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被迫转职的剑修全集TXT下载->被迫转职的剑修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49.不是更新,内有红包,慎买

    防盗, 购买全文50%可以看到正文, 没买满72小时后可见  第十章

    终于哄的爹不生气之后,叶雾沉松了一口气。

    危机解除。

    然后他就得寸进尺, 日常作妖了。

    “爹,你辛苦了!”叶雾沉对着叶广寒说道, “你这次出去好久, 事情很麻烦吗?”

    说罢,他仰着头,目光看着叶广寒, 满脸求知欲的看着他。

    叶广寒见他如此, 也不隐瞒他,直接说道:“的确出乎意料。”

    一听他这般说,叶雾沉就知道这次事情不简单, 能够让叶广寒如此说的, 必然不同凡响。

    “你们遇到了什么?”叶雾沉直接问道。

    “是仙府秘境。”叶广寒说道。

    “……”叶雾沉。

    整个瞪大了眼睛。

    他目光盯着叶广寒, 半响,说道:“爹, 你刚才说什么?”

    “你们遇上了什么?”叶雾沉。

    叶广寒目光看了他一眼, 然后沉声说道:“是仙府秘境。”

    “……”叶雾沉。

    卧槽,居然真的有仙府秘境啊!

    传说中的仙府秘境啊!

    叶雾沉整个都震惊了, 然后他的脸色迅速的变得有些微妙, 他想起自己在事发那日随口一语, 没想到成真了。

    半响之后。

    他抬起头, 目光看着叶广寒, 说道:“你这样告诉我,没关系吗?”

    仙府秘境什么的,难道不应该是重中之重,机密中的机密吗?

    叶广寒这般毫无顾忌的告知他,不会消息泄露吗?

    闻言,叶广寒说道:“无事,仙府出世瞒不住,明日该知道的人自会知道。”

    叶雾沉闻言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

    不过……

    叶雾沉抬起头,目光看着面前的叶广寒,一脸郑重的开口说道:“爹,你放心,我会保密的!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闻言,叶广寒脸上神色一顿,似是没想到他会这般说一样。

    片刻之后,他勾唇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摸了摸叶雾沉的头,说道:“真乖。”

    叶雾沉闻言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我可是最听爹的话了。”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习惯性的动了动头,用脑袋蹭了蹭叶广寒的手掌心。

    叶广寒见他这般样子,脸上笑容更加深了,心下陡然生出一种,我儿子世界第一可爱的感觉。

    “爹啊——”叶雾沉拖长了尾音,声音说不出的乖巧可人,然后抬起头,目光看着叶广寒,仰着头看的那种,眼睛会冒小星星的,他眨着眼睛,说道:“爹,晚上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闻言,叶广寒脸上顿时浮现几分难色,半响之后,说道:“你已经长大了……”

    “我好久没见爹了,特别想你。”叶雾沉说道,声音特别情真意切,望着他的眼睛充满了濡慕和渴望,“这半个月以来,爹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我心下既担心却又不敢问,只得一个人忐忑……”

    他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就不信叶广寒还能坚持得住,叶雾沉低下头,摆出一副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心下冷哼了一声,道。

    果不其然——

    叶广寒一见他这个样子,心下顿时就是一痛,他目光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心道,还是个孩子呢!

    这孩子,如今也不过才十几岁,还未脱离父母的羽翼,江雪这些年一直行踪不定,极少回宗门。叶雾沉可以说是和叶广寒父子二人相依为命,叶广寒会溺爱他不是没道理的。

    幼子素来是得父母偏爱的。

    而这孩子也素来极为依赖他,叶广寒目光看着面前的叶雾沉,只觉得心下软的一塌糊涂,他道,想来这些他失踪杳无音信传回来的日子,他必是不好过的。

    崔煜早前就同他说了,他会给叶雾沉喝酒,是因为看他这些日子来都为叶广寒担心,忧心忡忡,焦虑不安。夜里都未曾睡过一次好觉,故而他才会出此下策,让他喝点仙灵果酒缓解焦虑不安,能睡一个好觉。

