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地球上线全集TXT下载->地球上线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23.第二十三章

    “叮咚!主线任务:将稻文从黑塔世界灭绝!”  唐陌摸了三分钟,没摸到任何东西。

    忽然, 他的头顶传来一阵熟悉的碰撞声。唐陌立即收回手, 警惕地注意上方的动静。半分钟后,一个巨物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伴随一道响亮痛苦的男声:“哎哟痛死了,这是哪里啊!”

    唐陌心中一动, 小声问:“黎文?”

    不断叫唤的男声停了下来,过了片刻:“唐陌?”

    唐陌稍稍定了心,但没等他再说话,又是一阵砰砰砰声,一个人再次砸了下来。紧接而来的,是四个人。一个接一个地砸在了地上, 咒骂叫唤。

    唐陌数了一下,包括他自己在内, 一共有七个人。

    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亮起, 将这个黑漆漆的地方照亮。众人刷的转头, 向光源看去。只见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姑娘胆怯怯地看着他们,她脸色很差,身体瘦弱, 手里拿着一只手电筒,颤颤巍巍地说:“我……我带了手电筒, 看这里太黑, 就打开了。”

    一个穿着西装、精英模样的男人点点头, 走过去:“能把手电筒借给我吗, 我来看看四周环境,确定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姑娘把手电筒递了过去。

    男人拿着手电筒四处观察起来。

    唐陌顺着他光照的地方仔细地看着,很快,男人就把这个洞穴走遍了。他回到原处,用力地把手电筒朝上插在土壤里,光线直直地照向上方。这种方式能尽可能地将洞穴照亮,也让七个人看到互相的脸。

    男人围着手电筒坐了下来,说:“首先大家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李彬,二十九岁,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现在的情况谁都不知道,我估计和黑塔有关。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团结起来,在黑塔制造出未知的事件前,用团体的力量保护好我们每个人。”

    小姑娘刚才和李彬有交流,她似乎有点相信这个男人,于是第二个坐了过去,声音颤颤地说:“我叫彭玉雯,十五岁,在十二中上初二。你们……你们可以叫我雯雯。”

    其他人都看着对方,没谁先坐过去。

    唐陌抬步坐了过去,李彬和彭玉雯都看向他。

    他微微一笑:“唐陌,二十三岁,图书馆管理员。”

    黎文不大明白唐陌怎么突然这么相信那两个人,但看唐陌过去了,他也屁颠颠地跑过去:“黎文,二十五岁,现在是无业游民啃老族。”

    七个人里,四个人都选择抱团,另外三个人一咬牙,也全跑了过来。

    “林巧,二十岁,在上大学。”

    “赵翔,三十二岁,那个破塔出现前,我是个厨师。那玩意儿出来后,我老板害怕地跑路了,所以也算是无业游民了。”

    最后是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他慢悠悠地坐下来,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尤其在李彬和唐陌的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说:“洛风城,二十八岁,游戏设计师。”

    如此,七个人就算是认识了。

    五男两女的组合,让两个女生忍不住地抱团。林巧一开始就坐在了彭玉雯身边,很快她俩便熟络起来,两个人说起了悄悄话。

    黎文凑到唐陌身边:“这是怎么回事,唐陌,你知道不?”

    唐陌摇摇头:“应该是和黑塔有关。”

    “黑塔?”黎文打了个哆嗦,“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们该不会被关起来了吧。”

    “这应该是一个地洞。”冷静的声音响起,众人都向对方看去。洛风城推了推眼镜,神色冷漠地说:“土壤湿度会随着离地距离的增加而提高,越靠近地下水,土壤就会越湿润。目前我们脚下这些土的土壤水势大约为3巴。地下水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土壤水势,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上海,那肯定是在水源附近。这是一个在水源附近的地下洞穴。”

    李彬奇怪地看他:“你是一个游戏设计师?”

