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399章 走岔路

    我头皮一下就麻了,真特么的给捅出去了,那干爹不就又得来收拾烂摊子吗?老子可特么不想再给干爹添麻烦了,我手心一紧,这个百爪蜈蚣几次三番对我阴魂不散找麻烦,是该拾掇拾掇他,给他长点记性了。

    想到了这里,我刚想招呼百爪蜈蚣,忽然老太太的声音在我背后给响了起来:“实不相瞒,这是我儿媳妇,我的面子,你能不能卖上点?”

    对了,老太太是这里的“正式职工”,而百爪蜈蚣属于“合同工”,估摸这个面子得卖。

    果然,百爪蜈蚣一听老太太的声音,脸微微一变,这才接着说道:“干娘啊,不是我不卖您面子,只是这事儿是我的职责范围,我横不能欺上瞒下,假装看不见……”

    “你放心,你想干的事儿,我到时候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太太吼喽吼喽的咳嗽了两声,接着说道:“这行不行?”

    百爪蜈蚣显然现在也正有求于老太太,这才喜笑颜开的答应了下来:“哎,干娘开了口,我哪儿有不听的道理。”

    他妈的,幸亏老太太面子大,不然这个百爪蜈蚣不定怎么给我添麻烦呢!

    “你也得快走,事不宜迟,迟则生变。”老太太低声说道:“我在这里牵扯着这小子,他保不齐要使坏!你等我咳嗽,拉上我儿就跑,照着咱们的来的路,不见门不许停,还有就是老规矩,绝对不能回头!”

    出入底下这么多次,这个规矩我自然记得清楚,立刻答应了下来。

    果然,百爪蜈蚣明面上是没对我怎么样,可他背地里,一直在衣服兜里鼓捣着什么——我寻思着,应该是想通过某种方式呼朋引伴,把别的当差的喊来抓我——这下事儿不能赖他,不是他抓的呀!

    我都看出来了,老太太自然也不含糊,她从我身后绕了过去,就挡在了我和百爪蜈蚣中间,接着忽然对着百爪蜈蚣就吼喽吼喽的咳嗽了起来,百爪蜈蚣没想到老太太猛地跟他来了这么一手,登时也给愣住了,我一听这老太太咳嗽,二话没说,转过头拉住了寡妇的那一缕残魂就往后跑。

    寡妇轻飘飘的,跟没有体重一样,拖着她跟放风筝差不多,我这一跑,就听到了身后有吵吵嚷嚷的身影,像是来了不少人在大喊,别让他跑了别让他跑了之类的,估计是百爪蜈蚣的伙伴被他给喊来了。

    我一听这个,跑的更快了,带起来的风把在阴阳路上来回穿梭的那些人残魂都撞飞了不少,跑着跑着,我就觉出来身后的喊声离着我是越来越近了,不仅有人让我停下来,还夹杂着老太太的声音让我快点,我这个时候虽然说是个魂魄,可也感觉有点力不从心。

    所幸运气还不错,眼瞅着,前面就有个门——没错,就是寡妇他们家那个门!

    我正高兴呢,进去就妥了,可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跟我擦肩而过。

    穿着白粗布对襟老头衫,手里拿着个眼袋锅子,脸面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可是一对螺旋眉非常醒目……

    济爷!

    我的脚步一下就给停了。

    只要回过头,就能见到济爷,并且跟济爷把一切都给问清楚,如果济爷没死,这次甚至能顺带把济爷的残魂给带回去!

    可我这么一停,那些追我的声音倏然就贴到了我的背后,老太太吼喽吼喽风箱似得嗓子大声冲着我就喊:“你小子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能回头,你要是回了头,可就出不去了!”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济爷……

    就在这么一迟疑间,我头皮顿时一麻——因为我觉出来,一只凉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你就是那个生魂当差的?”

    坏了……可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话,忽然我背后不知道谁一脚狠狠的揣在了我屁股上,那劲头可真足,我一个踉跄,正好一头就冲进了那扇门里!

    那扇门里贼亮贼亮的,我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好像绊在了门槛上摔了一跤,接着手上就给松了,好像把寡妇的残魂给放开了。

    “李千树!回家吃饭!李千树,回家吃饭!”迷迷糊糊的,我听见有人喊我,可眼皮子挺沉的,我费了很大力气才睁开,这么一睁开,正对上了陆恒川的死鱼眼,那狗日的几乎跟我鼻子贴鼻子,别提离得多近了。

    我被那么近距离的死鱼眼给镇住了,一下就清醒过来了,卧槽,这死玩意竟然把我给抱怀里了,跟特么演罗密欧朱丽叶似得,别提多恶心了。

    我一咕噜就从他怀里给起来了:“你他妈的抱老子干啥?”

    陆恒川死鱼眼一抬,又跟看傻逼似得看着我:“要不是我把你喊回来,你他妈的现在都回不来了。”

    净瞎吹牛逼,老子是费尽千辛万苦自己跑回来的,干你蛋事,不过他喊我半天魂也算是给我立了功,保不齐那扇门就是他给喊回来了,我就没继续骂他,转脸去看寡妇。

    只见寡妇直挺挺的躺在了炕上,在响亮的打呼噜。

    陆恒川像是猜出来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你刚一走,她就睡着了。”

    那我带回来的人魂回去了没有?

