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狼崽子全集TXT下载->狼崽子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18.白高远v柏浚辰

    此为防盗章, 独家于晋江,请支持正版, 谢谢!  “我看错了。”说话的同时, 裴骁的手一松, 把她放在了地上。

    可艾果儿还是害怕,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往前行。

    终于来到了小溪边, “嘘”一声,实在太不容易。

    艾果儿松开了拽着裴骁的爪子,站在小溪边的圆石上,深深地吸了口清新的水气。

    撇开那些未知的杂草丛不说……“这儿的空气真好,风景也美丽。”艾果儿拿鞋底触了触清澈见底的小溪。

    这个暑假过的也真是, 裙子跟凉鞋被甩到了一边,运动裤、运动鞋上身, 还得扎紧裤腿。

    艾果儿找了块相对干爽的石头坐了下来, 豪放地脱掉了运动鞋和运动袜。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不管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 到了溪边,就得脱了鞋,亲近自然。

    溪水很清凉, 艾果儿把一双白嫩的脚丫子伸进溪水里的同时, 裴骁正在靠下一点的地方, 捧起了一把溪水, 洗了洗脸。

    两个人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的动作, 艾果儿赶紧抬起了脚,却幸灾乐祸地说:“你捧起了一捧有味道的水。”

    她不说话,就不会觉得这么尴尬。

    裴骁不动声色站了起来,又不动声色地挪到了她的身边,再次蹲下,一只手搅着水面,水花四溅。

    “死裴骁。”被溅了一脸水的艾果儿忍不住呼喊。

    很少笑的狼,清爽的笑声,一直飘了很远。

    两个人准备在溪边玩一会儿,就下山。

    溪水里有些小鱼,艾果儿惦记着抓几条回去,丰富一下晚餐。

    但鱼没有抓到,好像听见了人的声音。

    艾果儿以为是艾青华,叫了声:“爸爸。”

    不多时,却走来了两个山里的汉子,黑幽幽的面孔,藏青色的衣服,一模一样的打扮。只不过一个人的背上背着一个沉睡不醒的女孩,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岁,也是穿着藏青色的布衫。另一个人的背上背的是背篓,背篓看起来很沉。

    他们也来到了溪边,背背篓的男人在他们的不远处给水壶灌水。

    艾果儿低头很快穿上了鞋。

    兴许是觉得尴尬,那汉子咧开嘴笑着搭话:“我妹子生病了,我们刚刚带她看完病。”

    这里的地方话口音很奇怪,那个汉子应该是认出他们不是本地人,说的是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

    但艾果儿皱着眉很努力地听了,还是没怎么听懂,伸头看了那女孩一下,被裴骁猛地拉了回来。

    那汉子再笑。

    裴骁的那双狼眼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凶光。

    饶是在山里经常跑的汉子,也吓了一跳。

    再往大山的深处走,时常会出现一些野兽,那个少年的眼睛里,居然有野兽的凶悍。

    那汉子用当地的土语和背着女孩的汉子低语了几句,时不时地偷眼打量几下。

    不通语言,但裴骁懂得怎么看人的眼睛。

    这两个人类,不像善类。

    裴骁拉着艾果儿的手离开了小溪,想往树林的外头走。

    并没有走几步,身后的汉子喊:“小姑娘,能不能帮叔叔个忙?”

    依旧是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很奇迹的,艾果儿听懂了这句话。

    她的心猛地一跳。

    要说刚刚她还觉得裴骁有点神经过敏,那现在她自己也神经过敏了。

    人心隔着肚皮,说话的汉子眼睛里还闪烁着笑意。

    可艾果儿懂得这样的道理,如果是她自己需要帮助的话,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她一定会向强者发出求助的信号,而不是向她这个明显看起来就比裴骁弱了很多的小丫头。

    她的手被裴骁紧紧地攥在了手心里,她用嘴型和裴骁示意:跑。

    可是裴骁有他自己的考虑。

    要比野外的生存技能和奔跑的速度,他绝对不会比眼前的两个山里人差,可是艾果儿不行,山路崎岖,在这种地方奔跑,她甚至跑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就会寸步难行。

    裴骁转了身,面对着步步逼近的汉子。

    他用眼角斜晲,不远处背着女孩的汉子已经把女孩儿放在了地上,伺机而动。

    这几乎和狼捕猎时的套路一样,有的正面进攻,有的侧面协助。

    裴骁很轻蔑地咧了下嘴角,冰冷地问:“有什么事情?”

