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你,不准撩!全集TXT下载->你,不准撩!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45.第四十五章

    【订阅不足60%,将于新章更新24H后看到正常更新内容】

    挂了电话之后, 还在盯着手机微微蹙眉的杜文瑾闻言, 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

    “你就那么急着找死?”

    “——”

    孙项龙猛一吸气, 刚恢复点正常的面色又涨红起来,“好!——我看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没等孙项龙说完, 走廊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听起来为数不少的人走了过来。

    “……”

    孙项龙面皮一紧,嘴唇动了动,但没说出什么来,一双小眼倒是立刻盯向了门口。

    须臾之后,几个人出现在门口。

    赫然是《醉江山》剧组的众人, 为首的正是导演赵生勤。

    孙项龙憋了一半的气顿时一松,回过神来他笑得狞恶——

    “这就是你搬来的救兵?!”

    杜文瑾还没什么反应, 赵生勤等人却是面色微变。

    看着孙项龙那副模样, 显然杜文瑾已经将人得罪得不轻。

    “文瑾——”

    赵生勤走进来, 给杜文瑾使了个眼色,“你是怎么开罪孙总了?还不敢给人道个歉?”

    “道歉?!”

    孙项龙的声音猛地提了起来,眼珠子都仿佛要瞪出眼眶了——

    “我他妈弄不死他!还道歉?——他今天跪下给老子舔鞋都没用!”

    “……”

    赵生勤脸色一沉, 一旁喊了众人来的康云云更是小脸煞白。

    杜文瑾却笑了。

    如晚风拂开月梢上挂着的那点云翳,纤密的眼睫一掀, 露出来的琥珀色眸子里光华潋滟。

    “你要弄死我?”

    “我告诉你——”孙项龙伸手指着杜文瑾, 点了点, 眼睛通红,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我他妈不把你玩/残废了我就不——”

    “……你要碰谁?”

    孙项龙话音之间,兀然插/进来一个低沉冷淡的声音。

    房间里的众人一齐望去,唯独杜文瑾眼都未抬,懒洋洋地轻哼了声。

    三秒之后,房间里还瞧好戏的再没一个坐得住的了——

    “方总?!”

    孙项龙身材矮胖,又被挡在众人后面,此时听了声音,正气得脸红脖子粗——

    “哪个方总敢管话年娱乐的闲事?!”

    屋里面不知道谁吸着气挤出来四个字——

    “环业集团。”

    孙项龙粗着嗓子:“环业集——”

    话音刚到一半,他就像是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眼睛都要脱了框似的傻在了那里。

    其他人比他好一些,但也没好到哪儿去。

    ——房间内这些人,都是娱乐圈里混饭的,可就算圈内的影帝影后他们认不出来,也有一些人是化了灰他们都得死死地烙在脑子里的。

    方之淮大概就算是其中最靠前的那一部分。

    以这人的身价,他们能见着一回——还是在这么私密的场合——都觉着像是做了梦似的不真实。

    他们觉着不真实,杜文瑾倒是真实得很。

    刚听见男人声音的时候,他便没什么动作,到这会儿屋里安安静静,他更不着急了。

    可惜有人急。

    方之淮直接经过赵生勤等人身旁,进了房间里面,第一眼就落到了杜文瑾身上。

    见杜文瑾毫发无伤地站在那儿,望过来的眸子里还沾着凉薄笑意,方之淮心里一松,只不过下一秒就微蹙了眉。

    “瑾儿。”

    这声音里带着一点不赞同的口吻,但更多的还是不需仔细体会就能觉出的无奈和纵容。

    而这亲昵的语气,也成功让刚回过神来的众人再一次表情微滞。

    “……”

    杜文瑾却凉飕飕地瞥了方之淮一眼。

    ——他熟知这人的劣根性,像是生活在原始森林的某种兽类,凶狠之外,最喜欢的就是护食和划地盘。

    而从很久以前,他就极厌烦对方这种刻意在外人面前往自己身上贴标签的行为。

    给他感觉,跟糊上“这根骨头是姓方的了”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过去和现在的区别就是,以前他会跟他讲道理要求私人空间,现在……

    杜文瑾就跟没听见那句“瑾儿”一样,转头瞥了呆滞的孙项龙一眼。

    修长的食指往方之淮身上一点——

    “这是我债务人,短时间内还听我的,你不是要弄死我吗?”

