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30章 阴阳局

    陆恒川撩起眼皮望了我一眼,白皙的脸上挂着血,那眼神说不出的凌厉,跟我欠了他多少钱一样,我一个激灵,莫名其妙的就心虚,心说你可别跟冰山女一样,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但他只是这么看了我一眼,就开了口:“找是找到了,可那东西跑了。”

    我心里一沉,果然是活物:“那到底是啥?”

    陆恒川冷哼了一声:“就算告诉你名字,你也不会知道的,那东西天底下只有一对,一阴一阳,分开还好,聚在一起,就是大祸。”

    一阴一阳,八卦图吗?

    但是同时,一个不祥的预感忽然浮现到了我心头,跑到我后背上的,正是一冷一热,会不会就是那个东西?真要是这样,李家的和这里的全趴在我身上了!

    我的手心微微冒了汗,那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鬼?附在我身上,又会出什么事?我还一心想对付那玩意儿救芜菁呢,他们趴在我身上,难道我还得对付自己?

    想到这我忍不住就说:“你们家没事干埋两个祸害在地里干啥?你们不是罪魁祸首吗?”

    “就因为是祸害,所以才埋起来的。”陆恒川眯起了跟冰山女略有点相似的丹凤眼:“这本来一阴一阳,相互制约,相安无事,可是阳局前些日子被破了,我当然要立刻找阴局来补救,谁知道,还是晚了一步,那两个东西全放出来,恐怕要惹一场大麻烦。”

    就是二宝说的,左不畏大地藏,右不畏阎罗王?说起来……李家大宅就是阳局了,这一破估计是我被推下井后造成的。

    再一细算,我后背就凉了,薄州的位置,跟我们村的位置,在堪舆上,正是穿过子午线,一左一右两个对称的点!而对应的,正是一阴一阳!

    我想起了那个要害我的人,这像是一场阴谋,刚刚开了个头!

    有心问问陆恒川,可就在这个时候,冰山女的药劲儿可能过去了,忽然冒了出来,暗暗的拉了我一把:“你也知道,他下手狠又腹黑,你后背上的事儿跟他商量那是与虎谋皮啊,还是不要拿小命冒险了,等回去了,我跟你说。”

    这倒也是,我真领教了。

    而陆恒川盯着我,忽然说道:“你的印堂暗下去,说明你这一阵的好运已经到头了,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都被他瞅出来了?

    等我们准备下山的时候,二宝爹妈还劝我们这里每到这个时候都会起雾,不安全,可是陆恒川说引雾的东西都没有了,还上哪儿找雾。

    棺材里的东西,引雾?

    而说也奇怪,再一出去,外面的浓雾真的已经散开了,辛位上的宅子也给塌了,引阴气的局一破,这里居然天朗气清的,焕然一新。

    下山的路上,我就趁机问冰山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山女却说道:“我跟你说实话,这件事,只有陆家继承人才能知道,我知道的,不比你多多少。”

    当时我就火了,陆家继承人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陆恒川,你特么不知道骗我干什么。

    而冰山女接着说道:“可是一旦陆恒川知道你身上有那东西,我给你打包票,你活不过太阳下山,命就得交代了,你现在是那东西的容器,杀鸡取卵懂吗?”

    你娘,老子才不是鸡。

    可是陆恒川确实好像什么都干得出来。

    想到这我又纳闷了:“不对啊,你不是说那东西只有陆家继承人知道吗?那罗锅和唐家人怎么也知道?”

    “这是因为,那罗锅有可能就是上一个继承人。”冰山女说道:“二十年前跟陆家闹翻了,被除藉赶了出来,所以才泄露了这件事,所以阳局一破他就来阴局了,家里那帮老头都后悔没弄死他。”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可却让人背后冒凉气,什么年代了,还“弄死”,他们都是法盲吗?

    不过瞅着陆恒川和冰山女的架势,全像是有权有势人家的孩子,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而且冰山女还说,这两个东西,阴阳相吸,一个能吸引另一个,这下俩都没了,更没处找了,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后背一眼。

    我被她看得浑身发凉,就又问:“你们陆家到底什么来头,能不能透露透露?”

    那个能留下《窥天神测》和阴阳局的陆家祖先,肯定不是什么善茬,估计得跟姜子牙诸葛亮一样。

    冰山女暧昧的摇摇头:“我怕说出来吓死你,总之你现在好好当鸡,保护卵的事,就交给我,总有一天,这卵能下出来。”

    下你娘的卵。

    难道这就是陆恒川所说的“福德宫”被缠上?