    已经快要逼近的汉子还在伪装:“我想请姑娘帮我看一看我妹子……”

    他突然逼近,向着艾果儿伸手,打着先把她控制住的主意。

    裴骁比他更快,在他刚刚伸出手的那一刻,忽然双脚蹬地,猛扑了上去。

    不远处的汉子看得更清楚,人在猛扑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个助跑,那个少年像是平地腾空,就像野兽一样,身姿轻盈,动作凌厉。

    裴骁根本就不给人反应撕扯的机会,将那汉子扑倒之后,两只腿顺势压住了他的手臂,一只手掐住了他的下颚,对准了他的勃颈,狠狠地咬了下去。

    男人的惨叫声音在树林里回荡了很久,惊起了树林里栖息的鸟群。

    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铺垫,如果上一次裴骁没有跟她说过他咬烂别人脖子的事情,艾果儿可能也会像不远处的那个汉子一样吓得愣住了。

    她的反应很快,在不远处的汉子反应过来往她这儿跑的那一瞬间,她已经从地上捡起了两块大石头,呲着牙,瞪着眼睛。

    这时,裴骁抬起了头,眼神阴厉,嘴边还挂着鲜红欲滴的热血。

    这辈子亏心事做得不少!

    还有,大山里关于山魈鬼怪的传说很多很多。

    眼前的少年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

    不是恶鬼还能是什么呢!只有恶鬼才有如此凶狠的眼睛。

    汉子一个激灵,踉跄着退后了两步,光束调转了方向,大声狂吼着,往大山的更深处跑去。

    居然把妹子也忘记了带走。

    地上的那个没死,可能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劲儿,太恐怖了,抽搐着两眼一翻,吓晕了过去。

    艾青华带着他的实习生,正在找他们家两个没吃午饭的熊孩子,他这爹当的委实操碎了心。

    才下到山腰,便听见了惨叫声音,慌里慌张地闻声寻来,连鞋都跑掉了一只。看清了树林里的场景,倒抽一口凉气。

    到底是经验丰富的大人,艾青华很快就发现,呼吸平稳的女孩怎么叫都没有一点知觉,肯定不仅仅是沉睡这么简单。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们用登山绳将那晕过去的汉子捆绑了结实,带下山的时候报了警。

    警察叔叔来的很快,这时候,艾青华已经给那汉子止住了血,但脖颈上的几个洞仍旧瞩目的要命。

    警察叔叔例行公事问:“他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艾青华尴尬地解释:“我儿子特别疼妹妹,一看这人要对妹妹不利,发了狂……咬的!”

    警察叔叔一听,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好一个勇敢的少年!

    误打误撞,抓住了一个人口贩子。

    听说,警察叔叔顺藤摸瓜,捣毁了一个贩卖集团。

    艾果儿兴奋之余,又后怕不已。

    她可不想被卖到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地方,天天挨打,还得生一大窝孩子。

    她幻想中的未来生活,充满幸福温馨以及各种高科技。

    想一想,社会差一点就少了一个女精英,艾果儿来到了院子里。

    时值傍晚,太阳的余晖还留有最后一抹艳丽。

    农家小院里的裴骁正半躺在屋檐下,享受着夏日里难得的清凉时光。这头狼,温顺的时候,简直就像一只泰迪。

    她轻轻地走了过去,摸了摸他的狼头,很赞许地说:“骁,鉴于你的勇猛表现,我准备好好奖励你。”

    狼懒洋洋地睁开了一只眼睛,闪烁出来的光芒比太阳的余晖还要瑰丽。

    “什么奖励?”

    “我送你……”

    送什么好呢?

    艾果儿凝视思索了片刻,忽然弯了腰贴近。

    将将踏入院门的艾青华看见的便是以上的场景。

    夕阳美得恰如其分,将院中的两人,笼罩在余晖里。

    怪年少的时光过分美丽!

    艾果儿弯着腰,眉开眼笑,说的是:“我送你个…你想要的吧!”