    ↑其实,崔煜会和叶广寒说这些,亦是替叶雾沉开脱。

    他也是个狡猾的,知道叶雾沉是叶广寒的软肋,深谙如何让他放叶雾沉一马的道理。

    崔煜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叶雾沉担心叶广寒是真,他给叶雾沉喝酒是想缓解他近日来的焦虑不安也是真,但若是说他没私心,那是假的。

    这种半真半假的话,最是容易取信他人。

    更何况,叶广寒没有怀疑的道理,在这等小事上,崔煜没有必要“骗”他。

    当时,叶广寒听崔煜如此说,还不觉有什么。尚且能淡然自若的说道,“劳你操心了,这些日子来麻烦师侄你了。”

    但是,等到了如今,面对叶雾沉的时候。

    见他如此一副小心翼翼、忧伤惆怅的小可怜模样,叶广寒心下顿时一痛,再想起之前崔煜说的那番话,只觉得这心脏的疼痛悸动猛烈翻倍。

    在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伸手将面前的孩子搂进了怀里。

    柔软的温热的稚嫩身躯,乖巧安静的躺在他怀里。

    就同以前一样,和这个孩子小时候一样。

    当初,他亦是这般抱着这个孩子,似乎时光从未远去,他们亦如从前。

    这种意识,让叶广寒心下一阵酥麻的温暖。

    他抱着叶雾沉,终是叹气,说道:“也罢,仅此一次。”

    “下不为例。”

    ***********************************************************************************

    躺在他怀里的叶雾沉闻言,得意的勾起了唇角。

    他心道,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太好了!”被叶广寒抱在怀里的叶雾沉,开心的说道,“晚上我要爹一起聊天!”

    “不许喧哗。”叶广寒闻言顿时就皱起了眉,习惯性的训斥道,“早睡早起,明日早晨还有早课。”

    闻言,叶雾沉顿时笑嘻嘻说道,“只聊一会,不会耽误正事的。”

    “再说了,都这么晚了!爹你找我说了那么一通话,你觉得我还能睡得着吗?”叶雾沉说道。

    “……”叶广寒。

    所以说,怪我咯?

    最终——

    叶广寒无奈,他既不想和叶雾沉聊天,又受不住他的痴缠。

    只能两人躺在床上,他同他说一些早年他在修真界的经历。

    就跟睡前故事一般。

    叶雾沉听得津津有味,然后在叶广寒低沉性感的耳语中沉沉睡去。

    待他睡着之后,躺在他身边的叶广寒微微垂眸,看了一眼身旁阖眼睡着的少年,心下顿松一口气,他还真心他不睡缠着他要聊天,可算是睡着了。

    修为到了叶广寒这个境界,是无需睡眠的。

    他平日里也没有睡眠的习惯,大多时候都是在打坐悟道。今夜倒是例外,或许是因为今晚的月色太美,亦可能是因为太累,他躺在叶雾沉的身边,阖眼竟是睡了过去。

    次日

    一大早,天还未亮。

    叶雾沉就睁开了眼睛,一夜好眠。

    “醒了?”在他醒来的那一瞬间,察觉到他呼吸变化的叶广寒自然是知道了,于是开口问道。

    “嗯。”叶雾沉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

    叶广寒闻言皱了皱,说道:“时候尚早,你还可以在睡一刻钟。”

    “不睡了。”叶雾沉摇了摇头说道,“睡不着,既然醒来了,我就起来了,一会还有早课呢。”

    若是以往,他定是要再睡一个回笼觉的,但是今天……就算了。叶广寒还在他身边,吓都能吓醒,谁那么心大,还能继续睡。叶雾沉心下腹诽道,也不想想昨夜,是谁强拉着叶广寒和他睡觉的。

    睡醒不认人,拔叼无情,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听了叶雾沉那番话之后,叶广寒说道:“也好。”

    我就知道,叶雾沉闻言心道,他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疼儿子。

    他一边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心下想着,叶广寒这些年来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越来越不知道疼人了。和小时候,会抱着他举高高,哄他吃饭饭的那个叶广寒不一样了!