    洛风城:“大学专业是水利方面的。”

    但其他人目光中的怀疑却没有打消,唐陌也好奇地多看了这人几眼。

    确定这里是一个地洞,那就更符合大家的认知了。

    “头顶上的这七个洞口,估计就是我们七个人掉下来的地方。”李彬指着那七个黑黝黝的洞口,目光凝重:“我想你们在掉下来前,应该都有听到黑塔说的那句话了吧?”

    林巧点点头,重复了一遍:“华夏1区偷渡客傅闻夺成功开启黑塔一层,三分钟后,全华夏区玩家开始攻塔。”

    七个人中,小姑娘彭玉雯是不怎么说话的,厨子赵翔也只是在旁边听着,有时候还费劲地希望大家给他解释一下。洛风城说完那段话后也沉默下来,似乎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

    李彬承担起了七个人中引导者的角色:“这句话里我有很多不大懂的地方,暂且不说。但黑塔的三大铁律,你们还记得吧?昨天早上,它发布了三大铁律,其中最后一条,是要求我们努力攻塔。所以我们现在是在攻塔吗?”

    黎文好奇地问:“那我们怎么攻塔?”

    “不知道。”

    唐陌道:“可能会有什么提示?要不然我们再在这个洞里找找?”

    李彬摇头:“我刚才已经把这个洞翻遍了,没找到任何东西。”

    正在此时,一道清脆的童声在洞穴里响起。

    “叮咚!黑塔第一层(弱智模式)开启,七人生存游戏开始载入……”

    “沙盒生成……”

    “游戏数据载入……”

    “主线任务发布:被神选中的七人啊,请努力地活下去吧!”

    洞穴里鸦雀无声。

    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黎文紧张地问道:“游戏?刚才那是黑塔的声音,我记得!它说的游戏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七人生存游戏……”

    唐陌看了他一眼,至今才确认黎文是真的没玩过黑塔游戏。

    厨师赵翔故意扯大了嗓门,掩饰自己的紧张:“我们应该是要逃出这里吧,那我们赶快走啊。”

    李彬却冷静地说:“别急,既然黑塔要给我们发布游戏,肯定不可能让我们单纯地挖洞离开,或许有什么陷阱。”仔细看就能发现,李彬的嘴唇一直在颤抖,他努力地表现出镇定的模样:“我们先确定好自己的处境,再去想下一步该怎么……”

    “嘘!”

    “别出声!”

    唐陌和洛风城同时开口。

    两人互视一眼,唐陌拧紧眉头:“你们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其他人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忽然,女大学生林巧睁大眼,尖叫一声。她立即捂住嘴,小声说:“我听到了,听到了。挖土的声音,那个是挖土的声音!我喜欢玩生存类游戏,这个声音就是挖土时候的特效音。有个东西在挖土!”

    李彬一下子站了起来:“是这个方向。”

    众人全部站起身,看向一面土壤墙壁。

    厨子赵翔脸涨得通红,握紧拳头:“妈了个巴子,管他什么东西,老子一拳锤死他。”

    所有人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恐惧地看着那个挖土声音传来的方向。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唐陌几乎快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刷刷的挖土声从未停止过,他已经一步步地来到了洞穴的旁边。

    砰!

    最后一层薄薄的土被挖开。

    血红色的光芒从黑漆漆的地洞里亮起,一双小眼睛在七个人身上一一扫过,它伸出庞大的爪子,将自己面前的这堆土壤扒开,整个人……整只鼠从地洞里钻了出来,进入了这个庞大的地下巢穴。

    轰!

    这是一只巨大的鼹鼠。它身高两米多,庞大的身躯仿佛巨兽,当它站起来的时候,整个天空都仿佛能被它压下来。它将一只半人大小的火鸡扔在了地上,细小的眼睛盯在七人身上,尖锐如刀的牙齿嘎吱嘎吱地磨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鼹鼠提溜口水,嘴里发出奇异的笑声,然后说:“黑塔今天怎么这么好,我正要吃火鸡,它就给我送了燃料。七个人类,正好可以把这只火鸡烤熟,再撒上美味的孜然……哦,感谢黑塔,感恩节快乐!”

