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古代惧内综合征全集TXT下载->古代惧内综合征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惺惺相惜

    全文购买不满80%的亲们, 等一天再来看喔~么么哒!  钟涵当然不属于此列。可他面前嘴角含笑,拿着把纸扇装风流倜傥的发小却是此中高手。

    有些人天生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秦思行的亲娘是当朝安乐公主,堪称大夏朝最有钱的公主, 因皇上疼爱, 她名下有一块诸位公主间最富庶封地, 每年末的封地上的敬奉都能让这位公主殿下笑开了眼。

    秦思行作为安乐公主唯一的嫡子,紫禁城中高坐的皇帝是他亲外公, 他从小就知道, 自己不需像旁人一般念书习武,自有人会为他安排好锦绣大道。

    这不,前几日安乐公主就寻机将他安进了殿前侍卫司中。

    他乐不思蜀的日子可没有几日了。

    想着后日就要去殿前侍卫司报道, 秦思行更看眼前春风得意的钟涵十分不爽快。他故意道:“你先前不是说温大姑娘性情不堪行为放荡么,怎么突然就变了主意上门下聘了?”

    先前秦思行一提他的亲事,钟涵就沉着脸色一幅气闷模样。秦思行虽说在家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但在钟涵的事上也只能挠挠脑袋,让他娘安乐长公主多跟舅家敲敲边鼓,叫钟涵在家里好过一点, 至于他的亲事却是一点没有办法的。

    他娘说了, 钟涵这桩亲事是宫里温贵太妃亲自跟皇上求的, 温贵太妃对皇上有养育之恩, 为人素来低调, 她多年来只求了这么一桩事, 皇上不会不答应。

    钟涵简直是捏着鼻子接下这门亲事的, 两人交换庚帖后第一年,为了表示自己的抗议,他在诸多场合对着温大姑娘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后头三年温姑娘守了父孝闭门不出,钟涵才没将自己的不喜弄得人尽皆知。秦思行作为他的表哥,之前在他面前也不敢多提这逆鳞之痛,钟涵真的会甩脸子。

    钟涵有些不自在,难道让他说他之前似乎认错了人?

    钟涵从小读惯了圣贤书,说他对那场红尘客梦坚信不疑也不尽然。

    但为这场梦境增添了可信度的,却是秦思行上次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一个消息。先前秦思行说,皇上想要在六月底移驾避暑行宫前为六公主定下婚事,他本意是想嘲讽六公主调皮捣蛋,连皇上都无法镇压,只得早早给她找个额驸迁出宫去。

    可钟涵闻言却十分震惊,因为这件事跟梦中所示高度一致。

    梦中六公主的这场婚事与他息息相关。

    他一意孤行解除婚事后,六公主立即将他提名到驸马名单中。这位六公主素来蛮横跋扈,几次在宫中对着他胡言乱语,钟涵费了好大劲才摆脱了六公主的纠缠,因着两次拒绝皇帝安排的亲事,皇上对他十分不喜,他连着十年,两任皇帝登基坐的都是官场冷板凳,只能看着那位娶了温含章的寒门传胪加官进禄,小人得志——

    有了梦中的打底,比起拒绝六公主婚事带来的后遗症,钟涵宁愿忍受恣意放肆的温含章,因此他才半信半疑催着家里先行下聘。

    他今日便是得知温含章跟人相约外出踏青,才会叫秦思行出来给他打掩护,想要一睹温含章庐山真面目的。

    秦思行挑了挑嘴角,也不说话,提着马鞭在这若河边上随意晃荡。

    春日杏花吹满头,陌上少年足风流。

    翩翩公子,风流倜傥,通气气派,叫一干在这河岸边上驻足观看的姑娘们都看红了脸。

    有认出两人的如户部郎中家的姑娘云清容,就激动地想要上前搭话。

    还是她的知交好友梅玉漱拦住了她,道:“上月芙蓉社活动,我听温姑娘似乎和张琦真约了今日出行,前些日子,宁远侯府已经到永平伯府下聘了,你就别上去了。”

    梅玉漱素来不待见张琦真,但她也不是故意要和他们撞日子。只是前几日春雨纷纷,今日才放晴,她在家里呆得十分烦腻,才约了一干好友出来踏青。

    云清容脸上极不甘心,见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身影,还是跟上了梅玉漱的脚步。

    …………………………

    钟涵在想些什么,温含章是不知道的。她虽想知道钟涵为何转变态度,可永平伯府日子太过舒坦,过了几日她也就将这件事放下了。

    这桩婚事严格来说是桩政治婚姻。先永平侯当初想着用嫡女联姻皇上母族宁远侯府,可以保住家中在军中的权柄,但他未及看到钟涵的丑恶嘴脸就病逝了。温含章受了她爹那么多年的宠爱,之前不是没有想着得过且过,就连钟涵对她的冷眉冷眼她都忍住了,但若是钟涵憋着坏要等婚后收拾她,温含章同样坏心眼地想着,那她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分居析产。

