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308章 下水捞

    怎么样,我就知道,你跟着里面掺和了猫腻。

    “啥意思,这是啥意思?”葛三多倒是给傻了眼了:“国庆啊,你,你咋能跟这个手臂骨,有啥关系?”

    “我对不住你啊……”李国庆嘴一撇,差点哭出来:“不瞒你说,那个手臂骨,是我弄出来的!”

    “啊?”葛三多的两只眼睛都快给瞪裂了:“你?你上哪儿给弄出来的?不是,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国庆嘴角一抽:“我想想,我想想这事儿先从哪里说起……”

    “我替你想,”我瞅着他:“你就从你在阴河里面给捞邪财说起。”

    “啊,这你都知道?”李国庆俩眼一瞪:“不是,你咋知道的?你算出来的?哎呀我操,千树,你得了济爷的真传,可济爷都没你这么神啊!”

    这简单,“没”字除了“没有”的意思,还有“淹没”的意思,俩字虽然形同,但是意完全不同,前者是消失,而后者,是表面消失,其实却还存在,值得是落在水面下的东西。

    加上陆恒川之前说,这李国庆发的是死人财。

    何况李国庆在带着我们看阴河的时候那个闪烁的表情,可更说明了他心里有鬼,我就疑心,这死人财难道跟那段阴河有什么关系,再看见了这骨头上的绳索痕迹,可就更确定了。

    李国庆应该是不知道在哪儿学来的法子,在阴河里面,“钓邪财”。

    “钓邪财”其实是渔民的一种说法,意思就是在经过有沉船宝物的地方,他们可能会垂下磁铁之类能吸附金属的东西,落在水面下,如果运气好,会吸上来一些值钱的东西,这都是没主的,所以被称为“邪财”。

    当然。在海面上获得邪财的几率是非常小的,纯看运气。

    而我们这边的阴河,这么些年从来没有人下去过,加上不用跟海上似得那么大海捞针,几率肯定比大海里“捞邪财”几率大。

    我就瞅着李国庆:“你倒是说说,你上哪儿想了这么个法子?”

    李国庆红了脸,其期期艾艾的说道:“其实,是你嫂子可怜我,托梦告诉我的这个法子……”

    卧槽,真是人死心善,咋李国庆媳妇活着的时候整天干点对不起良心的事儿,死了倒是想帮丈夫发家致富了?

    接着李国庆就开始讲述了起来,说他死了媳妇之后,整天的浑浑噩噩,三餐不即,眼瞅着躺床上打算把自己给活活饿死,说着就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那会儿你去县城了。”

    这我倒是知道,我临离开村子的时候,他不就被媳妇的死给打击成这样了吗?也怪我忙起来没顾得上他。

    李国庆叹了口气,就接着说,有一天他饿的都看不见东西了,正瞅见他媳妇迈过门槛掀开帘子瞅着他,骂他怎么这么没出息,死了老婆就要把自己作践成这样,传出去把人都丢光了,她在地底下也要被人戳脊梁骨骂不贤惠哩!

    当时李国庆半梦半醒的,也忘了媳妇死了再回来是个可怕的事情,还挺高兴,一咕噜想坐起来,说想媳妇了,结果因为饿的动弹不了,挣扎了一下就又躺下了。

    他媳妇也是生气,可也是怪内疚,说都是自己不懂事害了他,让他打起精神来,还是好好做人,早点再娶个媳妇,家里有个女人就好了。

    李国庆叹口气,说饭都没心情吃,别说娶老婆了,这日子过着没啥趣味,不如死了下地陪媳妇。

    他媳妇啐了他一口,这才说道,我也知道你现在日子过的没劲儿,我就告诉你一个巧宗,你赚一些钱,就当我补偿你了。

    李国庆说钱哪儿有那么好赚,结果他媳妇就说,等后半夜,四点来钟天快亮的时候,让他带上鱼竿,再在鱼钩上绑个磁铁,沉到了阴河里面顺着堤走一圈,到时候有人喊名字,你就记住了,五点左右,就捞上来,能赚钱,赚了的钱,记得分一点给喊名字那一家。

    当初李国庆爱钓鱼,李国庆媳妇嫌他不务正业,把他鱼竿给藏起来,喝药死了也没告诉他,这会儿,李国庆媳妇还把藏鱼竿的地方很详细的告诉了他。

    李国庆一听这个,连声问这咋赚钱?鱼也不吃磁铁啊?

    李国庆媳妇一听这么不开窍的话,气的用手指头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自己扭头就走了,说他就是个榆木疙瘩,她是没了法了。

    李国庆想追他媳妇,可是一睁眼就醒过来,发现这原来是个梦。

    他叹了口气,起来喝口水,结果无意之中,真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脑门上红了一小块,真跟被人用手指头给戳过似得!

    这下李国庆就给愣了,接着再一寻思,赶紧按着梦里媳妇说的地方找鱼竿,果然找到了!

