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狼崽子全集TXT下载->狼崽子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9.更年期

    此为防盗章, 独家于晋江,请支持正版,谢谢!  她很乐观地预想了下半年的美好生活,交三五好友,处一个一笑眼睛里会有星星的男朋友。

    毕竟身高已经158的她,自身的条件也不差,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性格更不差, 一定会有可爱的男孩喜欢她。

    这么想着的时候, 以肖绣发起的所谓的孤立, 在艾果儿眼里, 就成了狗屁。

    人是这样的,自己干了亏心事,总是要做点什么掩盖一下。

    肖绣很快就和她们一个班的王启程谈起了恋爱。

    这个王启程是她们班的班长, 学习一向不错, 什么科目都能拿个第一, 当然除了那个艾果儿最拿手的数学。

    照常理说男孩一般都不会参与到女孩子勾心斗角的各类小事中,王启程那个**不仅参与了而且热衷,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奥数竞赛的名额只有一个。

    有了艾果儿,就没他。

    各种的小鞋穿的简直是酸爽,上其他课做奥数卷子被告发就算了, 妈蛋, 上个厕所都会被人检举抽烟也是醉了。

    被一个女老师搜完了身, 什么东西都没有搜出来,女老师还悻悻地道:“小小年纪不要不学好。”

    艾果儿知道自己是被陷害的,而且栽赃她的人,恐怕最愿意看到的就是她和老师干了起来,她黑着脸没有反驳,心里又生气又委屈。

    她不想和那些凡夫俗子翻脸,但境遇告诉她,可能再不翻脸,别人就把她当成了hello kitty。

    艾果儿在被搜身的那一刻,有多生气后劲儿就有多大,她很理智地想,自己要么不发威,一发威就得干翻了一票。

    她一语不发地回了教室,一抬眼睛,就看见了肖绣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很奇葩地隐忍了几天,赶在上体育课之前的课间,她站上了讲台,用清丽的嗓音喊:“大家静一静,我有话要说。”

    有好多同学都在换运动鞋,一听见她的声音,纷纷抬了头。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大声地念:“亲爱的绣,自从那日一别,对你不甚想念,想念你黑色的大眼睛,想念你可爱的笑容,想念你发丝上的洗发水香味,想念你用的沐浴乳……听闻你和同班的同学谈起了恋爱,你就是那宽广的大海,一艘普通的小破船怎么配在宽广的大海上航行呢!小破船迟早会被海浪掀翻的。我这艘重达好几十吨的大船,搁浅在海滩,等候你的重新拍岸。”

    顿了一下,她笑着道:“肖绣,信我给你送到了啊!”

    王启程这艘小破船的脸都白了,狠狠地瞪了肖绣一眼,打开后门奔出了教室,关门的后坐力太大了,以至于后门上面的窗户嗡嗡地颤抖了起来。

    艾果儿看的直想笑。切,就这么点心理承受能力。像这样的情书,她准备了好几封,看来是用不上了。

    这时,肖绣吼了一声:“艾果儿,你什么意思?”

    艾果儿很无辜地耸了耸肩,“我,代人传话啊。”代谁传的,你们使劲儿猜去。

    其他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代人传话”这四个字的杀伤力很大,代的是谁呀,大家不由自主地往校草的身上想。

    可肖绣自己的心里很明白,艾果儿刚刚念的鬼东西,肯定不是裴骁写的。

    她百口莫辩,气冲冲地跑出了教室,去找王启程。

    这节体育课,王启程和肖绣一块儿缺了席。

    体育老师点名,末了还问了一句,“你们班长呢?怎么带头旷课?”

    站在第一排的艾果儿声音很大地说:“失恋了,没准儿正躲在哪儿哭呢!”

    其他的同学“轰”一声全都笑了起来。

    倒不是幸灾乐祸,只是这事儿,谁都不是当事人,不笑难道还哭啊!

    艾果儿:切,告状谁不会呀!

