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狼崽子全集TXT下载->狼崽子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29.恐怖片

    艾姥姥的手术做的很成功, 三根血管虽说堵塞了两根, 但现在的医学发达, 分别做了搭桥手术。

    艾姥姥术后醒来,诙谐幽默地说:“总是看鹊桥相会, 这下好, 那些喜鹊们在我的心尖上也搭了桥。”

    由此话可以看出,浪漫这种情怀, 并不会因为年纪的增长就消失。

    艾姥姥一共在医院里住了十六天,恢复的还算不错,总算能够出院了。

    医嘱:适当活动,不要过度伤心, 也不要生气。

    将衣物搬上了车后,艾姥姥在艾果儿的搀扶下坐进了车里, 呵呵笑着说:“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好看不开的, 遇见啥都不生气喽!”

    “那我要是气你了呢?”艾果儿攥着书包带子,有点儿不放心地问。

    “你好好学习, 我就不生气。”艾姥姥严肃地说。

    “然后呢?”

    “考个好大学。”

    “然后呢?”

    “再好好学习,将来大学毕业了,找个好工作。”

    “然后呢?”

    “哪有那么多然后啊!”艾姥姥像个小孩似的鼓着嘴, 没好声音地说。

    艾果儿撇了下嘴,对着车窗不出声了。

    回到家的时候, 艾姥姥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很是庆幸:“哎呀, 还是家好。”

    为了庆祝艾姥姥劫后余生,艾青华去家政公司,请来了一个保姆。

    保姆姓李,是一个面容黝黑,但笑起来温暖的中年女人。

    艾姥姥欲言又止,不过这一次她终究没再说什么。

    艾青华这一次也说话算话了。

    他把手头上的野外工作交接好,彻底不再出门浪,安安心心的做一个朝九晚五打卡上班的植物学家,整天在研究院里研究还不过瘾,又把研究室搬回了家。

    一时间,冷冷清清的艾家忽然变得热闹起来,总是有艾青华带的实习生,这个走了,那个又来。

    还有一件挺大的事,艾果儿就是从她爸的学生口里知道的。

    艾青华和交往了几年的女朋友与日前正式分了手,退回到工作伙伴的位置。

    分手这件事,即使理念上的分歧不是一两天形成的,但人类在丢掉“鸡肋”的那一瞬间,仍旧会觉得割肉似的心疼和痛苦。

    但艾青华不动声色。

    至少艾果儿是没有看出来一点儿异常。

    艾果儿很多时候都弄不懂她爹,那位漂亮能干的阿姨,她见过几次,虽说谈不上好感不好感的,但她想那总归是她爹的感情归宿,就尊重好了。

    她有一个刨根问底的坏习惯,但是这一次她什么都没问,只郑重地和裴骁说:“骁,从现在开始我也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知道什么叫不动声色吗?就是不管高兴还是悲伤,都不会被别人看出来的。”

    她当然知道裴骁懂什么叫不动声色,可是她希望他能懂她的不动声色是什么。

    不过,裴骁没听懂。

    人类的感情还要细分,实在是太复杂,比数学方程式都要复杂。

    他的感情很简单。

    听说了沈伦被明确拒绝的事情,连冬天的枯草都是可爱的。

    这样的日子狼很喜欢,有肉吃,还有心爱的姑娘。

    狼的发|情期一般会在冬季的12月、1月和2月。

    裴骁当然不是狼,可但凡是雄性,一旦发育成熟,都躲不开那个发|情期的尴尬问题。

    这个不太冷的冬天,体内的躁动格外的频繁,总是让他不停地在人与兽之间切换。

    有的时候想想,做人真的还不如做狼。

    阳光透过窗户,均匀地把柔和的金色铺洒在心爱的姑娘身上。

    紧身的白色毛衣,很好地勾勒出了她的曲线。

    在阳光的照射下,她的皮肤看起来又白又嫩,真的特别会长,天生就长着狼喜欢的白嫩可口的模样。

    裴骁正在喝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侧面,忽地就不由自主伸出了手…也许是一手可以掌控,也许并不能。

