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117章 王德光

    唐志鹰开始讲述了起来,他真名叫王德光,是钻地派风水先生的最后一代传人,说起来不怕我们笑话,他们家的祖先,是专门跑马戏的。

    所谓跑马戏就是以前古装戏里那种摆摊卖艺的人,带着一只猴或者几条蛇,山羊什么的,训练他们翻跟头演节目,敲锣招人,然后等看客聚集起来,等那些小动物展示自己的拿手绝活,接着把铜锣一翻,诚恳的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

    他们家的祖先就是这一类人,但另辟蹊径,是专门驯养老鼠的,能让几只老鼠抬花轿,表演老鼠娶亲。

    后来机缘巧合,有一个风水先生需要探洞,看他操控老鼠操控的不错,就花大价钱请他帮忙下地看土,他还真率领老鼠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先生大为赞赏,那祖先后来就跟那个先生发展成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他接着耳濡目染,也跟着学来了风水的常识。

    那个时候,没钱的人请不起风水先生,但凡请得起的,只要你有真本事,钱是绝对不会亏待的,他们家祖先觉得这一行比跑马戏挣钱多,就开始做了钻洞风水派——是被自诩正统的风水师看不起,横竖他要的也不是什么名声。

    眼瞅着一代一代下来,因为总得跟老鼠同吃同住,他们家人也个个有磨牙的习惯,逮到什么也都忍不住去咬。

    而就像狗一般都怕吃狗肉的人,老鼠也怕吃老鼠的人,经常吃老鼠肉,才能把老鼠治理的服服帖帖。

    正因为如此,很多慕名前来学习的人一看这个就望而却步,到了王德光这一代,他们家只剩下了自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传人。

    眼瞅着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要断送在了自己手上,王德光心里也觉得很对不起祖宗,可正在这个时候,出门做生意遇上了唐志鹰。

    唐志鹰则为自己的前途发愁,跟弟弟唐志鹏一起商量,不知道自己这种一窍不通的没天分的,将来怎么办,这对王德光来说,可正是聋子听哑剧——正合适,于是王德光主动问他们,想不想得到他一辈子风水术的倾囊相授?

    这对走投无路的唐志鹰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顾不上名声不名声了,连声就答应了,结果说来也巧,这事儿刚谈妥,王德光还来不及传授那些知识,不巧吃老鼠的时候,就吃到个嗑了耗子药的病鼠。

    那个年头不比现在,什么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不存在虚假鼠药,所以王德光中了毒,就算去医院里面插管子洗胃,也无力回天,眼瞅着就不行了。

    这下,唐志鹰和王德光两个人都不甘心,于是王德光当时就出了一个主意,把自己之前得到的引魂香给拿了出来,让他们引魂——让王德光的魂魄,寄宿到唐志鹰的身上。

    这就好比有的人人格分裂,一会儿觉得自己是24岁的姑娘,一会儿觉得自己是58岁的老头,这其实,往往是因为处于某种意外,一个身体上,容了两个魂魄,这现象在行内来说,叫做“寄魂”。

    只有这样下去,等于说暂时逃离轮回,王德光才能传承下自己家的打洞派风水术,唐志鹰也能完成心愿,当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师。

    结果这件事情,正好被攀墙头的唐本初给目睹了。

    虽然确实让人猝不及防,可这当然不能以一个毛头小孩儿的出现而流产,所以三个人还是照原来的计划进行,这个王德光走南闯北,认识的人多,学了一点阴面先生的本事,就是“寄魂”,以唐志鹰为载体,自己的三魂七魄,全寄在了唐志鹰的身上。

    就从那天起,唐志鹰等于一个人两个魂,有了两份记忆,分享了王德光一切的风水术,就算不去动用老鼠,也足够用了,很多人夸他大器晚成,著作一本接一本,生意一桩接一桩,只让唐家重新名声鹊起,再也没人敢不服。

