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地微尘传全集TXT下载->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642章 这人放走了黄檗

    他转身就要走掉,这时小黄毛狗仿佛也看出了他要走,又是汪汪两声,那声音里充满了可怜的意味,赵正对求饶最熟练了,所以对这种声音也最敏感,他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小黄毛狗两点漆黑的眼睛正看向自己,那眼神里充满了乞求之意,完全没有了当日在山巅遇见它时眼神里那种深不可测的意味。

    赵正不由得心软,有一种想搭救它的想法,但它又知道小黄毛狗的厉害,可不要自己刚救了它,它转眼就攻击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天这小黄毛狗咬死黑虎的残忍景象此刻还在他眼前闪现,他心里又犹豫了,小黄毛狗被夏家抓住的时候,他也看见了,那时自己心里还想这小黄毛狗终于被人捉住了,再也不能害老虎了。

    可是现在他竟又遇见了小黄毛狗,而且在这种情景之下,他又记起当日在山巅之上时,小黄毛狗虽然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但并没有害自己,说来也许小黄毛狗并不害人吧。

    当日赵正被小黄毛狗摸头发时唤出了石之纷如,而将小黄毛狗吓走,这时赵正是不知道的,假如当日石之纷如不出现的话,赵正怕是要遭小黄毛狗的毒手了。

    这时赵正又看了两眼小黄毛狗,这时从它的身上看不出一点儿厉害的样子来,完全是一只普通的可怜巴巴的小狗啊,而且可怜的就像是落水的那种。

    真不知道夏家把小黄毛狗挂起来做什么,而且藏在这及其隐蔽的地方。

    赵正心里几次犹豫,他本是心地极善良之人,因为在江湖上经历的多了点,长了一些经验,所以也不像往常一样遇见困难就去搭救,反而考虑的多了。

    他几次想走,终究还是不忍心听到小黄毛狗可怜巴巴的声音,而且小黄毛狗是看见自己才开始叫的,分明是对自己信任了。

    他又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善良战胜了理智,决定救下小黄毛狗了。

    他想定了,便抬头朝着小黄毛狗说道:“我救你下来,不过你千万不能恩将仇报咬我啊。”

    小黄毛狗咬死黑虎那一幕赵正还历历在目。

    小黄毛狗仿佛能听懂他的话,当下闭嘴不再叫了,眼皮扑闪两下,好像是一定不会的意思。

    赵正心里不由得好笑,这小黄毛狗扑闪眼光的样子还真可爱啊,要是抓这小黄毛狗给寿儿玩的的话,寿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他的思绪一下不受控制便想到了寿儿,这时心里忽然又涌起淡淡的悲伤来,眼里竟转出了泪花,心里道:可惜可怜的寿儿已经不在世上了,我再也不能见到他了,也再也不能给他好玩的好吃的了。

    他心里当下不痛快起来,默默地低下了头。

    小黄毛狗见赵正并不救他,又焦急地叫了起来。

    赵正惨然抬头,注视着小黄毛狗,自言自语道:“我见也见不到寿儿了。”

    当日默不作声,去搬了几个小箱子,摞起来,站到上面为小黄毛狗解网。

    小黄毛狗不知赵正这句是什么意思,歪着头似乎是思索了一下。

    赵正触手摸时,这网又细又软,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他一寸一寸地去寻线头,却是寻找不到,网的收口处在一个铁钩子上挂着,赵正试着拽拽,又是分毫不动,他想了想,看来只有用火烧的法子了。

    当下对小黄毛狗说道:“我要喷火烧断这网,你稍微忍住点痛。”说完后并不看小黄毛狗的反应,默运心神,当下呵地一口便喷出来了火。

    他好久都没有喷火了,现在一喷火,没想到火势还挺大的,也许是在葫芦峪吃了一口怪物的内丹的原因吧。

    他一下子拿捏的不准,一口火喷的又有些猛,不免将全部网都笼罩住了,小黄毛狗身上霍地燃烧起来,赵正忙道对不住,拿手帮它拍灭,小黄毛狗虽然被烧着了,果然忍着疼一声也没吭。

    赵正一口火喷出,忽然想到狐狸会不会也被关在这里,还有自己的驴子,还有那个蜘蛛妖怪,它们会不会都在这里呢?