    下一刻,他被自己的想法呛住了,一阵猛烈的咳嗽,身体的某处不由自主起了变化。

    嗯,这一刻,他化身为兽,内心在嘶吼。

    艾果儿听见他的咳嗽声音扭了头,清亮的眸子才将探过来,他赶紧抿了嘴…这一刻,他又变成人了。

    就这样兽、人,人、兽的切换,只要和她呆在一起,每天能有好几遍。

    艾果儿的作业已经写完了,可高中生啊,还有可写可不写,总之是写不完的卷子。

    今天才周六,艾果儿打算明天再做。

    很奇怪地看了裴骁一眼之后,含蓄地伸了个懒腰,跟着轻声问:“哎,我问你怎么才能提高写作文的水平?”只停顿了一下,她赶紧又说:“ps别说多看!也别拿忽悠初中生那套来忽悠我。”初中的时候,已经被他忽悠过了。但初中那套,到了高中,明显不够用。

    不用ps裴骁也知道,艾青华给她俩买了整整一柜子的书,她看的是不少,但走的是眼睛没走心。

    裴骁想了想说:“那你试试多写呗!用心写。女生不是都爱写日记的吗?一天记个流水账,没准儿写写就开窍了。”

    “哟,不错呀!”艾果儿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收拾好书包,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一步又退了回去,努力地踮起脚尖,伸长了手臂,赞赏地拍了他的狼头。

    艾果儿这个女生中的特殊品种,为了提高作文水平,快满18岁的时候才开始记日记。

    日记本是一个花色的笔记本,随手从抽屉里拿出来的。

    就连日记也记的很随意——

    20xx年12月17日   天气还可以

    刚刚在裴骁的房间,他好像盯着我的…胸看了,我本来还考虑要不要戳瞎了他的眼睛。后来一想,算了,戳瞎了我还得牵着他走路。

    其实也能理解啦,男生不都是那样。

    我们家的狼崽子说来说去,也是个男生呢。

    20xx年12月18    天气也还可以

    一回到家就睡得不好,一定是屋里的暖气太干,做梦都梦见抱着一座火焰山。

    裴骁说一会儿我们就回学校。

    学校的旁边新开了一家电影院,可以去看通宵电影喽。

    吃完晚饭才没一会儿,艾果儿合上了日记本,轻快地收拾着东西。

    她听见了裴骁关门的声音,又在房间里磨蹭了五分钟之后,才背着书包下楼。

    艾青华还在他的实验室里没有出来。

    艾姥姥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一看他俩什么东西都拿上的阵势,问道:“今天就走啊?”

    艾果儿有点心慌地说:“是啊,快考试了。”呸,这不应该是她这个学渣的台词。

    一旁的裴骁很镇定地补充:“早上出门实在是太冷了。”

    艾姥姥老佛爷似的点了点头:“也好,你俩路上慢点。”

    “知道。”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道。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家门,还没走出去多远,艾果儿就忍不住问:“你怎么想起看通宵电影了?”

    “没看过啊!”裴骁头也没回地说。

    “通宵……会不会放一些不好的电影啊?”

    “什么叫不好的电影?”

    “就是你们男生特别爱看的那种。”

    “哪种?”心机狼还在装不懂。

    “哎呀,就是那种。”

    “恐怖片吗?我听说今天是要放恐怖片的。”裴骁怕她不放心,一本正经地说。

    艾果儿也不确定这头狼是不是真的没看过那种黄色小电影,只不过转念一想,学校门口的电影院挺大的,应该不会放那种小黄片儿。

    恐怖片就恐怖片吧,反正她天生胆子很大。

    这一夜会放四部电影,从十点开始,放到第二天早上六点。

    正如裴骁所说,四部都是恐怖片,两部日本的,一部泰国的,一部美国的。

    来买票的有很多一高的学生,还有很多是情侣,一对儿一对儿腻歪在一起,粘的跟抹了502似的,掰都掰不开。

    裴骁买好了票,又带着她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大兜吃的。

    艾果儿挺高兴地说:“还是你了解我。”

    裴骁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

    狼总是怀念那天晚上在医院抱着她的感觉,心跳和心跳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让他很是着迷。

    可是无缘无故地抱是会被打的。而且,即使晚上他会去她的房间,也只敢隔着厚厚的被子,再紧紧地抱着。晚上是不敢贴在一起的,那样的话他一准化身成狼。

    所以,恐怖片是个好东西!