    刚刚还说着要锤死对方的厨子,看到这只恐怖的巨鼠,吓得往后倒退三步。下一刻,他突然转身往后逃。

    唐陌急道:“别动!”

    但已经晚了,在厨子转身逃跑的下一刻,巨大的鼹鼠如同一道闪电,快速地窜了过去,一爪子糊在了厨子的身上,将他锤到了墙上。

    厨子落地,大口咳血,没法动弹。

    鼹鼠用那双小眼睛盯着其他六个人,视线最后落在了又矮又瘦的十五岁小姑娘彭玉雯身上:“这个燃料最瘦了,就拿你当火心。那个最胖的留到最后,火鸡最后要用大火炙烤,这个秘密我谁都没告诉,这样的火鸡最美味了。”

    “啊!”彭玉雯吓得脸色惨白,往后逃跑,鼹鼠却飞到她面前,抓着她的头就往后拽。彭玉雯痛苦地嘶嚎着,李彬咬紧牙齿,一把拉住了小姑娘的右脚,怒吼道:“不能让它抓走这个小姑娘,她被抓走了,下一个就是我们!”

    唐陌还没冷血到眼睁睁看着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在自己面前被抓走而无动于衷的程度。他抓住小女孩的另一只脚,黎文抖抖索索地抓住了小姑娘的腿。女大学生林巧也鼓起勇气,抓住小姑娘的另一只腿。

    洛风城直接一脚踩在了鼹鼠的脚上。他的角度十分刁钻,踩中的是鼹鼠最后一根小脚趾的指甲。他用尽全力的一脚,令鼹鼠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声。但定睛一看,那指甲坚硬如铁,根本没踩出血,只是令鼹鼠放开了抓着小姑娘脑袋的手,众人把小姑娘拉了回来。

    两米多高的巨大鼹鼠咆哮着怒吼:“我现在就要把你们全部当成燃料,烤我的火鸡!”

    “叮咚!支线任务一触发:为可爱的鼹鼠叔叔烤一只火鸡。”

    七人的耳边都响起了这个声音。

    这特么是一只可爱的鼹鼠?!

    所有人现在都恨不得把黑塔撕成碎片。

    唐陌隐约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耳熟,可眼下的形式根本不给他时间思考。鼹鼠挥舞巨爪,将李彬拍开。女大学生和小女孩看到这情况,都吓得往一旁逃跑,唐陌赶紧说:“别跑!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分开只会被它抓住!”

    小姑娘还是跑开了,毕竟年纪小,她吓得逃跑也可以理解。

    女大学生鼓足勇气,跑了回来。

    “接着!”洛风城拔下了火鸡的两根鸡腿,扔了一只鸡腿给唐陌,谁料力度没控制好,砸在了女大学生的脚边。

    这是一只巨大的鼹鼠,这只火鸡也是一只庞大的火鸡。它的鸡腿好像一根球棒,**的,完全可以充当武器。洛风城拿着一只鸡腿,女大学生犹豫了一瞬,拿起另外一只鸡腿,两人一起向鼹鼠冲去。

    鼹鼠此刻正一爪子挥向李彬,突然听到声音,它停住动作,转身看去。

    李彬咳出一口血,用哆哆嗦嗦的双臂抓住了鼹鼠的一只腿:“快点!”

    洛风城和女大学生从左右两侧同时冲了上去,挥舞鸡腿,砸向鼹鼠。鼹鼠被李彬死死抱着,根本无法躲开,两根钢铁般的火鸡腿就这么直直地砸了下来。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鼹鼠举起双爪,挡在脑袋两侧。

    火鸡腿撞在爪子上,迸溅出金属火花。

    鼹鼠慢悠悠地挪开双爪,尖锐的长牙嘎吱嘎吱地磨着:“烧了你们,把你们都烧了烤火鸡!”

    李彬绝望地躺在地上,到这时候还努力地抱紧鼹鼠的腿。忽然,他睁大了眼睛,眼中再次燃起希望。他看到唐陌从后方冲了上来,不管不顾地冲向鼹鼠。

    但是他的手上连一根火鸡腿都没有!

