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狼崽子全集TXT下载->狼崽子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15.小狼和月亮

    此为防盗章, 独家于晋江, 请支持正版,谢谢!  “你跑的那么快,跳的也高,干嘛不报啊?”艾果儿谴责道。

    裴骁还记得她说的说话得含蓄, 想了两天,不知道含蓄是不是谦虚?他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含蓄地说:“我跑的不快。”

    “装。”艾果儿噘了噘嘴, 他跑的快不快, 她还不知道啊,蹿起来, 估计连专业的运动员都比之不及。

    隐约感觉到了她的情绪,裴骁猜想着自己肯定是理解错了含蓄的意思,重新说:“他们太慢,不想和他们比。”

    “嚣张。”艾果儿笑了起来。

    不过这哥哥就是有嚣张的资本, 她给他夹了块鸡,讨好地说:“那你教教我怎么跑快呗!”

    跑步谁不会呀, 但跑得快就不是人人都行了。

    裴骁面露难色地说:“你还不如抽时间背背单词呢!”

    天越来越冷了, 他不爱动, 因为一动, 就饿。

    听了老半天,艾姥姥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她附和:“对, 果儿, 你得像哥哥一样, 好好学习,不能偏科。”

    艾果儿苦着脸说:“姥姥,我这次英语考试及格了。”

    她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这么低。

    桌子底下,艾果儿勾着脚去踢死裴骁。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裴骁的身子一动不动,若无其事地又夹了块肉放进嘴里。

    不过到底没有逃出魔爪儿,下午才放学,艾果儿就神奇地站在九年级三班的门口,成功堵住了裴骁。

    死慢死慢的裴骁,书包都还没整理好,就被她生拉硬拽,拖到了操场。

    裴骁很无奈,拢着手站在塑胶跑道上说:“你跑一遍我看看。”

    艾果儿觉得他也太敷衍了,不开心,“应该是你先跑一遍给我看看。”

    裴骁挠头,慢吞吞地脱掉了羽绒服。

    别人的冬天是养膘的时候,他的冬天是长个的时机。

    前几天艾姥姥还在唠叨,说是他的裤子又短了一截。

    幸好艾青华不缺钱,要不然养这么一个男孩子,还真的就跟养头小狼崽儿似的。

    裴骁露出了一双让艾果儿羡慕嫉妒恨的大长腿,他简单地做了几个拉伸的动作,慢慢地蹲了下去之后,不忘回头嘱咐艾果儿:“你看好了啊!”

    说着,人就像上了发条似的,飞了出去。

    大约跑了两百多米,裴骁一个急转弯又拐了回来。

    惹得操场上的其他女生,惊呼了一声。

    他跟没听见似的,停在了艾果儿的面前,气都不喘一下地说:“就是这样跑的。”

    这哥哥,腿长,跑得快,体力好,怪不得那些女人一见他就犯花痴病。

    艾果儿拿鞋磨着塑胶跑道,没好意思大声说:“没看清,太快了。”

    裴骁深深地吸了口长气,吐出了一串儿的白雾,最后一翻眼睛,认命地说:“我再跑一遍。”

    “好啊!”艾果儿像只小狐狸一样,眯着眼睛开心地笑。

    裴骁一共跑了八遍,终于也开始呼哧呼哧地喘气儿了。

    艾果儿这才把自己的大衣脱掉,沉声说:“算了,看了八遍都不知道你的优势是啥!还是我跑你看吧!”

    人比人大约是能气死的。

    艾果儿迈开了小短腿儿,嘚嘚嘚,频率是挺快的,但奈何步伐小。

    裴骁在原地等她跑了回来,

    艾果儿喘着粗气问:“找出毛病了吗?”

    “腿短。”裴骁比她厚道,一遍就找出来了,就是没有考虑过说出来的后果。

    心情是天昏地暗的,好想在人来人往的操场上和他掐架。

    艾果儿又喘了口粗气,忍住了。

    她捡起了地上的书包和衣服,心里想着,这个死裴骁简直是没救了。

    嘴上也跟着絮絮叨叨:“没救了!”

