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169章 去瘟尸

    我特么也没想到,两次无意之中吃人豆腐,都吃在了同一个人身上,这个女的,居然是夜市里面换五线香的那个御姐!

    这个雷婷婷现在穿了一身工作用的黑色紧身劲装,蹬着军靴,看上去特别利落,跟上次的妩媚御姐装扮一比,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怎么,你们还认识呢?”唐本初咋咋呼呼:“师父,你身边的怎么都是美女啊?”

    一听这话,雷婷婷的脸更沉了,显然认定了我是个**公子。

    你娘,这个唐本初,没头没尾扯这个干啥,气的我瞪了他一眼。

    唐本初还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迷迷瞪瞪的:“不过,这个美女姐姐跟你是……”

    “就是碰巧遇上了,”雷婷婷皱着眉头,把自己的来意讲了一下。

    “那,那也是缘分啊!”王德光一看雷婷婷脸色不善,赶忙跳出来呲着锯齿牙和稀泥:“我们也是被这里的开发商给请来的,自己人自己人。你看咱们正好合作,把那个东西给……”

    “自己人是自己人,”雷婷婷冷冷的说道:“不过,咱们最好各干各的,我不习惯跟人合作。”

    说着,还想往里走,可根本动不了。

    毕竟她的脚是我压断的,我只好蹲在了她面前:“上来,我知道客房在哪里。”

    雷婷婷本来不想再上来,可条件不允许她傲娇,陆恒川吧,一脸“我拒绝”,像个性冷淡,唐本初吧,年纪小毛毛糙糙的,王德光就更别说了,岁数那么大估计她也不忍心。

    于是她不情不愿的爬上来:“走快点。”

    我应了一声,把她背进去了。

    陆恒川翻了个死鱼眼,十分鄙夷,而王德光和唐本初互相挤挤眼:“别说,老板这桃花就是旺。”

    旺个妈卖批。

    放在床上之后,我本来想走,可她这断腿没人看着肯定也不行,于是我就又说:“要不,我帮你看看你的脚?”

    在室内明亮的灯光下,看得出来雷婷婷虽然一直没吭声,可肯定脚肯定还是剧痛无比,紧咬着樱唇,脑门上都是汗。

    她抬眼狐疑的看着我:“你会看?”

    “我这一阵老住院,自学成才了都。”

    我蹲在了她面前,解开了她的军靴,撩起了裤腿,露出一截子白生生藕节般的小腿,又直又细。

    这真是,明明靠着美貌就能吃饭,非要靠才华。

    我伸手握上去,知道是脱臼了,肯定比断了要好得多,靠着从小梁那里学来的法子,给她托了回去,可就算这样,她的脚腕也还是青肿了一大片。

    我想起来陆茴以前教给我用鸡蛋在脸上滚能消肿,就上厨房煮了几个鸡蛋给她整了整,她瞅着我,脸上结冰似得表情像是慢慢融化了:“谢谢你。”

    “谢啥,”我摆摆手:“本来就是我弄的,应该跟你道歉。”

    “你也不是有心的,我知道。”雷婷婷沉吟了一下,问道:“那个东西是个什么来路,你看见了吗?”

    我点了点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遍:“我们这帮人看风水和相面测字的有,就是没有武先生,你专业,那个满脸是眼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雷婷婷脸色有点不太好:“没弄错的话,那个叫瘟尸,不是普通的行尸。”

    瘟尸?我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雷婷婷就跟我讲述了起来,瘟尸是一种非常少见的行尸,可以说是行尸之中的一种异类,许多先生一辈子都没见过,所以并没有把它也算在了白黑飞跳几类之中。

    而瘟尸的来历也跟其他几类不相同,一方面是得在穷山恶水的养尸地里才能养出来,一方面必须得是得了瘟疫死的尸体,就算是阴面先生精心炮制,养成的几率也非常小,一万个瘟疫尸体,也不见得能养出一个来,更别说这种“浑然天成”的了。

