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460章 人进门

    董警官一听,忙就问他,那是个什么客人。

    那小男孩儿就说道:“是个小哥哥,长得可俊哩!”

    董警官怎么也没想到,就问那小男孩儿,那个小哥哥多大岁数?

    小男孩儿还没有这个概念,忽然指着电视里的童星说道:“就跟他们这么大!”

    那几个童星十六七岁的样子。

    董警官纳闷了,十六七的小男孩儿?谁家孙子还是怎么着?就问邻居家里人见没见过,是不是哪个学校组织来给独居老人送爱心的。

    邻居家里人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连声说老太太家里要是真去了这么个少年,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说着他们就看那小男孩儿,问你小子是不是看错记错了,怎么大人全没看见过?

    那小男孩儿连忙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就我能看见,我爷爷也看不见哩!”

    董警官就问,那天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情况?那个所谓的“小哥哥”又到底在干啥?

    小男孩儿就奶声奶气的讲了起来,原来那天邻居老头儿还没死,白日里看见老太太又买了不少大肥肉啥的,哼着小曲就往家里走。这老头儿记着董警官的话,趁机就跑过去串门子,这小孙子也就跟着去看了。

    老太太跟老头祖孙俩一起进了屋,就又做了一桌子她根本没法吃的肉菜,接着,拿酒就倒了两杯,还在烟灰缸里点了一根烟。

    老太太平时不沾烟酒啊?餐具也都是两份的,感情一会儿要来人?

    这邻居老头儿就旁敲侧击的打听,问这些饭是给谁做的?老太太不搭理,这会儿小孙子倒是看见,有个少年坐在沙发上,咔哒咔哒的吃糖,还要给小孙子一个。

    小孙子上去就拿糖,他爷爷还呵斥他一句:“上人家来,不许随便拿人家东西吃。”

    小孙子当时还挺委屈的,那是小哥哥给的,咋成自己偷吃的了。

    而那个小哥哥也不吱声,就是笑,牙可白了。

    过了不长时间,他爷爷等不来啥,就带着他回家吃完饭了,临走的时候,小孙子回头,想跟那个给糖的小哥哥摆摆手再见,就从门缝里看见那个小哥哥从沙发上起来,跟老太太俩人抱在了一起跳舞。

    小孙子忙问他爷爷:“那个小哥哥是谁啊,跳的真好!”

    他爷爷拍了他脑袋一下:“胡说八道,哪儿有啥小哥哥,跳又跳个啥?跳大神啊。”

    小孙子连忙说他才没有胡说八道,就把刚才的事情给讲了一遍。结果他爷爷一听就愣了,满嘴叨咕着:“哪儿有人啊?”

    接着他爷爷像是想起来啥似得,脸就变了,等到了晚上,他爷爷不言不语的就跑窗台上,拿了个镜子,反着月光也不知道看啥去了,结果这一看不要紧,他爷爷就这么给没了。

    邻居一家人听了脸也变了,忙对董警官就说,这个小孙子可能是被爷爷这事儿闹得梦魇了还是咋了,确实真没人知道,老太太那屋什么时候去了个小少年。

    董警官心里是越来越纳闷了,就接着问小孙子,那小哥哥跟他奶奶还说了啥没有。

    小男孩儿说因为有音乐,老太太跟那个小男孩儿的声音他也听不清楚,只模模糊糊听到老太太来了一句,她高兴,有这几天,她一辈子也值了。

    董警官起了职业上的警惕心,心说那个小男孩儿,会不会是个专门骗老太太的犯罪团伙?

    可别真是!现在针对独居老人,为了诈骗,他们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前几天这董警官才接了一个案子,说是一帮年轻人借着献爱心的幌子,专门欺骗独居老人,其实是花言巧语,把老人好几十万的房子一千块钱转卖出去,说什么以房养老,其实是诈骗,把老人害的连家都没了。

    真要是这样,那就更不能不管了,咋现在的这些骗子,一点人心都没有呢?不过也奇怪,诈骗的咋就把老头儿给吓死了?

    没成想,刚想到这里,那小孙子忽然指着电视就说道:“那个小哥哥跟奶奶也这样!”

    董警官一看电视,后心顿时就给凉了,电视上放的正好是一对情侣互相依偎着卿卿我我!

    “小王八蛋胡说八道啥!电视看多了你!”邻居家里人一瞅电视里的镜头,啪的一下给小孙子直接来了一巴掌,小孙子挨了一巴掌,委屈的嗷嗷哭:“我没胡说八道,咋你们都说我胡说八道!”

    董警官赶紧把孩子抱起来哄了哄,并且警告老头儿家里人不能打孩子,心里却乱成了一团。

    他自己审讯了不知道多少人,就是辨别真话谎话的专业人士,知道这么小孩子不会轻易说谎,更不能会说出这种像模像样的谎。

    真要是这种情况,可就不一般了,这关系可不是那种正常的,而是那种不正常的!

    想到了这里,董警官好险没给晕过去,啥意思?老太太跟个小男孩?