    “但别太贵,你知道的我买不起。”她直起了身子,又弱弱地补充了一句。

    贫穷限制了她的想像力,有很多想送他的东西,只想一下都肉疼的要命。

    不远处的艾青华一拍大腿,忽然想起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也没什么新意,大不了是骂他,死裴骁,臭狼崽子。

    正在上化学课的裴骁昏昏欲睡,忽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声势浩大的喷嚏。

    离他最远的化学老师都愣了一下,轻笑说:“吓我一跳。”

    班里的同学全都哈哈笑了起来,坐在第一排的方妍诗扭头看了他一下,说不好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又很快把头扭了回去。

    裴骁挠了挠头,一脸刚睡醒似的懵,可不嘛,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11:50放学,平时死慢死慢的裴骁把课桌上的书往书包里一放,“嗖”一下,第一个跑出了教室。

    他前桌的高邈,只觉一阵风从他的面前刮过,再一扭头,后面的人没了,嘟囔了一句:“见鬼了。”

    嗯,确实见鬼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裴骁都已经这么快了,到一楼的时候,还是被那个“小妖精”抱怨:“死慢死慢的。”

    艾果儿倚在教室门口,像老佛爷似的伸出了手,让他扶来着。

    裴骁却皱着眉说:“抱,扛,背,选。”

    多说几个字能死人的!

    不过,尽管他的话语简洁,艾果儿还是听懂了,其实早上来的时候,就是他把她从停车区背到的教室门口,但早上人少,现在人多。

    艾果儿动了动递过去的手,坚持己见:“扶。”

    “选。”裴骁眼皮子一翻,一动不动,又说:“我选了啊!”

    居然学会威胁了!还真是近朱者赤。仔细想想,他的性格养成,坏的部分可能都是艾果儿的锅。

    知道她今天早上是怎么出门的吗?

    被扛出来的,像个包袱一样,搭在他的肩膀上,大屁股朝天……她也是要脸的。

    “背。”艾果儿很果断地做出了选择。

    裴骁把书包递了过去,一转身,半蹲在了她的面前。

    艾果儿就这样众目睽睽下趴在了校草的背上,被他轻而易举地背了起来。

    她听见了后头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音。

    “哇,有个这样的哥哥好幸福啊!”

    艾果儿心想,那些女人要是知道裴骁不是她的亲哥哥,会不会把她给手撕了?

    啊啊,光想想都瑟瑟发抖。

    这样的秘密,她就算喝醉了都不会吐露出去一个字的。

    少女的个子还小,虽然圆润,但仍旧轻盈。

    反正对裴骁来说,背两个她都没有一点压力。

    只是因为冬天|衣服穿的太厚,胳膊架起来,特别不得劲。

    去往停车区的路上,他时不时会腾出一只手来甩甩袖子,剩下的一只手托着她的大腿,像玩杂技。

    艾果儿抱怨:“你能不能好好背呀?”

    两个人贴的实在太近了,少女尖细的嗓音直接穿破了他的耳膜,还有她温热的气息,弄的他耳朵尖儿痒痒的。

    “再叫把你扔泥坑里。”感觉刚刚的威胁挺管用的,裴骁再一次威胁说。

    艾果儿气急,可一手一个书包,她腾不出来手,磕了磕牙,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乌拉不清地吼:“还威不威胁我了?”

    嗷嗷嗷,狼王被人挟住了软肋,一秒变成了弱鸡,“啊,不了,不了。”

    艾果儿满意地松开了牙。

    忽地听见背后有人在笑。

    艾果儿一扭头,正对上一个男孩乌黑的眼睛。

    那男孩说:“嗨,我叫高邈,我是你哥哥的同学。”

    “嗨。”艾果儿挺不好意思地打了个招呼。

    高邈越过她们,先进了停车区。

    裴骁也把她放了下来,正推自行车呢,推着自行车往外走的高邈笑着和他说:“裴骁,你妹妹挺可爱的。”

    裴骁瞪了瞪狼眼,没有回应。

    “可爱”的妹妹顿时红了脸,有点儿无地自容。

    坐到了自行车的前杠上,艾果儿做了个自我检讨,“我以后会注意场合的。”

    “什么?”裴骁没听懂。

    “我知道你也是要脸的。”艾果儿以己度人地说。

    “反正我以后在公共场合会给你留面子的。”怕他不懂,艾果儿很善解人意地补充了一句。

    可过了几秒钟后,她却又说:“不过,前提得是你不能惹我。”