    当下心情兴奋起来,忙跳了箱子,四处角落里寻了个遍,又在头顶的每一处角落也看了个遍,并没有它们的踪影。

    他不由得心下失落,心想同样是禽兽,小黄毛狗关在这,它们怎么不见呢?

    小黄毛狗见赵正忽然不知又去干什么了,很是着急,又汪汪叫了起来。

    赵正缓过神来,摇摇头,又踏上小箱子上,这次他对准了网的上端挂勾处,将嘴抿的紧紧的,只露出一个一个小口,想喷出微小的火苗来。

    果然,他抿紧嘴一喷,出来的火苗便细细的短短的,正好对准了网的接口处,只见那网绳也不像普通的绳子一般一点就燃烧起来,而是像冰一样,一点点地化去,喷了大概有四五十口,网的结绳处渐渐全部化掉,篷的一声,网带着小黄毛狗掉落了下去。

    赵正心道,终于烧开了。

    网掉落在地的一瞬间,小黄毛狗从网的破开处一跃而出,竟不看赵正一眼,奔跑着寻路出去。

    赵正心道,这小畜生一点礼貌都没有,自己救了它,它竟然也不看自己一点。

    又想到既然是畜生了我又何必和它一般见识。

    小黄毛狗四处奔跑的寻了一会,找不到出路,又跑到赵正脚边汪汪叫了起来。

    赵正心想这是又用得着我了,当下也不生气,道:“我能找到出去的路,你跟着我吧。”

    跳下小箱子,沿着来时的路径走出,小黄毛狗跟在后面,走出写着画烛两字的大门,走到梯子旁边的时候,赵正本想说我抱你上去吧,但想到小黄毛狗昔日的残忍,不敢靠近它,便说道:“从这梯子上去就能出去了。”

    他虽然知道狗不会爬梯子,但也不想靠近小黄毛狗。

    小黄毛狗看看梯子,一跳便跳上了一节梯子,待稳定身形后,又是一跃,这样小黄毛狗一跃一跃地竟跃到了上面。

    看它的身形轻巧,一点都不费力。

    赵正惊讶的张开嘴合不上,以前可是从来也没见过狗还会爬梯子的。

    他随后也爬了上去。

    上去后小黄毛狗还等着他,赵正见这小黄毛狗还算有点良心,没有一走了之,便道:“你自由了,快逃命去吧,一直走就能出去了。”

    小黄毛狗静了一下,迈开步子,但忽然收缩了回来,看着赵正,仿佛想要赵正先走一样。

    赵正心想这小黄毛狗还怕自己骗它不成,我先走就我先走,他便迈步先走了起来,沿着甬道往前走,渐渐有熹微的天光射进来,原来折腾了一晚上不觉天亮了。

    赵正走出了假山,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一晚上没睡也一点都不累,回头看看小黄毛狗,道:“现在你可自由了啊。”

    但却见小黄毛狗一动不动地缩在假山背角的角落里,赵正心里真奇怪,这小黄毛狗在里面时挣扎的想出去,可是出来了它却不逃跑。

    正想小黄毛狗为什么那样的时候,忽然不知从哪里冲出两个红衣人,他们一扑而来,手中一扬,赵正立刻被绳索套在了身上,他们知道赵正跑起来很快,竟将赵正的膝盖以上都绑了个结结实实,以防他突然逃走。赵正突遭袭击,竟没有反应过来,竟被捆了个措手不及,自己要想跑时,两腿已经被绑紧。

    福管家这时也从桥对面走,背着手,冷笑一声道:“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原来昨晚赵正逃跑后,福管家不敢去禀报夏近河,着急的他一晚上在附近来来回回的寻找,昨晚因为天黑,他没有看见赵正进了假山,所以也没在意,没想到今天突然见赵正出现,立刻便叫两名红衣人将赵正捆了起来。

    福管家刚刚说完,却见眼前黄光一闪,一物从假山里奔出来,从他身旁掠过,飞速而去,待他看清是小黄毛狗时,小黄毛狗已跑的不见了踪影。

    福管家立刻脸色煞白,好像出了大事似的,连声音都变了,喊道:“快,快去抓住它。”