    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希望熄灭,李彬大声吼道:“你别送死!”

    眨眼间,一根巨大的火柴出现在唐陌手上。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厨子倒在远处的地上,生死不知;小姑娘早跑开了,不知道在哪里;李彬、洛风城和女大学生都惊愕地看着这根突然出现的大火柴。

    巨型火柴破风砸下,猎猎响起的风声暗示着这根火柴有多么暴力。

    他们激动地看着唐陌和他手上的火柴,看到那根火柴即将砸在鼹鼠的头上。

    忽然!

    鼹鼠伸出双爪,将这根火柴稳稳接住。

    不只是他们,唐陌的心也一下子坠入冰窖。火柴的冲力让鼹鼠往后退了两步,但无论如何,依旧没有伤害到鼹鼠。它拿着火柴,低头看向唐陌。

    唐陌抿紧嘴唇,大脑飞速思考自己那个该死的异能还有没有其他作用。

    谁料鼹鼠并没有再攻击,它侧过头,左爪拿着火柴,右爪托着大脸,做了一个很多宠物狗都会做的可爱动作:“咦,你怎么有马赛克的火柴?”鲜红色的鼻子在空中动了两下,鼹鼠嗅了嗅,再睁开眼,奇怪地说:“啊,你身上有马赛克的味道,一股很嫌弃很嫌弃的味道!”

    唐陌:“……”

    这一点十分明显,当李彬指出来后,黎文三人都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你肯定是偷渡客,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会杀人?这也太可怕了。”

    小女孩还努力地在狡辩:“我没有……”但哭喊着说了几句后,她似乎也觉得不可能有人再相信她,便放弃了挣扎,不再说话,只是一直在哭。

    唐陌没理会厨子的感叹,他说:“洛先生,你觉得这样的猜测正确吗?”

    洛风城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唐陌突然将话题引向他,他反问了一句:“现在谁是偷渡客,还需要猜测吗?其他线索可以不必多说了,这两点已经足够证明谁是偷渡客。只不过我挺好奇……你杀了谁?”

    众人把目光全部转向小女孩。

    眼泪再多,也会流干,但是人的恐惧却不会消失。

    地下洞穴的角落里,大鼹鼠咔嚓咔嚓地挖土,吹着讥讽尖锐的口哨。它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块血淋淋的肉,大口嚼动,细小的眼睛悄悄地看向七人。小女孩害怕得瑟瑟发抖,她流不出泪了,她求助地看向林巧。这个女大学生还是心软,不忍心地转过头,不去看她,眼不见为净。

    良久,一道沙哑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你们都认定我是偷渡客吗……是,我杀了他,但那不算杀人,根本不算!”小女孩低着头,任谁都想不到,刚才还哭得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此刻声音冰冷得仿佛寒铁,她猛地抬起头:“那能算杀人吗?我给予了他生命,他根本不该活下来,他不该!”

    被逼到绝境的声音响彻洞穴,尖利刺耳。

    这时候很多人才想起来,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十分瘦弱,脸色也很不好,但她已经十五岁了。十五岁不小了,不能因为小姑娘长得矮小就觉得这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她都快成年了。

    唐陌惊讶地蹙眉。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没等他开口,洛风城就已经说道:“你杀的不是你的父母?”

    小姑娘脸上划过一抹凄惨又无助的表情:“我怎么可能杀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对我那么好。我杀的,是那个根本不该出生的孽种!”