    反正人话鬼话全都让她一个人说完了,裴骁对这些根本就不在意,更加习惯了她说自己听。

    周末的时候下了两天的雨,回家的路并不崎岖,路边却积了不少的水。

    裴骁骑着自行车,越过了一个又一个水坑。

    艾果儿整个人小小的一只被他圈在了双臂间,脚一会儿翘起来,一会儿落下去,玩的起劲。

    猛地抑了下头,发现他额前的头发有点儿挡眼睛。

    “理发店和我,二选一。”

    裴骁痛苦地闭了下眼睛,两个都不想选怎么办!他讨厌理发师,也接受不了艾果儿的手艺。

    艾果儿只会拿那种给小宝宝理发的电动小推子,固定好尺寸,而且每次只给他留一点五厘米。

    理由是他的头发太硬,留的长,根根朝天长,跟个傻子似的。

    总顶着一个这样的发型,还能被那些女人评为校草,可见他的颜值也是过硬。

    裴骁从暑假蓄到现在,才把头发蓄长。

    “咦,月考的成绩出来了。”

    狼王也学会了在“危机”时刻打岔。

    艾果儿“切”了一声,撇嘴,但注意力成功被转移:“回家你不许说,不许说,听见了没?”

    语文考了59,就差一分啊,想想有可能会被艾姥姥啰嗦死,她自己也是醉醉的。

    后面又响起了刚刚那个很熟悉的笑声。

    明明比他们先出校门的高邈,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后面赶了上来。

    他说:“你们是不是也到前川路口才拐弯?我一会儿到那儿左拐。”

    还不太会做人的裴骁不出声音,寒暄的事情只能是她来了。

    “我们右拐。”艾果儿笑了一下说。

    高邈是早就知道艾果儿的存在,却是第一次把人对上号。

    前一段时间班里闹得沸沸扬扬,说什么闷不吭声的校草加学霸把方妍诗给吓哭了,搬着桌子就逃离了他。

    因为方妍诗那个女人被嫉妒心冲昏了头脑,把人家校草的妹妹误当作了情敌。

    男人嘛,对妈妈、妹妹和女儿,总是充满了保护欲的。

    高邈没有妹妹,却有好几个表妹,可她们笑起来并不会露出小酒窝和小虎牙。

    眼前的小女生有,还有一张圆圆的小脸蛋,看起来让人忍不住想呵护。

    高邈心里想着,怪不得裴骁那么护着妹妹,这要是他的妹妹,他也得把方妍诗吓哭了。

    “你们月考的成绩也出来了吧?”高邈尬聊道。

    只是切入点不太对,艾果儿这个数学课代表,所有的科目也就只有数学能看了。

    今天最后一节语文课,还被老师不点名批评了,“有些同学,数学次次都考第一名,语文次次都考倒数第一,是不是对我这个老师有意见啊!”

    想想就心烦,她干笑了一下说:“是啊是啊!”

    前川路口。

    艾果儿兴奋地挥着小手,“我们要拐弯儿了,再见!”

    “再…”后头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出来,那个带着可爱小姑娘的自行车,“嗖”一下,驶离了他。

    高邈莫名奇妙,有点儿怅然若失。

    中午回家,艾果儿把语文作业扔到了一旁,溜到了他爹的书房上了个网。

    从打开电脑到关掉电脑,一共费时半个小时,自学理发知识。

    跟着,“自学成才”的艾果儿用尽了手段,威逼利诱,把裴骁逼到椅子上乖乖坐好。

    给他围上围布的时候,还碎碎念:“我容易吗我!瘸个腿儿还得想着给你理发!还得学习新发型!”心都操碎了!

    是是是,你身残志坚。

    裴骁忍住了心底的颤抖,叹了口气,终于不再反抗。

    艾果儿拿理发刀的知识还是挺专业的,毕竟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完全学会的也就是这个,其他的都是些理论知识,理论还得结合实践,才能出真知。

    只是手里的理发刀还是买小推子的时候送的,和小推子是一个颜色,嫩绿嫩绿的,中看不中用,刀口实在是太钝了。

    力气用得轻了,就削下来两根头发。

    力气用得重了……

    “哎呀!”艾果儿惊呼出了声音。

    一旁戴着老花镜的艾姥姥抬了头,适时地劝裴骁:“还是剃成小平头吧!”

    刘海已经缺了一大块,裴骁还能怎么办呢!

    1:30,裴骁顶着一点五厘米的头发出门。

    风一次,觉得头皮好冷,他下意识缩了缩脑袋。

    艾果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要不我给你买顶帽子吧!”