    但此时小黄毛狗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还往哪里去抓,两名红衣人愣怔了一下,放开赵正去追小黄毛狗。

    赵正这时才明白,小黄毛狗一直躲在假山里不出去,是怕被人抓住,而等自己被抓住后,他才突然出现逃走,真是怪机灵的。

    而自己又被捉住,真是有些悲哀,不知夏家会不会还将自己斩首。

    两名红衣人追了几程,已经没有一点小黄毛狗的影踪了,又气喘吁吁地回来交代,福管家看他们空手而回,脸上又现出焦虑来,道:“快,你们快拿工具去召集人去捉黄檗。”

    两名红衣人应着去了。

    福管家狠狠地瞪着赵正,道:“是你放走了黄檗,这就跟我去见老爷。”

    福管家见小黄毛狗是和赵正一起出现的,便认定是赵正放走的。他这时已经不能再隐瞒了,得赶快去告诉夏近河才是。

    赵正这时才知道小黄毛狗叫做黄檗,只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怪的名字。

    福管家在背后推着他一径去见夏近河,这时赵正被绑住了双腿,只能用小腿一挪一挪地走路,走起来很慢,福管家焦躁不安,在路上叫住几名正欲去捉小黄毛狗的红衣人,抓住赵正的胳臂拽起来就走。

    不一时到了会客厅,夏近河正和东门红衫坐着说话,见赵正没有被杀死反而被捆绑而来,很是惊奇。

    福管家这时说话都有些不流利了,断断续续地说了赵正逃跑并放走小黄毛狗的事情,夏近河一听小黄毛狗竟然逃走了,一下子颓然坐倒在地,喉咙里痰声大作,呼吸瞬间变的急促起来。

    赵正一惊,这小黄毛狗对夏家这么重要吗?这一逃走,好像丢了他们的心肝一样。

    福管家慌忙叫下人去拿热水和毛巾,东门红衫也忙站起来看视。

    众人手忙脚乱了一会儿,夏近河吐出喉咙里的一块痰,才慢慢缓了过来,东门红衫看着赵正,脸色也变了,似乎是怨恨,又似乎是责备,道:“你为什么放走黄檗,你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吗?那是救助夏家小官人病症用的,好不容易捉住了,却被你放走了。”

    赵正听这么一说,立刻觉得万分羞愧,好像自己真的犯了弥天大罪一样,而且东门红衫从没有对自己疾言厉色的说过话,她今天这么说话,自己更感到羞愧。

    夏近河喘了几口气,脸上的神色如死灰一般,向着东门红衫摆摆手,道:“侄女莫生气,唉,也许是老夫家小官人命该如此吧。”

    顿了顿又道:“这件事让侄女多费心了,一直不让侄女回去,费了好大工夫做了木头人才捉住黄檗,想不打一切都是徒劳的。”

    说着长长叹了一声。

    东门红衫安慰道:“也许这人是无心纵放的,伯父安心,黄檗刚逃走的话一定逃不远的,侄女再费点心制作些木诱饵。”

    东门红衫这么一说,赵正心里顿时又感到一些温暖。

    心想:“东门红衫毕竟还是了解我的,知道我是无心放走小黄毛狗的,只不知夏家小官人得的是什么病,又不知小黄毛狗怎么能治病了?”

    夏近河叹口气道:“老夫还是等择个吉日再给小官人服用黄檗,没想到这一等就耽误了。”

    福管家也是一脸的颓然之色,这时向夏近河道:“老爷,都是这人放走了黄檗。”说着一指赵正,眼睛里满是怒火,好像要用极端的方式惩罚赵正,他才能出了这口气。

    东门红衫忽道:“这人怎么能放了黄檗,黄檗不是在密室里关着吗?”

    夏近河也被提醒起来,抬头道:“是啊,怎么会?”

    福管家明显的有些尴尬,道:“是他偷偷进入咱们的密室放走的。”

    夏近河疑道:“黄檗是在蚕丝网里罩着,他一个外人怎么能打的开?”

    这句话明显是怀疑自己人干的。

    福管家更加显得尴尬了,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因为这,连老爷都要怀疑自己了,气愤愤地向赵正怒道:“你说,你是怎么打开蚕丝网的?”12.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