    他勾唇一笑,眼角泪痣微熠。

    “跟他谈吧。”

    说完话后,他转身往房间外走。

    方之淮眼神冰冷地从孙项龙身上划了过去。

    呆滞的孙项龙猛地醒神,只觉着像是一把锐利到开封见血的刀刃从他的意识里冰凉地拖过去。

    矮胖的身体几乎是立刻哆嗦了一下,他点头哈腰地看着男人,笑得比哭还难看——

    “方总我、我不知道他是您的人——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

    方之淮却懒得跟他废话,沉冷如墨的眼瞳一顿,记忆从进来前听见的孙项龙的叫嚣里掠过。

    片刻之后,他唇角轻掀,弧度令人寒栗。

    “话年娱乐?”

    孙项龙又一哆嗦:“……”

    “好。”

    男人抛下这个字后,也不复再多落一个眼神,转身循着杜文瑾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刚出到门口,他的脚步顿住。

    ——

    杜文瑾就半蹲在门旁,手里正拿着块递出去的方巾。

    旁边瘫坐在那儿的女人泣不成声,妆容花得吓人。

    似乎是认出他的脚步声了,半蹲在那儿的青年头也未回,声音轻懒。

    “这位刚刚被里面那个姓孙的欺负过,之后……无论如何,别让话年娱乐的人再拿她出气。”

    方之淮应了一声。

    这会儿,屋里莫名有些尴尬的赵生勤等人都走出来了,神情颇是复杂地在这一站一蹲的两人之间掠过。

    斟酌着用词,赵生勤刚试探性地想要开口,就见杜文瑾站起身来了。

    方之淮立时抬步,走了过去。

    “瑾儿,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

    杜文瑾闻言却是哼笑了一声,懒洋洋地撩起眼皮来,两点冰灼的眸子把人盯着。

    “方之淮,你别得寸进尺。”

    以致杜文瑾的话音落下几秒之后,屋里那些人还是没一个做出什么反应的。

    他们没反应,杜文瑾却动了。

    他几步走进了房间里,站到那惊慌望来的女人身旁,伸手把人一拉,直接拖了起来。

    那女人满脸半花的妆,半干不干的眼泪糊着乱了色的粉底和眼线,再加上脸颊一侧明显留红的巴掌印。

    ——好好一张瓜子脸,这会儿真算得上是惨不忍睹了。

    杜文瑾瞥了一眼之后,倒没什么异样的情绪露在脸上。

    他仍旧那副懒洋洋的神态,下颌往门外一抬。

    “你先去外面。”

    语气倒是比平常要温和上不少。

    到了这会儿,孙项龙和包间里其他人终于回过神来了。

    孙项龙粗黑的眉毛一拧——

    “谁他妈让你走了!”

    那只戴着块镶钻名表的手就直接往这女人这儿伸过来。

    “……”

    杜文瑾眸色一凉,上前半步把女人推到了身后,右手顺势钳住了孙项龙的手。

    抓住之后他狠狠一拧,直接给人反着关节背了过去。

    杀猪似的嚎叫骤然划破了长廊里的安寂。

    包间里其他人见状,脸色都打翻了调色盘似的,有几个屁股一抬就要起来。

    杜文瑾横着视线扫了一圈,唇角一掀,手底力度加了三分。

    耳边的嚎叫登时又提了几个分贝。

    “你们如果再过来一步,吓着我……那他手被废就不能怪我了。”

    杜文瑾笑吟吟地望着众人。

    等见他们确实没敢再有什么动作,杜文瑾眼一垂,微翘的眼梢都耷拉下来,一副没睡醒似的模样,要笑不笑地看着直哼哼的孙项龙。

    “孙总,这事儿我们就这么算了吧,你觉着呢?”

    孙项龙嘶嘶地抽着气,一听这话拧过粗得跟水桶似的脖子,通红的脑门上青筋直蹦——

    “我艹你妈你个兔崽——”

    “呵。”

    杜文瑾撇开脸轻笑了一声,没等孙项龙说完,他转回来,反手狠力一巴掌把孙项龙余下的话音抽了回去。

    手落下后他笑得眉眼凉薄。

    “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我妈长什么样了,你不如省省心?”

    说这话时,青年漫不经心的情绪里露出一点针芒似的冰冷情绪。

    这一巴掌打得稳准狠,孙项龙脸上几乎是立刻起了个红彤彤的巴掌印,脑袋更是懵了好一会儿。

    勉强回过点神来的时候,他就被青年垂下来的没半点温度的视线凉了一下。

    “你……你他妈知不知道我姐夫——我姐夫是谁!”

