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地微尘传全集TXT下载->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568章 奇迹

    但看灵韵的神情,似乎也胜算在握。

    两人上台后更不答话,各各催持起法器来,只见那块满是气孔的石头徐徐地升起,固定在灵韵使者身前三尺之处,而灵韵使者双手做法诀,指挥着那块称为玲珑心的石头,虎霸的虎尾也徐徐而起,在空中灵巧摆动,就像是还在老虎尾巴上生着一般,摆动的那般灵活而随意。

    两人还没开战,台下的人已轰然叫好。

    虎霸自信的嘿嘿一笑,忽然大叫道:“虎虎生威。”

    他这一声喝出,那条虎尾忽然来回地摆动,在幻影中仿佛真的幻化出来一条斑斓大虎,咆哮着向灵韵使者噬去,灵韵使者双手法诀齐掐,竟从那玲珑石上的各个孔隙中喷出一股股的白气来,打向那幻化出的斑斓猛虎,白气所至,那斑斓猛虎一点点的消失,不多久,斑斓猛虎竟皆消失,只留下一条虎尾无力地在地上摇摆,可见这一战耗费了不少的灵力,虎霸见状不好,大吼一声,地上虎尾又倏地挣扎了起来,虎霸又大叫一声,“狂风暴雨”,那虎尾似乎是受了召唤,立刻在空中幻化为千百条虎尾,真的如狂风暴雨般向灵韵使者当头而来,仿佛是夹着风势,又有雨势,灵韵使者一时惊慌,蹬蹬蹬后退三步,双手急挥,身前的玲珑石立刻旋转起来,那狂风暴雨的一条条风雨幻影尽皆被石头上的孔隙吸了进去,霎时,风雨消失的一点也没有了,虎尾又无力的落在了台上。

    台下的人都非常的失望,他们还是对虎霸寄予了深厚众望的,没想到虎霸这么的不堪一击,现在的情形是不是已经黔驴技穷了呢?

    只见虎霸收回那条虎尾,双手紧紧将那虎尾攥住,两手成拳,并排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看他那动静,仿佛是要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来了,果然,只见他紧闭双眼,口中呶呶地念叨着什么,接着大声喊道:“合一。”

    只见霍地一下,他的身体前出现一个和他一般大小的幻影,这个幻影朦朦胧胧的,给人以不真实的感觉,但一看就知道是虎霸,而那条虎尾此时已生在了虎霸幻影的额头之上,和他的额头结合起来了,只见虎霸幻影头一甩,竟是很灵活的样子,虎尾倏忽而出,鞭向灵韵使者身上,而虎霸幻影忽地欺身而进,去抓那玲珑心,灵韵使者大惊,赶忙施法反击,但虎霸幻影的动作实在太快,这时已将玲珑心已抱入怀中,将气孔都堵塞了住,而虎尾也兜头向着灵韵使者脚下鞭去,灵韵使者仓促中还念着法诀,这时甫甫法诀刚刚生效,冲入了十几个气孔,已将虎霸幻影的半个身子冲没了,眼看就要胜利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虎霸忽然施法,指挥着虎尾向灵韵使者的下盘鞭去,那虎尾仿佛也知道灵韵使者现在处在紧要关头,疯狂地在灵韵使者的下盘鞭来,灵韵使者哪里能顾得上自身的安危,只是运力冲开气孔,眼看那虎霸幻影的多半个身子就要消失了,然而正在此时,灵韵使者忽然脚下一滑,竟然跌倒在地,顺势滑下了圆台,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那玲珑心的气孔全部被冲开,虎霸的幻影也全部消失,虎霸的真身因为耗力过多,跌倒了在台上。

    那玲珑心失去了主人控制,就如一块普通的石头般掉下,虎霸意念一转,虎尾一鞭打去,玲珑心被砸下了圆台。

    台下顿时大声欢呼,掌声经久不息地雷鸣起来,终于是他们意料中的虎霸获胜。

    王中散和冯暴虎在台下看的心驰神往,只觉得这般精彩的打斗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们也颇有跃跃欲试的心情,但是想到自己只会舞刀弄剑,上去之后与他们完全是两样的打法,胜算几乎为零,自己身为修真之人,为什么与人家比起来,连人家的一个影都跟不上,别人到底是用什么法子的,趁这次遇见这么多修真之人一定要好好打探一下。

