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大宋好屠夫全集TXT下载->大宋好屠夫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章 钱庄汇兑,严寒优劣

    没有了吴用的政务院,与以前的政务院也没有多少区别。如今李纲升任政务使,便是大权在握。

    郑智所能知道的行政模式,不论后世还是前朝大宋,其实本质上的区别并不大。甚至中外的区别也并不大。

    所有这新朝,几大机关,也不过就是政务院,枢密院,大理寺。

    政务院,就如后世的国务院,或者首相内阁。就是这政务治理的主要中枢,政务院下,分各大部委,便也是与后世没有什么区别。

    枢密院,已然自成系统,与地方上任何衙门没有互相统属的关系。就是中央军委。

    大理寺,便是立法系统,也是审理系统。这一点与后世稍稍有点区别,便是这大理寺还兼职立法权。将来立法权大概也是要被分出去的。

    这几大系统,与后世其实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以说三省六部的制度,其实就是行政的主要制度。真正成熟形成于中国的六世纪左右,一千四百年,都是这一套系统。

    甚至整个世界,也都用的这一套系统。本质上的区别并不大,细节自然有差,也有改进,也有细致分化。

    当然,这只是单纯说的施政与行政系统。中国古人不凡的智慧,便也就在于此了。不论统治的制度如何变化,这套行政的制度,已然是相当成熟的。

    今日郑智没有朝会,而是亲自到得这政务院。

    此番来政务院,郑智自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来商量定夺。

    郑智坐于政务院大厅正首,左右列版一应官员,却是人人都有座位。这便也是郑智的改革,臣子再也不许站着议事了,可以坐在皇帝面前。这一幕,在唐朝短暂出现过,倒也不是郑智的首创。

    “陛下,这钱庄汇兑之法,臣等商议了半个月有余,却是没有一个成熟计划,臣等失职,还请陛下恕罪。”李纲起身上前作揖之后,面色为难说道。

    郑智闻言点了点头:“此事极为复杂,涉及的事情也是方方面面,某也知你们难以谋划,所以今日前来,便是帮你们出谋划策的。有那些问题,你便直言说出来,某心中有些思虑,看看能不能帮你们解决。”

    钱庄汇兑之法,说直接点,钱庄不过就是银行。汇兑,自然就是纸钞。而今天下之大,幅员辽阔,甚至还有海外之事。钱的流通,便成了大问题,纸钞自然就是解决这个问题最主要的手段。

    纸钞的根本含义,就是能拿到银行去换成硬通货。纸钞,就是兑换金银铜钱的凭证。往后的延伸,那便是后续的货币发展。

    李纲本是中正之人,在郑智面前也不藏着掖着,直白开口说道:“陛下,要说交子,蜀地最早,后续各地也多有效仿。奈何持续得几十年,大多成了一文不值之物。百姓对于交子银票之类,多缺乏信任。此乃推行之难,难之一也。”

    郑智要推行银行与纸币,自然也有多种考量。方便货币流通只是其一。而今新朝已然是资本崛起的时代,纸钞这种东西怎么都会出现的,何况宋朝之前就有过。与其等着民间的商户互相合作在一起,自己发行纸钞。不如朝廷早早就来做这件事情。

    发行货币的权利,必然不能让民间商人把持。货币早期虽然只是凭证,但是到了以后,涉及到金融,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到整个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必然只能由国家来掌控。

    这件事情,郑智脑海之中,也是有前车之鉴的。后世美利坚,便是前车之鉴。发行货币的机关是美联储,乃是各大财阀合作之下的产物,与政府关系不大。发行货币的权利,国家政府其实是插不上手的。

    国家政府,只有发行债务的权利,向财阀与银行借钱,向全世界借钱。金融的利益,更是与政府没有丝毫关系,皆到了股东董事会的手中,皆到了那些财阀的手中,也就是到了私人手上。

    当然,国家与财阀之间,大多时候是良性的互动,互相帮衬。但是片面来说,国家的政策,也常常会受到财阀的左右,甚至大多都受到财阀的左右。国家甚至成了财阀与百姓的中间人,是用来调节两者之间利益关系的机构。