    前川路上,还真有一家卖帽子的店。

    不过,帽子颜色鲜艳,一看就是小孩子戴的那种。

    艾果儿跳进了店里问,“请问,有那种大孩子戴的帽子吗?”

    店员很专业地回答:“多大的孩子?”

    艾果儿指了指外头,死活都不肯进来的裴骁。

    店员看着门口身高至少得有175以上的男孩子,抽了下嘴角。

    最后,艾果儿选购了一顶,据说十岁的孩子都能戴的下的针织帽。

    “像这种帽子挺神奇的,有松紧,觉得小的话,使劲撑一撑就行了。”艾果儿举着帽子跳出来之后,和裴骁说。

    帽子的颜色还好,黑色的,比悬挂着的那些花红柳绿色,让人放心了不少。

    裴骁的头型也不错,戴上挺帅的。

    就是帽子的边沿,粘着一个红色的迪迦奥特曼标志。

    店员说,要是把标志撕掉了,帽子上面会有一团白色的胶。

    艾果儿拍了拍那个标志,又和裴骁说:“你得像奥特曼一样有挑战小怪兽的勇气。”

    奥特曼是谁?裴骁好像有点知道。

    不过他对芭比公主更熟悉,长的跟鬼一样,他刚到艾家的时候,艾果儿天天看。

    最近她的口味又变了,喜欢看那些顶着奇奇怪怪颜色头发的男孩子,他瞄了下动漫的名字,叫什么高校男公关。

    公关,名词解释是公共关系。裴骁很认真地跟着艾果儿看了几眼那个动漫,他发现她总是小脸儿绯红,而他却压根就没有看懂。

    他好像越来越不懂她了。

    艾果儿见他一直没有动作,帮他把帽子戴好。

    裴骁就这么顶着奥特曼到了学校。

    嗯…还有一种帅是把小孩帽戴出了时尚感。

    哇,校草戴帽子好有型啊!酷酷的,帅帅的。

    帽子上的奥特曼,好可爱。

    快放学的时候,前桌的高邈转过了身子,问裴骁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你的帽子是在哪儿买的?”

    裴骁很警惕地说:“关你什么事!”

    周围的女生做惊恐状,全都散开了。

    艾果儿翻了翻眼睛,默默叹一口气。

    这就是为啥她让裴骁在学校里,装不认识她的原因。

    这些女人八卦起来简直要命。

    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校草的妹妹,问姓氏怎么不一样的还算客气。

    还有个好事的男同学,嘴欠地道:“艾果儿你妈肯定是个大美女,你爸是不是长得有点儿对不起观众了?”

    女儿像爹……

    尼玛!

    暴怒的少女唤醒了体内的蛮荒之力,揍了那男同学一顿。

    那男同学也是奇葩,叫嚣着“好男不和女斗”,一溜烟儿地跑到三楼,找裴骁告状。

    裴骁看着那位男同学默然无语,心里倒是有句话没说出来,她掐他的时候,他的战斗力也是从狼王直接掉成了弱鸡,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尤其是今天早上,她抢他零用钱的时候。

    毁坏学校公物,罚款两百那事儿,挨罚的时候,艾果儿还挺像个人的,觉得这事儿是因她而起,主动承担了一百块钱的罚款。

    她俩的零用钱一样,每月三百块,月初就没了三分之一,意味着这月艾果儿得穷吃土。

    果然,艾果儿虽然最近减肥在主食上克制了不少,但因为总饿零食的消耗量不由自主增大了。

    她靠着两百块撑了十八天,一翻兜只剩下一块钱,想想这月大,后面还有十三天,这一块钱就是一天花一毛,也花不到月底。再说了,一毛钱能买个屁。

    好巧不巧,艾青华出差了,艾姥姥抠的很,只借钱不给钱,问她借,意味着下个月还得穷吃土。

    艾果儿知道裴骁还有钱。

    裴骁大概是在原始社会呆的久了,不大会花钱,只要一日三餐吃饱,他对生活没有其他的要求,顶多是偶尔储存一袋牛肉干。

    可艾果儿觉得他抠的程度与艾姥姥并驾齐驱,想啊对自己都舍不得花钱的人,对别人肯定更抠。

    艾果儿以己度人地想裴骁肯定不会把钱借给她,思量了许久,就在今早上学的路上,用上了计。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