    说起来,也不知道他们家跟李家到底什么联系?为啥他们家的《窥天神测》和阳局会在我们村?

    这跟我们家用芜菁挡灾的事,肯定有关系。

    虽然死里逃生回到县城,可因为事情没成,我没拿到陆恒川许下的劳务,不得不说心里非常失望,所幸翡翠核桃已经到了手,聊胜于无。

    把小翠送回到了村里,我又陷入到了没钱的窘境,因为怕我有钱就乱跑,上次出租车司机给的卦资早被冰山女抽走,吃碗板面的钱都没给我留。

    我又不好意思再去邻居铺子蹭吃蹭喝,只得在门脸里练起了济爷教给我的行气,呼吸吐纳来内修,就当辟谷了。

    以我之心,使我之气,养我之体,攻我之疾,气沉丹田……练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不对!

    平时我运的气,最多能让手脚发热,可是今天运出来的气,居然跟潮水一样,蹿的厉害,就好像平时用吸管喝水,今天却被水龙头直灌一样,猛的我猝不及防!

    感觉这气不是自己的,而是外面借来的!

    不用说,我后背冒了一层冷汗,肯定跟背上的那东西有关!

    看上去虽然是好事,可是好像卡里本来只有五毛钱,却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好几百万,比起惊喜,倒是该害怕!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气收回来,结果一不小心岔了气,蹲在地上直哎呦。

    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一声巨响,一阵刺耳的汽车防盗声响了起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炸雷似得响了起来:“谁特么养的花,砸了老娘的车!”

    我平时很爱看热闹,捂着肚子就出去了,结果一看傻了眼,只见冰山女在二楼养的花盆居然掉在了一辆驶过楼下的豪车上,直接把豪车的天窗给砸漏了!

    我抬头一看,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窗户边一闪而过,是特么冰山女养的小鬼!

    而冰山女今天正好没在家……我还没反应过来,衣领子就被那个妇女给揪住了:“是你家的花盆,对不对?”

    真是操你大爷了,这是天降横祸啊!难怪陆恒川说我要开始走背字了!

    我没法子,只得赔了个笑脸:“阿姨,这是意外……”

    那个中年妇女瞪了我一眼,看我穿的破烂,面黄肌瘦,鄙视的叫我喊老板出来,同样赶来看热闹的邻居都作证,说我就是老板。

    那中年妇女倒是愣了:“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连个乡下泥猴也能当老板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拿什么赔钱!”

    说着,怒气冲冲的拿出手机,就用手写板写字要打电话,可是我一看她写的那个字,就皱起了眉头:“你家死人了?”

    “草泥马,臭小子,你咒谁家死人了?”那中年妇女一愣,就要来挠我:“我告诉你,你今天……”

    正在这个时候,她手机就响了,她甩开我接起来一听,脸色忽然就变了,立刻瘫软在了地上:“你说什么?不可能……”

    接着,她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上车踩油门就走了,天窗被砸的玻璃碴子都没顾得上扫。

    古玩店老板和玉器店老板全凑了过来:“诶呀,那不是蜜姐吗?她是有了名的女黄蜂,招惹不得!”

    原来那个蜜姐也是商店街的一个老板,专门经营珠宝,不过青年丧偶,一个人把闺女抚养长大,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可惜啊,我在心底叹了口气,这个蜜姐性子刚命硬,现在连女儿也要没有,光剩下孤家寡人了。

    这几天应了陆恒川的话,我也没生意上门,急的长了一嘴泡,只剩下行气了,不过多练习一下,行气稍微好驾驭一些了,既来之则安之,挥之不去的只能全盘接受了。

    这天下午我行气完正在门脸里打盹,忽然听到了一阵滴滴答答的高跟鞋声音,还纳闷冰山女平时不穿这种鞋啊,一抬头愣了,这不就是上次那个蜜姐吗?

    但是她今天完全不是上次那个意气风发的样子,而是容颜憔悴,眼睛跟两腮都凹陷下去了,看上去更凶了。

    你娘,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门脸在这,她啥时候想找就能找回来!我只好说:“你的来意我知道,只是我现在手头不宽松……”

    没成想蜜姐一挥戴着祖母绿大戒指的手:“我不是跟你计较车的事,我是想问你,那天你怎么知道我家死……人了?”

    她说死人的时候声音明显的梗了一下,显然还没从悲痛里走出来。

    我恍然大悟,赶紧说道:“那是因为我看见你写了个字,你们家闺女被害死了吧?节哀顺变啊!”

    “你说什么?”蜜姐一瞪眼睛:“我女儿是被人害死的?”

    我倒是被她瞪愣了,怎么,不是害死的?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