    董警官专业,对方是未成年人的话,这绝对是不行的啊!他奶奶一辈子老实巴交的,怎么就能出这不要脸面的事儿了?这……不仅关于脸面,搞不好还得进班房呢!

    邻居一家人察言观,也低声说这可了不得了,如果这是真的,那让董警官赶紧过去,争取给他们抓个正着,不管那个半大小子是啥心思,别让老太太一时糊涂,末了给人生留下个污点,要不咋进祖坟呐。

    董警官赶紧跟邻居说这事儿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让他们千万不要跟别人乱讲,不然影响不好,邻居打包票答应了,董警官慌慌张张,又跑到了老太太那去——一边开门还一边想,这事儿应该怎么劝奶奶呢?难以启齿啊!

    结果一开门,老太太安安静静的就一个人坐在了桌子边上,哪儿还有什么别人——只是桌子上的饭,真的是两份的。

    董警官本来就是问话套秘密的高手,可眼瞅着怎么旁敲侧击,也没看出老太太有什么羞涩或者是心虚的时候,更别说露出马脚了,这叫一个泰然处之,董警官这心里更没谱了,不愧是警察的奶奶,老太太这心理素质咋这么强大呢?

    而他也没有啥证据,寻思了一下,就偷着给老太太装了一个警用的针孔摄像机,心说这下有了证据就好了——这事儿肯定有幺蛾子!

    于是董警官就自己回家去了,第二天就开了视频,果然,视频里,老太太又跟前几天一样,收拾屋子,摆出了两份餐具,可等了半天,老太太屋里不仅没来人,还放了点音乐,自己跳起了舞来,完全就跟一个隐形人吃喝玩乐一样。

    那情形别提多诡异了,把董警官看的冒了一身冷汗,而且老太太的瘪嘴一动一动的,还真在说话!

    找了懂唇语的同事来看,那同事表情也很微妙,说老太太说的是:“我哪儿也不去,就跟你在一起。”

    说着那同事就看着董警官,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瞅着,要不你多陪陪老太太?保不齐老太太是得了精神疾病,出现了幻听幻视,精神分裂,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这种情况在空巢老人那里倒是也很常见,一般就是要因为社交活动太少,出现了交流障碍,这种情况,就是社交需求的宣泄。”

    可董警官想起了小男孩儿说的“小哥哥”,和邻居老头临死的时候那个“小”字,感觉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他觉得老太太也许是中邪了,他想起了他和茆茆的事情。

    养小鬼了?可不能跟小鬼那么亲热?

    虽然说他这个行业,绝对是不信这玩意儿的,但是他毕竟亲身经历过——同时他又想,也不能一概而论,同事说的话,也有道理,于是他就想法子让老太太去检查一下精神状况,同时也是趁机会,想把老太太从这个老屋子里给带出去。

    谁知道他一说这个想法,老太太脸就变了,摔盘子砸碗就开始大闹,说董警官没事找事,就是想把她轰出去要这个破房子,怎么急赤白脸的,就不能等她死了再说?

    这种话对董警官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冤枉,接着老太太忽然就从厨房拿了把水果刀来,说董警官要是还非得把她赶走,她当时就自杀,这把董警官吓的,也不敢说啥了,只得狼狈回来了。

    不用说,奶奶这边肯定有问题,保不齐真是被谁蒙骗养小鬼了,也或者,是被哪里的野鬼给迷了!所以董警官一边工作,一边还寻思着他奶奶的事儿,正好给碰上我,就问我能不能给想想法子。

    我跟陆恒川对了对眼儿,心说这事儿还真够新鲜的,这一般要是养小鬼,那肯定是母子相称,而且养小鬼你肯定得要那种不足月的婴儿,这样它才能一心听你的话。

    如果说是个十来岁的少年,那他三观已经形成了,绝对就不好操控了,一言不合跟你的意思有了冲突,那就是个祸根,但凡想活的,没有拿大孩子练小鬼的。

    再说了,这老太太也确实是老不正经,咋能跟个大孩子……就算再那啥也不能这样啊!古代是有“一树梨花压海棠”,老夫少妻也时有听说,不过那一般是为了钱,可老太太跟小孩儿,这算啥?也特么太冲击三观了。

    “当然了,我这是信你,才跟你说的,”董警官咳嗽了一声,也露出了几分尴尬:“你可不要透露到了外头去,我奶奶岁数这么大了,老糊涂了,也不用为了这种事情,把一辈子的名声都给搭进去,你也知道,那个年代的人……”

    那个年代的人,是很注重这种声望的,再往前推,这寡妇还得给立贞节牌坊呢!而他奶奶为了儿女一辈子没再嫁,已经很难得了。

    可就是因为一辈子孤单,搞个晚节不保……那就更……

    我连连点头说明白的,这是我们职业操守,我们是有底线的。

    董警官这才叹了口气,跟手下几个执法人员说了几句话,接着就让我上了警车。

    我这是第二次坐警车,上次还是托了换脸的关一鸣的福,不过坐上面一听警笛响就有点紧张,赶脚要被抓去关了。

    很快,警车开到了一个破小区——这个破小区也不知道啥时候盖起来的,里面的绿化植物都老态龙钟的,四处都是荒草,三两成群的走着的也都是老人,有种荒废了的疗养院的感觉,瞅着门牌好像是个老肥皂厂的员工宿舍。

