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577章 鬼祝寿 4点与致歉加更两更和更五千字没有多收钱

    郭洋一愣,也知道我是认真的,而小白咬着牙,提着手里的东西,已经奔着我扑过来了。

    我一脚将郭洋给踹到了后面,抬手就把鲁班尺抽出来,“锵”的一声把小白手里的东西给格住了。

    我的劲头儿比小白大一点儿,小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踉跄了一下。

    郭洋见状,连忙就跑到后面去了,大声说道:“咱们找个机会走,陆恒川这边不行了。”

    不行了?

    我一拧眉头,刚才被他背在身上的时候没觉得怎么着啊?

    回头一看,后心顿时就凉了。

    陆恒川从背后确实没能看出什么来,可从正面,他白色的衬衫已经全给染透了,左肋下有一个大口子,还在汨汨的流血。

    没记错的话,那个部位应该是脾脏附近,脾脏要是破裂,要出人命的!

    而死鱼眼的脸色,也特别难看,嘴唇都没了血色,眼瞅着应该是站不住了——失血过多,一定是会头昏眼花的,他流了这么多血,不仅能站着,还能背着我坚持这么长时间,他得有多大的毅力?

    一直以来,他好像一直跟个后盾似得支撑着我,从来也没听他有过什么怨言,好像什么都是应当应分的一样。

    “你这会儿不应该分神。”

    就在这个时候,小白手里的东西一压,冲着我就下来了。

    我顶了一下,这才看出来,他拿的东西非驴非马,模样很奇怪,我看不出什么材质的。

    而且,我也反应过来了,鲁班尺削铁如泥,他拿什么能跟我扛这么久?

    仔细一看,这个玩意儿也是棒状的,听着跟鲁班尺的撞击声就觉得特别沉。

    小白盯着我,眼神特别可怕:“今天是个机会,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你跟我算?”我冷笑一声:“我的新仇旧恨,还他妈的不知道跟谁算呢!”

    银牙……要不是他跟济爷说了什么,济爷怎么会上我们李家捣乱,我们李家又为什么会家破人亡?

    就连济爷,也付出了一辈子的代价留在李家。

    他们的账,我来算。

    我手上凝气,一下把小白给震开了。

    小白之前确实能跟我打一打的,怎么今天有点弱?我刚想到了这一点,小白似得也发觉了,看着我的表情有点疑惑,也有点愤恨,攥紧了手里的那个东西,奔着我就扫过来了。

    除非,是我更有进步了。

    我没跟那个玩意儿硬刚,一转身,把那个东西递过来的锋芒给避过去了,趁着这个机会,就仔细的看来一下那货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是木头……阴沉木?可这个东西比阴沉木更致密,阴沉木可抗不过鲁班尺。

    我闻到了一阵非常微弱的血腥气,有新的有旧的,新的不用说,银牙纹丝不动的在香炉前面当大爷,郭洋和陆恒川肯定是被小白的给打伤的。

    旧的……就说明这个东西被血给淬过……我立马就想起来了,《窥天神测》里面说过,阴沉木能制棺,万年不坏,封灵镇阴,而阴沉木化石,斩首淬生人血,可成利器。

    也就是说,这东西是从旧阴沉木棺材里拆下来的木料,接着锻造成了“木化石”,然而木化石虽然已经坚硬无比,却不够锋锐,利用阴沉木封灵镇阴的能力,杀一定数量的人,人死,煞气附在上面,就是很厉害的凶器了。

    卧槽,小白手里的这个东西能跟专门用来镇压三脚鸟的鲁班尺抗衡,它得见过多少人的血?

    而见我分神,小白似乎觉得我是故意看不起他,跟他打连全力都不稀罕拿,心里也上了火,对着我的攻势更凌厉了,像是在逼我。

    我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把他的木化石挑开了,伸手就插进了衣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罐头瓶就抛到了身后:“郭洋,你们俩拿出来涂上!”

    郭洋一把接着了,看着这东西被水泡着,跟腌蒜似得,模样还挺恶心,显然有点嫌弃,就大声问道:“这是什么?”

    “这会不怕糟践了?”死鱼眼接了口:“你不是舍命不舍财吗,怎么……”

    “我自己的命,用着是糟践,可给你们用,值得。”我没回头:“给我快点,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欠我的钱谁还给我?横不能你一蹬腿,这笔账就不认了!”

    小白大怒:“你还有心情扯淡!”

    耳边一道破风声,木化石对着我的脑门就来了。

    我侧过头,用鲁班尺格住了,但是小白似乎是下了死力气,撞的我都退了一步。

    这会儿一阵微微的香气传了过来,是郭洋已经把装着龙皮太岁的罐子给打开了。

    我刚刚要松一口气,谁知道这个味道,把对面一直隔岸观火的黑先生们给吸引住了;“没记错的话,这是龙皮太岁?”

