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狼崽子全集TXT下载->狼崽子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3.狼王杀

    这时,十三岁的艾果儿其时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智商是没法改变的事情,但体型可以。

    瞧,这才过去了多久,那个还没她高的狼崽子,似上了化肥一样,已经长成了修长的美少年。

    把不知他底细的少女,迷的七荤八素的。

    可见,时间和足够的营养,真是个好东西。

    而营养有点过剩的艾果儿踏入初中部的第一天,就下定了决心要减肥。

    女孩子到了年纪,减肥自然而然会成为奋斗一生的事业。

    自从减肥开始,艾果儿的状态是喝个汤,都要把汤里的葱花捞干净。

    用艾姥姥的话说,狼性也会传染,比如说狼吞虎咽。

    每天都饿得半死的艾果儿,别说反驳了,连哼唧的力气都没有。

    某狼还是不喜欢说话,当然也很少嗷嗷着或者呜呜地表达情绪。

    人总是会长大的,又长大了一些的裴骁,终于不再觉得自己会做狼王了。

    他明白了自己和狼的区别,也明白了自己和这些人的区别。

    不能做狼王的裴骁,还因此低沉了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大约为期…半天。

    就是大雪纷飞的某一天,他在上学的时候,忽然很伤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低沉了。

    一回到狼窝,哦不,家里,低沉期过去。

    因为有艾果儿在,他低沉不起来。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是夜,艾果儿照常挤到了裴骁的房间里写作业。

    这样的话,裴骁会在自己的作业写完的时候,帮她写一写语文作业。

    写的事情,他可以代劳,背就不行了。

    艾果儿一头磕在了课本上,然后偏了头看他,苦恼地说:“你说这些古人都死了几百几千年了,咱们还要背这些文言文干啥?”

    “你记不住?”裴骁停了笔,一双像狼一样狡黠的黑眼睛看了过去,就是这双明亮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奠定了他的颜值基础,眼睛里还时常闪烁着那种会摄魂一样的光。

    “我再读一遍,肯定会背了!”艾果儿愤愤地说。

    她把疑问句听成了肯定句,这不怪她的,裴骁这个人,说话不带感情,即使是讲一个特别有爱的故事,浑身上下也洋溢着一种狼外婆的气息。

    艾果儿非常不服气地又读了一遍,呵呵,还是不会背。

    真的,她宁愿多做十套数学卷子,也不愿意背一篇文言文。

    打脸来得实在太快,艾果儿哼哼唧唧,但很快找到了理由,“我晚饭就吃了半碗,太饿了,注意力才不集中。”

    说话间,肚子倒是配合,咕噜响了一声。

    写个作业都堵不上她的嘴。

    裴骁没有吭声,身体很正直,伸手拉开了抽屉,在一堆本子的下面,翻出了一袋牛肉干甩给她。

    不能做狼王的裴骁,还是改不掉储藏食物的习性。

    艾果儿激动的想哭,右手已经伸了出去,左手啪一下,打在了右手上,哀嚎:“不行,会肥的。”

    “肥不好吗?”他最喜欢吃小肥羊,烤的涮的都行。

    这个疑问句,艾果儿听懂了。

    继续哀嚎:“我减肥。”

    裴骁真的弄不懂这些雌性,哦不,这些女生。

    天天吆喝着要减肥,买一碗饭,只吃两口,造孽!

    他斜眼看了下与他并排而坐的少女,豁了口的门牙早就长齐了,牙齿整齐又洁白,原本是小巧的o型脸,大约是减肥出了效果,成了小u脸,离v型还是有很大一段的距离。

    生物课没学过吗!雌性的皮下脂肪本来就比雄性的多,所以才摸起来软绵绵的。

    裴骁没摸过,一切的认知都来源于理论知识。

    不过,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真诚,“不肥。”

    “真的?”艾果儿一听这话,显得很惊喜。

    但裴骁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接着又道:“脸不肥,屁股大。”胸也还不大。

    13岁的少女早就抽条长了,眼睛变大了不少,连腰身也长出来了,短板就是腿还不够长而且屁股大。

    艾果儿有想要一掌拍死他的心情,转念一想,这哥哥,三年前还只会嗷嗷呢,他要是彻底学会了人类的圆滑,才叫稀奇。

    她自我排解了一下郁闷的心情,修复好了之后,操碎了心地道:“我跟你说,你在其他的女生面前可不要屁股来屁股去的,别人会以为你耍流氓的,知道吗?”

    其他的女生……艾姥姥算吗?除了她们,他也不跟其他的雌性说话。

    不过裴骁很快就想明白了,眨了下眼睛,声音很低沉地道:“嗯。”

    这家伙正处在变声期。

    他这么出声儿的时候,艾果只想毒哑了他,还不如呜呜叫的时候呢。

    第二天上语文课,没有背出课文的艾果儿,被老师罚抄课文十遍。

    抄课文完全没有压力的好吧!趁着第二节下课的课间,艾果儿哧溜上了三楼,立在九年级三班的门外,准备找裴骁。

    他的个子高,坐在倒数第一排。

    艾果儿站在前门边招了很长时间的小手,她俩简直心无灵犀,裴骁一直低着头,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后来,干脆往桌子上一趴。

    眼看他要睡死过去,艾果儿急了,大吼一声:“裴骁!”

    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感觉怨毒怨毒的女生目光最多。

    艾果儿不自在地往门后躲了躲。

    裴骁“噌”一下站了起来,下意识想躲。

    反应了一下这是三楼,捏了捏衬衣的衣摆,慢慢地走了出去。

    “你不是说在学校里,咱俩装不认识吗?”

    这话要是让裴骁的老师听见,能感动得热泪盈眶。

    因为这句话一共有15个字呢!

