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快穿失败以后全集TXT下载->快穿失败以后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67.第67个修罗场

    这是防盗章, 购买比例低于50%会被拦住,48小时后恢复正文。

    耳膜嗡嗡作响, 她捻了捻手指,晃晃脑袋。下一瞬, 身体便失去了重心。

    滔天的黑暗袭来, 覆盖一切。

    朦胧间恢复意识时, 简禾已经在床上躺尸了。

    系统:“叮!由于宿主触犯规则,失血过多, 血条值—30, 实时总值:3点。”

    简禾:“……我就想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系统:“宿主,你以‘食欲全无’为代价启动了‘疼痛呼叫转移’。所以, 你一切的进食举动,都会被划定为违规行为。这不仅会加快毒发的速度,还会影响我们屏蔽痛觉的强度。所以, 我们原本为你屏蔽得很好的中毒反应,瞬间就兜不住了。”

    原来是这样。

    简禾蛋疼地睁开了双眼。

    刚才的那身血衣已被脱掉。糊了满脸的骇人血迹也被细心地洗得干干净净,十分清爽。

    床边的地板上堆了不少染了血的白巾, 还有一个铜盆, 烟雾袅袅。

    房间笼罩在了一片黯淡的暮色中。山峦孤寺, 钟声悠远, 成群飞鸟的黑影自火烧云后掠过。

    玄衣坐在床边望着她, 赤色双瞳幽深且亮:“你醒了。”

    简禾:“……”哦豁, 看来这下是糊弄不过去了。

    玄衣的眉眼飞扬锐利, 当他居高临下地看人时,纵使不是有意为之,也会予人不小的压力。简禾掀开被子想坐起来,玄衣自然地伸手扶住了她的背,顺便替她垫好了枕头,道:“渴吗?”

    简禾摇头。

    “那好。”玄衣把手中的布巾往盆中一丢,转头盯着她,平静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出门之前,她明明一切如常。然而,在回来以后,她突然就发起了高热。好不容易退热了,把人扶起来吃点东西,她冷不丁就七窍流血,在他面前昏死过去。

    惊疑不定之下,玄衣探了她的脉,随即难以置信地发现——昨日于她体内潺潺流动、如江河般充沛的灵气,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到了即将枯竭的地步!

    “其实,没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简禾松松地握拳挡住指甲,轻描淡写道:“你也知道,我这些年都在四处收复魍魉,中毒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但却一直没有毒发过。究其原因,并不是我一直跟你说的‘我的修为已经高到百毒不侵’,而是我有意压制它们。”

    这么多年来首次听到内情,玄衣的心脏紧了紧,产生了一种被排斥在外的不悦与后怕,硬邦邦道:“为什么要一直骗我?”

    “之前我是觉得,既然我能应付得来,何必让你一起担心呢?”简禾拍了拍他的手背,道:“只是,堵不如疏。长年累月地压制毒性,就好比把一头随时会逞凶的野兽关在体内,终究不是办法。若有一天我制不住它,我这具身体就会爆体而亡。”

    玄衣倏地抬头。

    “所以,昨晚在我的仙门友人的帮助下,我开始着手清毒。”

    这一说法,倒不完全是简禾胡诌的。只是,她隐去一个重要的条件没说——毒分两类,能解的和不能解的。前者固然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从体内逼出来,后者则只有拥有元丹的魔族人才消受得了。

    偏偏,简禾中的毒百分之九十都属于后者。换了是别人,八百辈子前就早升天了。

    玄衣半信半疑道:“你便是因此才七窍流血的?”

    简禾面不改色地给他打定了预防针:“不错。因为累积的毒太多,要全部排出身体,绝非一朝一夕的事。也许几天就能结束,但也可能会持续几个月、甚至长达几年。在这期间,什么出血、高热、灵气周转晦涩等症状,都是正常现象,无须介怀。睡一觉就能好了。”

    就在这时,系统的提示音忽然响起:“叮!剧情任务掉落:夜探赤云宗。请宿主在两天内,把玄衣引至赤云宗,进行初步调查。”

    简禾:“嗯?这段剧情这么快就来了?”

    前面说过,魔族人因为得天独厚的优势,天生就比人类多出两种技能——驭魔兽、兽形战。

    只是,虽然比人多出两张王牌,不代表他们就能玩好。

    君不见,有的人成年后兽形依旧又瘦又小,牙齿还很钝。有的人声血齐下,也只能吸引来一两只魔兽助阵。遇上厉害的仙门中人,照样会连人带兽被拍飞。

    单凭箫声,就能轻松引得万千魔兽倾巢而出、供己驱策——这种叼炸天的技能,自仙魔大战结束后的百年间,唯有玄衣一个能做到。

    所以说,人家坐上顶级BOSS的宝座,真的不是靠刷脸上去的。

    当然,魔族人的这两种技能,在成年以前,都处于锁定状态。

    直至成年那一刻,稚嫩的兽形产生巨变,驭兽的技能解锁,他们才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几许实力。最有趣的是,决定这一切的不是遗传,而是概率。方方面面都很牛逼的爹,儿子可能连基本的驭兽也做不好。反之亦成立。