    但没吃的,她肯定会睡着。

    裴骁的计划是很周全的。

    电影也确实很恐怖,整个影院里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有几次艾果儿都吓得把身子一缩。

    狼已经准备好了,时刻等着她投怀送抱。

    可是…等的心焦虑。

    偌大的屏幕里,披头散发一脸血污的女鬼,一点一点地走近,恐惧像是溢出了屏幕,影院里再一次响起了惊呼声音。

    狼动作迅速的把她搂在了怀里,一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艾果儿好容易挣扎出来,抬了头,小声说:“我不害怕。”

    裴骁低了头,也小声说:“我害怕。”

    他一头狼,人都咬过还害怕鬼?

    艾果儿打死都不相信。

    可不相信归不相信,她并没有犀利地揭穿他,而是一动不动地呆在他的怀里。

    整整一夜。

    像是被一座火焰山包裹着。

    童年里,她爱心泛滥,养过一头狼。

    青春里,她和那头狼一起,干遍了傻事情。

    如果让她自己来撰写回忆录的话,这两句话她一定要写在回忆录里。

    ——

    艾果儿最讨厌的日子要来了,高一第一学年的期末考试,像是狂风夹杂着暴雨,袭击的她这艘小船,晃啊晃啊,唯恐在大浪中翻过去。

    她告诉自己,快了快了,熬过了高中三年,一切都会变好的。

    她幻想中的大学生活,美好的就像天堂。

    可从幻想中醒来,她与天堂的距离仍有两年半的时间。

    现在的她,还得挑灯夜战。

    她从不爱怨天尤人,要怨就得怨自己。

    “叫你上课不好好听讲,叫你不爱背书,叫你智商有问题……”

    “噢!”上铺的窦云朵哀嚎了一声:“果儿,你智商要有问题,还让不让我们活了。主要是你生存的环境太险恶了,你一个比普通智商好点的人和一群高智商的人在一起,我能理解你被虐的心情,那你也得理解我这个比普通智商还低点儿的人好吧!”

    窦云朵在做小抄,自己裁了个比手心还小的本子,薄薄的几页写满了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

    md,字太小,她自己看着都费劲。

    可还能怎么办呢!以前她妈总说女孩的脑子一到了高中就不够用了,她还觉得那是性别歧视。现在她想,也许她妈说的是没有科学道理,但她的脑子确实是一到了高中就不够用了,吃多少核桃喝多少核桃露都补不回来。

    窦云朵很干脆的把笔扔了,钻进了被窝里,闭上眼睛之前又说:“果儿,咱俩要是坐的近的话,你得让我抄一抄。”

    艾果儿咬着笔头,弱弱地说:“抄一个八十九分吗?你不知道我上小学的时候,要是语文能考89分,我能得瑟的尾巴翘到天上去。现在要考89分的话,我只想去死一死。”

    对面上铺的冯笙笙要笑死了,总结:“只能说人越长大,学校对我们的要求就越高。我们是挺知足的,但学校不懂知足常乐!”

    话音才落,门就被宿管阿姨拍的砰砰作响,“明天就考试啦,平时不好好学习,指望着临时抱佛脚会行的?赶紧睡觉,别再让我听见一点儿声音,看见一点亮光了。不让你们争取考个好成绩了,争取明天有一个好的精神面貌。”

    艾果儿吐了吐舌头,关掉了手电筒,头缩进被窝里的时候,心里还在默念着:《烛之武退秦师》出自《左传》……轻轻的,我要睡觉了;幽幽的,我明天得考试;伤心的,八成要考糊了。

    时间已经很晚了,都快一点钟了。

    艾果儿很快进入了沉睡当中,梦里和一个叫考试的小孩打架,你一拳我一脚的…总之,她与考试势不两立。

    第一场考数学,考的非常顺利。

    第二场考语文,对不对的不知道,反正她都写完了,就连作文也刚刚好写了800个字,不多不少。

    下午的第一场考英语,时间才过去一半,艾果儿会的写完了,不会的蒙完了,再没什么事情可做。

    正百无聊赖的时候,看见裴骁从教室的门前过去。

    这头狼居然敢提前交卷!

    艾果儿的好奇心战胜了提前交卷会得到的训斥,动作迅猛如虎,把卷子放上了讲台,嗖一下抓起了书包。

    那速度快到,监考的老师都没有反应过来。

    艾果儿却已经蹦跶了出去,沿着裴骁的身影追了过去。

    后来,艾果儿在日记本上写到——

    20xx年 1月17日   天气非常非常不好

    还有几个大大的省略号。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