    她不止会告状,还会攻心。

    就是那封代写的情书,好难啊!她想了整整两天。

    文笔……还是不提了。语文老师知道会尴尬死的。

    事情发酵了两天,肖绣终于知道艾果儿是个不好惹的,但追悔莫及,王启程对她有满腹的怀疑,对他自己则是一肚子的不自信。

    他甚至连跑去向艾果儿确认情书到底是谁写的勇气都没有,心里却早已盖棺定论。他的学习是不错,可那个高年级的校草,不仅是校草,还是学霸。

    有些事情是要埋藏在心底一辈子,死都不会说出去的。解释不清的肖绣最终选择了和王启程分手,这场恋情满打满共还没维持一个月。

    分了手的王启程,对前女友的恨,完爆了抢走他竞赛名额的艾果儿,也就忘了继续找岔。

    肖绣也再不敢惹她,这个疯起来连自己亲哥都坑的疯女子,肖绣表示了…惹不起她躲总行了吧!

    艾果儿又恢复了在英语课上,写奥数卷子的自在日子。

    竞赛的时间越来越近,中考的日子也即将来临。

    忽然有了一个莫须有前女友的裴骁,在得知前女友的事情时,懵逼了一刻,转眼就忘在了脑后。

    毕竟都是前女友了,不管真假,也就是和现在的生活没有一点儿关系。

    现在,他每天在痛苦中度日。

    做不完的卷子,写不完的作文,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天没帮艾果儿写过语文作业了,因为好多天都没和她一起写过作业了。

    他的心里沉甸甸的,除了这个,其他全部都是浮云。

    前桌的沈煜和白晓正在闹分手,有一回上自习课的时候,他听见白晓说:“反正我学习差,考不上三高的。与其到那个时候分手,倒不如现在就分手。”

    沈煜喋喋不休,和白晓阐述了对异地恋的看法。

    他太啰嗦了,裴骁替他总结了一下,主要的论点有以下三条:

    一,距离产生美;二,不经历磨难怎么见彩虹;三,顺带考验彼此的忠诚度。

    狼的世界很简单的,要组团捕猎,落单非死既伤。

    人的世界就比较复杂,裴骁想了两天,背着艾果儿,给艾青华打了电话。

    “叔叔,我想休学。”电话一接通,他就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电话那边的艾青华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解地问:“为什么?”

    理由是早就想好的,裴骁说:“我觉得我还是有点不能适应现代社会,书看得越多,头脑越乱,我想停下来静一静、想一想…关于很多事情。”

    裴骁在艾青华的印象里是不善言辞的,更多的时候都是只做不说,讨厌解释。

    这样的裴骁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很轻易就被说服了。

    追根究底,从心理上来讲,现在的裴骁,本来就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期。

    他没办法将现在知书达理的裴骁,和几年前不顾一切冲上去咬烂别人脖子的裴骁,联系在一起。

    时间是个好东西,慢下来,或许还有更惊艳的事情。

    休学的事情,远在外地的艾青华远程操控,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办理妥当。

    艾果儿一点都不知情,五月假期后的第一个周一,起了个大早的她发现裴骁还在懒床,二话不说就把他拎了起来。

    裴骁揉了揉困倦的眼睛,无辜地道:“我休学了,9月1号开学的时候再去。”

    艾果儿瞪大了眼睛…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这刷新了她对上学的认知。

    艾果儿也给艾青华打了电话,“爸爸,为啥裴骁可以休学我不可以?”

    电话那边的艾青华又倒抽了一口,这一次,他很严肃地说:“艾果儿,快要竞赛了,请用名次来证明你的智商没有问题。”

    有记忆以来,她爸很少会连名带姓的叫她。每一次这样叫的话,基本上是代表,很好脾气的她爸真的生了气。

    艾果儿撇了撇嘴,果断放弃了挣扎。

    是的,她得用竞赛的名次来证明她的智商不存在一点问题,她只是天真烂漫,想要活得简单而已。

    艾果儿也不生气,她姥姥就这样。

    傲娇的小老太太就算真生气也气不了两分钟,又该拿出藏在柜子里的好东西哄她,“果儿,哎哟,姥姥的小胖果儿。”

    她就是这么着,从一颗营养不良的小瘦果,被喂成圆咕噜的小胖果的。

    撕下的日历纸攒了十好几张,这天放学,姥姥很深沉地和她说:“果儿,你爸明天回来。”

    一想起那些没吃过的好吃山货,艾果儿咧嘴一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心里爽歪歪。

    到了该睡觉的点儿,艾果儿兴奋的睡不着觉,躲在被窝里,掰手指头算时间。

    可掰着掰着迷糊了,正爬一座又大又香的蛋糕山呢,忽然听见屋子里有男人说话。

    艾果儿一睁开眼,她爸正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她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爸,你都带了啥山货……”有能现吃的不!