    于是我就伸手把寡妇给推醒了:“大姐,大姐,你醒醒!”

    那寡妇可能还做着梦,嘴唧唧直响,被我这么一推显然还有点不情愿,一睁眼看见我,腾一下跟个弹簧似得就挺起来了:“你个小逼是哪儿来的,上老娘家来干什么来?”

    这话跟公鸡踩蛋似得,特么又响亮又脆快,跟之前那个疯疯癫癫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把我都给骂蒙圈了:你不认识我们了?

    “俩小白脸子,我一个正派妇道人家哪儿认识?”寡妇的烟嗓震耳发聩:“想占老娘便宜还是想偷老娘家东西,你们这俩小逼算是打错算盘了,可着整条街上你打听打听,谁不知道老娘的威名?”

    我心说是偷龙眼的威名吗?

    不过眼瞅着这个寡妇现如今活蹦乱跳的跟个二踢脚似得,我们答应了顾瘸子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我也懒得废话,就带着陆恒川往外走,没成想这个寡妇抓住了我们,非让我们给她个说法不可,不然被街坊邻居看见,坏了她的名声可怎么弄。

    顾瘸子也说过,这里的房子没啥**可言,放屁打鼾邻居都一清二楚,更别说这寡妇嗷嗷发飙了,很快院子口就想起来一片脚步声,好几个脑袋跟大鹅吃食似得伸脖子进来瞎看,手里还捏着瓜子:“你们瞅,寡妇又抽风了。”

    “是啊,不过这俩俊小伙子是哪儿来的?难不成是寡妇从大街上拉进来的?”

    “她都疯了,还惦记那事儿呢?还一抓抓俩!”

    “嘿嘿嘿,疯了也是女人,毕竟这个岁数,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

    说着说着,这帮人就**笑了起来。

    寡妇松开我们,虎虎生风的上了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轮圆了胳膊,一巴掌将刚才那个说吸土的邻居打的陀螺似得兜头转了一圈:“老臭逼!你他妈的嘴里嚼胎盘呢?”

    这一下可把那些个邻居都给镇清醒了:“卧槽,她……她好了?”

    “真像是好了!”

    “这咋回事,不是说遭报应了?”

    “你知道啥,神鬼怕恶人,这种凶娘们上了地府,阎王爷都不安生,一准又给放回来了……”

    “奶奶个逼的,你们这帮狗逼还特么在这喷粪……”寡妇说着,回身就要拿门闩,舞动起来就要打人,我感觉孙二娘和顾大嫂也就这样了。

    那些邻居吓的一个个脸煞白的就往后退,正这个时候,正有个人迎头赶上,还趾高气扬的:“什么脏东西,还不给我退下去!”

    说着,一把红粉末就迎着寡妇的头脸给扑了上去。

    这个味道我和陆恒川都再熟悉不过了,是朱砂,而再一看这个人,不许长乐吗?

    我一下就明白了,之前顾瘸子想找人给寡妇解决事儿,因为不想找他那些老伙计,求的一直是南派的许长乐。

    可许长乐一直没答应,现在怎么自己上门来驱邪了?

    他一准以为寡妇身边闹邪,所以看寡妇又跟以前一样在打人,上来就想先用朱砂来驱邪。

    顾瘸子也是,真特么所托非人,这小子虽然是南派出名先生的孙子,可眼瞅着也没什么本事嘛,哪儿有不调查清楚就扔朱砂的,对方要是刚死不久的小鬼还好说,如果是个什么厉鬼,你这是激怒了人家,等着瞧好!

    何况现在,寡妇已经好了,哪儿有什么邪可驱呢!

    “好哇……”果然,寡妇一把将脸上的朱砂给抹了下来,大红脸配着个凶狠的眼神,别提多可怕了:“哪儿来个小逼敢对老娘脸上扔东西……”

    许长乐也吓了一跳,还琢磨着怎么朱砂不管用啊?就被寡妇操着门闩劈头盖脸一顿打,简直要抱头鼠窜,结果他一抬头看见了我和陆恒川,顿时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好哇,又是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跟我抢买卖……”

    “谁跟你抢买卖了,这个生意应该是顾瘸子求了你挺长时间,你也不肯干的,怎么今天自己上门了?”我哼了一声:“难不成,你有什么东西想着让顾瘸子修,这才好马吃上回头草了?”

    许长乐满脸都是被我戳穿的尴尬:“那……那这个买卖也是顾瘸子找我谈的,你们凭什么横插一缸子,这就是你们北派的规矩?你们……你们不要脸!”

    一帮邻居都不傻,怕打起来把自己给连累了,都跑到远处坐山观虎斗,而寡妇一听顾瘸子这个名字,就愣了,回头瞅着我们:“是顾瘸子让你们来的?他叫你们来干什么?”