    似乎是被那一巴掌扇得蒙了,孙项龙这话音来得有点底气不足。

    “话年娱乐的老总嘛,我也是才知道。”

    杜文瑾弯着眼笑笑。

    提起话年娱乐,孙项龙的底气似乎又上来了,他红着脖子瞪杜文瑾——

    “那你还敢打我?!——你信不信明天我就叫人——”

    “别明天了。”

    杜文瑾抽手之前,再一次狠狠地加了下力道,听见孙项龙惨嚎一声,他才满意地收了手。

    “就今天啊,现在立刻打吧。”

    在满屋子人不善而又若有所思的目光里,杜文瑾背手抽出了裤袋里的手机,笑吟吟地滑开了屏幕。

    “一人打一个,公平竞争。”

    看他这架势,孙项龙心里咯噔了下,一边不服输地去摸手机一边粗着嗓子咬着牙问:“你叫什么!”

    “文瑾。”

    青年抬头,扬起一个无害的笑。

    房间里有人皱眉。

    杜文瑾在圈内也算是接过几部中成本的制作,积攒了一定的人气。

    前一段时间跟顾静、方之淮一起上了ANT的热点,再加上昨天还没平息下来的头条,更是给他扩大了下知名度。

    ——只不过刚刚进来的青年从头到脚都气势凌厉得吓人,他们即便觉着眼熟,也丝毫没往荧屏上那个看起来温顺的年轻人身上想过罢了。

    而想起了青年人的身份,满屋子的人就更觉着奇怪了。

    ——在他们的印象里,文瑾可似乎不像是什么有背景的人物,怎么竟然敢跟话年娱乐叫板呢?

    孙项龙小眼在屋子里面瞅了一圈,把其他人的神情收到了眼底,他心里之前一直压着的火就烧起来了。

    显然,其他人都跟他一样,觉着这个文瑾根本就没什么势力可以倚仗,偏偏还敢跟自己动手……

    孙项龙恨恨地咬着牙。

    “你给我等着——我待会儿让你和那个小/贱/人不得好死!”

    “……”

    杜文瑾眼都没抬,在一堆联系人里划了一遍。

    然后他微挑了眉。

    叫他那些朋友帮忙,他嫌丢人。

    可要是叫他大哥,那他……

    “啧。”

    杜文瑾不爽地看着最后被自己备注了个Z而压在联系人里最下一栏开头的那个名字。

    指尖在上面顿了两秒,压了下去。

    没到三秒,电话就接通了。

    “……瑾儿?”

    男人低沉的声线带着意外的情绪。

    拨通的一瞬,杜文瑾就有点后悔了,只不过面上仍旧那副不凉不热的笑意。

    他一垂眼。

    “上来,还债。”

    “……”

    对面沉默了下,“上哪儿?”

    杜文瑾笑意一凉。

    “五分钟内你要是上不来,那以后就永远别他妈出现在我面前。”

    “……”

    德盛楼饭店楼下的停车区,黑色轿车车门被人蓦地推开。

    杜文瑾的话音在房间里落下之后,孙项龙恶意的目光就投了过来。

    “怎么——没人肯来吗?”

    那令人厌恶的眼神带着滑腻得像蛇似的冰凉温度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杜文瑾。

    挂了电话之后,还在盯着手机微微蹙眉的杜文瑾闻言,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

    “你就那么急着找死?”

    “——”

    孙项龙猛一吸气,刚恢复点正常的面色又涨红起来,“好!——我看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没等孙项龙说完,走廊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听起来为数不少的人走了过来。

    “……”

    孙项龙面皮一紧,嘴唇动了动,但没说出什么来,一双小眼倒是立刻盯向了门口。

    须臾之后,几个人出现在门口。

    赫然是《醉江山》剧组的众人,为首的正是导演赵生勤。

    孙项龙憋了一半的气顿时一松,回过神来他笑得狞恶——

    “这就是你搬来的救兵?!”

    杜文瑾还没什么反应,赵生勤等人却是面色微变。

    看着孙项龙那副模样,显然杜文瑾已经将人得罪得不轻。

    “文瑾——”

    赵生勤走进来,给杜文瑾使了个眼色,“你是怎么开罪孙总了?还不敢给人道个歉?”

    “道歉?!”

    孙项龙的声音猛地提了起来,眼珠子都仿佛要瞪出眼眶了——

    “我他妈弄不死他!还道歉?——他今天跪下给老子舔鞋都没用!”