    答案昭然若揭,这个时候,连脑子最不灵光的厨子都明白过来。

    小女孩声音冰冷地说:“你们说我在说谎,其实我也不算说谎。那些话根本不需要编,因为过去的三个月,我过得就是这种生活。我傻,跑到武汉去见网友,结果被他搞大了肚子。他不要我了,我只能回家。结果孩子不能打掉,医生说七个多月了,不可以打胎,很可能以后再也无法生育,甚至有生命危险。我根本不想要那个孩子,但妈妈说不希望我以后后悔,也不希望承担那种风险,孩子由他们来养,让我把这个东西生下来。”

    小女孩抬起那张满是泪痕的脸,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我没你们聪明,没你们有用,但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过日子。那三天以前我就住院了,第二天晚上,我把那个东西生了下来。”

    唐陌眸光一闪。

    其实小女孩的话里,还有两个很明显的漏洞。

    其中一点,她说妈妈不关心黑塔的问题,不上班后就在家帮她补习功课。如果她的妈妈真的不害怕黑塔,还有闲情关心女儿的学习,那为什么要在第二天晚上说出那句“不要怕”?黑塔有什么好怕的?这是前后矛盾。

    唐陌本来以为小女孩是谎话没编好,现在看来,那句“不要怕”,是让她不要怕,努力地把孩子生下来,无论以后发生什么,都不要怕。

    “只要你好,我就好”,这是在说,作为一个母亲,她会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让她的孩子陷入绝境。

    小女孩表情凶狠,但眼中却划过一丝后悔和不舍,她语气坚定:“那天晚上他在哭,我失眠了,没忍住……杀了他。我用枕头捂着他的嘴,他慢慢地就不哭了。我杀了他,能算是杀吗?他是我的孩子,我给他生命,我为什么不能拿走他的生命!他根本不该存在!”

    林巧忍不住地说:“你可以不给他生命,你怀上他是个错误,是你和孩子父亲两个人的错,和他无关。但无论如何你给了他生命,他就有活下去的资格。你是在杀人!”

    “他会毁了我的人生,我才十五岁!”小女孩难过地眼睛又红了起来。

    唐陌淡淡道:“他才刚出生。”

    小女孩倏地噎住,默默地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这个真相和唐陌想得不一样。他本来以为小女孩是失手杀了某个人,最有可能是她的父母。因为年龄小,太天真,所以她没有什么负罪感,说的话也都是谎话。真相却是,小女孩是故意杀了人,杀的还是自己的孩子。她憎恨那个孩子,恨不得他去死,所以哪怕被人揭穿,她也毫无愧疚,波澜不惊。

    厨子激动地搓手:“所以咱们是找到那个偷渡客了吧?咱们可以不用死了吧?那个大鼹鼠要的是她,不是我们。”

    这话说得有点刺耳,李彬皱了皱眉:“嗯,她已经承认她是偷渡客了。”

    唐陌:“你的异能是什么?”偷渡客和正式玩家一样,必然拥有异能。小女孩刚才被大鼹鼠抓住差点吃掉,她都没表现出自己的异能,唐陌想了想:“和那个手电筒有关吗?”

    小女孩抹了把脸上的泪:“你想知道我的异能?”

    不只是唐陌,洛风城也说:“应该和手电筒有关吧。”

    小女孩握紧了手指,突然发出一道奇怪的笑声:“是,就我是偷渡客,你们要把我送给那只鼹鼠。妈妈死了,爸爸死了,我也要死了……你们也别想活!”

    刹那间,一根巨大的火柴出现在小女孩手心。

    可能是因为刚生过孩子,即使拥有异能,体质提高,小女孩还是十分矮瘦。这火柴几乎有她半个大,她挥舞大火柴朝众人奔来,第一个冲向的就是刚刚幸灾乐祸、要她去死的厨子。

    “我杀了你,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大火柴的威力众人刚才是见过的。

    看到小女孩凭空拿出一根火柴,所有人都错愕不已,唐陌更是惊讶得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根火柴和唐陌的火柴外型一模一样,如果真是唐陌的火柴,那这根火柴可以把大鼹鼠打得倒退两步,其威力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厨子并不知道火柴的威力,因为那时候他已经昏过去了。他看到小姑娘冲他奔来,下意识地就想接住火柴,同时一拳向小女孩的肚子砸去。但他的手还没碰到小女孩的衣服,那根火柴就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头顶。

    “砰——”