    裴骁见她果断放弃,开心地附和:“确实没救了。”本来啊,腿,并不是说长就能长长的。

    跑了八遍,他快饿死了,晚上很可能要多吃两碗饭才行。

    晚饭后,裴骁的门并没有反锁,可到了该写作业的时间,艾果儿一直没有走进来。

    艾姥姥奇怪的不得了,一推艾果儿的房门,只见她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戴着耳机写作业呢!

    艾果儿抬头,取掉了一只耳机,问:“怎么了?”

    艾姥姥赶紧摆手,“没事儿,没事儿。”

    小心翼翼地合上了门,艾姥姥快走了两步,走到裴骁的房门前,探了头进去,小声问:“吵架了?”

    “嗯?”裴骁惊讶脸。

    艾果儿两天都没怎么搭理他了,不接受他的一切好意,对他整个人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就连他大早上只穿个裤衩在房子里乱蹿,也不会听见她喊“裴骁,你要死啊!”

    被喊习惯了的裴骁,忽然觉得肉都不香了。

    以裴骁的直狼脑子,是三天后听见前桌的男生聊天,才明白艾果儿到底为什么生气了。

    那两个男生好像是在聊几个女明星,一个叫沈煜的男生说:“第三个最好看。”

    另一个男生叫高邈,撇着嘴道:“腿短,丑死了。”

    趴在桌子上假寐的裴骁一下子抬起了头,倒抽了一口凉气。

    已经没了同桌的裴骁,成功地引起了前面男生的注意,他俩一齐回头,发现裴骁瞪大了眼睛。

    百年都不会光顾一次学校小卖部的裴骁,破天荒地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这一节课,艾果儿上的是体育课,45分钟后从操场回了教室,发现她的桌子上堆成了一座小山,全都是她爱吃的东西,里面还夹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腿不短,真的。

    这话,只要长眼睛的人都不信。

    不过,艾果儿的气消了。

    晚上,把语文本拍在了裴骁的面前,得得瑟瑟地喊:“坑死了,又让抄课文。”

    万众期待的运动会将要在本周四开始,为期两天。

    艾果儿报的四个项目,比赛时间分布的很均匀,每半天一个。

    犹如打了鸡血的少女,誓要拿一个第一。

    学校特地邀请了家长前来观看。

    艾青华已经出差回来了,不想打击女儿的积极性,呵呵笑着说:“果儿,你尽力就好。”

    艾姥姥在一旁听着,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瞧瞧,就因为她爹这个态度,这丫头除了数学,啥科目都是及格就行,没一点儿人生追求。

    趁着艾青华接电话的功夫,艾姥姥给艾果儿打气:“果儿,你爸和你哥都不信你能得第一,姥姥相信,得个第一给他们瞧瞧。”

    艾果儿的眼睛顿时瞪了过去。

    一句话都没说过的裴骁懵逼脸,他又躺枪了。

    不远处,同班的同学在喊:“艾果儿,一百米比赛要开始了。”

    “知道了。”艾果儿脆生生地应了一声,从看台上跑了下去。

    穿着蓝色运动服的少女,奔跑在冬曰最好的阳光里,异常的富有活力。

    裴骁站在拥挤的看台上,目光锁定。

    体育老师的发令枪响起,艾果儿才跑了两步,瞧出了不对劲的他就从看台上冲了下去。

    艾果儿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催的,起跑第一步,便扭了一下脚。

    硬是靠着顽强的毅力和好胜心,跑完了一百米。

    一冲到终点,就捂着脚坐在了地上。

    隔了大半个操场,比她的距离远多了,裴骁还几乎与她同时到了终点。

    艾果儿抬眼看了看裴骁,痛苦地皱起了眉头,扁了扁嘴很丧气地问他:“有什么办法能让脚疼,一秒就好吗?”

    当然…没有。

    下一秒,脚腕肿成了馒头。

    裴骁扶着艾果儿回了看台,艾姥姥心疼的直抽抽。

    报了四个项目的艾果儿,因为光荣负伤,只参加了一个,得了个三等奖。

    原本是安慰奖来着,第三名因为抢先起跑被取消了成绩,就比她慢了零点零五秒的艾果儿捡了个漏。

    临近年关,艾青华忙得不行,他又要出差了,身为植物学家的他,要去各地演讲报告。其实就是不临近年关,他也是忙的不行,天气好的时候会一头扎进那没人的大山里,做各式各样的考察。

    艾果儿早就习以为常。

    可他一走,脚伤的艾果儿上下学成了问题。

    艾青华说:“要不你请假一个星期吧。”

    这自然是极好的。

    艾果儿没敢露出心里的窃喜,还在假装不愿意。

    裴骁自告奋勇地说:“我可以带她去。”

    怎么带啊?

