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地微尘传全集TXT下载->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章 圄山王

    白微尘哑然失笑,“这些扁毛畜生竟然也想成仙,仙真的有那么好吗?”

    荆棘忽道,“白兄,圄山王来了没?”

    白微尘并不知圄山王为何物,但想既然为王,定然是人无疑,环顾四周,唯有蝙蝠,答道,“你我之外,并无他人。”

    荆棘舒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我想他也不会亲自来的。”想起三百年前,圄山王与术人一战,心中犹有余惧。虽然那次圄山王大败而遁,但其实力却不可小觑。

    白微尘听荆棘口气,对什么圄山王似乎颇为畏忌,摇摇头,一敌未去,难道又生一敌吗?忽地想到方才与蝙蝠大战之时所听到的吱吱声,心头一冷,难道?难道那就是?

    只那个声音就是个劲敌,更何况那个声音的主人呢?

    正思想间,忽听荆棘大叫道,“白兄,它们既然来了,你万不可让它们得了修真宝录去?也万万不可留了一个活口出去?白兄,你明白么?好吧!开始吧!”

    荆棘坐在石阵中,俨然像发号施令的元帅一般。

    白微尘不答,眼睛望了天空,天好黑,不知那个让人生寒的吱吱声是否还在?

    此时黑云渐开,露出一弯浅浅的疏月来,天地间一片清冷。

    忽然那个吱吱声再次想起,白微尘心上一寒,正待有所举动,只见群蝠又是得了指示,这儿一团,那儿一团,片刻之间,竟结成了数百个小蝠群。

    白微尘心道,“那个人还在,难道真的是圄山王,他在暗我在明,又不知对方深浅,看来此役艰难了。”当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全力对敌。

    那个声音似是指挥群蝠出击,吱吱声过后,群蝠分兵而出。

    东北角的蝠群首先发难,如一团黑雾般猛罩过来,临进身旁,腥臭大盛,白微尘倏出双掌,躲闪趋避间,掌风哗哗而出,迫使群蝠难近其身。

    又听得吱吱连响,西北角群蝠振翅袭来,白微尘身在石颠,脚下可稳之处不过五步以内,当下斜跨三步,躲过东北角蝠群的扑击,回臂反掌,将西北角蝠群击退数尺。

    这样迟得一迟,白微尘又回步稳身,站牢了石上。吱吱声又连连急促作起,东南西南两处蝠群也加入战团,分击白微尘下盘,白微尘双足凌空踢出,用力逼退蝠群。

    群蝠却也狡诈,知他跨出五步之外便会落地,是以趋避之时只在五步之外,待白微尘甫一收势,蝠群便趁隙力攻,在他收力未发之际猛袭。群蝠越聚越多,四面八方,源源而来,白微尘久战不下,心中焦躁,攻击之势略减,护住全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群蝠见制敌不下,转用车轮战术,此一群力疲而退,彼一群接力而战,中间不留任何空隙,想以此困住白微尘,使之力尽而败。白微尘久战之下,不免心生焦虑。心头一亮,猛地朝空直纵,蝠群见敌转向,急急展翅随攻,白微尘身在半空,脚下已成空隙,趁群蝠未及补住之际,陡然一跃,头下脚上,已扑出空隙,临空一滚,双足已稳稳站在了地面。当此情状,蝠群顿时大乱,不知敌方有何诡计,停立半空,闪翅不攻。

    白微尘朝空一拱手,道,“半日激战,各位怕也是累极了,白某有好生之德,不想骤下杀手,各位还是速退的好。”

    石阵内荆棘一听此言,立即回言道,“白兄,你这是什么话,该杀就杀,听我的话没错。哦,对了,现在战况如何?你伤着没?听你口气,看来已操胜券。”

    白微尘不答,眼望蝠群,忽地吱吱声又起,寒意袭身,冷不可当,他杀机顿起,双臂合旋,双掌徐徐展开,一片白光缓缓现出,却是一柄七尺长两寸宽的利刃,刀面雪亮,寒气咝咝,这正是白微尘撷采石髓,数百年来炼就的寒光斩。白微尘右手执刃,寒光斩缓缓展开,月光之下如一泓欲融的寒冰,刃上寒光隐隐而动,似要泻出刀面。

    白微尘扫视蝠群,兀自严阵以待,他眼光游离,直视刀面,微微言道:“想留下命的,都来吧!”他自来从未杀生害命,今日情势逼人,再加上怪异的吱吱声无形鼓动,拔刃欲战竟毫不犹豫。

    荆棘听到此言,只是一个劲的大叫“好,好,好。”