    厨子的脑袋被砸出一个坑,鲜血直流。

    这个场景无比熟悉,唐陌也曾经用同样的方法失手杀死了小偷钱三坤。

    但厨子却没有立刻死亡。他痛苦地倒下去,很快,脸上便流满了血。他身体抽搐,小女孩直接挥起火柴又要砸上去,谁料一个黑色的影子快速地蹿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大火柴。

    大鼹鼠锋利的爪子牢牢抓在大火柴上,难掩兴奋:“马赛克的火柴?美味的火鸡?啊,黑塔,今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又给我送来第二根……”

    “咔嚓——”

    大鼹鼠爪子紧握,话没说完,那根火柴就被它折断,火柴头落在了地上。

    大鼹鼠一下子呆住,眨了眨小眼睛,呆呆傻傻地看着断成两截的火柴,仿佛上世纪美国动画片里被按下暂停键的动画玩偶。

    “不!马赛克的火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掐断!这不是马赛克的火柴!你骗我!”

    大鼹鼠眼中闪过一丝凶狠,它刷的扭头,看向小女孩。小女孩脸色苍白,颤颤巍巍地往后倒退几步。大鼹鼠尖啸一声,快如闪电,一巴掌拍在了小女孩的头上,瞬间,脑浆四溅。它用爪子抓住小女孩的双手,俯下巨大的头,一口咬在了小女孩的脸上,扯下一块血淋淋的肉。

    “啊!”

    女大学生吓得脸色煞白,瘫坐在地,转头不敢看一眼。

    厨子倒在血泊里,生死不知。

    黎文和李彬也看不来这么血腥的场景,和女大学生一样,扭头不看。

    唐陌倒是没有防备地多看了几眼,他很快转头,余光里瞧见洛风城竟然眼也不眨地看着大鼹鼠吞吃小女孩的场景,眉头紧锁,仿佛在思考什么。

    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洞穴,当大鼹鼠吞咽磨牙的声音消失后,唐陌转过头。地上是一滩浓稠的血,几根骨头躺在血液里,被鲜红的血染湿。巨型鼹鼠拿了小女孩的一根肋骨开始剔牙,它一边剔出牙缝里的肉,一边用阴恻恻的目光看着剩下来的几人。

    黎文、林巧和李彬都不可避免地跑到一边,不断呕吐。

    唐陌忍住了浓烈的反胃感,走到厨子身边,探了一下他的鼻息。他沉默片刻,转头说:“死了。”

    黎文三人神色变了变。

    没想到厨子还是被小女孩一根火柴砸死了。

    大鼹鼠不屑道:“这根冒牌的马赛克的火柴真是不行。如果是真的火柴,在砸到他的一瞬间,他就肯定死了。这个骗子的东西只有真品的两成质量,不过她的异能倒是挺有意思的,复制24小时内见过的任意物品,每天上限两次。可惜异能等级太低,只能复制一些没用的小东西,马赛克的火柴她可不能真的复制出来。”

    唐陌道:“你知道她的异能?”

    大鼹鼠理所当然地说:“我都吃了她了,黑塔当然把她的异能告诉我了。这个臭烘烘的偷渡客,要是她能把马赛克的火柴真的复制出来那多好,那我可以考虑不吃她,要她每天都给我复制火柴!”

    洛风城说:“她的异能原来是这样。那手电筒就说得通了,她一下子来到黑暗的环境,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照明。正好她24小时内见过手电筒,就复制出了一个手电筒。”

    唐陌赞同地点头。

    从一开始,唐陌最怀疑的就是小女孩。

    他们被拉进这个攻塔游戏前是白天。大白天的,为什么一个小姑娘会随身携带一个手电筒?哪怕她是真的一直将手电筒拿在手上,进入游戏的时候也拿着它,但是从那么长的地道里滑落下来,身体被不停乱撞,唐陌都被撞得头晕眼花,一个小姑娘居然还死死拿着手电筒,没让手电筒被撞飞?

    这说不通。

    “叮咚!支线任务二‘找出那个该死的偷渡客’完成!”