    美元全球化带来的利益,大多也到了财阀的口袋之中,这已然成了国家制度之外的东西。与谁当国家领导人执政没有丝毫关系。

    这就是郑智脑中的前车之鉴,也是郑智要避免的事情。国家政府,应该代表所有人的利益,不能被任何一个阶层左右。商人左右政治,这是郑智意识之中不能接受的事情。

    郑智听得李纲之语,点了点头说道:“此事好办,朝廷之中央钱庄,全国各地任何一个办事处,皆能自由兑换。纸钞到得钱庄,必然能兑换到等价值的金银与铜钱。此乃本位之法,以金银之物为本位,兑换自由。长期保持信誉,往后此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郑智敢这么直白来说,便也是信心十足,府库之中金银不缺,便也就有这样的自信。纸币发行,并非法律规定就能成功的。并不是朝廷法律规定一块钱换多少银子或者铜钱,立马就能推行成功的事情。此乃市场行为,越是强硬手段,民间反弹就会越大。

    强行来做一定会造成反效果。一来似乎就成了朝廷掠夺民间财富。二来也会造成纸币大量贬值,金融系统完全崩溃。

    李纲闻言一边点头一边去看朱武,朱武自然奋笔疾书,记录郑智话语。

    随后李纲又道:“陛下,纸钞防伪之法,便也是为难之处,昔日里交子泛滥,其中作伪也是不少,此事也是交子失败的原因之一。此事政务院中,无人精通。此难之二也。”

    “此事有三策,第一策便是召集一帮造纸工匠,研发一种专门的纸张,只用来印刷纸钞,既要耐磨耐用,又要与其他纸张轻易分别出来,还要严格保密,不得丝毫外传。第二策便是密码之法,此法蜀地钱庄应该有精通之人,把这些精通之人召集起来,商议一套成熟的密码之法。第三策便是严格立法,但凡作伪者,一经查实,立斩不饶,家眷发卖充军。”郑智的先见之明便也在此了,便是郑智其实也听说过,古代银票,也是有一套很严谨的防伪制度的,郑智自然不通晓其中的道理。但是郑智却是知道这套防伪系统很是有效。

    若是召集一群做过这一行的人一起来商议,应该是能解决这个密码问题的。纸张的区别,便是基础。随后还可以试试水印之法,水印的原理也并不复杂。宋朝的造纸工艺高度发达,只要提出要求,试验之下,并不难解决这个问题。

    关键也是要把纸钞的制作工艺繁琐起来,越繁琐越好,繁琐便会精致,精致就会让作伪更加难。

    朱武一直不停记录着郑智的话语,李纲又开口问道:“陛下,最难之事,乃天下钱庄进出度支上的管理问题,此事臣思虑半月有余,实在不得其法,还请陛下指教。”

    郑智听得这个问题,也是眉头皱到了一处。说到底就是银行的会计问题与结算问题。这个问题比税收系统,或者户部财政系统要复杂太多。

    税收系统,往简单一点说,本质是凭证系统,之后多是加法算数,各地来的税收加法。

    财政系统,往简单一点说,本质是先加后减。从税收系统拿钱来,然后再减出去,往各个部门,各个衙门减出去。

    当然,这只是简单的比喻,实际操作也是极为复杂的。

    但是这两个系统与银行比起来,那就算是简单的。银行系统,会记上,就是无数笔每个地方的小加减。程序上,更是无数凭证的集合。往上,还有综合统计。往下,还有每日各个办事处的进出,每个户头的凭证数据处理,与存底统计对照。

    银行还要涉及整个国家进出的统计,还要与税收系统进行配合。防止偷税漏税。

    等等等等。

    这个问题到得郑智这里,已然也是焦头烂额,这个问题,郑智实在解决不了。便听郑智开口说道:“李纲,着教育部今年立刻着手准备,加试开考一科。向天下招纳钱官,姑且叫会计官。试题便专考算术与度支问题。天下所有的掌柜账房,皆可入考,不需任何其他条件。三甲者,直接封为中央钱庄会计副使,赐三品俸禄。取万人为官,皆封品级,让他们来商议钱庄管理之事,有了成熟的计划,再报政务院来定夺,某也亲自参与定夺。”