    这下李国庆是不信也得信了,一瞅表,还真是三点来钟,他想起来仓库正好有块大磁铁,心说试试就试试,万一真有鱼吃磁铁呢?那不电视剧里还演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嘛,阴河里鱼也邪,没准口味奇特。

    于是他就按着媳妇说的,拾掇了一下,四点出了门,就沉了鱼竿的磁铁在水里,自己顺着阴河走。

    别说,天快亮是最黑的,李国庆在这个万籁俱寂的阴河边走,心里其实也挺瘆得慌,而且走着走着,他老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他快对方也快,他慢对方也慢,他心里也是跳的突突的,但是不敢回头——我们村的人都是大小就知道,人头顶双肩个一把火,能抵抗邪物,但是一回头,就灭一盏,等三盏全灭,人就完了。

    而他也倏然想起,会有人喊名字,就是这个人?

    果然,他仔细一听,还真听见个模模糊糊的声音:“老汤家,老汤家。”

    老汤家也是一户穷鬼,其实祖上是地主,自打他爷爷被批斗了之后,就一蹶不振了,现在老汤家男人正天还蹲门口,擦批斗剩下的俩石头狮子——意思是这货是他们祖上门楣,圆明园一样纪念辉煌的过去,人人拿着他当孔乙己看。

    李国庆还纳闷呢,老汤家咋了?

    就这样,终于五点来钟,天快亮了,他身后的那个脚步声才给消失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急不可耐的把那鱼竿从水里一扯,就觉得不对,咋这么沉呢?难道还真来了一堆鱼?

    拉起来一看他就傻了,上面没有鱼,竟然挂着一个小铁箱,沉的鱼线都快断了,他打开一看,更是差点没挺过去,那个铁箱里面,搁着一大堆袁大头!

    他一下就明白过来了,难不成,那个喊名字的,就是老汤家祖宗,死前藏了袁大头在阴河里,现在显灵了把遗物交给他,让他改善一下老汤家后代的生活?

    李国庆这个高兴劲儿的,抱着这些东西,坐公共汽车到了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城里,把那些东西给卖了,赶得巧,那些袁大头还是啥孤品,给李国庆换的人民币,比他逢年过节买的冥币还厚,拿在手里坠得慌!

    李国庆虽然抠,可他到底也是我们李家的人,骨血里的仁义也是消磨不去的,把七成留给了老汤家——偷摸翻墙,放在了老汤家的柜子上,还留下信,说祖宗留的。

    此后老汤家冷不丁就得意了起来,据说还买了地要盖新房哩。

    从此以后,李国庆每天早上都会带着他的大鱼竿上阴河附近走一圈,总有人跟在他后头,喊个名字。

    当然,不是每一家都跟老汤家似得那么有油水,有的喊了张五常家,捞上来了破自行车,卖铁都没人卖给,有的喊了罗慧兰家,捞上来的是个首饰链子,都长了锈。

    也有一些真货,比如王二宝家的一喊,他捞上来了一盒子金首饰,就这样,他也靠着这阴河里的东西,慢慢的发家致富了。

    而那天晚上,就比较蹊跷,没人跟在他后面喊名字,他心说给死人跑腿这玩意儿,看来也跟做生意一样,也得看运气,寻摸着可能没啥收获了,五点就拉起了磁铁要回家,结果这次也不知道咋地,那磁铁说啥也拉不上来。

    李国庆还没遇上过这种情况,心里觉得蹊跷,就死了命往上扯,眼瞅着钓鱼线都撑不住了——他为了捞东西,进的是最结实,一般钓海里大鱼的鱼线——还心说啥大家伙,结果一个死劲儿下去,他觉出来像是拉到个东西……而这个东西,感觉是被自己从水底下给扯上来的。

    为着这个戛然而止的力道,跟拔河被人猛地松手一样,李国庆狠狠的在地上敦了个屁敦,刚要骂娘,一瞅吊线上头挂上来的东西,差点尿了裤。

    那是个人的前臂骨,看着断茬是新的,也就是说——是他从阴河底下某个沉下去的尸体上,给拽下来的。

    这把李国庆给吓得,跪在地上念了半天阿弥陀佛,可吃饭的家伙丢不得,他这才闭上眼睛壮着胆子,把那个吊线上的前臂骨给拆下来了,接着就扔到了灌木丛里,自己落荒而逃。

    按说遇上这事儿,你该报警啥的,可李国庆傻了唧的,哪儿想得到这一层,只觉得自己可能贪心不足,从阴河里面捞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触怒了阎王爷,这才用个断手来吓唬他的,吓得他还给城隍庙上了不少香,说自己也就是跑个腿给死人行方便,让阎王爷别见怪,他也是个好心。

    结果到了当天晚上,这葛三多回家,就遇上了鬼,传的村子里满城风雨,李国庆一听是个前臂骨,吓得魂飞魄散,可不就知道这头子是自己给牵出来的,但是后来又听说让葛三多给埋了,寻思葛三多还真是干了啥好事,那前臂骨安息了,更不用找自己的事儿了。

    结果没多长时间,这葛三多家为了个前臂骨,算得上是家破人亡,李国庆心里能对味儿吗?那也是吓得心惊肉跳,心说自己是弄出前臂骨的罪魁祸首,可别让自己也给搭上命才好——他现在日子有了甜头,没媳妇在身边也不想死了。