    清脆的童声响起时,唐陌莫名觉得,它似乎有点高兴。是因为杀死了一个偷渡客吗?

    唐陌此刻并没有游戏胜利的高兴,他目光平静地看着地上的两滩血迹。厨子的尸体还躺在血泊里,恐怕现在已经僵硬冰冷了。而小女孩只剩下了几根骨头,大鼹鼠又拿起她的一根肋骨,剔另外一侧的牙齿。

    洞穴里,黎文和林巧还在呕吐。

    唐陌沉默地看着两滩血,抬头道:“你刚才说马赛克的火柴很厉害,它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大鼹鼠叽叽地笑了一声:“那是,又硬又刚,最重要的是能烤出很美味的火鸡……额……”刚刚吃了一只火鸡,又吃了一个偷渡客,大鼹鼠心情明显不错,它揉了揉脑袋:“对哦,把你的火柴拿去烤鸡确实不大好,那这样……我送你一个火鸡蛋怎么样?”

    大鼹鼠开始刨地,它三下两下就刨出了一个大洞,露出数不胜数的白色火鸡蛋。

    “你们人类是没法孵出火鸡的,但火鸡蛋也很美味了。我忍痛……”大鼹鼠从成千上百的火鸡蛋里拿出一颗再普通不过的白蛋,双眼一闭,肉疼地递给唐陌:“喏,这颗蛋拿去吃吧,别说我小气。我鼹鼠叔叔可是地下城里最善良最可爱的小动物了。”

    唐陌:“……”

    “叮咚!获得支线任务一奖品:巨型火鸡蛋!”

    接过白色火鸡蛋,唐陌发现鼹鼠的皮毛更加油亮,体型也似乎大了一点。

    难道吃偷渡客真的能增强力量?

    不过大鼹鼠的脑袋旁边似乎有一点黑漆漆的雾气,唐陌再定睛一看,那些雾突然不见了。大概是他看错了。

    黎文道:“啊,那我们有没有火鸡蛋?我们也帮你烤了鸡……额,至少帮你找到了偷渡客吧?有奖励吗?”

    大鼹鼠嫌弃地看了一眼黎文,阴险地笑道:“奖励?有啊。”

    大鼹鼠扭过身体,屁股崛起,轰隆一声,放出一个奇臭无比、奇响无比的屁。

    “奖励个屁!”

    众人:“……”

    意外受到牵连的唐陌:“……”

    唐陌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想要打死马赛克小女孩的欲|望。

    现在是“白天”,恶魔消失,天使可以随便走动。已经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待了几个小时,唐陌和神棍都不再那么紧张忐忑。两人拿着防爆棍走到那个被烧毁的书架旁,唐陌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被烧成灰烬的书架。

    图书馆三楼一共有二十三个书架,这一次被烧的是从服务台往前数第九个书架。

    这是I类书架,上面放的大多是地理方面的书籍,包涵了国内外的旅游书、地理学书,还有一些宗教学的书籍,现在它们全部被烧成了灰烬。木头书架被烧成了木炭,黑黝黝地躺在地上,那些书却堆成了黑灰小山。唐陌伸出手,摸了摸这些黑灰。

    “不烫。”

    神棍看向他:“不烫?”

    唐陌点头:“嗯,虽然按照童声的说法,距离这个书架被烧毁已经过去了一整夜,不烫也是有可能的。但对于我们自己的时间流速来说,才过去半个小时。且不说半个小时内是怎么把这么大一个书架和上面一万多本书烧得干干净净的,就说这些余灰竟然不烫……人类的常识已经无法解释了。”

    神棍理所当然地说:“这是恶魔烧的,当然无法用科学解释了。”

    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本就超出理论科学的范畴,再多发生几件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

    神棍很明显更关心找书的问题,他害怕地吞了口口水:“刚才小女孩说的话,是不是想告诉我们,她丢掉的书是天使知道的?唐陌,你有什么知道的书吗?”顿了顿,神棍又补充道:“我知道的书太多了,我在你们图书馆看了快一年书了,哪本书我都看了一眼。”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