    后头的一句还没有出口,她瞧见她爸的身后有异常。

    艾果儿居高临下,偏了头去看,正好对上一双像钢椎一样锐利的眼睛。

    那眼睛又黑又亮,射出来的光会割人似的,让人不敢多看。

    打遍学校无敌手的艾小胖,一眼就知道这是个硬茬子。可一个吃货,她的注意力永远在吃的上面。

    她小细眼睛一眯,撒娇:“爸,我饿了。”

    瞅一眼她女儿已经不知道腰在哪儿的小身板,艾青华略显惆怅地说:“已经刷过牙了,吃东西不好,明早给你。”

    艾果儿天真地相信了,乖乖地躺下,乖乖地闭上眼睛,继续去爬蛋糕山。

    心大的,问都没问她爸一句,他背后的男孩是谁。

    小脚老太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外孙女儿,很快又进入了梦乡,叹一口气,认命地去了厨房,做了两碗鸡蛋汤。

    “谢谢妈。”艾青华客气道。

    旁边的孩子一点都不客气,捧了碗,连筷子都不要。

    好家伙,一声“烫”还没拉完调子,那孩子咕嘟一声咽下去了一大口鸡蛋汤。

    艾姥姥“嘶”了一下,心说这孩子怎么跟个狼崽子似的,一点都不像她这个腼腆的女婿。

    又上下打量了几眼,斟酌地问:“青华啊,这孩子是你原先那个相好的?”

    艾青华的嘴里还包了口鸡蛋汤,他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艾姥姥很体贴地说:“不急,咽了再说。”

    好不容易咽了下去,艾青华苦着脸说:“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也没想到哪儿去,”小老太太有点儿不好意思,可她发愁啊,咂了咂嘴,又说:“我的意思吧,你别光把人家儿子带回来,你也得把人家妈带回来呀!”

    她的穗儿难产走的,如今果儿都这么大了,一个女婿半个儿,他也该找了。

    艾青华却觉得这个问题可大可小,他名誉是小,孩子的心理问题是大。

    他瞥眼看了下一旁的裴骁,再把眼神探向老太太。

    艾姥姥立马会意,闭上了嘴巴。

    眼见裴骁把比自己脸都大的一碗鸡蛋汤全都喝完了,还意犹未尽,艾青华又给了他半碗。

    等到他再一次吃完,艾青华送他去了与艾果儿一墙之隔的书房,安排他洗漱睡下。

    一转身,果然看见艾姥姥还精神抖擞地坐在客厅里等着他呢!

    艾青华苦笑了一下,倒是很快速地走了过去,又言简意赅地说:“妈,裴骁这个孩子有点儿问题。”

    艾姥姥心想,是个孩子都有问题,他家的宝贝女儿,一顿能吃三碗饭,就是个大问题。

    可还没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只听,艾青华压低了声音又说:“妈,裴骁是在狼窝里长大的。我裴叔临终前,把他交给了我。”

    怪不得,她还心说他就是回家送个老的,怎么带回一个小的。

    艾姥姥倒抽了一口凉气。

    说什么来着,说这孩子的吃相狼吞虎咽,就像头狼…真中了!

    艾果儿听她姥姥唠叨了一早上,“中了,中了”。

    上学的路上,好奇地问:“姥姥,你买彩票了?中了几等奖呀?”

    “末等。”艾姥姥没好气地说。

    “五块钱也够买烧饼了。”一点儿都不贪的艾果儿,眼瞅着街口的烧饼摊,很诚恳地道。

    艾姥姥压根儿就不知道该怎么把那些个糟心的事儿,说给这个心大的外孙女儿听。

    譬如,你爸带着你这个拖油瓶不算完,又弄了个拖油瓶,这下好,还怎么给你找后妈呀!

    后妈的话题得略过,艾姥姥很深沉地叹了口气,神秘兮兮地说:“果儿,你爸带回来的那个男孩儿……是在狼窝里长大的。”

    “啊?”艾果儿惊讶地捂住了小嘴。

    倒不是惊讶什么狼窝,她把昨天晚上见过的那个男孩给忘记了,今早出门之前,她爸和那男孩都没有起床呢!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