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546章 谁打脸 下午7点和9点两更合更五千字没有多收钱

    【92zw】    是一大块龙皮太岁跟死鱼眼之前跟我描述的一样。

    烂哄哄的,通体是棕黑,带着水腥气和沉香气,有一点裂口,露出里面粉红的肉质。

    “这不能有毒?看着像是个大癞蛤蟆。”阿琐对带毒性的东西都好奇,还想上来捅一捅,我把她的手给抓住了:“别动,这就是我想上山洞里拿的东西。”

    知我者,秃尾巴老李也。

    上一次拿到的被死鱼眼给糟蹋了,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得到第二块,我这人品也真是大爆发了。

    让王德光妥善的保存好了,这会儿古玩店老板已经找来了:“哎呀,李大师啊,原来你在这里呢?眼瞅着这里的水灾也退下去了,咱们紧着回去?”

    我点了点头,倒是死鱼眼扫了古玩店老板一眼:“你来生意了?”

    古玩店老板一愣,紧接着满脸堆笑:“这陆先生真是一双神眼,一眼就看出来啦?没错没错,这不是门脸那边来电话了,说有人看中我一个东西,等着我回去谈价格呢,咱们走?”

    我也看出来了,古玩店老板印堂带红光,财帛宫闪闪发亮,眼瞅着他要讹这个倒霉客人一大笔,算是个肥猪拱门的买卖。

    难怪女儿都撂下了。

    “走。”

    车子开出去,我还能看见宋老太太站在了路边给我们送行。

    我要是有个奶奶,会不会也是这种人呢?

    我自己的奶奶不常出门,我没怎么见过后来有机会见也是开坟的时候,结果把芜菁给挖出来了。

    想起了我走到这条路上的前因后果。我觉着这都是因缘,都是命。

    也不知道,她现在跟“我兄弟”在一起,过的好不好。

    暴烈的风雨过去之后,天空往往是特别明净的,盛夏初秋相接的阳光强烈的刺眼,我还是把丢一边的墨镜给戴上了,靠着窗户就睡了过去。

    俗话说闭上眼睛就是天黑,久违的黎明,终于来了。

    只是回味起了宋老太太解梦时说的话。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

    失去很重要的人……会是谁呢?

    我身边的人虽然不少,可我一个也不想失去。

    沉沉的进了梦里,像是进了一片黑暗之中,这给人感觉有点发慌,好像又瞎回去了,正有点后背发凉的时候,一个人啪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唷,你能耐可以啊,你干爹在你功德簿上把功德全拿走了不说,还给你倒欠了不少。没成想你还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重新积攒回来,你是个办大事的啊!”

    我回头一瞅,也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狐狸眼。

    他还跟之前一起当差时一样,娘里娘气的。

    “狐兄弟!”我赶忙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了,你最近还好啊?”

    狐狸眼一听这个,脸就板起来了:“谁跟你说我姓狐了?别给我瞎叫!”

    “好好好不瞎叫不瞎叫。”我敛起了笑容问:“我这事儿你都知道了,我干爹更不用说了,他不能重新给我功德簿上动手脚?”

    “你有本事,雷神给你亲自加持的,你干爹想动也动不了啊!”狐狸眼妩媚的飞了一个白眼,盯着我说道:“说起来,你小子还真是一把好手,我都佩服你!”

    “哪里哪里,我就是一时走了狗屎运,”说到这里,我也看出来了:“狐兄弟这次找我,不光是给我贺喜这么简单?”

    “都跟你说了我不姓狐!”狐狸眼嫌弃的咋了咂舌,但马上转了个脸:“不过嘛,确实也是有点小事儿……”

    说着。狐狸眼一抬,有点紧张的盯着我。

    “你有话直说呗,咱哥俩谁跟谁啊?”我挺亲热的撞了狐狸眼肩膀一下。

    狐狸眼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嗯呐,反正等你死了以后,咱们俩是长期合作伙伴,我先欠你个人情,以后来日方长我总有机会给你还上!是这样啊,我,有一个朋友,嗯,还活着呢!他这一阵子遇上了点麻烦,你回头能帮,就替我帮他一把,但是有一样,你可千万不能说是我托你来的,能记住不?”

    一听狐狸眼这话,我就反应过来了,我记得狐狸眼以前说过,他死是为了想救一个人,可是他救了十九个人,都没有救到自己想救的那个,这次,就是那个人?

    我忙就问那个人的姓名地址,外带要我帮他什么忙。

    狐狸眼扭扭捏捏的说道:“他叫马世欢,我不用告诉你其他的,你跟他正好有个一面之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就是提前跟你一说。

    好么,我也知道这阴差是不能泄露天机的,你对那个马世欢可真够上心的啊!

    “行。既然有这个机会,那有啥说的,”说到了这里,我想起了银庄的事情,趁着这个机会就问道:“狐兄弟,有个事儿我想着私下里跟你打听打听,方便不?”