    艾果儿拧眉,怒从心中起。

    裴骁从葡萄架下的石头洞里,翻出了所有的积蓄,学习了各种的网购知识,成功网购了一辆最新款的变速车。

    本来是用来驮艾果儿上学的,可变速车组装好了之后,裴骁尴尬地发现——这车没有后座。

    裴骁的手里还握着组装的工具,他拿扳手挠了下头,指着自行车的前杠自说自话:“你可以坐这儿。”内心嘘一声,简直万幸!

    一直翘着脚看他在院子里忙来忙去的艾果儿翻了下眼睛,想想他这车也好几千呢!那句嫌弃的话,唉,到底没好意思脱口而出。

    怕把他打击的丧失了做人的自信,又只会嗷嗷了。

    她爸临走前说,“狼和狗护食那是天性,不藏点东西都没安全感。裴骁虽然到了现代社会,并且慢慢适应,但他的骨子里仍有狼性,他能把攒的钱全部拿出来买车载你,很不容易了。果儿,你一定要珍惜这个兄妹之情。”

    艾果儿琢磨了又琢磨,总算是琢磨出一点儿有哥哥的好处来了。

    可刚刚的嫌弃感,并没那么快就烟消云散。

    艾果儿劝自己,算了算了,想想他那双爪子三年前连筷子都不会拿,三年后都会组装自行车了。这三年里他都经历了什么!也是活的不容易。

    周围的女生做惊恐状,全都散开了。

    艾果儿翻了翻眼睛,默默叹一口气。

    这就是为啥她让裴骁在学校里,装不认识她的原因。

    这些女人八卦起来简直要命。

    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校草的妹妹,问姓氏怎么不一样的还算客气。

    还有个好事的男同学,嘴欠地道:“艾果儿你妈肯定是个大美女,你爸是不是长得有点儿对不起观众了?”

    女儿像爹……

    尼玛!

    暴怒的少女唤醒了体内的蛮荒之力,揍了那男同学一顿。

    那男同学也是奇葩,叫嚣着“好男不和女斗”,一溜烟儿地跑到三楼,找裴骁告状。

    裴骁看着那位男同学默然无语,心里倒是有句话没说出来,她掐他的时候,他的战斗力也是从狼王直接掉成了弱鸡,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尤其是今天早上,她抢他零用钱的时候。

    毁坏学校公物,罚款两百那事儿,挨罚的时候,艾果儿还挺像个人的,觉得这事儿是因她而起,主动承担了一百块钱的罚款。

    她俩的零用钱一样,每月三百块,月初就没了三分之一,意味着这月艾果儿得穷吃土。

    果然,艾果儿虽然最近减肥在主食上克制了不少,但因为总饿零食的消耗量不由自主增大了。

    她靠着两百块撑了十八天,一翻兜只剩下一块钱,想想这月大,后面还有十三天,这一块钱就是一天花一毛,也花不到月底。再说了,一毛钱能买个屁。

    好巧不巧,艾青华出差了,艾姥姥抠的很,只借钱不给钱,问她借,意味着下个月还得穷吃土。

    艾果儿知道裴骁还有钱。

    裴骁大概是在原始社会呆的久了,不大会花钱,只要一日三餐吃饱,他对生活没有其他的要求,顶多是偶尔储存一袋牛肉干。

    可艾果儿觉得他抠的程度与艾姥姥并驾齐驱,想啊对自己都舍不得花钱的人,对别人肯定更抠。

    艾果儿以己度人地想裴骁肯定不会把钱借给她,思量了许久,就在今早上学的路上,用上了计。

    “裴骁,听说这家的肉包子特别好吃,你买两个,咱俩一人一个。明天,我再买一个给你。”