    蝠群也毫不客气,又腾空而起,结成阵势,分侧出击。

    白微尘舞开寒光斩,冲向群蝠,下手再不留情,刀蝠所接之处,蝙蝠肢体分裂,污血喷溅,一阵阵凄凉的惨叫在夜空中响起,听来让人不寒而栗,毛发皆颤。

    白微尘心下不忍,舞刀稍懈。一对蝠群见有机可乘,直袭空档。白微尘只绝背上一剧,几只蝙蝠早已牢牢在他背上,只觉体内有液体汩汩而出,白微尘心下大惧,反刀轻割,背上蝙蝠各个身断首裂,尸身掉落地面。顾前难顾后,这样一来,白微尘前门顿时大开,群蝠争先恐后般死命扑来,白微尘回刀乱斩,扑在前面的蝙蝠受刀断肢,跌落地面。

    再战得数回合,白微尘右腿受敌,甩之不得,血蝠的噬咬之下,剧痛难当,跄踉两步,险些摔倒。

    他侧身回步,站稳身形,左手猛地把附在右腿上的蝙蝠狠狠拽起,哪知那知蝙蝠竟死般地附着**,用力一扯,腿部火碳般烧痛,竟将蝙蝠所附皮肉也扯了下来。白微尘大怒,挥手将那只血蝠砸在石上摔成黑泥,右手狂舞寒光斩,所在之处,皆触刀浊血,腥臭呕人。

    蝠群见敌愈来愈猛,己身不由大乱,满天散开,乱翅扇空,几欲坠地。空气中满是蝠血的腥味,浅浅月光下,蝙蝠的残肢断体更是狞狰丑恶。白微尘已是满身沾血,寒光斩也凝上了一层红色。蝠血所溅之处,殷黑如墨。一时间,遍山狼藉,不堪目视。白微尘持刀瞪视蝠群肢体,微微喘了两口气。

    突然石阵内传出荆棘的大叫之声。

    白微尘心道不好,血蝙蝠既然能破阵而入山,必能进入石阵内袭击荆棘。他心下大叫不妙,担忧荆棘安危,刷刷两刀逼开身前的蝠群,凌空几个跳跃来到困着荆棘的石阵外。果不其然,石阵外已围满了密密麻麻的血蝙蝠,更见源源不断的蝙蝠从石阵顶端的黑气中冲入,只听阵中荆棘嗷嗷大叫着:“你们这些扁毛畜生,老子瘦的皮包骨头了,你们还来吸老子的血。”

    白微尘挥开寒光斩,把身前的蝙蝠砍落在地,边斩边道:“荆兄,怎样?”

    荆棘在阵内抱头而战,徒手将入侵血蝠攥住扔出阵外,血蝠源源而进,荆棘双手奋扬,猛抓猛扔,饶是如此,蝙蝠攻入丝毫不减,幸喜他在石阵中三百年,修炼的皮厚肉粗,血蝠要吸他血,一时也不能得逞,这时听得白微臣在阵外相呼,知道来了救星,忙回应道:“尚……尚可支撑,不过你快想法子救我出去。”

    白微尘右手横刀,长虹贯日,将石阵上空的几十只血蝠削落在地,抬头只见石阵上黑气中不断有蝙蝠尸首被抛出,情知荆棘尚无大碍,心下稍安。石阵上蝙蝠依然是密密麻麻地附了一层,阵内不断有蝠尸抛出,又不断有蝙蝠补入,见此情状,白微尘挥开寒光斩,将围住自己的蝙蝠斩落数几十只,杀开一条路,纵身而上,凌空击去,一片寒光之下,石阵顶部的群蝠受刃纷纷而下,白微尘奋开双臂,狂砍狂削,护住阵口,惟恐血蝠入阵,荆棘经受不住。

    半空蝙蝠血肉模糊,寒光所过之处,巨石碎屑乱飞,白微尘心中一动,“我用寒光斩削开巨石,岂不是能救出荆兄。”大喜之下,不顾攻己之血蝠,奋力舞刀朝巨石砍去。白微尘专力破阵,身后空门大露,群蝠见状蜂拥而至,密攻其后。白微尘只觉背部似有千万支利刃扎入,鲜血噗噗流出,剧疼之下,咬牙大叫道:“荆兄忍住,我就要削开缺口救你出去。”

    阵内荆棘声息全无,不知是存是亡,当此之际,白微尘再也顾不得己背受敌,生怕荆棘稍有不测,奋力朝石阵面上削去,背部血蝠攒聚,白微尘每一使力,背上便火炙般疼痛,寒光斩果是神器,片刻之间,已将石阵削开径宽**尺深的口子,里面黑乎乎的兀自不知是否打通,刀所触处,仍是硬如石块,白微尘嘶声叫道:“荆兄,荆兄。”