    而这种瘟尸的特征,就是能把害死自己的瘟疫重新传回来,传说之中主管瘟疫的瘟疫娘娘就是长了满脸的眼睛,这种瘟尸,一般就被认定为瘟疫娘娘的使者,来降灾的。

    再听我这么一描述,那就是打伞的女人还没有真正成型,尚且需要男人精血。

    当然,这些也都是传说,毕竟基本上这么邪乎的东西没人见过,雷婷婷也只是学过一点,只知道这种东西碰不得,碰上就会变成第一个得瘟疫的,从而把瘟疫给传下去。

    说到了这里,雷婷婷不自觉的看向了我:“你被那个东西给碰了……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我摇了摇头,毕竟我后背有那东西,连魃的尸毒都不怕,更别说这种连魃都不如的东西了。

    魃会带来旱灾,这玩意儿会带来瘟疫,全都是灾星。

    “所以一定得在那东西成型之前给控制住,”雷婷婷说道:“不然她下一步就不会单纯吃血,而是传瘟疫了。”

    这么说来,万幸那女尸第一个碰到的是我。

    既然我这条件这么得天独厚,我就跟雷婷婷商量,不如就跟我们一起办这件事情,要不她自己面对没弄过的瘟尸,肯定也危险。

    雷婷婷本来是不愿意的,我就劝她,不能这么自私,真要是沾染上了,那倒霉的是村里的人,这话有理有据,她才勉强答应了。

    这下好了,又来一个专业的帮手,对制服那玩意儿也算得上是如虎添翼。

    既然是这样,那更得加紧时间了,不然谁知道那玩意儿什么时候就成型了开始祸害人。

    我就问雷婷婷,瘟尸怕什么。

    雷婷婷想了想,说瘟尸最怕的,是石灰。

    对了,以前医疗条件不行,真有遇上得瘟疫死亡的尸体,就地掩埋可能都不行,石灰能消毒,正可以处理尸体。

    而温泉度假村因为正在建设,有的是石灰,倒是挺方便的。

    跟雷婷婷告了别关上门出来,正对上唐本初和王德光两双眼睛,在夜里闪闪发光跟俩猫头鹰似得,吓了我一跳:“你们俩干啥?”

    这俩货没事儿听墙根,真尼玛无聊。

    唐本初一脸兴奋:“师父,那个大美女也是咱们这一行的,拉她入伙呗?”

    王德光也激动的点了点头:“老板,咱们门脸里,可就缺一个武先生了。”

    入毛的伙,又不是一起做山贼。

    我摆摆手:“人家有**的工作,跟咱们一帮老爷们掺和什么,太不方便了,这件事情上跟咱们合作,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就咱们那点账,拿啥请人家。”

    “她来了之后,肯定能带来不少生意!”王德光锲而不舍:“牌靓条顺活招牌,虽然没看见身手,可能跟老板对抗对抗的,那肯定也是硬茬。”

    我没搭理他们,就往客房里走,唐本初挺失望:“要来个美女师姐多好,我还能跟同学们显摆显摆……”

    “你懂什么。”王德光叹口气:“没准怕老板娘吃醋。”

    我倒是希望芜菁能吃醋……可一阵酸涩袭来,芜菁她,还记得我吗?

    她如果不在石头镇,会在哪里呢?还是说她和“我兄弟”去的石头镇,跟这里不是同一个地方?

    这也不对,这里的景象,分明就是存思之中看到的。

    想着想着,没留心正撞到一个人身上,一抬头是陆恒川那个王八蛋,我心情不好就没搭理他,他倒是搭上了我的肩膀:“见了美女还不高兴,占便宜被打了?”

    “关你卵事,”我甩开他的手,把瘟尸的事情说了一遍:“先把买卖干好了再说。”

    陆恒川摸着下巴:“葵花门的啊?这下有意思了。”

    我问他啥玩意儿有意思,他也没搭理我,自己回去睡觉了。

    这就是王八蛋的风格,话到嘴边留半句。

    我也睡了觉,在梦里又见到了芜菁,只听她口口声声的,问我为什么不去接她。

    那个眼神,让我心里特别难受。

    结果做着做着梦,忽然听见一阵剧烈的门响:“老板,老板,你快出来,外面出事了!”

    我一个激灵就从床上翻起来了:“什么事儿?”

    开了门,正看见王德光跟雷婷婷站在了门口。

    雷婷婷一瞅我,立刻把头给转过去了。

    我懵逼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身上光穿了一条裤衩。

    你娘,这就是摸了人家的报应吧。

    我只得回去把裤子给套上了:“到底啥事儿?”