    那几天他急的睡不着觉,一早起来满村溜达,寻思要不给葛三多拉城里再找懂行的给看看——也听卢旺达说了我现在多牛逼,寻思千树横不能不给帮忙,别人不给看,可以找千树——也完全是因为这事儿平息了,他心里才能平息下来。

    结果赶得就是那么寸,他还没来得及上县城找我,我就真给回村子里了,这不就被他给抓家里吃大鹅去了,顺带着,把这事儿跟我讲了一遍,他知道我是什么性格,村里人有难处,我但凡有能力,就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

    李国庆小农意识特别强,无利不起早。

    葛三多听完了他讲的这些个话,一下子也不知道该骂他好还是该谢他好——这手臂骨确实是他搞出来的,可他也不是诚心的,而且我这么个“救星”,也是他绞尽脑汁给找来的,这情绪太复杂,搞得葛三多瞪眼张嘴,就是说不出啥来。

    李国庆一下就跪在了葛三多面前:“我也真是对不起您啊,可您看在我将功折罪的份儿上,就原谅我!”

    葛三多犹豫了一下,瞅着他又瞅着我,叹了口气:“我他妈的,我是做了什么孽了……”

    我赶忙说道:“当然了,这事儿我哥确实是罪魁祸首,可是这万事的因果,肯定也是天定的,再加上,你跟那个前臂骨,确实是有纠葛,这样,咱们上阴河,把她给捞上来,再看看有没有啥遗物,能证明她跟你到底有啥关系,好把恩怨消了,事情了了,你看行不行?”

    “现如今,行不行的,也只能这么做了。”葛三多满怀希望的瞅着我:“你真能弄清楚了?我们两口子,真要是欠那娘们的,还好说,可那娘们要真是跟我们没事找事,我也绝对不能放过她!”

    “放心放心,事儿我肯定查清楚,老君爷天上瞅着我们呢!”这么说着,我就让他们准备点下河打捞的工具,上阴河去捞尸。

    李国庆那的打捞工具倒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而阴河村里人一向是不肯下的,唐本初和雷婷婷还没来得及学会下水,功夫不到家,而死鱼眼也确实因为童年丧母的伤痛是条死鱼,下不去,李国庆胆子小,葛三多体质弱,就只能看我一个人的表演了。

    到了李国庆指出来的地方,也正是葛三多遇鬼那段,我脱了衣服,就沉到了水面下头去了。

    从小整个村里敢下阴河的也就是我,其他人下阴河,百分百要遇上幺蛾子,别的小孩儿这个时候就不敢笑话我干爹的事儿了,倒是窃窃私语,说是我得了我干爹的照顾,是有后台的,这才能开个后门进水里去。

    隔了这么多年,阴河里面的感觉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黑沉沉的,外面太阳再大,这里也是深不见底,仿佛阴河里的水都是墨水。

    而阴河没变,我却变了,凝气上目,水底下的东西我是看的清清楚楚,底下确实有大片大片的阴影,当然了,垃圾啥的是少的,村里人不敢往这里扔脏东西,怕阎王爷不高兴。

    那些大件的东西也看不清楚来历,我只好一个一个找过去细看,却发现都是些个烂木头,大石头啥的,颇让人扫兴。

    不长时间,我感觉自己到了水底下,眼前水草飘摇,这里是很危险的,因为水草又滑又韧,很容易把人腿给缠上,不好解开,你蹬踹它的功夫,有可能就淹死了。

    于是我尽量避免上水草深的地方去,结果一打眼,看见水草里面,有个白亮亮的东西,跟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非常惹眼。

    卧槽,难道是那个手骨的剩余部分?

    我来了精神,赶紧分开水草就看了过去。

    果然,水草里面,确实掩映着一具人骨头——缺一只胳膊!

    这骨头干干净净的,看来死的年头已经很久了,这具人骨头周围破破烂烂的沉着一些看不出模样的东西,估计就是她的遗物。

    而这个尸骨为什么能沉到水底下,而没有飘上去,甚至被李国庆死命的拉,都没拉上去,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开始就被水草给缠了,一直没挣扎开,就烂在了水草里,而人死后的骨头,里面有很多的间隙,水草一年一年的,就顺着这个间隙长了起来,将这个骨头死死从缠在了水底下,简直成了培育海草的器皿,跟海草都融为一体了。

    我身上带了雷婷婷给我防身用的小刀,就过去把这个骨头身边的水草给割开,想着把这具骨头给弄上去,可是那水草跟长疯了的似得,又粗又滑溜,还真特么难弄,时间一耗,我就开始有点憋得慌了。

    不行,还是小命重要,既然已经找到了具体位置,不如我上去喘口气再下来,这么想着,我就把绳子用水底的石头压住了,另一头系在了自己腰上当记号,就回头往上游。

    结果我没游了多高,就觉得自己游不动了。

    奇怪,虽然气不太够,可我还有劲儿啊?不对……这个感觉,像是有个力道,在把我往水底下拽一样!

    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心里不由咚的一沉,立刻回过了头,一眼望过去,傻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