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地微尘传全集TXT下载->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九十六章 腹痛

    赵正不由得好笑,刚笑了一声,忽觉自己肚脐之下如被刺了一剑一般,疼痛万分,他以手抚腹道:“好疼啊!”

    不眠宋直均觉他也是装出来的,都不去理会。

    赵正肚腹疼痛却越来越重,他闭紧眼睛,额上豆大的汗珠滴落了下来,他先前肚腹疼痛偶有发作,这次却是隔了好长的时间,但是痛楚也是甚于先前。

    这很是熟悉的感觉在他身上蔓延,那疼痛在他小腹中下积聚许久,左冲右突,似想冲将出去,在赵正感觉来,正如小腹内伏了一只刺猬,满身的利刺,挣扎着要从他小腹内冲将出去,赵正痛的惨不堪言,啊啊的大叫起来。

    宋直看他一眼,调侃道:“赵师弟,你装的咋那么像呢。”他想起自己来,真是自愧不如。

    不眠也看赵正一眼,赞道:“确实是,赵英雄深藏不漏,原来赵英雄的演技最高了,只怕其他方面也比其他人强许多。”

    宋直听他夸奖这个最没用的赵师弟,幸灾乐祸的道:“嘿嘿,他这是习以为常了,经常一副哭丧脸的模样,现下装起来当然是分外的像哪!他那些丑事哪,呵呵……”

    想起赵正不登大雅之堂的事情,大笑起来,笑一阵也捂住肚子道:“肚子好疼……好疼……现下可不是装出来的……呵呵……”

    不眠极感兴趣,挨过来,道:“赵英雄有甚么侠义之事吗?”

    宋直谈性顿起,侃侃起聊起赵正的荒唐事来,什么赵正打水掉到井里,什么赵正去摘果子被野蜂狂蜇,说的两人笑成了一片。

    赵正却是痛的渐渐叫变成哭,哭变成了叫,连哭带叫起来。

    他的痛苦声伴着宋直故事的情节,若合符节,听得宋直不眠又更加满意的大笑起来。

    赵正苦不堪言,**上的疼痛不用说,精神上屡遭磨折,这时听得宋直叙起往事,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又痛又羞,真是狼狈不堪,疼得做起来又躺下,躺下又坐起来。

    最后他连**的声音都是无力喊出来了,不眠和宋直背向他坐着,毫不知觉。

    叶无柄飘在空中,闭目不语,似乎睡着了,对这一切都置之不理。

    刺痛的感觉在赵正小腹内盘亘许久,慢慢地似已突破右方的围堵,终于冲开一线,赵正只觉得刺痛渐渐凝成一线,沿着右腹直直而上。经大巨**,过关门**梁门**,直直冲上**中**来,赵正大惊,难道是先前东门谷所食之药此刻才发挥毒性,只觉刺痛也变为了钝痛,如有甚么利器要在他肚腹内打一个洞一般。

    他大惊之下,顾不得疼痛,举拳猛击右腹,那感觉却愈来愈真晰,疼痛一直射到**中**,赵正心内慌张,心里认定这定是毒气在身体里游走,毒气攻心,自己可就没救了,必须将它打散才是,左臂使出全身的力气来,猛地在**中**上一砸,他这一击是在好不力大,**中**上果然闷痛,那股向上的刺痛似乎消失,不再向上冲,虽然胸脯上依然一片的闷痛,但总觉得比之先前好了许多。

    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坐起身子来,捂着右胸歇歇,宋直不眠谈性正浓,完全不管他的死活,还背对着他,时而笑的身子一颤一颤的。

    赵正觉得好些了,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毒性会在这个时候发作,忽然想到:“先前李师兄腹痛之际我便想着自己要是腹痛那该多好,那是便觉得小腹肌肉跳了一下,腹内有些不舒服,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宋师兄也肚子痛起来,自己也由不得想一下肚子,肚子果真便又有一些不舒服,待到得知他们全是装出来的,自己也不自禁的老想着肚子痛,没想到不一时便真的肚子大痛起来,难道是我胡思乱想的结果吗?这可不妙,以后可不能想这些,不然这毒性也是随心而发的,自己非得无法可救不可。”

    一边想一边自怨自艾,坐了一会,见宋直不眠谈性愈来愈浓,眼看天要黑下来,完全忘了要赶路的。

    只听宋直说道:“……那次赵师弟遵师兄的命令,带了一串珠宝去山下兑换银两……”

    不眠插嘴道:“怎地拿珠宝去兑换银两?”

