们在森林里缠斗追击,就算是最有经验的佣兵或是他这样强大的冬日战士,都会一不小心被荆棘泥地困住,越深入原始森林,寻找方位也成了艰难的事情。

    可当他和精灵从深处向外走的时候,这几天的路途愉快得几乎成为了郊游。

    精灵想要走出森林,森林就为精灵引指正确的方向。他不必在用星星或者其他方法定位,只要看着伊蒂欧指明方向就行;还有一些不知是否有毒的菌菇类和果类,只要精灵说没毒,那一定是没毒的。甚至是忽如其来的下雨变天——精灵都能提前五分钟预测到。

    如果这森林能够拟人化,那它的脸上一定大大的写着‘偏心’二字。

    作为人类,要不是精灵实在是很可爱,巴基的心态就要崩了。

    时间推移,他们离出口很近了。越靠近原始森林边缘,巴基的本能就越发地让他警惕。他发现森林周边有人活动的踪迹,一些低矮的树丛被强行穿过而折断了枝叶、泥土上残缺的脚印、刀划过树皮的伤痕……他判断经过这里的至少是一个小队,而且他们刚刚离开不久。

    刚开始冬兵以为这些人是九头蛇的残党,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一天傍晚,小女孩照样昏昏沉沉地打瞌睡,巴基坐在旁边的树根上,注视着远处。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这样一动不动地坐上一整晚。

    就在这时,男人的耳朵灵敏地听到了远处细小的声音,他瞬间动了起来,他伸手抱住年幼的精灵,只用一只手便灵巧地攀上了树。当伊蒂欧揉着眼睛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正在高高的树枝上,冬兵低着头,专注地看着地面。

    一个十几人的队伍从他们的树下经过,这些人身穿统一的制服,不像是九头蛇,反而像是护林队或者特警之类的在例行检查,很快便离开了这里。冬兵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九头蛇,他不想在孩子面前杀人。

    ……虽然她已经几千岁了,但在精灵里应该还算是幼崽吧?

    “你在躲避什么人吗,巴基?”等到这支小队走远后,他的怀里,小女孩问。

    “是的。正是因为有人在追杀我,所以你才会救了我。”

    “是刚刚那些人吗?”

    “不是。”

    “那你可以向他们求助。”伊蒂欧建议道,“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

    在这一刻,冬兵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不知道伊蒂欧来自于哪里,但绝对不是来自这个现代社会。她很信赖人类,正因如此,她才会救下他,还乖乖跟他走。但要命的是,现在的人类不能信任,而她是一个单纯的精灵,很容易被坏人控制,甚至更糟。

    “不行,伊蒂欧。”冬兵面露严肃地说,“人心叵测,你不能随便相信陌生人。”

    “可是……”

    “答应我。”冬兵坚决地说。

    年幼的精灵眨着眼睛望着他,过了半响,她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她说。

    巴基这才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他内心更加坚定了——他一定要快点把这个孩子送到复仇者联盟的手上,她只有在史蒂夫的身边,他才能够真正的放心。

    伊蒂欧基本在白天昏睡,下午和晚上却很精神。她倚在巴基的胸膛上,懒倦地打着哈气。等她闭上嘴,才发现男人正盯着自己看。

    “怎么了?”小女孩问。

    巴基看上去欲言又止。他的喉结蠕动,似乎处于不知如何开口的犹豫。

    “呃……你知道,我以前没遇到过精灵。”巴基缓缓地说,“所以……我有些十分好奇的问题,却又不知道这会不会显得有些无礼。”

    年幼的女孩眨着眼睛,眼前的男人五官硬朗,可那双绿色的眼眸却充满着好奇注视着她。

    她善解人意地说,“那你问吧?”

    “好。就是……我知道这个问题很怪,”巴基清了清嗓子,他最终下定决心开口,“所有的精灵在月光和阳光下都会发光吗?”

    “……什么?”伊蒂欧费解地发声。

    “呃,看起来你不知道……可你真的在发光,你知道吗?”巴基说,“就是……就是那种柔光……”

    是的,这件事情巴基困惑很久了。

    第一次见面时,他看到伊蒂欧在阳光下的湖边闪闪发亮,美好得像是一幅油画——他刚开始以为那是因为精灵的长相和气质实在太惊为天人了,后来他才发现,他看到伊蒂欧在发光并不是因为她美得发光,而是因为她就真的只是单纯地发光。

    这感觉实在是太赏心悦目又有点诡异了——巴基确定自己很正常,他见过的所有人类都不会发光。如果这里有个摄像机,摄像机对准巴基的时候,这会让人觉得是一个荒野求生之类的电视节目。

    可当他看向伊蒂欧的时候,伊蒂欧根本是另外一种画风!不管她是在睡觉、吃野果、坐在湖边洗脸,又或者是靠着大树打哈欠,只要他看向她,她的周遭似乎就散发着一种并不科学的柔光,那种圣洁空灵的淡淡柔光,让她所做的一切都变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起来。

    白天还好,更让人抓心挠肝的是晚上——在月光下,精灵的那种圣洁感就更加强烈了。

    刚开始,冬兵感叹于月光下的精灵是如此的美丽和与众不同,有精灵出现的地方,似乎一切都变得迷蒙美轮美奂起来。

    后来他发现,就算他们深入到没有月光照拂的树林中,精灵仍然在发光——巴基甚至怀疑他再继续看着精灵,背景会响起那种教堂空灵的吟诵。

    巴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会发光也是精灵的众多天赋之一?

    不过看着小女孩睁大着眼睛费解地看着他,巴基觉得,可能精灵本身自己不知道吧。他有点好奇——如果一堆精灵在月光中站在一块,岂不是连灯都不用点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再披一件斗篷。”伊蒂欧十分好脾气地说。

    当伊蒂欧柔软瘦小的手掌撑在巴基的胸膛上的时候,巴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伊蒂欧要做什么。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