    “……”

    赵生勤脸色一沉,一旁喊了众人来的康云云更是小脸煞白。

    杜文瑾却笑了。

    如晚风拂开月梢上挂着的那点云翳,纤密的眼睫一掀,露出来的琥珀色眸子里光华潋滟。

    “你要弄死我?”

    “我告诉你——”孙项龙伸手指着杜文瑾,点了点,眼睛通红,“今天,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我他妈不把你玩/残废了我就不——”

    “……你要碰谁?”

    孙项龙话音之间,兀然插/进来一个低沉冷淡的声音。

    房间里的众人一齐望去,唯独杜文瑾眼都未抬,懒洋洋地轻哼了声。

    三秒之后,房间里还瞧好戏的再没一个坐得住的了——

    “方总?!”

    孙项龙身材矮胖,又被挡在众人后面,此时听了声音,正气得脸红脖子粗——

    “哪个方总敢管话年娱乐的闲事?!”

    屋里面不知道谁吸着气挤出来四个字——

    “环业集团。”

    孙项龙粗着嗓子:“环业集——”

    话音刚到一半,他就像是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眼睛都要脱了框似的傻在了那里。

    其他人比他好一些,但也没好到哪儿去。

    ——房间内这些人,都是娱乐圈里混饭的,可就算圈内的影帝影后他们认不出来,也有一些人是化了灰他们都得死死地烙在脑子里的。

    方之淮大概就算是其中最靠前的那一部分。

    以这人的身价,他们能见着一回——还是在这么私密的场合——都觉着像是做了梦似的不真实。

    他们觉着不真实,杜文瑾倒是真实得很。

    刚听见男人声音的时候,他便没什么动作,到这会儿屋里安安静静,他更不着急了。

    可惜有人急。

    方之淮直接经过赵生勤等人身旁,进了房间里面,第一眼就落到了杜文瑾身上。

    见杜文瑾毫发无伤地站在那儿,望过来的眸子里还沾着凉薄笑意,方之淮心里一松,只不过下一秒就微蹙了眉。

    “瑾儿。”

    这声音里带着一点不赞同的口吻,但更多的还是不需仔细体会就能觉出的无奈和纵容。

    而这亲昵的语气,也成功让刚回过神来的众人再一次表情微滞。

    “……”

    杜文瑾却凉飕飕地瞥了方之淮一眼。

    ——他熟知这人的劣根性,像是生活在原始森林的某种兽类,凶狠之外,最喜欢的就是护食和划地盘。

    而从很久以前,他就极厌烦对方这种刻意在外人面前往自己身上贴标签的行为。

    给他感觉,跟糊上“这根骨头是姓方的了”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过去和现在的区别就是,以前他会跟他讲道理要求私人空间,现在……

    杜文瑾就跟没听见那句“瑾儿”一样,转头瞥了呆滞的孙项龙一眼。

    修长的食指往方之淮身上一点——

    “这是我债务人,短时间内还听我的,你不是要弄死我吗?”

    他勾唇一笑,眼角泪痣微熠。

    “跟他谈吧。”

    说完话后,他转身往房间外走。

    方之淮眼神冰冷地从孙项龙身上划了过去。

    呆滞的孙项龙猛地醒神,只觉着像是一把锐利到开封见血的刀刃从他的意识里冰凉地拖过去。

    矮胖的身体几乎是立刻哆嗦了一下,他点头哈腰地看着男人,笑得比哭还难看——

    “方总我、我不知道他是您的人——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

    方之淮却懒得跟他废话,沉冷如墨的眼瞳一顿,记忆从进来前听见的孙项龙的叫嚣里掠过。

    片刻之后,他唇角轻掀,弧度令人寒栗。

    “话年娱乐?”

    孙项龙又一哆嗦:“……”

    “好。”

    男人抛下这个字后,也不复再多落一个眼神,转身循着杜文瑾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刚出到门口,他的脚步顿住。

    ——

    杜文瑾就半蹲在门旁,手里正拿着块递出去的方巾。

    旁边瘫坐在那儿的女人泣不成声,妆容花得吓人。

    似乎是认出他的脚步声了,半蹲在那儿的青年头也未回,声音轻懒。

    “这位刚刚被里面那个姓孙的欺负过,之后……无论如何,别让话年娱乐的人再拿她出气。”

    方之淮应了一声。

    这会儿,屋里莫名有些尴尬的赵生勤等人都走出来了,神情颇是复杂地在这一站一蹲的两人之间掠过。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