    正因为很清楚成年前的变数极大、一切还未明朗,在与NPC相认后,玄衣沉住了气,没有转头就做出“提刀杀上赤云宗”这样鲁莽的事。他悄声潜入赤云宗打探消息,夺走了封妩的元丹。随后养晦韬光了两年,直至两张王牌解锁,才前去找赤云宗相关人士报仇。

    这段打探消息的剧情,就是系统所说的【夜探赤云宗】。

    与上次一样,这回的剧本,也出现了一个惊天大Bug。

    ——赤云宗守卫不能说很森严,但也绝对不是魔族人能随意出入的地方,除非有内部人士简禾带路。不然赤云宗的面子该往哪搁?(=_=)

    现在,还原这段剧情的时机也到了。

    简禾揉了揉眉心,话锋一转:“玄衣,话又说回来,昨晚我还真的探到了一些消息。”

    “什么?”

    “依我梦中所见的那个总徽的轮廓,和它最为相似的,是赤云宗和天梵宗……”她随口诌了几个宗派的名称,以免显得自己目的性太强:“过两天,我们入夜后就挨个去探探虚实吧。”

    玄衣捏紧了拳头,寒声道:“好。”

    原以为这事儿就这样完了,在潜入赤云宗打探消息前,都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谁知道,就在结束对话的当夜,简禾便被一阵蚀骨的寒意冻醒了。

    瘆人的冷意丝丝渗入关节,好似全身的骨节都结了层薄冰,呵出的气亦是湿冷的。

    系统:“叮!‘疼痛呼叫转移’代偿从‘食欲全无’随机转变为‘体温骤降’。”

    简禾:“操,这也能随机变化?!”

    系统:“不然,又怎么叫鬼畜难度呢?”

    简禾泪洒心田,裹紧了被子,缩成一团,打算强忍过去。

    然而,很快,她便发现寒意有增无减。按现在这弱鸡的血条,假如继续下去,搞不好第二天就会活生生冷死。

    借着黯淡的月色,她打量自己指甲的青色细线。

    白天的时候,它们的长度还不超过指甲长度的三分之一。可因为受到第一次违规的刺激,才几个小时,它们就已经往上延伸到二分之一左右了。当它长到指尖,就是彻底毒发、神医也救不了的时候。而每一次的血条值的波动,都会加快它延长的速度。

    简禾:“……”

    系统:“叮!警告:请宿主于1小时内体温回复正常水平。”

    玄衣在屏风外浅眠,呼吸均匀。

    简禾痛定思痛,裹着被子下了床,一溜烟跑到了屏风外。原意不过是找玄衣多要一床被子,可触到少年身体散发的暖意时,她脑子一抽,竟直接就往玄衣的被窝里爬。

    玄衣本来就睡得不熟,瞬间就惊醒了。

    见简禾哆哆嗦嗦地缩到了他身旁,玄衣根本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而是很自然地往内侧让了让,手背贴了贴她的额头:“怎么这么凉?”

    “冷……”简禾牙关发抖。

    “又是清毒的反应么?”玄衣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二话不说,就用自己尚有余温的被子给简禾多盖了一层,在外侧躺下,隔着被子搂住了她,道:“这样还冷吗?”

    这样好多了。简禾吸了吸鼻子,小幅度哆嗦了整晚。直到第二天清晨,这阵寒意才消散,手脚慢慢回暖,她才精疲力竭地陷入了熟睡中。

    清晨,东窗微白。

    玄衣将简禾安顿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客栈,往野外掠去。一袭黑衣飒飒作响,飞扬狭长的眼底一片决意。

    虽说是为了解毒,可日复一日地呕血、高热、寒战,不知尽头在哪里。饶是再厉害的人,长此下去,身体肯定吃不消。

    密林之中,玄衣除掉上半身的衣衫。火光频现,锋利的黑鳞如倒刺一样自他上半身冒出,一双长角破骨而出。

    星光飘扬,炽热的火光霎时一收。立在林野间的少年乌发红眼,头顶尖角,赤.裸的上身覆满了诡谲且妖异的黑鳞。额心缀有的暗红色的菱形鳞片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他不确定,这枚鳞片是否能把简禾身上积压数年的奇毒清掉,但是,它必然能对她现在的情况有所缓解。

    玄衣跪在溪边,淡漠地望着倒影片刻,一抬手,决绝地把额心的鳞片撕扯了下来。

    拔鳞之痛无须多言,玄衣霎时眼前发黑,喉间涌上血气。

    他握紧了鳞片,咬住牙关,紧闭双目,静候这种不适过去。

    钻心的痛楚能短暂地麻痹人的警觉心。风声沙沙作响,察觉到有人越过了草丛、踉踉跄跄地朝他奔来时,玄衣瞬间睁开了眼睛,迸溅出了几分凌厉的杀气。

    然而,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他的心脏停跳了半拍。

    “玄衣哥哥,真的是你……!我们村子果然还有人活着!”