    这就跟开了外挂一样,很少人忍不住不去用,于是唐志鹰沉浸在被人崇拜的光环里,醉心于应酬,倒是把老婆给冷落了。

    罗艳梅的为人跟陆恒川相出来的一样,自私狡诈,不甘寂寞,可又舍不得家产,思来想去,不如就趁着唐志鹰有病,让他死了算了,不然唐本初眼看也长大了,难免不来分一杯羹,就算家大业大,她也舍不得,趁着他小,分多少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自己还算年轻,将来的人生还有大把美好。

    唐志鹰临死的时候,跟王德光说是不甘心,也不放心——他虽然没能把儿子带到身边来,可儿子到底是他的心头肉,他知道罗艳梅不会让他好过。

    而唐志鹰这么一死,一直寄魂在上面的王德光终于能重见天日。

    王德光一直认唐志鹰是自己的徒弟,要将这一脉发扬光大的,可是却偏偏被人给害死了,他死了,不就等于费尽苦心存下的这一脉又完了吗?

    他当然比唐志鹰更不甘心,非要把这个仇给报了不可……只是王德光拿不准,到底是谁断送了他宝贝徒弟的性命。

    于是他就留在了这里,想以唐志鹰的身份查清楚了事情的端倪,偏偏罗艳梅比他更不甘心,明明被自己弄死的人,凭什么活了?

    而且……活的诡异,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她也心虚。

    罗艳梅本想跟唐志鹏商量一下,可是唐志鹏这一来,碰巧又被“我兄弟”给杀了,只好又利用唐志鹰的关系找了茂先生的人前来帮忙,都被附身在唐志鹰身上的王德光吓退了——死人好打发,但这个死人是同行,那就棘手了。

    茂先生未必不知道这件事情,才推到了我们头上来。

    今天罗艳梅本来是想试探一下消息,结果不小心说漏了嘴,王德光知道这娘们就是断送了这一脉的凶手,恨不得当场砸死她。

    事情算是水落石出了,却并没有啥轻松的感觉。我看向了寄宿在唐志鹰身上的王德光,问他现在打算怎么办?

    他毫不犹豫的说,还想在这个身体里活,好些事情没办完,唐志鹰死了,他接着做。

    就从他之前殷切的问我自己的寿命,就说明他还想以唐志鹰的身份活下去,我估摸,是想利用唐志鹰继续寻觅这一脉的下一个传人吧。

    而“唐志鹰”既然是“活着”的,那罗艳梅的“杀人”,就不成立,谁也没法给她应有的惩罚。

    罗艳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显然十分得意,但也十分警惕,居然还好意思张口要挟:“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说出去,但是有个条件,咱们得办离婚手续,你们俩,全净身出户。”

    我心里暗叹了一声,这娘们恐怕是钻进钱眼里了,一点脑子也特么的没有。

    唐本初的眼睛又红了,但这不是跟要打我的时候一样是杀红眼,而是强忍着没让自己的眼泪给掉下来——当然,这孩子肯定不是为了家产,而是因为老爹被确认死亡,再也回不来了。

    我忽然想起了济爷出事之后的自己,心头一阵泛酸。

    唐志鹰嘴边一抹狞笑,我倒是知道,他刚才用花瓶砸罗艳梅,也只不过是因为一时情急,他有这样的本事,怎么弄罗艳梅弄不了?

    而陆恒川忽然对“唐志鹰”附着耳朵,说了几句话,“唐志鹰”的脸色立刻豁然开朗,连声问是不是真的,陆恒川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唐志鹰”这才转过头,看着罗艳梅,说她提的条件,他都答应。

    罗艳梅那个激动劲儿的,立刻让他别后悔,又取出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塞给了“唐志鹰”:“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永远别见面。”

    说着自己先签了字,我探头一瞅那个“罗”字,心里就明白陆恒川在“唐志鹰”耳边说的啥了。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