    上课叫他起来回答个问题,他都只回答那些简单的,比如说abcd选啥,或者对错。

    长的问题,一概不答。

    学霸很任性。

    “有紧急情况。”艾果儿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说:“我们语文老师太坑了,就是昨天的课文,罚我抄十遍。我还有两套奥数卷子没做呢!你帮帮我吧!帮我抄八遍。”

    裴骁翻了翻眼睛,这可真是平地炸起一声雷,他躺枪啊。

    对了下狼爪,很无奈地砍价:“五遍。”

    “七遍吧,嗯~”艾果儿把他当做了艾青华,娇里娇气地撒娇。

    裴骁最受不了她这样,转身要走。

    艾果儿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五遍就五遍。你记得字和我写的一样啊!下午上课前要。”交待完了,她叹了口气,这才松开了手。

    裴骁点头,转身回了教室。

    裴骁的同桌方妍诗,一直目送着艾果儿下楼,等到他坐回了位置上,似不经意地问:“那是谁啊?”

    裴骁懒洋洋地抬了下眼皮,没有回答。

    同桌这种生物,他一直没有。前不久,这个女生自己搬着桌子,坐到了他的旁边,很烦啊!

    狼是一种集群动物,发现猎物后,会以迂回包抄的方式把猎物围起来。

    孤狼难活,离了群的狼,会想尽办法加入或者组建新的群体。

    一般最好的办法是雌雄搭配,不仅搭档捕猎,还能繁殖后代。

    人也是集群动物。

    可裴骁觉得他现在的窝就挺好的,一点儿都没打算组建小群体。

    同桌都一个月了,别说把他拿下了,他们一共就说了两句话。

    “你好,我叫方妍诗。”

    “嗯。”

    还有一次,坐在外面的她故意挡住了他的路。

    “让开。”说出的话冰冷的没有一点儿温度。

    方妍诗真怀疑他是雨人,就是那种在某方面有超强能力的自闭症。

    可现在,她打消了这种怀疑。

    嫉妒使人丑陋。

    吃的很开的方妍诗,很快就打听出了艾果儿的名字和班级。

    约了几个姐妹,下午上课前去堵人。

    艾果儿才一来教室,就听见门外有人喊她的名字。

    出来一瞧,几个女生,没一个认识的。

    她下意识问:“你们谁找我?”

    “我……咱们去厕所说话。”方妍诗不善地说。

    艾果儿皱眉,“有什么事儿就在这儿说吧!”

    方妍诗努了下嘴。

    旁边的两个女生一左一右夹着艾果儿,推搡道:“走吧,去厕所!”

    校园暴|力,艾果儿知道的。

    并且,上小学的时候,她可能就是校园暴|力本身。

    只不过她从来不欺负女同学,毕竟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加之,她的好友喻蓝星在六年级的时候回了京城,她孤掌难鸣,便低调了下来。

    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艾果儿一甩胳膊,把两人的手甩到了一边,气势汹汹地说:“走就走。”

    中午走的太急,裴骁忘记把抄好的课文给艾果儿了。

    这会儿想起来了,专门下到一楼,给她送。

    站在她们班教室门口,发现她不在里头,就是这时候,听见走廊上有人议论。

    “艾果儿被几个高年级的女生叫到厕所了。”

    “谁?”他凑了上去,拧着眉问。

    那小女生一转身,顿时微红了脸:“是我们班的艾果儿。”

    声音才落,干啥都慢吞吞的校草已经往厕所的方向飞奔而去。

    校草奔跑起来简直像一阵疾风,哦不,更像是猛兽出笼。

    总之,好帅啊。

    一楼的女厕所门已经反锁了。

    方妍诗一手撑在墙上,几个人把艾果儿堵在了堆放杂物的角落里。

    要死总也得死个明白的。

    艾果儿撇了下嘴问:“学姐,我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居然还有脸问。

    您就是狐狸精本尊哎!

    不对,是学妹婊。才上七年级就敢勾|引九年级的学长。

    方妍诗才不会说她是羡慕嫉妒恨了,拉着脸,恶狠狠地道:“怎么了?老娘就是看你不顺眼。”

    艾果儿本想反驳,不过脑子一抽,又想,她以前和那些小男生打架,都是拽衣领子来着,要是和女生打架的话,是挠脸啊,还是扯头发。

    还没决定好呢,门外忽然就响起了裴骁的呼喊声音。

    “果儿!”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上响起了回音,裴骁陡然想起,那一夜,他快病死的时候,母狼在深山里嘶吼的焦虑,大约就是雷同的心情。

    艾果儿一听见他的声音,急吼吼地喊:“裴骁,这是女厕所!别进来。”

    哎呀,神啊,她的心都要操碎了。可,重点呢?国家欠她一个舍己为人奖。

    “砰”的一声,只一脚,裴骁踹烂了门。

    他就站在门外,身体上的汗毛一根一根竖了起来,钢锥一样的眼睛里,有饿狼的凶狠劲儿,仿佛时刻准备着飞扑上去,怒吼撕咬。

    做不成狼王的裴骁,却像真的狼王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方妍诗吓傻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整天软绵绵趴在桌子上的他,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更加的不想在他的面前,撕下自己温柔的伪装。

    艾果儿也傻了,真怕这哥哥一不小心释放了狼性,以后没法在学校混下去。

    要知道,狼在掐架的时候,不分男女,哦不,不分雌雄。狼不懂什么叫好男不跟女斗。

    万幸,这时候,教导主任闻声而来,“怎么回事?”

    很快,校草踹烂了女厕所的门,成了这学年最劲爆的话题。

    嗯……毁坏学校公物,赔款两百。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