    狐狸眼眨巴了眨巴眼睛,给我胸口柔和的来了一拳:“你说你怎么这么见外呢?说呗!”

    “就是……我听说这阳间有倒卖功德的,这事儿你知道?”

    狐狸眼面一变:“这事儿闹得很大吗?”

    显然狐狸眼是知道啊!

    “那是啊,鸡飞狗跳,别提了,我瞅着,犯事儿的人要是真被曝光了,那罪过可不小,”我忙说道:“我提前跟你要个预防针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这种叉下油锅的买卖也敢干?我以后得防着他点,免得他啥时候受罚了,我跟着引火烧身。”

    “你这么谨慎是好事儿,”狐狸眼环顾四周,低声说道:“不瞒你说,地府现在也正在查这事儿呢,风声还挺紧的!不过那人可能后台很硬,到现在还没查出来,上头前几天还发了怒,说一定要把那个盗卖功德的元凶给抓住了,以儆效尤呐!放心,应该很快就查出来了,没准到时候你还没死呢。”

    你娘,这事儿合着连地府都没弄清楚呢?本事确实是够大的。

    我忍不住又担心起了干爹来。

    如果银庄的大老板真的是最有本事办这行当的干爹,这事儿东窗事发,干爹得倒大霉!

    当然了,这事儿也不好直接问出来,我就拐弯抹角的说道:“对了,我干爹那个职位,一般是一干干到什么时候?”

    “黑无常这个位子啊?”狐狸眼不疑有他,很认真的说道:“跟咱们这种小兵比,可算是个大领导了,但是职位也是有年限的,看政绩了,过一段时间一换届,干得好了,能升上城隍爷当,干的不好……”

    狐狸眼做了个鬼脸:“当然,干的不好的时候极少,除非是犯了什么滔天大错,那就……”

    我猜得出来狐狸眼没直接说的是什么了,后心有点发凉。

    干爹先前说过,让我接班,那干爹你可要自己好好的,千万别干什么错事儿,不然我接谁的班!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啊?”狐狸眼捅了我一下:“怎么了?”

    “没事,就是最近我活着的地方出了点幺蛾子,我还想怎么整治呢!”我讪讪的笑了笑:“那你回头见了我干爹,帮我带个话,说让我干爹千万得万事保重,儿子还仰仗着他呢!”

    狐狸眼点了点头:“你干爹是什么角,不用你惦记,说起来,你功德簿重新堆满功德这事儿,你干爹知道了,眯着眼还忍不住笑呢,说就知道你小子鸡贼,什么事儿都整的出来,还真没白当他的儿子。”

    显然,干爹很为我骄傲。

    这让我又很高兴又难过。

    “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还得去勾魂呢,今天死了好几个女人,忙得很。”狐狸眼翻了翻自己手里的册子,跟我说道:“你要是遇见了不好解决的事情,上本地城隍庙给我烧纸,记住,一黑叠一黄,这样就知道是你找我了,保准来给你帮忙。”

    “好咧,狐兄弟,你真是太够意思了!”我感动的握住了狐狸眼女人一样柔腻的白手重重的摇了摇。

    狐狸眼瞪了我一眼:“跟你说了八百回了,我不姓狐!”

    说着,就把手给抽出去了,顺势还推了我一把。

    我一睁眼,确实也有一双手在推我,不过不是狐狸眼,而是唐本初:“师父,咱们到了!”

    转头一看,果然车已经开到了上头的门口,夕阳的余晖都从车窗外面洒下来了,正是夕照的时候,有点刺眼。我就没摘墨镜,直接从车上下来往里走。

    今天可能上头来了不少人啊,外头都是车,还都是豪车。

    “我认识几辆,”雷婷婷说道:“都是一些在业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刚才也听到了一些消息,今天名义上是商量找大先生和抵御欺侮北派的外人,可实际上,是想着把事情闹大更大更乱,好逼宫易主。迎回老茂的。”

    说着,指着几辆豪车就说道:“这些车的主人,以前都是老茂的老部下,后来老茂的事情暴露了,搞得臭名昭著,这些人都借机宣布跟老茂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可现在这个敏感时齐刷刷的这一来,里面一定有文章。”

    自然是有文章的,都特么是一些墙头草,哪一阵风头强就往哪头刮,现如今是看着我和大先生都没了踪影,觉着北派这是气数将尽,打算来个回马枪,给老茂做先锋立大功啊?

    老茂这收买人心的功夫真是不错,可惜啊,能收买到的人心,都是明码标价的,就算能收买,又有屁用。保不齐哪天别的土豪出价更高,你能担保他们不会离你而去?

    死鱼眼环视了一下,也说道:“今天来的很齐整,比你第一次上上头参加年会可还热闹一些,好多不问世事的都来了。”

    “咋,他们来干啥?”唐本初被那一水的豪车搞得有点紧张:“师父,不会要一帮人欺负咱们一个?”