    这时只见圆台上的虎霸已站起身来,将虎尾也拿起,从怀中拿出一块石头来,两手掌心相对的握住,一会儿便精神焕发,神采奕奕起来,刚才的疲惫一扫而光。

    王中散和冯暴虎看去,都是大吃了一惊,虎霸手中的那块石头,分明就是灵石啊,那能增加人灵力的灵石,他们怎么也有,难道他们也认识姓叶的,并从那里获得了灵石。

    虎霸将那块灵石的灵力吸尽,随手一扔,灵石掉在了圆台上,滑到了地上,原来那圆台上是光滑一片的,普通人上去根本站都站不稳,更别说打上一打了。

    虎霸此时恢复了力气,向着台下抱拳,道:“还请赐教。”

    说话间,有四条身影纵起,跳上了圆台,这四人身材都很矮小,但五官周正,肩膀肌肉都高高隆起,一看就知道是粗犷有力之人,他们一上台便做了自我介绍,原来是轿子门的,这轿子门据说是专门为修真人士中的高贵者抬轿而产生出来的一个门派,众人看他们身段,果然是抬轿子的好胚胎。

    王中散心中疑惑,轿夫一般都是下贱人做的营生,怎么还有专门给人抬轿的修真门派呢,他听周围的人议论说,这轿子门最近很是吃香,要想加入,非常之难,首先身形要合乎轿子门的收徒标准,不能长的太高了,也不能长的太胖了,还不能长的太丑了,长的太高了轿子也会抬的高,坐轿人会不舒服,长的太胖了,抬轿子会摇摇摆摆的,至于长的太丑了,会影响坐轿人的心情。

    除了这几点外,轿子门收徒还非常的苛刻,比如说性子不能好动,抬轿时要做到目不暇视,口不多言,所以招收的门徒极少,但个个出来都是佼佼者。

    轿子门这四人一出,台下的人都欢呼起来,王中散和冯暴虎见他们都是空手而来,都很惊奇,难道他们没有法器吗?

    台上的虎霸道:“各位请了。”

    他一见是轿子门出现,先自胆怯了一些,早就听闻轿子门个个是佼佼者了,而轿子门的四人自出现后,一直面色严谨,不苟言笑,只报出了他们的门派,而没有报出他们的姓名,虎霸先在气势上输了一着,他为了给自己打气,深提一口真气,大声道:“各位的法器呢,请亮出了吧。”

    这句话一说完,只听乱嚷嚷的声音从台下传来,叫道:“法器到。”

    接着只见台下人群中让开了一条道,一顶深黑色的轿子冉冉而来,而抬轿的人竟然有十几人之多,而且个个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这轿子很重的样子,看抬轿子的人衣服装束与台上的四人差不多,很可能他们便是一个门派的,只见他们边急速地奔跑,边喊上一句“法器到。”然后就呼哧呼哧地喘起气来,到了台下,那些抬轿子的人才纷纷散开。

    因为人头拥挤众人也看不清这轿子的全貌,只是一片的深黑色,只是奇怪的没有布幔之类的。

    人们心想法器怎么还放在这么个奇怪的轿子里面,为什么不拿出来呢?

