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620章 穿阴阳

    那些白塑料袋铺天盖地,跟下雪似得,呼啦啦翻卷了一片,奔着我们就扑了过来。

    大先生抬起手来,水里的波纹震荡了一下,我眼睛一眨,就看见大先生伸手划下了胳膊上的一块肉,在手里生生捏碎了,奔着水底下就撒了下去。

    那些白塑料袋看见了有血有肉,自然被那些血肉给吸引过去了,忙不迭的就散开各自争抢,有几个白塑料袋抢不上,还互相厮打了起来,闹成了一片,反倒是顾不上我们这里了。

    大先生这一招,用的很巧,也很狠。

    我心头一震,我没见过谁能对自己的血肉之躯下了这样的狠手,还面不改的。

    对自己都能这么狠,对别人,更别提了!

    这就是所谓……干大事的人?

    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手里没停,趁着白塑料袋被牵扯住了,我拽着大先生就往上走,这些玩意儿不光是血肉,最重要的,是它们能咬魂魄。

    真要是被它们给吞噬了,连带魂魄,一起报销,别想还有翻盘的可能。

    身上用足了力气,脚底下一蹬,我拽着大先生就往上游,同时长了个心眼儿,先把大先生的章门穴扣住了行气必过章门穴,扣住了他就别想着跟我打。

    大先生倒是也不抵抗,但是脸是越来越难看了。

    我们进阴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吃了毒蘑菇啥的让自己生死交关,或者被地府的人给拉过来,跟济爷一样,灵魂进入到了地府之中,身体还在阳间,还有一种就是通过三鬼门直接进来,这就跟在柴禾垛里失踪的村姑,掉进阴河的小翠一样,无意之中闯进三鬼门,上了阴阳路,阴阳路上活人死人能并存,我们是带着自己是身体进来的。

    地府的人倒是不分你带没带身体,跟活着的一律喊为“生魂”。

    现如今,大先生也能流血也能行气,显然是通过第二种方法进来的,说明他认识三鬼门。

    我们当年进三鬼门,是源于跟踪了银牙,大先生也知道三鬼门,是个什么原理?他跟黑先生一定有某种关系。

    可三鬼门作为我们通阴阳的秘密,也只有我们黑先生自己人知道,难不成是银牙告诉他的?

    但这也不对啊,现在我是魁首,三鬼门如果进了外人,黑先生是一定要禀告给我的,可我一直也没听到有人硬闯三鬼门的消息。

    再说,大先生熟悉《魁道》,他跟黑先生肯是有过关系的,关系还不浅。

    我忽然想起了我上一任的魁首。

    除了隔着棺材见过一面,我跟他没有过任何的交集而当年他跟大先生是一个时代的人,难道大先生跟魁首有超过常人的交往?

    这也是,一个是正道先生之中的翘楚,一个是黑先生的头儿,这两个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跟西门吹雪叶孤城似得,他们会不会惺惺相惜,反倒是有啥旁人不知道的交情?

    可就算有再深厚的交情,我心头一紧,都绝不应该把“万鬼祝寿”传授给外人。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水面,一个猛子就要钻上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手底下特别沉,就好像大先生猛地增加了重量一样。

    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我低头一看,浑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那些白塑料袋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追了上来,跟一群鬣狗似得,咬住了大先生的脚。

    你娘,每次要上水面,你们就他妈的来闹幺蛾子。

    满脑子的疑问已经足够让我焦躁,这些玩意儿还他妈的来捣乱,老子看你们一个个都活得不耐烦了。

    这股子不耐烦的劲头儿让我浑身发了热,一下就把鲁班尺从怀里给掏出来了,银光一闪,那些“白塑料袋”拦腰就被我给斩断了,那股浑浊的液体四散,我也不管辣不辣眼,杀戮的快感让我心里的狂躁得到了舒缓。

    不管是什么玩意儿,我想砍断了,弄碎了,我想杀。

    那些“白塑料袋”是非常凶的,没有死人愿意跟它们打交道,可这会儿我却觉得多多益善,我心里的燥气,只有“杀”能稳定下来。

    水光波动,鲁班尺在阴河里也一样的游刃有余,锋芒毕露。

    那些“白塑料袋”竟然也不傻,见我锐不可当,知道我比它们还危险,感觉到自己踢到了铁板,一个个逃命似得散开了。

    来不及散开的,都被我斩碎了。

    可奇怪的是,我发现那些被斩成碎片的竟然也还能蠕蠕的动,仔细一看,不由暗骂了一句你娘,那些小碎片在飞快的分裂,长大,像是蚯蚓一样,砍成两段,就变成两条蚯蚓,死不了。

    这个地方,哪儿特么还有“死”这么一说呢。

    我也明白见好就收,眼瞅着“白塑料袋”视我如畏途,趁着这个机会就往上顶。

    但我也留意到了,大先生的大腿上血肉模糊,血被阴河的水波一带,就露出了肉的断口,和白生生的骨头。

    可大先生的表情还是平淡如水,似乎受伤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我一时语言匮乏,脑子里只冒出来了一句,真特么牛逼。

    如果被咬的是我,现在呲牙咧嘴,绝不用说。

    这么想着,我用了劲儿,一头就从水面上给扎了出来。

    外面的空气虽然算不上多好,可冰凉的灌进来,还是挺舒服的,我回手把大先生也给提出来了。

    大先生现在这个样子,身上都是见骨头的伤,绝对已经打不过我了。

    带着他上了岸,还想喊干爹,却猛地发现我们露头的地方,已经不是生死桥了。

    这里是特么哪儿?

    举目望过去,荒无人烟的,连个孤魂野鬼都没有,像是地府里的郊区。

    我回头瞅着大先生,忽然间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现在吊打他是易如反掌,可他一身的伤都不在乎,更不在乎我的吊打,于是我索性蹲下身来望着他:“你不是要我跟你走一趟吗?现在我跟你来了,你想干什么,尽快,我赶时间。”

    大先生一笑,摇了摇头:“不是这里。”

    “那是哪里?”我冷笑:“要不,你报地名,我给你打个车。”

    “千树啊,”大先生忽然直直的看向了我的眼睛:“你恨我,是为什么?”

    我没想到他能这么问我。

    要说是恨你的原因,那可太多了,往久里,是你让济爷去翻镇压在地的魁首,害的我们家家破人亡,往近里,你弄出一个“我兄弟”,把三脚鸟坑在我身上,更近的,就是你把自己做的烂事儿,全拍拍屁股推给了我,我不恨你,我特么能成佛。

    “你干嘛要明知故问?”我抿了抿嘴,虽然刚从水里出来,也觉得口干舌燥的:“你心里没点数?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我到底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想知道?”大先生笑:“那你跟我走一趟。”

    老子闲疯了跟你走。

    “刚才在水底下的事情,你也看见了,”大先生的口气竟然特别诚恳:“我现在不会让你出事。”

    苦肉计这一套我还真不吃。

    就算这是小恩小惠,也绝对抵偿不过血海深仇。

    但因为我扣着他的章门,他行气就会送命,所以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只盯着他:“你先告诉我,到底是哪儿?”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真的顶着章门穴行了气,一道穿阴阳倏然出现,我耳边一凉,就跟他一起沉下去了。

    我当时就愣了,我见过不要命的,甚至我自己时常也不太要命,可我真没见过他这么不要命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