    叶雾沉从未有哪个时候像现在这般清晰的认识到,叶广寒他变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叶广寒了。

    好日子要到头了。

    唉!心疼自己三分钟。

    叶雾沉从船上下来,拿起放在一旁的剑袍,慢吞吞的穿起来。

    床榻上,只穿着一件雪白里袍的叶广寒半起身,头微微往外转,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看着前方穿衣的叶雾沉,黑色的如同瀑布一般柔顺的长发散落满床榻。

    一刻钟之后。

    穿戴好,洗漱完毕的叶雾沉,来到床边,对叶广寒说道:“我走了。”

    “去吧。”叶广寒看着他,微微颔首说道。

    然后叶雾沉转身,就出了屋。

    目送他离去之后,见他身影消失在屋内,叶广寒收回目光,重新躺回去了床榻之上。

    身旁空荡荡的,也没有方才有人躺在身边的温暖体温,以及淡淡的属于那孩子身上独有的清香,像是雨后山林的清爽又充满了蓬勃生机的让人沉醉的味道。

    “唉!”许久之后。

    床榻上传来一声深深的沉重叹息。

    感受到缺了一般的床榻的空荡冷静,叶广寒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寂寞。

    为人父的悲哀。

    孩子总有一日会离巢。

    不想活惹!

    六岁的叶雾沉,每天早上天还没亮,人还没睡醒,就抱着有自己人高的木剑,开始了跟着叶广寒学剑的日子。

    寒风瑟瑟中,叶雾沉怀抱木剑,张嘴打了个哈切,眼神迷蒙。

    心下哀嚎,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

    叶广寒的教育理念和大部分的封/建/大家长一样,对待需要继承家业的长子严苛而不近人情,对于没有背负传承重任的幼子纵容溺爱。

    在六岁以前,叶雾沉是泡在蜜罐里的。

    修道之人多清苦,严于律己。每日天尚未亮,便起身,于山林、空旷之地打坐吐纳。

    破晓时分,刹那涌现的第一缕朝阳金光,带着丝丝鸿蒙之气。于修道之人,大有益处。

    叶雾沉曾见过一次这样的场景,嗯……怎么说呢,大型聚众修仙场面。

    放在后世那就是邪/教现场,是要被警察蜀黍抓去喝茶的。

    叶雾沉的兄长,叶江雪,在他三岁时候,便加入了这大型聚众修仙的活动。

    而叶雾沉,直到六岁每天还是呼呼大睡到天亮。

    直到近日,被他爹每日天未亮抓起来学剑,才被迫加入早课打坐中。

    这对父子近日来一反常态的举动,引起了上清宗上下的震惊好奇。叶长老不是一贯对小师弟都是放纵不管的吗?怎么突然就一反常态,严格教导了呢?

    低阶的弟子们虽好奇却不敢问,但是上清宗有的是好奇又敢问的道君、剑君们,他们可没有那个顾虑。

    修道之人大多随心率性而为,从不抑制自己的好奇心。

    第一个前来打探询问的是叶广寒的师兄,也就是叶雾沉的大师伯,藏剑峰的首座峰主,瞿清秋。

    “你不是一直坚持由着雾沉自由生长的吗?不干涉他的选择,怎么如今插手起他的教导?”瞿清秋笑着说道。

    叶广寒放下手中的茶杯,声音淡淡,“我原本以为,有江雪,便不必要求雾沉什么。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成为他想要成为的人,他拥有自由。”

    “反正,不管他做什么,有我和江雪在,总不会委屈了他。”叶广寒道。

    瞿清秋闻言笑了笑,道:“真应该让外面那些人看看你这样子,你这般可有丝毫寂灭剑尊的冷酷绝情?”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叶广寒淡淡说道。