    只见台上的四人依然是冷静如斯,毫不所动,直到给他们抬来轿子的人都散去了,他们才似乎是稍微转动一下眼睛。

    台下众人纷纷腹诽:这四人一定是轿子门长老级别的人物,不然架子怎么这么大,自己门派的送来了法器,连句话都不吱声。

    可是心中又奇怪那些轿夫为什么不把法器从轿子里拿出来呈上去呢?难道也是因为台上四人不理会他们的原因。

    王中散和冯暴虎也是感慨万分,轿夫不是下贱的营生吗?为什么在修真人士这里反而是很高贵似的,他们真有些想不通。

    只见四人稍稍动了一下,各各抓住另一人的手,围成了一个圆圈,接着四人各各用力,默念法诀,台下的那顶轿子便动了一动,然后徐徐地升了起来,慢慢地到了四人的头顶,慢慢地降落到了四人围成的圈里面,这才稳稳地落地,四人收了法诀,放开了手,台下众人这才看清楚了这顶轿子的庐山真面目,只见这顶浑身深黑色的轿子,连轿顶、轿扛、轿身都是深黑色,轿子的四周都是严严实实的,没有门窗,浑然一体,只是没有平常的轿子大,大概只有平常轿子的三分之一大小,整个轿子看起来仿佛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深黑铁块,在中间焊接了两条铁棍,众人才想到为什么这轿子十几人抬着,还气喘吁吁的模样,原来是生铁铸的。

    众人这时才想到,这轿子里根本没有什么法器,这顶轿子就是一件法器。

    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啊,法器竟然做成是一件轿子的模样,或者是这顶轿子竟被炼制成了法器。

    台下众人四目以待,只觉得真正的精彩这才来到。

    而一旁的虎霸看着这阵势,亦是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看这顶铁轿子这般沉重,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厉害非常的,自己手中的虎尾会是其对手吗?他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

    而四人此时依然是默不作声,慢慢地走到轿子身旁,微微屈身,把轿扛放在了肩膀之上,一齐用力,将轿子抬了起来,看他们毫无费力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身上没有一万斤的力气,也有一千斤的力气,而他们都挺直腰的时候,轿子刚好离地五尺多,他们站直的样子也看起来从容之极,众人都想到怪不得轿子门择徒严厉,原来确实是也根据的,此刻这四人举重若轻的表现就说明了一切。

    四人抬起轿子来,终于,慢慢地迈出了一步,而四人的步子又是匀称而一致的,可以看出他们在这上面一定耗费了不少的心力,才修炼的如此之完美。

    仿佛好戏就要开演了,台下众人都鼓起了眼睛,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很是静寂,就连谁咳嗽一声都仿佛是震耳欲聋的,于是,连那忽然想要咳嗽的人也紧紧闭住了嘴巴,忍住喉痒,不敢破坏这气氛。

    只见四人迈出了步子,一步两步,向着虎霸而去。

    虎霸用力地咬紧牙齿,给自己鼓劲,然后奋力挺身大喝道:“虎虎生威。”

    接着,那条虎尾猛然冲向空中,幻化出来一只斑斓大猛虎,只是这次幻化出的猛虎比刚才的要大了一倍有余,众人惊呼,虎霸真是深藏不露啊,原来他还有更厉害的。

    斑斓大猛虎似乎狂啸,张开巨口,擎起爪牙,扑向铁轿子,那张巨口,足足可以一口将铁轿子和四人生生吞掉了,但四人神色不便,依然迈着小小的步子,迎着猛虎斑斓大口,勇敢而上。

    仿佛下一刻,就会有奇迹出现。

    人们都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一刻的发生。

    等待着两件截然不同的法器撞击在一起的结果,孰败孰胜,仿佛这一举,就能决定其胜负。

    然而就在这时,仿佛奇迹真的发生了,虎霸啊的一声,向后滑去,原来是他刚才祭出“虎虎生威”时太过于用力,而脚下不甚滑了一下,但他这一滑,仿佛就像是势不可挡似的,连锁反应接连发生,他滑倒在地,接着整个身子也是一滑,竟然从本来就很滑的圆台之上滑了下去。

    而他刚才啊地叫的时候,他祭出的虎虎生威就慢慢消失着,随着他掉下圆台的时候,虎虎生威竟然全部消失,只留下了一条硕大的虎尾,无力地掉落,竟然也滑了起来,向主人滑落的地方滑下。

    这个难道就是奇迹吗?

    众人怔住,然后哑然,仿佛是在饥汉面前放了一碗香喷喷的面,等饥汉正想一饱口福的时候,面忽然被端走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是那种心很痒,但无法挠一挠的感觉。

    台下众人都很失望,但更多的是心痒难搔。

    虎霸也太不争气了,还没动手,自己便先掉下去了。

    人们忽然又觉得这次规矩定的不好,什么掉下台就是败了,还有这圆台为什么弄得这么滑呢,好像是专门想让人失败一样,这太也不人性化了。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