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地微尘传全集TXT下载->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559章 不是滋味

    他的气色比先前又好了许多,脖颈也可自由的转动,狐秃为他的伤好的这么快而感叹,心想还是小孩子好啊,有个伤痛好的比较快,不像大人,一旦有个伤损便是缠绵难愈。

    它心里又感慨了一番,这时不觉有些倦怠,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瞧瞧此处四下静寂,毫无人影,自己正想好好的睡一觉,想罢,便朝后看了一眼,叫道:“小子,帮我放哨,我睡会。”

    说毕,寻找大青石,跳上去,卧着乜斜着眼睛打起盹来,大青石晒得热热的,卧上去满肚皮都是舒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狐秃才自然醒转,睁开清爽的双眼,大大地伸着懒腰,随便叫道:“臭小子。”

    但是没有回音,他下意识地左右看看,周围草长石蹲,哪里还有寿儿的影子。

    它吓得身子一咕噜跳动了一下,心想坏了,那小子竟然逃走了。

    跳下青石,便满地里去寻找。

    但周围草木生长,大树枝桠横伏,连个鸟叫的声音都没有,哪里还有寿儿的身影,狐秃气得大声叫道:“臭小子,臭小子,你这忘恩负义的臭小子。”

    它怒骂几声,周围的空旷中也是回荡着它的声音:臭小子,臭小子。

    狐秃不觉得吓了一大跳,环眼四下里瞭望,一个人影都没有,它不由得更加的害怕了,不知怎么便走到了这鬼地方,有那小子陪同走时还不觉得,现在自己一个人了,才觉得害怕的要命。

    狐秃望着四周无形的空旷,忽然生出莫大的恐惧来,它缩起身子,简直缩成了一团,毛皮也瑟瑟发抖起来,就在这时,眼前豁然一响,就像是从高处忽然跳下什么似的,狐秃的身前,一个巨大的黑影陡然出现,挡住了它身前的所有阳光,挡住了所有的温暖,它顿时感到一片寒冷,它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着,将脑袋藏在身子之中,不敢抬头一看。

    “你这毛团,葫芦峪怎么走?”

    一个似人非人的声音在头顶凭空出现,声音听起来粗声粗气的。

    当虚拟的恐惧终于变成真实,狐秃的害怕更加多了,它心里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葫芦峪这三个字,想在脑海中赶快寻找出答案来,但是脑海中一片空白,接着它感到下身湿润,原来是自己又被吓得失禁了。

    面前的那个声音似乎颇为的不耐烦,就叫道:“爷爷问你呢,你聋了吗?”接着狐秃感觉什么力量将它握了住,它的身子立刻悬空而起。

    它吓得哇地大叫一声,睁开眼睛,身子已离地有七八尺之高,而它身前,站着一个高约一丈的巨人,此刻原来竟用手抓起了自己。

    巨人身上长满了黑色的的毛发,披头散发,双目阴冷,嘴里露出两只獠牙来,不知是人是怪,巨人将手掌轻轻合拢,狐秃疼的哇哇的大叫起来,仿佛全身骨骼都要被捏碎了。

    那巨人又大叫:“你没听到我的问话吗?葫芦峪怎么走?”

    狐秃终于在恐惧中鼓足勇气,大叫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它知道再不鼓起勇气说话的话,自己就要被捏死了。

    那巨人听了仿佛不满意,仍旧问道:“你不知道什么?我问你的是葫芦峪怎么走?”