    洞内无丝毫回应。沮丧之下,白微尘忽觉双腿一软,几欲跌倒,慌忙以刀拄地,这才稍稍站住。背部被血蝠吸食许久,这时已麻木无觉。此刻方才想起背部仍有血蝠相附,他稍稍喘口气,因失血过多,已然面如白纸,略为调息一会,凝气于掌,左掌反掌拍向自己背上,触手处毛团篷然,这一拍虽然比之平常力道过小,却也将数十只吸饱鲜血懒待动弹的血蝠活活拍死。

    白微尘惨然望天,月已西没,天际渐曙。这一战,血蝠被歼灭大半,只是荆兄毫无声息,恐怕已在血蝠群攻中无端陨命,实为可痛,这荒山之上现在除了自己,怕再没有一个生人了。想到再没有一个生人了,白微尘忽地悚然一惊:“那发出吱吱声指示血蝠的人尚未露面,假如那人此刻出现,我重伤之下如何是他敌手。”

    欲待站起来时,身上却无丝毫气力。白微尘叹口气道:“罢,死便死了,有甚么了不起的。荆兄,小弟来陪你了。”白微尘死意已决,心下不再畏惧,当下狠提一口气,朗声说道,“贱命在此,阁下请现身吧!”

    风吹草动,除了战败的数几十只血蝠振翅匆忙逃匿外,却是再无半点声息.

    许久许久,依然如故。那神秘的吱吱声来的神秘,去的也一样神秘。

    白微尘轻轻地舒了口气,举头朝石阵望去,但见石面上殷殷片片,尽为蝠血所染,自己方才所削石面,这时借着天光看时,竟如一个大石洞一般,仔细看时,却是还未削深至底。白微尘心道,“荆兄啊荆兄,小弟已尽力而为,却还是救你不出,看来你命中注定要在这石阵中千年万年了。”回思当时荆棘还奢望成仙,今日便罹此难。可见成仙作神只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你又何必,你又何必?思及此处,猛地又忆起荆棘转述术人之语:“仙只是一个虚名,你又何必?你又何必?”心中怅然,举头望了被蝠血染的黑色斑斓的石阵,正如一个大石冢一般矗立于地,双眼不由得****了,自言自语道:“罢,罢,罢,荆兄,待我为你立块石碑,这石阵就做你的坟吧,也算是你与我相识一场。”支撑着要坐起来时,手臂拄刀微一用力,全身筋骨皆痛,哪里还有分毫气力?

    白微尘兀然坐地,心中思潮起伏,“想我三百年清修,今日一战,救人不及,仅能自保,而对手也是一些无知的飞禽。”又想,“我素来惜生爱命,哪知一朝杀机陡起,便害了这许多的生灵性命,它们虽有害我之心,我却也不该一时忿起以命相搏。”一时之间,心中颇为自怨自艾。`

    不觉晨光熹微,东方大明。阳光照耀之下,忽听满山的哔哔啵啵之声,转头看时,竟是山中的巨石在日光之下慢慢酥落,一块一块地掉在地上。白微尘心下大奇,仔细一看,各处石面上蝠血染了之处经日光一照,都纷纷化为石屑,沙沙而下。剥落之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大,最后从啐啐而为哗哗之声,便如一场淅淅小雨转而变为瓢泼大雨一般,猛然间,满山土尘澎湃,轰轰声中,山中各处巨石竟然缓缓塌倒。白微尘心中陡亮,“原来蝠血竟是这石阵的克星。”

    烟尘弥漫之中,一个黑影当空而现,尖厉大笑之声不绝于耳,白微尘一听之下,大喜过望,仿佛隔世见了老友,颤声道,“荆兄,是你么?你还活着?”

    那人大笑落地,道,“是我,我还活着。”

    此人正是被困了三百年方才出世的荆棘了。只见他全身黝黑,瘦骨伶仃,但身材却是颇为高大。白微尘见荆棘无恙,心中大慰,两人相识多日,此刻却是初次会面。

    白微尘要扎挣着站起来,却是全身虚软,气力全无,荆棘双臂扶他起来,白微尘略为站立,喘着气道,“咱……咱们先回洞中吧!”由荆棘扶着踉跄而行。

    一路之上,荆棘绪绪叨叨将他如何在石阵内掌毙血蝠,如何在力不能敌时屏息装死,以避血蝠狂袭,白微尘轻轻“咳”了一声道,“怪不得我喊你时全无声息,我只当你——”荆棘哈哈一笑,“虽说是装死,也被那畜生着实吸了个饱。”

    山路颇为崎岖,再加上白微尘受伤之重,两人说说停停,半天工夫,也只走了几里之遥。走至一块大石面时,荆棘扶把白微尘坐了,略为歇息再行。(83中文网 www.83zw.com)</div>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