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101章 进洞中

    灵脉,就等于邪物的风水宝地。

    比如人在风水宝地上住,能把普通人住成荣华富贵,灵脉上有东西的话,普通的邪物很容易就能修成了有灵之物。

    卧槽,难怪这个地方风水这么好,竟然还存着这么稀罕的东西!

    而这个小个子修成有灵之物,那个人参变成小孩儿模样,难道都是因为这个灵脉?

    陆恒川喝道:“说清楚了,什么灵脉,灵脉又在哪里?”

    那个声音显然是被陆恒川给吓住了:“就在……就在你们待的那个地方……”

    竟然就在祠堂里!这样说来,宋为民家出的事儿,跟这个地界还有关系?

    有灵脉算得上是好事,怎么还能断子绝孙呢?里面肯定出了其他幺蛾子了。

    陆恒川显然也在寻思这件事情,而就这么一瞬间,忽然那个“咔咔咔”咬东西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陆恒川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声“不好”,就把被子给掀开了,我猝不及防一抬头,看见门口上有一个一米多高的东西,正缓缓站了起来,接着,“咔嚓”一声,像是沉到了地下,猛地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在沉下去的最后一瞬间,我看清楚了,那果然是一只巨大的黄鼠狼,浑身的毛泛着灰白色,跟人一样站着,愣一看,真像是个小个子的人!

    传说之中,黄鼠狼的屁,确实能让人产生幻觉,而要是对上了黄鼠狼的眼睛,更有可能被摄了心神。

    它们报复心理极强也是众所周知,一般农村人没有几个敢动它的,都不敢直呼其名黄鼠狼,而是称之为黄仙,说是保家仙的一种,能通灵。

    我记得我小时候,村北头的邢老二胆子大,有一次忍无可忍,把一个在他们家偷吃了不少鸡的黄鼠狼给打死剥皮了,当时村里人都被吓的不轻,劝他找个出马仙认罪道歉,可邢老二不管不顾,还把那张皮子在集市上给卖了。

    当时济爷听说了,就叹气,说恐怕邢老二家要遇上麻烦了。

    果然,邢老二当年没过三个月就给疯了,再没多长时间就死了,接着,唯一的女儿也疯了,整天光着屁股上街乱跑,有时候来了月事,就挂着满腿红光,四处捡垃圾吃,跟小翠一起被村里的贫嘴并称为逍遥二仙。

    不过她疯的比小翠厉害,小翠起码能说话,也知道冷热饱饿,她可倒好,这些年了,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是蹲着,蜷缩着身子,有见过事的老人说,跟那天被剥了皮的黄仙那个姿势一模一样。

    而这个大女儿不知道在哪里被人占了便宜,还生了个女儿,这个女儿更惨,长到十七八还是好端端的,还能打工干活什么的,人才也是意外的伶俐,眼瞅着马上要说婆家结婚了,结果对方的小伙子听说他们家这个事儿之后就悔婚了,说他们家是遗传性神经病,怕对孩子有影响,坚决不要她。

    这姑娘知道了之后,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也给疯了,天天跟她妈一起上街吃垃圾,而且命比他妈还短,前年夏天死在了院子里,一个星期没人知道,被发现的时候,五官都钻出蛆虫来了。

    而她妈,还是浑然不觉,四处光屁股跑。

    只是前一阵子,听见我本家老叔提起过,过年的时候在一个巷子里瞅见她吃雪,捡炮皮子,还跟我老叔说了一句:“过年哩。”

    这恐怕是这一二十年里,她说过的唯一一句话,倒是把我老叔给吓住了。

    人人都说,哪儿是什么遗传精神病啊,分明就是黄仙的报应,从小眼见着真人真事,我当然是对黄鼠狼更忌惮的,只是没成想,还真遇上成气候能说话的,还是觉得不太真实。

    陆恒川显然百无禁忌,已经跳了起来,往黄鼠狼消失的地方一看,哼了一声:“底下被挖空了。”

    我跟过去一看,果然看见个很深的窟窿,显然那个黄鼠狼刚才跟我们掰扯的时候,就趁机把这里给咬开了,我细看了一下,木地板底下土层很薄,基本都给通开了。

    “底下肯定有东西。”陆恒川瞅着我:“敢下去吗?”