    狐秃快要被气死了,自己明明说了不知道了。

    它全身痛楚,仿佛下一刻就支撑不住了。

    这时一个声音不知从哪里而来,说道:“放开它。”

    那个声音不大,仿佛就在耳边。

    狐秃抬头,瞥见对面不远的一株大树上,在树枝间露出寿儿的半个身影,他又重复着刚才的话,“放开它。”

    狐秃明知寿儿斗不过巨人,但他还是如发现了救星一样,大叫道:“快救我,快救我。”

    巨人晃了几次脑袋才看见在另一颗大树上的寿儿,寿儿脸色平和,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神色来,但也似乎是鼓着所有的勇气,又重复道:“放开它。”

    巨人仿佛听懂了他的话,竟慢慢地将狐秃放回了大青石上,然而将巨大的胳膊伸出,将手掌伸到了寿儿所处的那棵树前,意思是要寿儿到他的手掌中来。

    狐秃暂时脱离了危险,望着巨人将手掌伸向寿儿,心里紧张的扑通扑通大跳,不知寿儿会怎么办。

    只见寿儿几乎没有犹豫,从容地跳入了巨人的手掌中,巨人收回胳臂,将手掌微微合拢,把寿儿圈住,然后伸回到自己硕大的脑袋旁,又粗声粗气地问道:“葫芦峪怎么走?”

    巨人硕大的脑袋伸到寿儿的跟前,寿儿大概比他整个脑袋略大一些,巨人说话时从他口中喷出的难闻味道呛得寿儿几乎要吐出来,而他那露出口外的两只白惨惨的獠牙,让人看了,不由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升到头顶。

    狐秃的心也狂跳着,它仿佛看到下一刻寿儿回答不出巨人的问题就会被捏死的惨状,它想我应该赶快逃走才好,可是心里虽这么想,脚下却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虚软的一点劲也提不起,它又心想,要是这巨人就此捏死了这臭小子,说不定怒气得发就会放了自己。

    寿儿望着巨人两只拳头大小的凶目,咬了咬牙齿,亦是无畏地看向巨人,巨人两只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又张开巨口说道:“快点告诉我葫芦峪在哪里,不然我捏死你。”

    他说着,将掌心合拢了起来,寿儿立刻感到全身巨痛,他咬紧牙,闭住眼睛,忽然大声喊道:“往北一直走,到一峡谷中,再往西北走两百里就是了。”

    寿儿说完,巨人的手陡然一松,他似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亦是把寿儿放到了青石上,然而身子一纵,跳上了一颗大树的顶上,然后手搭莲蓬四周看了看,又跳下树,大着步,去了。

    随着巨人嚓嚓的脚步声渐渐听不见了,狐秃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寿儿站起来,什么话也没说,径直向前走去。

    狐秃慢慢跟上,舒展了一下四肢,感觉身上的疼痛还在延续,不过捡了一条命,实在是万幸,他看着寿儿的背影,叫道:“喂,小子,幸亏你知道葫芦峪那鬼地方在哪,不然咱们就都死翘翘了。”

    寿儿的脚步停了下来,没有回头,说道:“我不知道。”

    狐秃一愣,道:“什么你不知道?”忽然想到什么,连声音都失惊失张起来,叫道:“你……难道是瞎说的。”

    寿儿恩了一声,继续走路。

    狐秃吓得又是浑身一咕噜,叫道:“完了完了,巨人要是发现你骗他,返回来时咱们都会没命的。”

    寿儿摇了摇头,道:“他不会回来的。”

    狐秃又是一愣。

    寿儿淡淡地说道:“我给他指的路径,是咱们路过的那片悬崖,巨人身躯蠢笨,走到悬崖边是收不住脚的。”

    狐秃又是一惊,他仔细回想,他们确实是路过一片悬崖的,不过因为悬崖边太陡峭,而且光滑无比,他们没有走那里,而是绕远走的,他听了寿儿的话,不由得一阵欣喜,巨人一定会掉进悬崖的,那样就后顾无忧了,但忽然心中又想到这小子为何如今变得这么阴险狠毒,自己时常陪伴在他身边,会不会有危险呢。

    心里想着又不觉得惴惴起来。

    他心里这样想,嘴里也就软了一些,道:“谢谢你救了我。”

    寿儿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稚气未退的双眼里忽然变得有些阴冷,看着狐秃,冷冷地说道:“你救过我一次,我也救你一次,从此以后,咱们两不相欠。”

    狐秃心里一寒,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过了一会儿,心里憋得都变作怒气发作了出来,道:“你这小子,刚才巨人出现的时候,你不叫醒我,反而是自己躲了起来,你那时哪里记得我的救命之恩了。”

    寿儿听了,慢慢地说道:“我当时躲了起来,正是想寻找机会救你,以便还你之情。”

    寿儿说的决绝,狐秃听的身上一颤一颤的,它大声叫道:“你太疯狂了,要是那巨人稍有怒意,咱们都得死,你不怕死吗?”