    “这个香气,错不了。”

    他们看向了郭洋陆恒川的眼神,带了点贪婪:“这东西能让白骨生肌,死人复活,可是很难得一见的。”

    “对,现在龙都罕见,何况龙皮太岁。”

    你们还是不知道,这东西只能让“濒死”的人复活,人断了气的话,也是不管用的。

    “给几个将死之人用,未免有点糟蹋。”有个黑先生也跟刚才的小白似得,对着银牙,似乎有点请示的意思:“咱们是不是,别暴殄天物?要遭天谴的。”

    银牙耷拉下来的眼皮还是没抬起来。

    又你妈默许了?要不要脸?这是明抢,你们是黑先生还是山贼啊!

    那几个黑先生像是得了令,一脸狂喜,对着郭洋和陆恒川就过去了。

    郭洋见状,脸都给白了,但他还是立马伸手挖了一坨,就要往陆恒川肋下按,可他的手刚要落下去,一道破风声掠过去,就把他的手给打开了,那一坨龙皮太岁啪嗒一声重新落在了罐头瓶里。

    我心里当时就沉下去了,这几个黑先生虽然比不上小白,可这个出手,对郭洋来说也是非常快的,他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出手。

    你们这他妈的是把人往死里欺负。

    我憋了一口气,一边挡着小白,把鲁班尺旋了起来,想先吸引一下小白的注意力,另一手把雷击木就拉了出来。

    可小白已经看出了我的意图,没上当,一脚冲着雷击木就过来了,生生从我手心里踢出去了。

    我心里一下就有主意了。

    银牙看来根本没想到魁首的秘密其实就在他日夜不离身的金箔片上,看这意思,他以为我这个本事,是镇在李家大宅棺材里的魁首教给我的。

    “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快说!”银牙揪住我衬衣领子的手更紧了,他的胸膛也剧烈的起伏着,像是非常激动:“除了魁首,没人能用出万鬼祝寿来,你……你是不是见过魁首?”

    那个真正的凶手,不就是银牙你吗?

    正是因为知道……胸口一阵发疼,也正是因为你们的这个交情,我们李家才家破人亡,老子现如今,才会变成这样的人吧?

    “你认干爹的那天,我就知道。”银牙咧嘴一笑:“你不是被老济带大的吗?老济跟我的交情,你不会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干爹的事情?”我一皱眉头:“谁告诉你的?”

    银牙死死的盯着我,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有个干爹,现如今薛家仁死了,你在北派名声狼藉,众叛亲离,不上唯一的靠山这里,还能上哪里?我一直在这附近守着,你果然来了。”

    我的“匿”绝对能百试百灵的,就算是银牙,也破不了。

    “你想知道啊?”我也不躲,就冲着他笑:“那你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嗤……”那道光闪了过去,阴气立马淡薄了不少,而银牙的那张老脸倏然就从阴气里面浮现了出来,一把推开了正在跟我打的小白,揪住了我的衬衫领子,嘶声吼道:“李千树,这万鬼祝寿,是你跟谁学的?”

    你娘,这其实也是因为我是第一次用出来,多少有点不熟练,如果我能多用几次,银牙绝对挡不住我!

    你娘,银牙虽然身手不如我,但是在方术上却极为老道,一下就把阴气给截住了,也就等于将万鬼助祝寿的那些野鬼,给堵在了这里——那些阴气里伸出来的手,都不动了。

    隔着浓重的阴气,我看不到银牙,但很明显,一股子破风声正从银牙所在的位置给冲了过来,我反应过来,立马闪开到了一边,那个破风声对着大柳树就过去了。

    一些想抢龙皮太岁的黑先生发出了惨叫声:“老爷子,李千树,李千树怎么会魁首才会用的东西?”

    我也明白,这其中,恐怕狐狸眼也给我出了力。

    老子是谁,老子是名正言顺的阴差,阴间的主人亲自给的差事,老子要喊鬼,不管是在哪里喊的,哪个敢不来?

    你做不到,你他妈的以为谁都做不到了?

    “这怎么可能,这是城隍庙!”小白就在我面前,可面目因为阴气的缘故变得特别模糊:“李千树,你怎么可能做到!”

    而还有手,奔着郭洋和陆恒川就过去了——要把他们从柳树上拉到外面去。

    像是藤条一样把他们都给缠住了,没人能动。

    因为眼前什么也看不到,那些黑先生们就感觉出来,身边像是有数不清的手……一条一条,冰凉冰凉的,有的抓住了他们的手,有的抓住了他们的脚,

    只有“万鬼祝寿”才能带来这种阴气——来了许多许多,我叫出来的鬼。

    浓烈极了的阴气。

    都是圈子里的人,他们再不想相信,也不得不承认,这是阴气。

    “什么情况这是……不可能啊……”

    这会儿那些黑先生们笑话完了我打这么一个哑炮,早冲着郭洋和陆恒川冲过去了,但就在这个时候,这里像是下了大雾,一瞬时烟雾缭绕,把大家都给笼罩起来了。

    连郭洋他们也愣了,郭洋忍不住大声说道:“你,你就是吓唬吓唬他们是吗?你……你也是真有创意……”

    小白也跟我刚才讲了一个笑话似得,冷笑了一声:“耍什么二百五……”

    所以刚才那些黑先生看到了郭洋手里的龙皮太岁,没人敢用五鬼运财抢到手里。

    没错,正因为这里的是城隍庙,一概跟鬼物有关的统统不好使,就好像你是耍蛇的,可在专吃蛇的貂面前耍,没几条蛇能配合你的演出,肯定吓的全不敢出来。

    “没错,一点常识也没有,这里是城隍庙都不知道?故弄玄虚!”