    我点了点头把事情说了一遍:“要是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顾瘸子,还有你这些个邻居们。”

    寡妇一听这个,忽然张开嘴,哇哇的就给哭了,一边哭一边奔着顾瘸子的门脸跑,鞋子都跑掉了也不知道。

    “看他妈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一边跑,一边还把围观群众给拱开了。

    许长乐又不聋,也知道这买卖已经没指望了,盯着我们咬牙切齿,但是转念一想,也想起来在我手底下吃过亏,往人群里一钻就想走,我则一把拉住他:“我正把这边的事情做了个差不多,你等着,咱们一起到上头去一趟。”

    许长乐没法子,这才跟城管抓了的小贩似得,垂头丧气的跟我们一起走,嘴里还咕哝了两句什么,我也懒得搭理他。

    等到了顾瘸子的门脸里,只见寡妇在门脸里哭的捶胸顿足呼天抢地,愣一看有点像金刚。

    而顾瘸子满脸尴尬,看见我们一来跟看见了救星似得,满眼都是希望:“你们可算来了可算来了!”

    我一看,顾瘸子也知道我们的这个事儿是完美解决了,就赶紧问他郭洋那边怎么样,郭瘸子点了点头,说郭洋算是命大,他能修,说着把一张修票给了我。

    我拿过来一看,只见修票上写的物品栏是人一个,日期是一个月。

    “这么长时间?”

    “在我这里修东西的都知道,慢工出细活嘛!”

    “那行,”我寻思着无论如何,郭洋能活也就松口气了:“你让我看看他行不行?”

    “那不行,”顾瘸子说道:我的规矩,修东西不让别人看。

    那也行,反正照着顾瘸子的信誉,加上修票在手,这事儿算是成了。

    而顾瘸子这会儿也看见了许长乐,就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就跟你说,买卖我让其他人干了,你还不信,这下信了?”

    许长乐一脸尴尬,还想说什么,顾瘸子摆摆手:“我这活计太多了,人手不够,你要修的我实在是爱莫能助。”

    跟我猜得一模一样,我就忍不住问许长乐:“你要修啥?”

    “关你什么事。”许长乐气的跟个蛤蟆似得,腮帮子鼓的老高:“自打遇上你,就没有遇上一个好事儿……”

    “你运气不好还赖我,我特么是你爸爸啊?”我收起了修票,跟顾瘸子告了别,就带着陆恒川往外走,顺带把许长乐给拉过来了,让许长乐带着我们一起上南派上头去。

    我们耽误在寡妇家的时间太长,出租车早就走了。

    许长乐不情不愿的开了车,但是车一起步他就想起来了:“哎,我记得你们走的时候,是三个人一条狗,现在就剩两个人了,那一人一狗呢?”

    “关你屁事。”

    “那行,不问不问,我不戳人伤疤,啊!”许长乐说是这么说,满脸是幸灾乐祸:“不过那狗可惜啊,万里无一的貔虎……也算了,跟人没缘分,莫强求。”

    陆恒川眉头一皱就要怼他,我拉了陆恒川一把:“清净清净。”

    屁股我是一定要找回来的,不管用什么代价——还有那个老头儿,姚远的事情,没算完呢。

    不大一会车开到了上头去,老徐似乎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早早就出来迎我们:“二先生可算是回来了,不知道买卖做的可顺利啊?”

    这事儿确实也算是不辱使命,镜子找到了,只是代价付出的也不小,就敷衍过去了,老徐察言观看出来了,就没怎么多说,往里面请我,我摆摆手说这一阵子太累,我得找个地方睡一觉——这次一走走的匆忙,也没顾得上带上雷婷婷他们,我还是头一次跟他们那一帮分开这么长时间,别说,还真有点想他们,打算跟他们一起住那个小客栈。

    听我一说,老徐顿时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您的意思是说您带来的那帮人?”

    我一瞅老徐的这个表情,心里就有点不祥的预感:“没错,怎么了?”

    “不对啊,”老徐说道:“您走了之后我们寻思着他们是您的人,就打算请进上头来安排,毕竟现在也是自己人,住客栈可太见外了,可是第二天,您不就叫人来接他们,把他们全接走了吗?”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子,不由自主就抓住了老徐:“有人来接他们?他们去了?是谁来接他们的?”

    “我没看见谁来接他们,”老徐被我这个表情给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是您手底下的那个年轻貌美的武先生带着他们走的,怎么,里面出了什么岔子了?”

    雷婷婷带他们走的?

    我忽然想起来,我和陆恒川郭洋临走的时候,雷婷婷的表情就很有点不对劲儿,她到底把他们带哪儿去了?

    陆恒川也听出来了,立刻问老徐:“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上哪儿去了?”

    “他们跟这边要了一辆车,是奔着西边去的,”老徐也看出不对劲儿来了:“转了个弯就不见了,没跟我妈说上哪儿去。”

    “是不是急着找咱们,跟咱们走岔了?”陆恒川转脸望着我:“你想想法子,替我测一下。”

    我摆了摆手:“测不出来,我什么也看不到。”

    陆恒川的脸就凝住了——测不出来,只能说明,他们的行踪,被“匿”起来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