    寿儿忽然笑了一声,出现了在孩童脸上不该有的神情,说道:“自从我的亲人都离开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顿了一顿,他又淡淡地说道:“死,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将脸转了过去,神色间若有若无的浮上了一层悲凉。自浮寿山殒落,已经要快两年的时间的了,他又长大了许多,这其间种种的磨难让他脱尽了在浮寿山时的稚气,变得坚毅变得成熟了许多。

    狐秃被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寿儿忽然又说道:“只是我还不能死。”

    狐秃更加的愣怔了,他当初认识的寿儿不是这个样子的,仅仅是一年多的时间,他竟变化这么大,与当初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原先那个动不动便哭鼻子,幼稚但还有些可爱的孩子再也看不到了,他分明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自己时时刻刻都感觉陌生的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是他的家破人亡吗?浮寿山与寿儿的关系,狐秃也是后来在无意中获知的,是啊,没有什么力量能使人改变性子,脱胎换骨的,除非真的是家破人亡,只留下孤零零的自己。

    这个很可能吧。

    但也许是自己的原因,自己那一砖砸在他的额头,清醒后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现在的他的额头上还留着深深的、已经永远好不了的、深入骨头中的伤痕。

    这个原因也有可能。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天帝斩妖台的开启,致使世间戾气大重,路上就听闻说这股天地间的戾就曾使一只猪变得巨大无比,暴虐食尸,而江湖人士误认为是神兽,而这小子很可能也是感染了这股戾气,虽然身体并未变化,但却使他的性子大变,变得狠心而毒辣。

    狐秃在脑中一点一点地分析着,望着寿儿在前面的步伐,它忽然想到,这小子为什么不逃走呢,还乖乖地随我走路,难道他想回到古寺中将自己和付东流一起害死,它想到这里,随即就为自己的这种想法而发笑,这小子哪里是付东流的对手呢,只怕付东流伸一个手指头就能将他压死。

    它又想道,这小子既然家破人亡了,他已无处可去,不跟着我他还能去哪里呢?

    这样想着,不由得心里又是释然。

    又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真的是好险,怎么忽然会出现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呢,忽然又想起难道是天帝斩妖台的完结这个原因,仔细想想,极有可能,天帝斩妖台既然开启过了,那么天下的妖魔鬼怪再也不用有所顾忌,于是就都重现人间,肆无忌惮起来,这样的话,还是天帝斩妖台常常开启的好,最起码也每年开启一次,那些妖魔鬼怪哪里还敢到处乱窜,生事害人呢。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狐秃不时地就要瞎想一通。

    ……………………………………………………………………………………

    都累了好几天了,今夜好不容易能早点睡了,但在中夜的万籁俱静时分,赵正被狂妄的大笑声所惊醒。

    那笑声在暗夜中笑的分外的惊心动魄,而且还是在赵正睡意正浓之时,更加的动魄惊心了。

    赵正抚着咚咚跳着的心,睁开沉重的眼皮,意识慢慢地从沉眠中回复了来,不用想,他就知道是谁,他喃喃地道:“又是你,怎么了?”

    黑暗中渐渐显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在虚空中飘忽不定,就站在赵正三尺远的距离,但赵正看不真切,也懒得去看,因为他知道那是石之纷如,石之纷如幻化出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

    笑声渐渐止歇,石之纷如的声音清晰了起来,“你终于还是回心转意开宗立派了,浮寿门,浮寿门,哈哈,这个名字不错,我很喜欢。”石之纷如说着,语气中掩盖不住的欣喜。

    赵正的睡意退去,稍稍清醒了一些,此时有种仿佛终于钻进了石之纷如设的彀里的感觉,心里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