    王德光拉着我:“你瞅瞅去!”

    说着,拽着我就上了度假村门口。

    只见度假村门口,躺了三个年轻男人。

    我心里一个激灵,就跑了过去,有几个人正围着尸体哭呢,那几具尸体不仅也惊骇的睁着眼睛,身上也浮现出了骇人的青紫色,我一瞪眼:“不是说好了,昨天晚上不让出来人吗?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卖豌豆黄的老头儿从人群里挤出来,急急慌慌的说道:“这几个小子年轻不懂事,喝多了,非说要出去试试胆子,真是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

    蹲下身子划开了其中一个人的手腕,没血。

    我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

    “那个瘟尸吃了这些精血,显然是已经成型了。”雷婷婷赶过来,盯着我:“紧赶慢赶没赶上,麻烦了。”

    我也知道麻烦了,这下子,那玩意儿能随时出来传瘟疫,而这几个男人,也有变成行尸的危险。

    站起来交代村民赶紧把这三个人的尸首用石灰盖起来给烧了,谁也别碰,处理完了之后,家家户户都存点粮食,这一两天千万不能出门。

    唐本初挺担心的问:“那她要是找不到人,会不会跑到村子外面去?”

    我摇了摇头,行尸离不开养尸地,走不远,我们得赶紧把那玩意儿给引出来解决了。

    陆恒川死鱼眼一翻:“你打算怎么引?”

    “那玩意儿昨天才跟我接触过,在我这里吃了亏,肯定记仇。”我把雷击木拿在手上晃了一圈又一圈:“今天还是我来引她,你们在后面帮忙。”

    能把她给浇筑在石灰水泥里,就大功告成了。

    “也因为昨天她跟你接触过,你一出现,她肯定会防着你的。”雷婷婷很认真的说道:“她现在成了形,肯定会更狡猾,还有……”

    我瞅着她:“还有啥?”

    雷婷婷想了想,还是把话头给剪断了:“可能是我想多了,不过今天最好能换个人来做诱饵,你们这些人,谁身手最敏捷?绝对不能被瘟尸给碰上。”

    “我!”唐本初举了手。

    “不行,你太笨。”

    “那我呢?”王德光咧开一嘴锯齿牙。

    “你太老。”

    我把眼光投到了陆恒川身上,陆恒川一挑眉头:“别看我,我只是个文弱的相面先生,这种冒险的事情找我不合适。”

    论装逼真特么的没人比得上你,闯阴蛟洞的时候我看你矫健着呢。

    “就他了。”我跟雷婷婷点了点头:“具体让他怎么引?”

    雷婷婷看着陆恒川纤细的身板像是有点担心,我赶忙说道:“你放心,这小子鸡贼着呢,一准死不了。”

    陆恒川又翻了个死鱼眼。

    雷婷婷这才点了头,从身上取出了一串铜钱来,让陆恒川引瘟尸的时候,挂在自己身上,如果真被瘟尸扑了,一定要拿铜钱去塞她的嘴,绝对不能让她碰到自己的身体。

    那一大串铜钱我也认识,叫做五帝钱,铜钱历经万人手之实,汇集百家之阳气,可抵御邪祟煞气。

    五帝钱有大五帝钱与小五帝钱之分,大五帝钱指的是秦半两、汉五铢、唐朝的开元通宝、宋朝的宋元通宝和明朝的永乐通宝,不过大五帝钱存世稀少,现在说的五帝钱一般是指小五帝钱,是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

    而这一串,我用古玩店老板教给的常识仔细一看,竟然是大五帝钱!

    雷婷婷手里法宝不少啊。而且她显然也很珍惜,昨天把我误认成行尸,都没舍得对我用,反而给了陆恒川。

    这个人还挺够意思的。

    陆恒川倒是不客气,就提过去了,我还劝他小心点,别给人弄丢了。

    陆恒川嘴角一扯,盯着我手上虎虎生风的雷击木:“你转这个的时候……”

    “是不是很帅?”