    “哈哈哈……”那些黑先生们也反应过来了,大笑了起来:“也许是这个小子在哪里给听来的吧?还真能用出来?根本就是咋呼人的!”

    可是,我话音落了,却没有鬼出来——这里是城隍庙,哪儿能有鬼出现呢?

    “他怎么会这个的?这……这是魁首才会用的东西!”

    一见我这个动作,那些黑先生们先是吓了一跳:“万鬼祝寿?”

    这个是从金箔片上学会的一招,我看了什么,往往能记得特别清楚,可我从来没用过。

    这一招,叫“万鬼祝寿”,能把附近的游魂野鬼喊过来供自己驱使,“五鬼运财”是能让五鬼领路并且出行,“万鬼祝寿”比五鬼运财的难度,高级十个等级,孤魂野鬼会跟饺子皮似得,随我揉,随我捏的听话。

    小白的木化石一沉,就要把我压在地上,而我趁着这个功夫,一巴掌压在了地上:“出来!”

    郭洋应了一声,把陆恒川架在了肩膀上,就要往大柳树上爬,那几个黑先生冷笑一声,见小白这边绊住了我,也放了心,冲着柳树上就追。

    只要上了树,就能从墙头上跑出去,如果我能把那些个黑先生给牵制住,他们有逃出去的机会。

    我见事不好,赶紧格住了他,大声对郭洋说道:“上树,上树!”

    那几个黑先生虽然忌讳我,但是也看得出来,我的软肋就在身手相对弱一些的郭洋和陆恒川身上,而这会儿小白已经揉了眼睛闯了过来,大叫了一声,举起了手里的木化石冲着我就过来了。

    “废话。”我大声说道:“郭洋,你也不许死,给我撑住了,欠了咱们的,我让他们,十倍还回来!”

    郭洋知道他就算这样,也心疼龙皮太岁,忍不住啧了一声:“你还说他,你们俩,是一样的舍命不舍财!”

    陆恒川皱了皱眉头,抓住了郭洋的手:“不用这么多。”

    “这……”郭洋犹豫了一下,这会儿陆恒川的伤已经挺不住了,眼瞅着是站不住了,郭洋也知道事情分轻重缓急,哪怕真的死一个,也比全军覆没的好,立刻在我背后撑住了陆恒川,一把将龙皮太岁抹在了陆恒川的伤口上。

    “那你想想,”我说道:“就算你们俩留在这里,难道能帮上我的忙?”

    “那不行,你一个人对这么多人?”郭洋立刻大声说道:“咱们早说好了,你不能死,我爷爷那边还等着你给伸冤呢!”

    “行,那咱们就试试。”我把鲁班尺带着锋芒的那一头打开对着他们,寒光一闪,打在了他们脸上,趁着这个功夫,我立刻说道:“郭洋,你伤的要是不重,带着死鱼眼先走,我马上就到。”

    我在三鬼门闹的那一场事儿,没有黑先生不知道我,他们先是犹豫了一下,但毕竟龙皮太岁实在让人眼馋,他们交头接耳就要商量着:“他是厉害,但未必抗得过咱们这么多人。”

    就从这个速度和劲头,他们脸上也有了忌惮之色。

    其他几个黑先生还想着追,我这会儿已经过去了,鲁班尺横过来一扫,把他们全给扫开了。

    雷击木重重的击在了他后背上,把他打的一两个踉跄,郭洋趁着这个功夫,把龙皮太岁死死的抱在了怀里,拉着陆恒川就要躲。

    其实这破风声一起,那黑先生就知道有东西过来了,毕竟能混到了这个份儿上,就不是吃素的,但是我速度太快,就算他看得到,感觉的到,也根本躲不过去。

    我已经赶不过去了,手一抬,雷击木一下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打在了那个黑先生的后背上。

    小白一愣,也没想到我打架能打的这么不要脸,伸手就要把这些土给划开,这个时间对我来说,已经是足够了,我转身就奔着陆恒川他们过去了,而那几个黑先生已经到了他们面前,最前头的一个,劈手就要把龙皮太岁给抢过去。

    可我本心也并不是要攻他下盘,而是用了一个阴招,那就是雷击木根本没绊到他腿上,而是将地上的土给掀起来了,行气一震,那些土带着树叶子,全扑到了小白身上。

    小白个子不高,这种人行气,一般来说下盘会特别稳当,算是弥补一下个头的缺陷,他以为我对着他下盘来的,还有点自鸣得意,那表情像是在说你对这里来的话,如意算盘就打错了。

    我一转身,重新把飞出去的雷击木给抓回来了,倒是对着小白的下盘就过去了。

    可以啊,刚才觉得你弱,看来还是小看你了。

    我心头一紧,虎口就被生生的震了一下。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