    “敢是敢……”我假装是假装的挺硬气的:“可是有必要下去吗?灵脉又拿不出来。”

    陆恒川嗤了一声:“灵脉当然拿不出来,不过收人钱财,与人消灾,他们宋家祖宗为什么搞得自己断子绝孙的原因就在这里,不弄清楚,怎么跟人家交差?”

    说着,陆恒川故意顿了顿:“还有你上了金乌牒的事儿,怎么平反?”

    你娘,落在这小子手上,也特么的只能认倒霉了。想到这里,我只好伸头往下瞅了瞅,《窥天神测》上关于灵脉的记载是这样的:“上有仙气,下有太极,前招阳,后至阴,藏风聚气,具好水。”

    这么一想可全对上了,风水上,水越好的地方,越藏气脉,这边的水确实不错,甘甜好喝,我本来以为是主三阳开泰的风水局,想不到呼应的是传说之中的灵脉。

    也罢,多少人寻觅一辈子也找不到这个东西,既然我赶上了,去就去,反正这里是灵脉,死在这里没准还能成仙呢!

    陆恒川像是早有准备,已经带来了一卷绳子,将绳子拴在了我和自己的腰上,挂结实了,自己先跳下去了。

    这腹黑王八蛋从来不自己吃亏,我就也硬着头皮,跟着他下去了。

    这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等落了地,我伸手就想摸摸有没有墙壁,想顺着墙壁走。结果一摸摸到一手黏糊糊的东西,搞得我浑身汗毛一下都给竖了起来,卧槽,这个触感,咋这么像是半干不干的血啊?

    自从见识到了死人蛟之后,我这心里就有了阴影,到多黑的地方都不敢贸然点亮,生怕看见一墙眼睛,陆恒川倒是准备的很周全,只听“嚓”的一声,就点起了一根蜡烛,顺带也甩给了我一根,显然是从祠堂里面给顺下来的。

    火光一跳,我第一件事儿是先看了看手上沾的到底是啥,结果这一瞅,倒是放了心,只不过是一层绿呼呼的苔藓。

    不过这苔藓在这里倒是有点奇怪,既然有苔藓,说明这个地方已经被挖开很久了,宋家干啥在一个空心上盖祠堂?里面估计还有其他的说道。

    这么想着,我就伸手在陆恒川后背上把苔藓给蹭干净了,再一侧耳朵,听见不远处好像有潺潺的微弱水声。

    风水二字,上所谓天有三宝日、月、辰,地有三宝风、水、火,人有三宝精、气、神。风和水合之为气,则脉气,归之为灵气,得之可行昌运也,失之停滞不前。

    所以灵脉理应有山有水,我估计前面有个地下河什么的,应该就是灵脉所在,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像是个狭窄的山涧,就奔着有水声的地方去了。

    这里比我们想的深,很快绳子就不够用了,陆恒川非常大方的就把绳子给解开了,我没法子,也只好如法炮制,心说真要是碰见啥危险,赶紧跑回来顺着绳子往上逃应该也来得及。

    果然,又往里走了一段,前面果然豁然开朗,硬要形容的话,有点像是溶洞。

    溶洞中间有个倾斜下来的暗河,看上去晶莹剔透的,这就是所谓的灵脉?

    我顺着那条暗河要过去,陆恒川却一把把我给拉住了。

    我一愣,还以为他想抢先过去,就侧了身子:“你先你先,反正枪打出头鸟,抢先死得早……”

    结果话还没说完,嘴就让他给捂住了,他把我脑袋往河水另一侧一拧,低低的说道:“那里有东西。”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