    “那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把衬衫领口理顺了幸亏雷婷婷在路上给我买了一身高档行头换上了,这气派,还是人模狗样的,俗话说人靠衣衫马靠鞍,仪表不能输。

    屁股也狐假虎威的冲在我前面给我开路这胖狗上头来多了,半点也不怕生。

    接着,我们太清堂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就进了上头。

    “二,二先生?”迎面来了几个跟我很熟悉,一直在上头工作的,看见我,这叫一个瞠目结舌:“你来了?你还真来了?”

    我眉头一挑:“什么话?我堂堂一个二先生,不能来了?”

    “不是不是,就是有的人说……”一个木讷点的刚要说话,就被一个机灵点的拧了一把,接着机灵点的冲着我就堆了一脸的笑:“二先生您别理他,这小子最笨,最近咱们北派谣言四起,二先生肯定也听说了,所以这不是,这小子也听说了嘛!当然了,听说是听说,我们身为上头的人,是不相信的。快请快请,二先生,多少人都等着您呢!”

    我狐疑的看了他们俩一眼,就又巡视三军似的踱着方步往里走其实我这个年纪这么走路,实在有点可笑,可不这样,不像领导。

    这会儿到了平时开会的大堂,还没进去,就听见不少人在低声的议论:“怎么样,别说大先生了,二先生到现在都没出现,别是真跟传说之中的一样,他们被……”

    “这还真没准!听说一开始是大先生生死不明,二先生赶过去寻找,也断了音信,你们说咱们北派的头头儿,现在都不见了,就剩下郭屁股那个老帮菜在这里主持大局,成何体统?”

    “老帮菜就不说老帮菜了,还是个阴面先生,自古以来,那阴面先生就比咱们正道上的先生矮一头,现在让他来说了算,这不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吗?传出去成何体统?咱们北派的面子往哪儿搁!”

    “别真跟传说中一样,大先生是被郭屁股给害的?你们也知道,这阴面先生,什么粑粑蛊干不出来?还是说,他现在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打算效仿曹操。这样跟茂先生分庭抗礼?”

    “快拉倒,大先生是什么人,二先生是什么身手,咱们都知道,郭屁股哪儿来那么大的本事?”有先生比较理智,用一种息事宁人的口气说道:“而且,你们不知道郭屁股欠了大先生二先生的人情,怎么也不至于恩将仇报?”

    “要不说你研究易经都研究傻了,阴面先生,专门就是搞恩将仇报的,你以为跟咱们一样啊?”说话的这个人话锋一转“不过,郭屁股害人是一个传言,另一个传言你们都听说了吗?”

    “听说了,但是不大相信。”这帮人压低了声音:“二先生饭碗丢了那事儿?”

    一听这个,我顿时就给愣了,卧槽,我丢饭碗这事儿之前明明捂盖的比暖壶塞子还严实,他们怎么知道的?

    跟身后太清堂的对对眼,他们也都皱起了眉头当然不可能是他们传出去的,我跟相信自己一样相信他们。

    “我也收到照片了,看上去确实是丢了饭碗了。”他们窃窃私语:“可二先生怎么就丢饭碗了?”

    “要是这样,那可就难怪不敢出来了呢!”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李千树那小子,本来就是个黄口小儿,凭什么能坐到现在的这个位子上?就算是李克生的孙子又如何?谁知道是不是凭着裙带关系来的,丢饭碗……丢的好,他继续在北派说了算,北派迟早让他给败进去!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来上头了?就算因为看那小子就恶心。”

    这个声音,要是没记错的话,就是之前跟着老茂的其中一个亲信。

    不过这个亲信当着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他那会说的是,二先生年少有为,能被大先生青眼相加,入主北派也是迟早的事,说自己一定会尽力用这几十年的学识来辅助我的。

    “是啊,作为北派之主,丢了饭碗,是自己打脸!”还有一个听上去跟这个亲信是一伙的,也跟着在旁边煽风点火:“所以今天,咱们必须让郭屁股给咱们一个说法,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我倒是想看看那个李千树,有什么脸面上这里来说话真要是还拿着他当二先生,我第一个拆台!”

    哟,我特么又不是什么明星,还被狗仔队给偷拍了,发给这些北派的人了?

    难怪人心惶惶,都特么是套路啊!真是城里套路深,我想回农村。

    我眼珠子一转,回头就跟他们说,一会儿配合一下,我看看这些人里,到底有几个是有外心的。

    死鱼眼一下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先把手给伸出来了。

    唐本初开始一脸莫名其妙,但一看也明白过来了,面露兴奋之:“师父这招好!就该把那些墙头草和吃里扒外的一网打尽!”

    这会儿屋里闹腾的更厉害了,郭屁股虽然疾言厉的镇压了下来,可架不住老茂的奸细蛊惑人心,吵闹要说法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

    我一手搭在了死鱼眼的胳膊上,戴着墨镜,装成还是没饭碗的样子。摸摸索索的就进去了。

    咱们就看看,到底谁打谁的脸。...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就爱中文】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