    正是客栈当天形迹可疑的小二。

    玄衣随之进来,看到她呕得面如菜色、双眼泛红,心里一阵不舒服。

    水波荡漾,船慢慢驶离了桥洞。

    简禾连灌了两杯冷茶漱口,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才消下去不少,忽然,一颗黄澄澄、圆滚滚的蜜饯被一只黑漆漆的小爪递到了她面前:“给你。”

    她讶异地抬眼。玄衣朝她扬了扬下巴,如果兽形有眉毛,此时一定颦了起来:“看什么,吃啊。”

    简禾心里一暖,也不客气了。由于身体还侧着,一手拿着茶杯,她贪图方便,直接低下了头,直接把玄衣指尖的蜜饯咬了下来。红润的唇在冰冷的鳞片上擦过一瞬间,触感如云朵般柔软。

    料不到她居然会直接从他手上吃下蜜饯,玄衣颤了一颤,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尾巴却燥热地蜷曲了起来。

    ……居然直接从他手上吃了蜜饯。这、这不就相当于他在亲手喂食她一样吗?

    简禾不知道玄衣短短几秒钟就脑补了那么多,自顾自地把蜜饯压在了舌根下,一阵蜜意化开来,那阵反胃感消散了许多。

    她吁了口气,忍不住对玄衣露出一个笑:“很好吃。”

    玄衣“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背后的尾巴却越蜷越紧了。

    系统:“叮!玄衣心情+10,害羞+10,人物矛盾+10。综上,血条值+10,实时总值:20点。咸鱼值—10,实时总值:4800点。”

    简禾:“嗯?”

    她脑海里灯泡一亮。

    按照这个计算方式,看来,咸鱼值和血条值的高低,并不完全取决于剧情是否有进展。玄衣的个人状态——比如心情的好坏,也一样可以影响前面那两个数值的高低!

    系统:“……”

    之前的两个半月,血条值有好几次都差不多跌成负值,害她提心吊胆的,睡觉也睡不安生。现在终于发现了突破口,虽然还不太明白其中的机制,但起码知道了,系统指定的规则并不是毫无漏洞的!

    咸鱼值比较难搞,但血条值的话,之后稍加摸索,搞不好能人为地控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中,这就不怕任务失败了。

    系统:“……”

    简禾一阵暗爽,神清气爽地抹了把脸,终于有心情琢磨系统刚才给的提示了。

    “秦南”很好理解,就是信城以东的一座城,一条大江先后贯穿两城而过。假设上游死了人,尸块顺流而下,漂到信城一点也不奇怪。

    至于“吃心怪”——简禾脸皮抽搐,腹诽:这名字虽然取得既无水平也无品味,但好歹够直白,看来这次背后的作恶者有食心的癖好。能干出这种事的,十有**是魍魉之物。

    坏就坏在,这种东西一旦见了血,就会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停不下来,不可能杀一个人就满足。杀的人越多,它就越是强大,隐匿得越深。

    恐怕,秦南那里已经有不少人死在了它手里了。

    简禾:“感觉又是一个送人头的任务。”

    系统:“……”

    原以为,还有一个晚上时间去调查一下,没想到,她完全低估了剧情跟进的速度。

    就在触发剧情的半小时后,简禾的小船泊在了酒楼岸边。

    她撩起了船舱帘子,甫一踏上岸,登时被一声破了音的动情呼喊给吓得虎躯一震——

    “简大仙!”

    “找到简大仙了!”

    定睛一看,岸边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最前面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身后跟着一众家丁。一看到简禾,众人就像见到了活神仙,蜂拥而上,如泣如诉:“简大仙,终于找到你了,请救救我们家小姐!”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窜起了一只黑不隆冬的小怪物,冷冷地盯着他们,喉咙里发出了兽类感觉到威胁、即将要反扑咬断对手喉咙时的低哑嘶吼声。

    众人吓得一个激灵,纷纷迟疑地慢下了脚步。

    简禾反手轻轻拍了拍玄衣的小角,示意他不用紧张,镇定地对老头子等人道:“这是我豢养的魔宠,不伤人,很可爱,各位无须担忧。”

    系统:“……”

    众人:“……”

    恐怕就只有你自己觉得可爱吧!

    被NPC团团簇拥起来,三言两语下,简禾听出来了——他们是秦南的大户人家刘家的家仆。

    刘家是当地土豪,瓦舍连锦,人丁兴旺。从几个月前开始,家中就陆续有侍女失踪,而且消失的只是人本身,衣服、钱财什么的都还在。

    一开始,刘家人不以为意,把这当做是人口失踪案报了官。可最终都因为查不出什么而不了了之了。

    后来,失踪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短短几个月,府中年轻貌美的女子近半消失,闹得人心惶惶。

    就在昨天,刘家翻修府邸时,意外掘开了一块土地,惊骇地发现底下埋了十多具白森森的七零八落的尸骨。其中一颗头颅并未完全腐烂,死状可怖。府中有家丁认出,这竟是四天前刚失踪的那名侍女的头。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