    “像耍猴的。”

    去你妈的。

    我寻思了寻思,又把雷击木交给了陆恒川:“知道你觊觎已久了,不过这是我干爹给我的东西,没法送给你,今天暂时借给你吧。”

    陆恒川接过来看了看,又嫌弃的还给了我:“铜钱已经很重了,太多,拿不了。”

    说着,自己回去了。

    这死鱼眼真是癞蛤蟆上轿——不识抬举。

    王德光赶紧说:“老板,其实我看他是怕你没了雷击木不安全,才留给你的吧,他对你挺好。”

    好个毛。

    等到了天黑的时候,我们就准备了起来,把石灰车的位置定好了,就等陆恒川把那玩意儿给引过来了。

    陆恒川虽然身手没有我好,但也算是不错了,所以一开始我基本就没怎么担心他,而是走神一直在想芜菁和“我兄弟”的事情。

    雷婷婷反倒是一直以一种利刃出鞘的萧杀感盯着陆恒川,瞅着模样就特别专业。

    这会儿反正也无聊,我就随口问雷婷婷,她好端端的一个美女,怎么就干上这一行了?

    一般来说做武先生的,身材也都孔武有力的,女人干这一行,先天条件就不是很好,会比男人多吃很多苦。

    雷婷婷眼光一直没错开,说小时候老爹跟别的女人跑了,剩下一个妈病重需要钱,正好有个邻居是武先生,说这一行来钱快,她就拜师学艺,给她妈治病,可惜后来还是没救过来,但她当时已经快学成了,也干不了其他的工作了,就一直干到了现在。

    挺寡淡的一句话,细细咀嚼,却能咀嚼出许多苦涩来。

    我有点兔死狐悲。

    其实我们这一行,好多人都是“五弊三缺”的命数,命硬的能克死自己身边的人,才能镇得住邪物。

    不仅我们李家,就连王德光,唐本初他们,不也是……

    “来了。”雷婷婷声音一凛,把我从思绪之中给拉了出来,我抬头一看,真看见陆恒川身后,那个一身红,打着伞的女人出现了。

    陆恒川微微一笑,那温文尔雅,长身玉立的模样对女人来说就很勾人,接着只见他长腿一迈,领着那个打伞的就往我们这个陷阱这边走。

    不用说,打伞的女人又想让陆恒川看她的脸,可是陆恒川跟我一样不为所动,随着他们的靠近,听得出来,陆恒川许诺,说到了这边就看。

    随着他们走的越来越近,我这心也越来越紧张,比特么我自己做诱饵还紧张点。

    很快,陆恒川就到了“射程”之内,他侧过脸,暗暗的跟操控石灰的我挤了挤眼,修长的手上做出了一个掀翻伞的动作,我点头表示明白,他是要我在那个女人放下伞的时候浇石灰。

    我早准备好了,果然,只见那个打伞女人的伞一偏离头顶,陆恒川长腿一迈就躲开了,我一动手,大量石灰从天而降,很快就把那个满脸是眼的女人给埋上了,那女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结结实实的被销在里面了。

    你娘,真是难得的马到成功啊!这次死鱼眼竟然没有败坏运气,这概率稀罕的能去买彩票了!

    我一下就从后面跳出来,还挺高兴的想夸死鱼眼一句,而死鱼眼更是一脸得意,好像立了头功一样,我刚想损他两句,忽然雷婷婷脸色一变,大叫了起来:“李千树,你让他跑,快跑!”

    我一愣,东西都没了,还跑个屁?但是随着雷婷婷的手指,我一眼就看见,陆恒川身后,猛然又出现了一个打着伞的人!

    那个人,正要往陆恒川身上扑!

    草泥马,这鬼东西,居然还有!

    我二话没说,凝气十足,奔着陆恒川就跑过去了:“傻逼,快跑!你特么的快跑!”

    陆恒川先是没反应过来,但是这王八蛋毕竟鸡贼,一下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脸色一变,就要闪身躲开。

    可是这第二个打伞的人动作敏捷的我想都没想到,真跟“飞尸”一样,一下就撵上了陆恒川!

    我一下就明白了,成型的其实不是那个打伞的红衣女人,而是这个东西!

    陆恒川起手撒了一大把五帝钱,可是那第二个打伞的东西竟然很轻易的闪避过去了。

    我心里一着急,趁着时间被五帝钱稍微耽搁了一会,脚下一用力,就在那第二个打伞的东西马上就碰上陆恒川的时候,挡在了陆恒川前面!

    那东西一低头,一阵剧痛就从我肩胛骨上传来!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