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窥天神测全集TXT下载->窥天神测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26章 四个洞

    眼前一片发黑,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觉得耳朵里面嗡嗡作响,眼前发红,脑后有湿热的东西淌了下来。

    流血了?

    “千树,千树!”小翠的声音像是天边传来的,忽远忽近,我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被绑在了一个柱子上,身上被麻绳缠了好几遭!

    接着,一股剧痛从脑后传来,让人倒抽冷气。

    我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抬起头,发现这是个破屋子,小翠被捆在我旁边,独眼里含着眼泪:“我怕,我怕!”

    忽然有个人从外面进来了,盯着我嗤嗤的笑:“醒啦?”

    这个人是个五短身材的汉子,一身工装,高颧骨,深眼窝,剃着寸头,一看就是个狠人。

    我一个激灵,立刻联想到了绑匪,赶紧说道:“大哥,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家……”

    “乾西?”没成想,那个汉子打断了我这句话,蹦出了这个词来。

    我一愣,这特么的不是上次陆恒川跟我对的暗号吗?

    他跟陆恒川是一伙的?

    我赶紧说道:“出泽,出泽,我是跟陆恒川来的!”

    其实乾西跟出泽是什么意思我都不知道,不过我一直记着这两句。

    那大汉皱起眉头,像是有所忌惮,答道:“我是赣西唐家的,你们也看上那块地了?凡事得讲先来后到。”

    我一寻思明白了,乾西跟出泽应该是互相问来路的话,原来不光是陆恒川惦记那里的东西,其他人也有这门心思。

    那玩意到底是个什么鬼?不是带来灾祸的吗?竟然还是人人争抢的肥肉?

    我一直还算机灵,眼下形势不好,当然就先假意服软:“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先来了,这都是误会,自己人,不打不相识。”

    能用同一套暗语的,肯定是自己人。

    那自称赣西唐家的汉子冷哼了一声,眼光往边上一扫,我顺着他眼光一看,心顿时就悬起来了,卧槽,地上有一只鞋,是冰山女的!

    那个汉子说道:“你们家的妹娃不懂规矩,坏了我们的事体,我先替你们管教几天,等完事儿了,肯定完璧归赵,不会坏她一根汗毛。”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汉子跟那个罗锅竟然是一伙的,也是为着那个东西而来!而把冰山女控制在手里,就是怕我们横插一杠子抢东西,让我们投鼠忌器!

    千算万算,没算出来天灾没到,**先至,半路杀出这种程咬金!

    但是再一细想,我后背就凉了,不对,恐怕是这些人比我们来的还早,那个黄灯笼应该是喊自己人的,却被我们当成旅馆的信号,误打误撞闯进来了!

    而他们摸不清楚我们的来路,才会有所试探,结果被冰山女发觉了,我走了之后,冰山女那个拧劲儿上来,自己想查清楚,结果落单被抓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堵,我当时要是信她就好了!

    “眼下你既然来了,不如就帮我一个忙。”那汉子冲着我一笑,却让人浑身发毛:“你家妹娃伤了我的人,你们来顶上吧。”

    “啊?”我忙问:“什么忙?”

    “到了再说。”那汉子露齿一笑,就把我身上的麻绳解开,但是没松我的手,领着我和小翠就往外面走。

    我看出来,这就是那个大宅里面,他们对那东西觊觎已久,但是一直没动手。

    我猛然想起来了,既然那个东西是个得道的有灵之物,你要得到它,不能说拿了就走,需要有一个“祭”来“请”。

    而“祭”的规模大小不一,小的,点香放瓜果,中等的,三牲五畜,大规模的要血祭,比如古代出征总要杀人祭旗,我的心就沉了下来,他不是要拿我们血祭吧?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想磨开我的麻绳,可是再一想,卧槽,我们要是跑了,那他们肯定得拿冰山女开刀!

    于是我一咬牙又放下了手,同时起了戒心。

    果然,那汉子还带了几个跟他打扮差不多的年轻人,都守在了那个有石狮子的门楼附近。

    本来这就是晚上,加上大雾还没散去,黑的能把人窒息了。

    自古以来动灵不见光,普通移动神像,也需要让红布盖上,看来他们找这个时候进去,是现在就打算动手了。

    这些年轻人拿了工兵手电,照亮了内堂,我跟进去一看,这个地方确实跟李家大宅装饰的一模一样,四壁全是空的,只有一口突兀的井。

    接着,那个领头的汉子先在井边摆上了三香五烛,磕了几个头,祝祷说今天来迎您什么的,我还没听清楚,小翠忽然笑了。

    我劝她:“翠姑,你别笑,当心他们嫌你吵要打脑壳。”

    小翠赶紧低声说道:“我笑井边的东西呢!他们穿着红衣服,歪着脖子跳舞,跳舞!”