    宋直看看四周无有外人,压低声音道:“道长有所不知,我浮寿山什么都不产,产的便只有珠宝,嘿嘿.”

    不眠道:“当真是天下奇闻,珠宝是海里老蚌生出来的吗?”

    宋直大怒:“我浮寿山乃是大山,跟海有什么干系?”

    不眠道:“那怎么会生出珠宝来?”

    宋直怒汹汹的道:“珠宝海里生的,山中便生不得吗?”

    不眠奇道:“难道山中也有老蚌?”

    宋直气得说不出话来了,道:“你这人真是太也迟钝,我不跟你说了。”

    不眠赔笑道:“如此金玉良言,小道怎敢错过呢?还是再说来我听听吧。”

    宋直正聊到兴头,也不忍就此而废,道:“那也行,不过你这人讲话太也没水平,最好不要插嘴的好。”

    不眠急待听他讲故事,忙忙点头答应。

    宋直续道:“那日赵师弟拿着珠宝去兑银两……”

    不眠又想插一句进去,“为什么要兑银两,而不兑其他事物呢?一顺兑换了山中所需之物,以后也省得再次下山来购买。”

    但他怕忍宋直不悦,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赵正也记起这段往事来,那日师父交代给他两串珠子,要他去山下兑换五百两纹银,然后拿这银子雇一位尚有精力的孤寡老人,来山上长期做些杂务。

    这本是极容易的一件事,没想到赵正却做砸了,他花了银子却带了一个病乞丐回山,病乞丐回山不用说干活了,连走路说话都奄奄一息,而且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腌臜味人见之便远远闭了开来,最后还赖在山上不走,更不能忍受的是接着的几天便有成群结队的乞丐来山上,口口声声说同伴丢失,一连闹了还几天,阮坞杉铁青着脸,气得一眼也不乏,最后还是李义费尽口舌软硬兼施连哄带骗才将病乞丐一伙赶下山去。

    赵正想到此节便不由得满面通红,当日都怪自己看那乞丐可怜,便问他愿不愿意去浮寿山,那乞丐满口答应,而且当时见他身子健壮,无疾无病的,哪曾想他一到山上便躺倒地上**起来,而且预先还约好了他的乞丐同伴们一同山上闹事,从中取利.

    赵正想着这些面皮觉得好烫,这个世上自己连最最贫贱的乞丐都能骗得了自己,自己还有什么用呢?

    此时他恨不得找个地洞转进去。

    却听宋直神采奕奕的说道:“……你猜怎么着?那乞丐道,‘大爷,我愿意去你们的大山上去扫扫地拔拔草什么的,我其实挺爱干活的,这儿没活干,我才乞讨为生的,不过你得先把银子给我,我虽然独自一人过活,但不免还有些曾帮过我的好友,我将银子分发给他们了,也是报答他们的平日相济之恩。’赵师弟听这乞丐一顿瞎诌,认定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侠义乞丐,便将银子所兑下的五百两银子一股脑的全给了他,病乞丐见了这么多的银子眼睛大发,马上叫来了他的同伴将银子收好,又对赵师弟说道:‘我兄弟们斗说大爷人挺好,都愿意随大爷到大山里扫扫地什么的’,赵师弟一听可不行,这一大群乞丐去了山上,岂不是,赶忙便推掉了,但那病乞丐还是不死心,认定了山上的人也跟赵师弟一样傻一样容易受骗,便又提要求道:‘要我去山上也可以,不过大爷你得雇一乘大轿子抬咱们上去。’”

    宋直说到这里,哼两声道:“哼哼,要是我的话,听到这话,早就啪啪两个耳光扇死叫花子了,把银子要回,一脚踹开叫花子,哪凉快去那凉快去。好像我们花钱还求他去做佣人似的。没想到啊!赵师弟还是不会生气,和颜悦色的对乞丐说:‘咱们走路回去不是很好吗?坐轿子回去会被师父骂的’一听这话,那群乞丐都哄堂大笑,哈哈……”

    宋直说着自己先就哈哈地大笑起来,不眠陪着他也是满脸笑容,只是不露出声音来。

    赵正望着他们的肩背一动一动的,心里颇不是滋味,现在想起以前的事,心里也颇觉是自己不好,当时只是觉得那乞丐可怜,也就没想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后来上得山来,病乞丐赖着不走,又转述他们之间的对话,非得认定他是被赵正请来的,赵正这才觉得这病乞丐实在是可恶之极。(83中文网 www.83zw.com)</div>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