    “那你缘何又改了主意?”瞿清秋好奇道。

    叶广寒沉默,静了许久。

    才叹了一口气道,“前些日子,我去见了陆长明。”

    瞿清秋闻言,顿时沉默。

    陆长明乃是苍生门,天子峰的首座峰主。同妙音阁的明霞仙子是道侣,二人育有一子。

    修士拥有子嗣不易,故而多数对孩子纵容宠爱。陆长明夫妇二人,对独子向来娇惯。因陆长明已有传承道统的大弟子,故而对独子亦是放纵,不强求他修道。

    夫妻两,是将这儿子当成是眼珠子一般来宝贝。

    哪知,一次秘境历练,竟是差点让陆源丢了性命。

    说起来也是陆源倒霉,因着他苍生门元后大修的独子的身份,在秘境内引来一名小门派出身的女修的的殷勤。陆源向来对女子客气,虽然对那女修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也多为容忍。

    可谁知这女修有个自幼青梅竹马的师兄,那师兄见女修对陆源殷勤,心生妒意。在秘境内,对陆源暗下毒手。

    陆源不慎着了道,哪怕最后靠秘法保住了性命,却也是神魂受损,到现在人还没醒。

    “我宁可从现在让雾沉多吃些苦,也不愿他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受伤吃苦,甚至是……”叶广寒说道,下面的话竟是再也说不出口。

    他眉头紧紧皱起,俊美的脸上神色带着几分沉郁。

    为人父母者,难。

    坐在他面前的瞿清秋闻言,亦叹了一口气,道:“可怜天下父母心,陆源那孩子我见过,心性是个好的,可惜了。”

    “为人父母者,当为之计深远。”叶广寒开口道,“我原以为有我在,可以护他一辈子。”

    “若是我不在,还有江雪。”叶广寒叹气说道,“可现在,先前是我想岔了,雾沉当是他自己立起来。”

    “是这个道理。”瞿清秋点头赞同。

    他见叶广寒一脸沉郁之色,宽慰他道:“雾沉是个好孩子,他会理解的。”

    “更何况,雾沉天赋不比江雪差,你若是听之任之随他去。不说浪费他一身好资质,就是他日,他同江雪差距渐大,他自个心下也不好受。”瞿清秋道。

    叶广寒听了他的话,不但没有被安慰,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了。

    半响,他才叹了一口气,“是我错了。”

    “你那是太溺爱孩子。”瞿清秋终是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但没敢说的话,“你早该让他去修道学剑,跟着门中弟子一同做早课了。哪能任由他玩乐,虽说你本意是要让他自由选择未来人生,但是他一个小孩,他能懂什么?”

    “为人父,就是要严格教导他做人道理,你那不是为他好,而是害了他。”瞿清秋摇了摇头叹气说道,“师弟你啊,平日里待他人倒是理智冷酷的很,到了雾沉那,却是百般慈父心肠,舍不得他吃一点委屈,受一点苦。”

    “可玉不琢不成器啊!”瞿清秋劝道。

    叶广寒闻言沉默。

    半响之后,“是我错了。”他叹道。

    门口。

    偷偷趴在外面的叶雾沉,听了屋内自家父亲和大师伯对话,顿时咬牙。

    原来如此!

    我就说父亲怎么突然转性了,原来都是因为那陆源!

    唉!

    我是城门着火那倒霉的被殃及的池鱼啊!

    张韵目光看着面前的少年,同她的重生不一样,面前的这个少年是真正的十几岁半大少年。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张韵心道。

    因为我内心有鬼,所以看人也复杂。张韵这般安慰自己道,一切都是我多想了,但是心下却始终无法放松。

    整个心弦都绷紧了。

    叶雾沉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下还疑惑呢,至于吗?他不就随口开了句玩笑,她就吓成这个样子?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