    再一看那楼,属于没有电梯的那种低层,里面的门一瞅还跟时代剧里似得,是那种当当作响的插销门。

    一进去也是铺面一股子霉气,按说这种楼早该拆迁了,咋还这么矗立着,开发商们都吃干饭去了。

    董警官领着我们爬上了六楼,对着最里面的一扇门敲了几下,不长时间,出来了个老太太。

    一瞅这个老太太,我差点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老太太目测也有七八十了,可这个打扮,花红柳绿,说句实话,真有点辣眼睛。

    虽然老太太身上的肉已经松弛了下来,可她还是坚持穿了一件特别显身材的旗袍,脸上涂着眼影,大红唇膏,眉毛估摸也用啥玩意儿给描过,虽然没有凶相,可也有点黑山老妖的既视感。

    陆恒川眨巴了眨巴眼睛,暗暗的咳嗽了一声。

    这王八蛋很有可能在憋笑。

    那老太太乌青的眼睛扫了我们几个一圈,眼光又回到了董警官的身上,冷冷的说道:“大孙子,你又在催我上啥老人院了?这次还带了帮手咋着,要把你奶奶给架出去啊?”

    董警官赶忙陪着笑脸说道:“奶奶您看您说的这是啥话呢。我就是带了两个朋友来看看你,你不是很喜欢算命吗!”

    董警官跟抓小鸡仔一样把我给抓到了前面:“这小子很会算命,让他给您看看。”

    老太太不屑的撇了撇耷拉下来的嘴角,又摆了摆涂了指甲油的手:“少来,我现在不信这个……”

    说着就要把门给关上:“好走不送,你以后也别来了……”

    “等一下!”我一手就把门给挡住了:“老太太您最近腰是不是不舒服,我这边带了个能帮忙的伙计,能给您揉揉。”

    说着就把陆恒川拉过来了,拿着他的手给老太太看:“您瞅,他这爪,不,这手又细又长,包满意!”

    老太太一愣,满脸疑惑的盯着我:“你怎么知道我腰不舒服?我没跟我孙子说啊!”

    “这还用得着说嘛,”我连忙说道:“您人在门内,不就是个闪字吗?昨天晚上,肯定闪了腰?”

    老太太瞪大了眼睛,这才露出了点钦佩来:“你还真会这个?”

    “那必须的,”董警官立刻说道:“不靠谱的我能介绍给您吗?来来来,快把他们带进去,给您好好揉揉。”

    陆恒川无辜成了按摩师,死鱼眼快从眼眶子里给翻出来了,我则低声说道:“你个煞笔不是很会摸骨吗?快快快,趁着这个机会,别把手艺给浪费了。”

    带着陆恒川进了门,一瞅这个屋子,也真是镇住了我,这个建筑物外头看着随时都要倒,有的地方钢筋都给露出来了,而这里面装修的这叫一个亮堂,别说,还真跟要结婚的新房似得。

    接着我就让陆恒川去给老太太捏腰,自己在房间里乱走,美名其曰是给老太太检查下门窗的位置吉利不吉利,其实早就去看线索了。

    董警官见状,也悄无声息的跟了上来,等着我的“高见”。

    这个房子是个小三室,挺紧凑的,但是南北通透,穿堂风一吹,住着肯定很舒服,也确实跟董警官之前说的一样,四处都放着三高病人不能吃的糖啥的,一瞅还都挺贵,比利时进口的,一般老年人不买这么洋气的东西。

    我拿了一个塞嘴里吃了,嗯,确实比小卖部的好。

    这次也没带着王德光,风水只能我自己看了,而这个地方我觉得出来,住宅阴气重,鬼魅来捉弄;在外犯小人,在家暗病种。

    而这里的客厅为了显得比较大比较明亮,装满了镜子。

    这就更不用是说了,镜子存邪气,招鬼最容易,这家里肯定有东西。

    走了几遍,我就问董警官,这个屋子现在重新装修了之后,有没有啥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有没有少什么东西,又有没有多什么东西。

    董警官四处看了看,有点犯难的说道:“我也是小时候来住过,没啥大印象了……对了!”

    忽然董警官指着客厅说道:“这个地方,以前是有个神龛的,现在,好像给拆下去了。”

    神龛?我过去看了看,那边现在变成了一个小挂钟,后面虽然是糊上了新的墙纸,但是我偷着挂下点看了看,后面确实有烟熏火燎过的痕迹,可见那个神龛在那里吃供奉的时间不短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冷不丁把供养了那么久的神龛给挪了,问题保不齐就出在了这里,我就接着问董警官,以前那个神龛里面,供养的是那一路的神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