    虽然早上已经吃过了早饭,但裴骁对带肉的吃的没啥抵抗力,他点点头,慢吞吞地把手伸进了校服里。

    等他掏出了钱包,艾果儿趁其不备,抢了就跑。

    她都计划好了,裴骁要是追她的话,她就躲到女厕所里不出来,他总不能再把女厕所的门踹烂。

    只是裴骁根本没有追,看着热腾腾的包子,咽了咽口水,然后和卖包子的一起,在风中凌乱。

    钱包里还有一百八十多块。

    其实她想要钱的话说一声就好了,院子葡萄架下的石头洞里,他还藏了好多呢!都快藏不下了。

    还是上午第二节下课,艾果儿的嘴里衔着学校小卖部最新款的面包,把钱包还了回去。

    裴骁一翻钱包里头,居然还有一百块钱。

    艾果儿含着面包,说出的话乌拉不清。

    但裴骁,居然很奇迹地听懂了。

    她说:“我拿走了八十,下个月还你。”前半句是人话,后半句是鬼扯。

    裴骁深知她说话不算话的个性,挠挠头,把钱包里的一百块扯了出来,递过去。

    “你不花啊?总得买买本子和笔什么的呀!”

    艾果儿的良心,在这一瞬间,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她决定下个月一定得把那八十块还给他,一个月要是还不完的话,她可以分期。

    可接下来,她就变卦了。

    只听裴骁说:“我还有。”

    艾果儿的眼睛瞬间如一百瓦的电灯一样,锃亮锃亮的,八卦地问:“你还有多少?”

    “没数过。”裴骁如实说。

    哇,那就是很多。

    艾果儿果断伸出了罪恶的小手,接过了那一百块,把钱装到了兜里,才说:“我下个月还不了你这么多……”

    裴骁摆手:“不用还。”

    “哥哥,你真是太好了。以后我要是没钱了,都向你借吧!”艾果儿摇着裴骁的手说。现实如她,也只有看在钱的份上才会叫一声哥。

    裴骁快被摇晕了,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说话并没有刻意背着人,一言一行自然会落到别人的耳朵里。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校草不仅跑得快,踹得狠,还是个十足的妹控。

    艾果儿一下子多了很多的女性朋友,有一个班的不一个班的,也有一个年级的不一个年级的。

    大多数都是自己凑上来的。

    她并不认为是自己的女性魅力增加了,因为那些凑上来的女生十有**会说:“好羡慕你啊艾果儿,校草要是我哥就好了。”

    艾果儿撇撇嘴心说,肤浅的你们是不知道,他现在撒尿的第一个动作,还和狼的近亲——狗狗差不多,总是忍不住抬一下右腿呢!吼吼吼,笑死人了。

    但,吃人的嘴软,她只能点着头附合。

    对,我哥可好可好,可帅可帅,堪称完美。

    回家和喻蓝星通电话,艾果儿说的就都是心里话了:“我们家的狼崽子最近可像人了,放屁都知道躲厕所里。”

    裴骁默默地飘过她的房间门口,装着什么都没有听到。

    嗷,其实好凌乱的。

    一眨眼睛,开学都两个多月,北风刮了起来,校园的枫树,犹如披上了金色的外衣。

    学校的男男女女,早已经接受了校草的妹妹不是个美少女这个事实。

    就是艾果儿自己还不能接受。

    面前的这个女生好像是九年纪的,和裴骁不在一个班,长相嘛,皮肤白白净净,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和裴骁一样是个睫毛精。

    如今她白净的脸上染上了红晕,手里捧着一个粉红色叠成心形的信。

    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二封了,艾果儿用脚想都知道信不是给她的,而是让她代为转交。

    这些疯狂的女人也太坏了,她才七年纪,让她转交情书,简直是荼毒她幼小的心灵。

    艾果儿在心里叹了口气,说着很标准的官方话语:“信我帮你转交,但他回不回我可不知道哦。”

    “谢谢你小妹妹,信送到就好。”女生特地低了头道,临走的时候,还给了艾果儿一块糖。

    哄小孩儿呢!艾果儿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腿长有什么……就是了不起。

    艾果儿把那块糖在手心里焐了很久,回到家就剥开了,塞到了艾姥姥的嘴里。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