    郑智有郑智的聪明,郑智不是那万事皆通之人。便也唯有寻精通之人来解决实际问题。

    这也是算术人才,第一次能这么当官的先例。

    李纲闻言,心中有些惊讶,这般选官,当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这种神奇的事情,也唯有面前这位陛下才做得出来。

    李纲下意识转头看了看大厅里这些大小官员,果真有许多人面色有些难看。这些人虽然都是新朝之官,却又有哪个不是在削尖脑袋往上爬。三品,这个品级,已然是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地步了。

    却是如今考个算术度支的三甲,就能直接得到。这叫许多怎么钻都钻不上去的官员心中作何想法。

    只奈何,奈何头前那坐着的皇帝陛下太过霸道,威势太过重。即便许多人心中有想法,却也不敢开口去说,甚至连脸面上的难看,也是稍纵即逝,不敢让头前那位皇帝陛下看到。

    郑智自然是能发现许多人表情上的变化的,却也是懒得理会。

    便听李纲开口答道:“陛下,此时臣立刻着手去办,至于这出题之事,不知陛下有何指示。”

    “寻户部管理度支之事的官员来出题,出完呈上来看看,某也会亲自出一些题目加进去。”郑智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怕户部出的题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便是也想着自己来出一些题目。郑智出题,自然绕不开数学问题,甚至还是比较难的数学问题,如此才能真正分出一个高下来,选到国家需要的人才。

    “遵旨!”李纲躬身一礼,这个问题便也暂时到此为止。

    便听郑智又开口说道:“题目得出三套,第一套于全国各地进行选拔,第二套为州府遴选。第三套便是京中的试题。如此方才妥当。”

    没有资格要求的考试,想来稍微会点算术之人,都要趋之若鹜。分级遴选也就是必须的。

    李纲点头再礼,倒是没有多说。这件事情,郑智即便不叮嘱,李纲也知道该如何去办。要说会计度支的事情李纲不精通,但是组织考试的事情,李纲自然是知道该用个什么步骤。

    郑智已然起身,准备要走,却是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开口问道:“工部棉甲之事进展得如何了?”

    李纲闻言,连忙回头示意一下。凌振起身走向前去,开口禀道:“回禀陛下,臣这些时日多在操办此事,棉甲做出了不少样式,皆在试验之中。以弩箭与火枪反复射击,甚至也用上了火药包。月余之内,便能选出最好的打造之法,立马便可投入生产。”

    这棉甲,以棉花浸湿之后,反复拍打压实,硬如木板,内衬铁片。主要的功能就是防备火枪与羽箭的射击,效果极好。而且还能御寒,重量比铁甲也要轻便许多。与游牧为战,某种程度来说,棉甲比铁甲其实效果更佳。

    这棉甲之事,自然关系甚大,便听郑智开口说道:“加快进度,今年入秋之后,要装备两万人以上。”

    凌振拱手答道:“陛下,臣一定办妥此事。”

    郑智闻言点了点头,方才往外而去。

    棉甲之事,自然关乎东北之战局,关乎与女真的战事。有了棉花,御寒就不算事情了。秋日开战,在东北之地,就是冬天了。

    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之下,林子里女真人必然满身裹得严严实实,毛皮与布衣,只要能裹上身的,一定都会裹在身上。若是打仗,还要往外套甲胄。如此臃肿,自然行动不便,便成了女真人的劣势了。便是严寒之下的铁甲,沾水都摸不得,摸了就要粘上人的手。

    那个时候的岳飞,穿着棉袄,裹着棉甲,带着火枪,入林子与女真人战。这严寒,反倒成了优势。棉鞋,棉手套,棉帽,皆是优势。

    这才是郑智没有听吴用野火燎原的计策的主要原因。就是要挑着严寒,女真人缺衣少食的时候,发动这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战争的胜率,才会有保障。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