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地微尘传全集TXT下载->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十八章 寒热交攻

    阮坞杉陡见他有如此神态,不自禁吃一大惊,硬生生将右掌收回,掌力回撤,阮坞杉轻轻一拂衣袖,将回撤的掌力消的无影无踪。

    他背手转身,冷冷的声音道:“你笑什么?”

    小乙见阮坞杉骤然停手,不再加害于他,身上不觉出了一身冷汗,仿佛比方才轻松了许多,吃力地说道:“我……我想到再不用连累寿儿哭了,我只是心里欢喜……”

    说了这两句话,气再也接不上来,只觉得自己为了说话而用尽了全部的精力一样。

    阮坞杉默默叹口气,缓步走到窗前,望着窗格外,再不说话。

    他本非心肠歹毒之人,方才的举止也是激于一片爱儿的愤慨,此时收掌后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了,又听得小乙这般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思也稍稍多了些。

    窗外和风**,时时有风拂着窗格,飘进室内。

    片刻,阮坞杉转过身来,一步一步地走进床前,望着小乙。

    小乙大汗出身,比方才舒服了一些,但仍是无法动弹身子。

    他不知阮坞杉究竟是如何,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他。

    阮坞杉看他两眼,见他神态平和,完全没有惧色,不自禁地想到:“他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我何苦跟他一般见识呢?我这倔脾气何时才能好一些呢?当年就是因为我脾气暴躁,秋素才离我而去的,害的寿儿成了没有娘亲疼爱的孩子,唉……”

    他不觉又回思起了往事,忧愁凝在了眉间,双眉紧锁,似乎要将无尽的愁闷都要锁在自己的心头。他的双眼闭了一闭,在黑暗中凝视片刻,又霍地睁了开来。

    他摊开手掌,凝望着三支小小的箭,朝小乙淡淡的说道:“我可以为你治伤,但并没有十足把握,要么你会一治而愈,要么是一治而亡,你可愿意?”

    他的声音很淡很淡,没有一丝丝的情意含在里面。临了,他又补充一句道:“要是不想治的话,你还可以这样躺着寿终正寝,或许……”

    还未等他说出或许之后的话来,小乙微弱的声音已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愿意的。”

    “很好,很好。”阮坞杉硬生生地将自己未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他本来就是脾气倔强,没想到这个小孩子比自己还要倔了许多,他本想说的是,或许天下还有神妙医术在,小乙可待时而治,听了小乙这样的语气,他知道,他余下的话不用说了。

    小乙似乎对生死已经不留恋了,抑或他还根本不懂生死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他当然还有挂念,但是他又想,他死后依然还会挂念他的亲人的,仿佛死去的境界也会和活着一模一样。他这样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愿意,心里根本就没有多想一想,即使想了,他想的也是伤好后能与阿姊团聚的事情吧。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阮坞杉不再言语,他右掌放在小乙脖颈,微一用力,把小乙的上身扶着坐了起来。

    小乙静躺多日,此时猛地动弹,只觉胸内气息翻滚,颈后大椎处竟如被利刃割着一般,痛楚难当。他紧紧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豆大的汗珠却是从额头滚下。

    阮坞杉见状,平平的声音道:“此刻还可出汗,看来你体内津液并未被热毒耗尽,你的伤势应该怕是可以治愈的。”

    应该怕是可以。

    很是矛盾的说法,但在小乙,还是看到了伤愈的希望。

    这希望虽然只有一丝,但对他来说,却是足够了。

    他紧咬嘴唇,任汗珠簌簌而下,思虑默然地凝在了丹田。

    这本来是他吸取日月精华修炼之法的要义,此刻身形坐起,无意中便自然而然地凝在了这一点。

    阮坞杉左臂支住小乙身子,右掌倏出,向他背部各处大**拍去,他的掌势柔中带刚,一拍一散之间可将小乙体内的热毒逼出,小乙背上**处缓缓有极耳力才可听到的哧哧之声,似是有热毒之气被缓缓逼出。

    阮坞杉凝聚精神,手法纯熟地在小乙背上密密拍去。

    小乙身躯微颤,双眼紧闭,他的一点心思紧紧地凝在丹田之处,恍惚中,丹田处似有一丝凉气泻出,在背部发散了开去。

    阮坞杉掌路渐渐循背而下,在行至白环俞时,阮坞杉掌锋微偏,竟感到丝丝凉气从小乙背部白环俞散出,直逼他的掌际,他大吃一惊,不知是甚么原因,惊异之下,掌力陡增,朝白环俞**拍去。

    这白环俞**位于人体骶部第四骶椎棘突下旁开一寸半之处,乃是丹田之气输转之处,为丹田沟通背部的枢纽。

    方才小乙练精于丹田,所凝阴气正好于此处发泻而出,一路正好将热毒甫甫逼出,阮坞杉这一掌拍去,不啻于火上浇油,不但将小乙体内热毒外溢之路阻塞,反而他加力冲击之下,将发散而出的热气逼向了丹田。

    热毒猛然反溢,小乙丹田之处陡然火烧起来,他猛地大睁双眼,身子前晃,“啊”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阮坞杉想不到会有此变故,眼见小乙一口鲜血红红地染在了被褥之上,身子也随之扑倒,他急忙将小乙身子扶起来,把他轻轻地安顿躺好。

    只见小乙脸色苍白,一缕血水从他的嘴角流出,衬的分外的鲜红。

    阮坞杉想不出如何会发生这种情形,按按小乙的脉搏,脉搏微微隐有一丝而动。

    他一按之下,大惊失色,惊道:“你怎样了?”

    他实在想不到为何会有这出人意料的变故,难道是自己的掌力之故?

    他摇摇头,自己方才所出之掌,并未到了伤人如此的地步。

    小乙身中热毒,面色应该泛红才是,而他此刻却是面色苍白,甫甫正好与热毒之状相悖。

    自己以掌力为他疗伤,并不可能于他内脏有损,他如何便会吐血?

    难道是小箭之毒剧烈,自己的掌力反而助长了毒力的发溢?

    小乙此时只觉丹田之处膨胀欲裂,仿佛有一块炭火在那里燃着,他稍稍一动,胸部便剧痛无比,想要动一动嘴唇,胸部更是痛上加痛。

    阮坞杉见他嘴唇微动,似要言语,伸手在他胸部膻中**上一拍,小乙只觉胸部疼痛略减,他张嘴道:“我……”

    只说了一个句,额上便火热的烫了起来,喉咙干枯,再也说不下去了。

    阮坞从未见过如此怪异之伤势,既有寒症,又有热状,寒热夹杂。

    两种不同之病状同时显现在一人之身躯上,这……

    他又沉思起来,难道是热极而寒,寒症是虚状,使小乙身体表为寒,内为热?

    可是寒热交攻之下,是不应该会被逼迫的吐出鲜血的。

    阮坞杉如何能想出这些来呢。(83中文网 www.83zw.com)</div>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