    这可就怪不了她了。

    即使在自己的婚事上不如意,温含章还是十分感恩自己能投生在张氏腹中。若她投胎成了丫鬟小厮或者整日里为饥饱操心的穷苦人家,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封建社会等级分明,一个人处在最底层,要向上爬必须得付出旁人难以想象的坚韧意志和辛苦努力。

    温含章自认没有这种耐力。因此她就算知道了一向疼爱自己的永平侯要拿她的婚姻当家族平安的保障,她也从未说过一个“不”字。

    人得到了什么,总要承担些什么。温含章一直就有这种准备。

    就是存着这般从容的心情,温含章才敢随心所欲游玩踏青。

    可今日出门不利,竟然一连遭遇了两桩意外。

    温含章先前跟昭远将军府的张琦真约好了春日踏青,但她一向不是个吃独食的,就在张氏面前说了话,将几个庶妹也一块带了去。

    未及出门,张氏就使人过来说,大嫂万氏想要找两个人帮忙理理家里的账本,想着温微柳和温晚夏算术不错,跟张氏借了他们去。温含章见这丫鬟是从荣华院出来的,知道这其中必有其他缘由,也未多说什么,只带着温若梦一人上了马车。

    虽已过了上巳,但两岸仍是柳色青青。低矮浅草没过马蹄,长长的垂柳在春风中拂动,温含章就着马凳下车,一来就被这清新的空气征服了。

    温若梦也很高兴,她不同于温含章,难得有放风的机会,因此就特别珍惜这户外的景色。她一手挽着温含章,两只眼睛兴致勃勃地眺望着远处的美景。

    两人言笑晏晏,一路寻找着昭远将军府张家的围帐。

    但张家那用锦缎围成的围帐帐中,此时的情景却不是很好。

    张琦真是将门虎女,素喜舞刀弄枪,她和温含章交好,除了两人性情相投外,就是因着彼此都是府内的嫡长女,很有一些共同话题。

    此时,张琦真火冒三丈地看着手中芙蓉社的社主闵秀清着人交给她的信件。

    她今日本只想着单身赴会,可早上出门时,幼妹张瑶真竟然带着几个低眉顺眼的庶妹耀武扬威地等在大门口,张琦真当时就头皮一阵发麻。

    现在想来,若是她那时候坚信直觉,也不会有这桩祸事发生。

    张瑶真对家里几个庶姐一贯盛气凌人,动辄打骂。

    但好巧不巧的,她往庶姐脸上甩巴掌时竟然被张琦真一个死对头撞见了。

    梅玉漱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转头对身边的两位好友道:“被打的是将军府庶女,从前我们在其他场合见过。”

    国子监祭酒家的姑娘司若楠厌恶道:“张琦真自恃武力,一向不把人看在眼里,她妹妹居然也是如此。”

    云清容一向知道梅玉漱的心思,也跟着附和道:“芙蓉社有这种人,真是我们的耻辱。”

    三人为虎,师出有名,竟一致决定要把张琦真赶出芙蓉社。

    温含章就是在此时撞了进来。

    张琦真眉眼发愁,拉着温含章走到一边,将闵秀清给她的信件递给她看。

    张琦真倒霉就倒霉在这个地方。今日风和日丽,长平长公主府的姑娘们也出来踏青,闵大姑娘正是这芙蓉的社主,梅玉漱都不需要等回家写信就直接告上了状。

    温含章只看了一眼就想回避了。

    不好听地说一句,这是将军府的丑事,她一个外人凑上去算什么?

    可偏偏这事还扯上了芙蓉社!

    她与张琦真都是这芙蓉社的社员。芙蓉社在闺阁之中十分有名,人不多,堪堪三十人,社员们几乎都是京城中的名门闺秀。平日里活动围绕着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等等雅事展开,非父兄有一定品级不能入社,非正室夫人所出不能入社,非有过人之处不能入社。

    社规如此严苛,却仍有许多大家小姐趋之若鹜。盖因这芙蓉社是长平长公主的嫡长女闵秀清所起,在宫中素有名声,姑娘们只要入了芙蓉社,不仅身价倍增,说亲时也会是婚嫁市场上的香馍馍。

    说实在的,张琦离不离开芙蓉社不打紧,但若是被人灰溜溜赶出社的就不好了。届时整个芙蓉社的小姑娘们回家这么一说,张琦真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