    我头皮一下就炸了,穿着红衣服跳舞?

    难道说,这里早先就有不少人来请里面的东西,所谓穿红衣服的都是祭在这里的死人,沾满一身血?

    卧槽,也对,这个宅子的怪异风水,正能把死在这里的阴魂留下。

    联想起李家大宅的那些尸体,那东西肯定大凶属阴,吃活物!

    我浑身顿时就毛了,这个东西那么凶,肯定要多难请有多难请,就算请回去又有啥用?我们李家是请回去了,还不是家破人亡。

    而那个大汉指着井口,冲我扬了扬下巴:“你和这个疯子先下去。”

    好么,真是物尽其用,当祭之前,还得给他们当探路的炮灰。

    我没法子,只好跟小翠一起被滑轮给吊下去了,紧接着汉子和年轻人也下来了,上次下了那口井,井口被害我的人给盖上了,我什么也没看到,现在这里有手电一照,我才发现,原来这里跟我想象的并不相同!

    我上次是直接被个东西给卷了,可是这次才看到,这里竟然有一个大厅和四个门洞子,里面都黑漆漆的,并没有看见那口被铁链缠绕的棺材,应该藏在其中一个门洞子里。

    而这里四壁绘满符咒似的文字,不少地方还有疑似血迹的污渍,瞅着阴森森让人发毛。

    后面的几个年轻人就问汉子从哪个洞口找,汉子沉吟了一下,指着最左边的一个门洞:“咱们要请的跟生死有关,先走艮位的鬼门穿宅线!逆势藏风,肯定在这里。”

    原来这个大汉是看风水的,只可惜未必精。

    “你们敢来找这个东西,肯定也有自己的本事,先进去看看。”接着,大汉又颐指气使的让我们进去当炮灰,我赶紧说道:“恐怕东西不在这个门洞里面,这是盖门洞的人设的障眼法,进去就是送死。”

    那大汉一挑眉头:“怎么说?”

    我指着左边门洞入口上的一个“御”字,说道:“这个字应该是镇灵符,双人是众人之意,缶是瓮的意思,而卩是卸掉一半,意思就是只要众人进去了,必定被里面的机关瓮中捉鳖,断头腰斩,你说能进去吗?”

    我这话一出口,就把那一行人说愣了,那大汉感觉脸面无光,大怒道:“我非让你进去!”

    我答道:“你让我进去也可以,但是你想想,如果我死在里面,剩下那几个门洞子,谁给你测?”

    这话一出口,大汉就犹豫了,他一咬牙,使唤了两个年轻人,脚腕上缠了绳子进去,让他们遇见危险就喊,好把他们拉回来。

    那俩年轻人虽然不乐意,但是迫于大汉的**威,也只好进去了,但是这一去,经久没回来。

    他们耽误的时间越长,剩下的人心里越慌,大汉终于也耐不住了,冲着门洞就吼叫了两声,但是并没有人回复他,其余的年轻人赶紧把绳子往回拉,可是只拉出来了两截断腿,切口特别平整,血还没凝。

    看见这断腿,有人哭有人喊,还有人尿了裤,小翠在一边挺纳闷:“另一半呐?另一半呐?”

    大汉的手也颤了起来,转头瞪着我,像是对我的本事又信又忌惮,半晌才问我:“你是不是姓李?”

    我一愣,我没提过自己的名字啊,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大汉倒抽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盯着我,眼神阴晴不定。

    这就有点纳闷了,全中国就属姓李的最多,有啥好惊奇的。

    但是大汉马上把那个诡异的神色给压下去了,反而特别恭敬的把我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还让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天的事情只要成了,好处随便我拿。

    其余的几个年轻人也全拿我当活神仙,眼巴巴的盯着我救他们于水深火热。

    我被他们盯的怪不好意思的,再说了,他们不仁我不能不义,眼睁睁坑死他们这事儿我也做不出来,正当我要去看其余几个门洞上面的字时,我身后有个工装年轻人暗暗的拉了我一把,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道:“让他们进第三个洞。”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